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40章 你怕不是瞎了吧
    衡阳长公主家的安宁郡主把吴国公府的镇门兽给一刀劈成了两半!

    吴国公府正大门前的地上裂出了好长的一道口子,青石板碎裂几十块不说,连石板下的地面都裂了,就因为安宁郡主砍了一刀!

    吴国公被气到吐血,甄老夫人气怒攻心,进宫告状去了!

    事情迅速的从当时在吴国公府门外围观的百姓口中传扬了出去,京城再一次因为云萝而沸腾。

    若问安宁郡主好好的为何去寻吴国公府的晦气,马上就会有人出来给他们科普,这些人中只有极少数是当时在场亲眼所见的,更多的人他们自己本身也只是听别人说过,但当话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又仿佛他也是亲眼所见,神情激昂、滔滔不绝。

    安宁郡主在城外庄子里的玉米地被人烧了,就是吴国公府的人使的坏!

    流言沸沸扬扬,云萝被烧的田地也从十几亩到几十亩,不到中午,外面到处都在说安宁郡主的一整个庄子都被烧了,损失的玉米能堆成山,也不知到十一月的时候她的种子铺还能不能如愿开门。

    云萝此时却正在擦拭她的刀,将上面沾染的泥土尘屑全部擦去,直至光可鉴人才罢休。

    然后,她就面无表情的盯着缺损了一块的刀锋。

    月容将云萝刚换下的衣裳收拾起来,转头小心的看了她一眼,总觉得此时的郡主好像心情不大好的样子,难道是砍了人家的镇门兽和门口大路之后还觉得不解气,认为便宜了吴国公府?

    云萝确实心情不好,也觉得便宜了甄家,毕竟甄家只是损失了一只石头做的镇门兽,她千金难求的宝刀却因此被崩出了一个缺口,还碎了一只刀鞘!

    此时她正在考虑,除了长刀匕首之外,她是不是应该再多准备一样更加结实的武器?

    兰香拎着食盒脚步轻快的走了进来,打开后捧出一大碗鸡汤面放到云萝的面前,“郡主,您今日早膳只随便对付了两口,又脚步停歇的忙到现在,赶紧吃碗面垫下肚子吧,离午膳还有大半个时辰呢。”

    鸡汤面鲜香扑鼻,奶白的汤,雪白的面,绿莹莹的青菜,面上还盖着一个煎到两面都焦黄的鸡蛋。

    云萝把没了刀鞘的刀横放在桌上,接过筷子就吃起了面。

    兰香看了一眼,问道:“听说郡主的刀鞘碎了,可要奴婢吩咐人给郡主重新打造一个?”

    云萝先咬一口煎蛋,再夹一根青菜,然后才捞起面条送进口中。

    听到兰香的提议,她淡淡的“嗯”了一声。

    兰香便又问道:“这重新打造的刀鞘,郡主可有什么要求?”

    “没特殊要求,合适就行。”

    兰香便福身后双手捧着长刀退了出去。

    云萝的一碗面还没有吃完,正院的丫鬟就脚步匆匆的进了汀香院,躬身道:“启禀郡主,宫里来人了,陛下请郡主进宫一趟。”

    月容当即表情一肃,转身打开了衣柜开始挑选起适合进宫穿着的衣裳。

    却听见云萝淡然说道:“不用忙了,我穿现在身上的进宫就行。”

    她刚从吴国公府闹了一场后回来,回来就换了一身天青色的小袄裙,鬏上坠着流苏,随着她的动作而轻轻摇摆,也仿佛让她更多了些灵动和俏皮。

    月容见郡主这一身虽不隆重,但也并不会失礼,就将衣柜又关上了,不禁好奇的问道:“郡主一回来就把骑装换了下来,是早就知道皇上会来请您进宫吗?”

    云萝捧起碗把最后一口汤都灌进了肚子里,然后捂嘴轻轻的打了个嗝,“甄老夫人都进宫去告状了,舅舅他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表面上都得意思一下。”

    见她放下碗站起来,月容忙取来架子上的斗篷给她披上并系好带子,有些忧心的说道:“哪怕只是面上意思一下,郡主您进宫之后也要当心些。”

    穿戴好之后,云萝就带着月容到了正院。

    出宫来请云萝的还是个熟悉,正是泰康帝身边的大红人王福海,地位仅次于赵大总管。

    见到云萝过来,他连忙从绣墩上站了起来朝她躬身行礼,“奴才见过郡主。”

    长公主招手把云萝叫到了跟前,说道:“事情如何,想必你自己心里也有些数,甄家的那位老夫人进宫到皇后那儿告了你一状,吴国公也找你舅舅主持公道去了,如今那母子两个正在崇明宫抱头痛哭呢。”

    说到这儿,长公主就不屑的撇了下嘴,微喘了口气后继续说道:“你也不用慌,不论如何,你舅舅、舅母自是会站在你这边,哪怕可能责备你两句,但那只是看在过世的老吴国公的面儿上,好歹他老人家当年也曾护过你舅舅几回。”

    云萝有这个心理准备,所以听了公主娘的话之后也没觉得半点负担。

    然后,她又听她的公主娘说:“你就当是去宫里玩半天,想做什么只管随心就是,还有娘在这里看着你呢。”

    这一副她若当真受了委屈,她就直接杀入皇宫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云萝就是带着这样的底气进宫的。

    她进宫时,皇后也坐在崇明宫,与泰康帝并肩,而在两人的下方,甄老夫人、吴国公以及甄贵妃坐在两侧,甄贵妃还抹着眼泪哭哭啼啼的说着:“皇上,我甄家自先祖时就为大彧立下汗马功劳,才有如今后世子孙的繁荣,安宁郡主却因为那一点莫名的猜测就直接带着人打上门来,还……还……她如此置我甄家于何地?又将我甄家的脸面置于何地?您可一定要替我家做主啊,安宁郡主虽说年纪尚小,但也不能如此胡来,我爹都被她气吐血了!”

    泰康帝沉着脸,也看不出有没有把甄贵妃的这番话放在心上。

    倒是皇后捂了下嘴角,眼角朝着虽洗漱整理过,但确实脸色有些苍白萎靡的吴国公一瞥,随之肃容对甄贵妃说道:“此事陛下自会处置,贵妃还是先回寝宫去吧,今日看在甄家出事还算情有可原的份上就不责罚贵妃擅自出后宫之事了,也不知贵妃哪里来的灵通消息,差点比本宫知道得还要早。”

    甄贵妃哭声一顿,看向皇后的目光有些怨恨,但她并不敢表现得过于明显,只是一瞥就迅速的移开,又幽怨的看着泰康帝,“皇上——”

    泰康帝眼皮抬起,神情中并不见几分动容,沉声说道:“没听见皇后的话?前朝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你今日再次坏了规矩,看在吴国公的面上朕暂且绕过你,但朕要如何处事还轮不到你来多嘴!”

    甄贵妃顿时从椅子上滑落跪在了地上,哭诉道:“妾身不敢,只是安宁郡主她……”

    “住口!”皇后忽然呵斥道,“就算你是贵妃,安宁郡主也不是你能议论的,至于今日吴国公府的事,皇上自会与吴国公和甄老夫人商议定夺,贵妃还是守好自己的本分,莫要几次三番的坏了规矩!”

    甄贵妃脸色铁青,吴国公和甄老夫人的脸色也都不大好看。

    皇后这话虽说得含糊,但意思却明明白白的表达了出来,进了宫就要守宫里的规矩,甄贵妃再尊贵也越不过皇后,更越不过衡阳长公主,就连衡阳长公主生的女儿都轮不到她来指责议论。

    出身公侯世家又如何?对吴国公和甄老夫人,不论皇上还是皇后都要礼让三分,但对甄贵妃,不管她出嫁前的身份有多高,如今都不过是后宫中的一员,归皇后管教,连亲母甄老夫人都不能置喙。

    后宫女子,一仗分位,二仗帝皇宠爱,三仗家世。

    皇后乃是中宫正室,执掌整个后宫内廷,与泰康帝之间未必有爱情,但却有着从少年时就相互扶持过来的深厚情谊,还生下了如今唯一的皇子,便是太子殿下。

    至于家世,皇后出身瑞王府,就算因为男丁几乎死绝而沉寂了几年,但如今她的亲弟弟不足弱冠就已经掌控了西北的几十万大军。

    不管哪一样,甄贵妃都无法与皇后争锋,自是被轻松的压制了。

    甄老夫人和吴国公虽心里不快,但皇后拿着宫里的规矩来说事,甄贵妃也确实未经皇后的同意就擅自出了后宫,他们也有些无可奈何。

    皇后说完后又似乎觉得不好意思,朝甄老夫人说道:“都怪本宫平时管教不当,让后宫的规矩都松散了许多,让老夫人见笑了。”

    甄老夫人扯了扯嘴角,硬是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皇后娘娘言重了,宫里的规矩向来都是极好的,不过人非草木,偶尔松散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皇后温柔一笑,“老夫人言之有理,不过也不能太松散了,规矩一旦松散,人心也就要乱了。”

    甄老夫人眼角一抽,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心里一时间满是苦涩。

    其实老国公在世的时候是不愿意送女儿进宫的,只是他去后,府中地位瞬间跌落一层,当时皇上刚亲政没多久,皇后的娘家也只剩下一个老祖母和一个还没懂事的小弟,儿子认为送姑娘进宫后大有可为。

    她……她起先也不愿意,可后来就被儿子说动了,而且女儿也愿意进宫来博一场泼天的富贵。

    刚进宫的时候,女儿也得过两年的圣宠,可惜一直都没能怀上子嗣。

    看着女儿被皇后身边的女官请了出去,甄老夫人的脸色明灭不定,然后又沉沉的定下心来。

    不论如何,女儿也不可能再出宫带回娘家去,但她今日进宫的目的却不能再夭折了!

    云萝在踏入崇明宫的时候,正好迎面遇上了出来的甄贵妃。

    看到她,甄贵妃本就不好看的脸色顿时更加的阴沉了,狠狠的瞪着她,又咬牙切齿的说道:“安宁郡主真是好大的威风,这般肆无忌惮,难道就不怕消磨了皇上对你的那点微末宠爱?”

    这一副神情扭曲的模样,真是太丑了。

    云萝看她一眼,然后不忍直视的垂下了眼睑,淡定的福身行礼,“见过贵妃娘娘。”

    爹娘从小就教育她,不能失礼人前。

    她觉得这话没毛病,礼数到了,对方却先失礼,她回头打起人来也能更理直气壮一些。

    可惜她这点小心思甄贵妃完全没有感受到,看到云萝朝她行礼,还当是心里怕了在示弱,当即就冷笑一声,然后直直的朝着她撞了过来。

    云萝察觉到她的意图,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砰”的一声,两人的半边身子撞到了一起。

    刚一相撞,甄贵妃顿时“哎呦”一声痛呼,连连后退好几步,捂着被撞疼的那边胸口脸色铁青。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故意阻挡本宫的路,撞伤了本宫!”

    云萝伸手掸了一下肩膀部位,“你怕不是瞎了吧?”

    送甄贵妃出来的那位女官有些忍不住的抽了下嘴角,好辛苦才把嘴边的笑容压下去,然后恭敬的朝甄贵妃说道:“贵妃请这边走,皇后娘娘还等着奴婢回话呢。”

    甄贵妃当即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去,“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本宫吆三喝四?”

    这个耳光来得太突然了,云萝都没来得及阻止,而那女官生受了之后却仍面不改色,屈膝说道:“是奴婢鲁莽了,谢贵妃娘娘的责罚。”

    云萝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之前不曾在皇后身边见过这位呢,看她的穿着,跟寻常的宫女嬷嬷都不相同,似乎是个女官?

    领着云萝进来的王福海却在那个巴掌之后轻呼了一声,忙上前两步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帕子,掐着嗓子说道:“哎呦喂,廖女官你没事吧?快用帕子遮一下,可莫要让人看到了你脸上这个巴掌印,有损皇后娘娘的颜面。”

    甄贵妃脸色一变,又瞪了眼王福海,但她终是不敢对这位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如何,便哼了一声,甩手离开了。

    廖女官朝王福海微微一笑,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王福海目送她们离开,然后朝云萝躬身说道:“郡主请在此稍等,奴才先进去向陛下通报一声。”

    “好。”

    ------题外话------

    我今天进城了一趟,给我婆婆配药,以前只能一次配一盒的药今天医生直接开了两盒,还让我们少去医院,怕怕的。

    出了医院还去了家里把好久以前囤积的口罩找出来,一路过去街上空荡荡的人都没有,路边的店铺也都没有开门,好冷清。

    所以回到乡下老家的时候就有些迟了,本来想请假一天,但我终于还是把这一章码出来了!o(* ̄︶ ̄*)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