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42章 你不再坚持坚持?
    甄老夫人和吴国公的满心谋算被云萝的直言不讳打击得毫无还手之力,就连皇上都莫名觉得他去睡贵妃真是太委屈自己了,竟有种被甄贵妃嫖了的错觉。

    打住!他为何要想这些?

    泰康帝又垂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与太阳穴,觉得脑壳一阵接一阵的疼。

    过去的十三年,他这个外甥女究竟在乡下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话?这是一个小姑娘该说、该知道的话吗?

    他不禁眉头皱得紧紧的,抬头看向了仍跪在地上的甄老夫人和吴国公,虽看不见他们此时的表情,却明白他们定然已经把云萝给恨上了。

    目光一闪,有一丝厉芒从眼底飞快划过,然后他从御座走下来亲手将吴国公从地上扶了起来,旁边的甄老夫人亦被皇后扶起。

    “甄卿不必如此,朕知道你不过是一腔爱护妹妹之心,绝不会有那等狂妄心思。”

    吴国公躬身道:“臣惶恐,多谢陛下体谅。”

    皇后也对甄老夫人说道:“贵妃虽不能时常省亲,但老夫人若是想念得紧,也可以递帖子进宫拜见,本宫可从没有阻过您家的帖子。”

    甄老夫人能说什么呢?只能表现得十分谦逊的感激几声,还道给皇后娘娘添麻烦了。

    正君臣相宜时,忽然一阵“咕噜”声在殿内响起,一下子就把他们的谈话寒暄给打断了。

    四双眼睛齐刷刷的顺着声音看过去,饶是云萝这样淡定的性子也不禁小脸微热。

    皇后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说道:“一不留神竟快要过午了,浅儿定是饿了吧?”

    云萝嘴角轻轻的一扯,她发誓,她真的一点都不饿,这是进宫前吃的拿碗鸡汤面在肠胃中蠕动消化发出的声音!

    泰康帝重重的哼了一声,脸色不大好看的说道:“我看她还有力气得很,饿上两天也碍不了事!行事鲁莽叫人把状告到了宫里来,就算吴国公宽宏大量不跟她个小丫头计较,朕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吴国公:谁说宽宏大量不跟她计较了?

    皇后在旁劝说道:“陛下自己不也说了她还只是个小丫头吗?少年人谁不犯错?哪个大人都不好意思跟她计较,陛下即便想要管教,也需得小惩大诫,不然您自己也心疼不是?”

    “孩子都是不打不成器,朕有什么好心疼的?”

    “您不心疼,阿姐可是心疼得不得了呢。”

    泰康帝脸色一僵,神情中清晰的闪过一丝不自在。

    皇后见此微微一笑,想了想,就说道:“她之前损毁了吴国公府的一尊镇门兽,不如就罚她亲自送一对新的镇门兽给吴国公府以作赔偿?她行事鲁莽皆因不知规矩律令,就惩罚她在家闭门思过,再将朝廷律令抄写即便如何?”

    泰康帝沉吟半晌,又转头问吴国公,“甄卿以为如何?”

    话都被你们说完了,你还来问我如何?

    吴国公心里的憋屈简直无法言表,可是他若说对这个处置还不满意,会不会显得他堂堂国公爷小肚鸡肠,跟个豆蔻年华的小丫头斤斤计较?

    甄老夫人人躬身说道:“既然陛下和娘娘都这么说了,郡主她也确实尚且年少不知事,一切都按您说的办。”

    “好。”泰康帝的两边嘴角弯出了一个笑容,转头与云萝说道,“都听见了?你要尽快安排给吴国公府赔上一对何时的镇门兽!另外,在家禁足一月,再将朝廷律令完整的抄写三遍,把上头的条条例例都记清楚了,免得下次再犯!”

    完整的律令抄写三遍?

    任是云萝也被这惩罚给惊得深吸了一口气,转念一想,就说道:“我不过劈了一只石狮子而已。”

    泰康帝瞪她,皇后娘娘则说道:“镇门兽都是成对的,不管你弄坏的是一只还是一对,置换时都得成对的换。”

    云萝觉得亏大了,“那他们烧我十亩地的玉米,是不是也得赔我?”

    泰康帝看向了吴国公。

    吴国公眼角一抽,憋着气问道:“郡主想要如何?”

    云萝伸出了四根手指,“四百两银子!”

    吴国公顿时抽了口凉气,“多少?”

    云萝面不改色,“吴国公年纪不大,耳朵却不大好,四百两银子!”

    吴国公被气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郡主出身商贾,精于算计呢。你知道四百两银子是多少吗?上好的良田都能买上几十亩了!”

    伸出的四个手指轻轻的晃了一下,云萝丝毫不为所动,“我又不跟你算那田地的价钱,我算的是被烧毁的玉米的价格。”

    吴国公冷笑一声,道:“多金贵的东西,竟值四百两银子?”

    “一亩地出四百多斤玉米,十亩就是四千多,我打算开铺子卖种子,价格暂定每斤一百文钱,现在只算你四百两已经是便宜了。”

    吴国公再抽一口冷气,惊道:“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一百文钱一斤的种子,几个老百姓能买得起?”

    别以为他是锦衣玉食的国公爷就不知道民间之物的价格!

    云萝缓缓的收回手,“能不能卖得出去,还有一个多月自见分晓,你就说,你赔不赔吧。”

    吴国公咬牙,“若是你的种子这个价格卖不出去……”

    “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

    泰康帝站在旁边看了会儿戏,此时就沉着脸对云萝说道:“你闯出那么大的祸,老夫人和吴国公都不再与你计较,区区几千斤粮食算得了什么?不许再胡搅蛮缠,你还缺了这几百两银子不成?”

    云萝的眼角顿时就耷拉下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为了你不必牺牲色相去满足小妾,既要赔一对镇门兽又要禁足,还要被罚抄律令,却不能追讨我自己的损失?”

    泰康帝简直要喘不上气来了,虽然他听着其实暗搓搓的有点爽,但这些混账话她到底是从哪里听来学来的?

    皇后捂着嘴借着咳嗽压下嘴角的笑意和莫名的羞意,无奈的嗔了句,“浅儿,以后不可再说这种话。”

    云萝直接撇开脸,也不行礼,转身就快步走出到了殿外,即使面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却就是让人觉得她气冲冲的。

    皇后被撅了面子,既无奈又有些尴尬的朝着甄老夫人一笑,“让您见笑了,安宁她还尚未开始学规矩呢。”

    连皇上和皇后娘娘都被顶撞了,丢了面子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甄家还能抓着不放吗?

    甄老夫人心里憋屈得不要不要的,她今日到底是为何来进宫告状的?就只是为了让安宁郡主赔她家一对镇门兽,再禁足抄写几页字吗?

    转头与儿子对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有些无奈,还有藏得更深的气愤。

    可是他们心里憋屈生气,皇上还憋屈恼怒异常呢,要不是……他真的一点都不想跟这些大臣们虚与委蛇。

    云萝气冲冲的出了崇明宫,转个弯就看见太子殿下站在宫墙下,背着小手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他同时也看到了她,踱着小步子就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问道:“姐姐,我父皇是不是骂你了?”

    云萝屈指敲了下他额头,“不好好上课,你跑这里来打听什么?”

    他的严肃脸一秒破功,抬手捂着额头翻了个白眼,又重重的哼一声,“谁稀罕来打听你的事?分明是你自己行事过于猖狂,流言都传进宫里来了!”

    本宫趁着午休时间特意过来关心你,你却竟敢敲本宫金贵的脑袋!

    呸!

    云萝看着这个比郑嘟嘟大不了两岁,却老成不知多少的表弟,问他:“下午还要上课吗?”

    瑾儿不知她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诚实的回答道:“下午练骑射。”

    “拉得开弓吗?”

    太子殿下顿时不服气的说道:“我三岁就开始练武,如今已能射中十步外的靶子!”

    云萝目光一动,忽然说道:“我带你出宫去玩吧。”

    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随之又迅速的收敛起来,清了清嗓子故作正经的说道:“都跟你说了,我下午还得上课,若是被我娘知道你竟敢带我逃课出宫去玩,定会打烂你的屁股!”

    “哦,那算了。”

    太子殿下不由得傻眼,抽了抽嘴角下巴紧绷,“你……你不再坚持坚持?其实我娘也没那么凶,她可喜欢你了。”

    他自以为藏得好,然而乱晃的眼神和绷起的声音无不显示出了他的紧张和期待。

    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原先的打算,真是太不诚恳了!

    云萝垂眸看他,“总不好影响你上课。”

    太子殿下:“……”

    看他绷着脸一副快要哭的模样,云萝难得良心发现,没有再继续逗他,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推着就往宫门走去。

    太子殿下沉着脸一副不甘不愿的模样,脚步却迈得没有半点犹疑,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宫门守卫们目送着这两位出去,面面相觑后其中一人迅速的转身跑进了宫里。

    陛下,太子殿下被安宁郡主拐出宫了!

    出了宫,瑾儿的脚步就一下子轻快了起来,在候在宫外的月容的搀扶下登上了马车,然后就凑在窗户边上不住的四处张望,好像有多久没有出宫见过外面的世界了。

    终于,他把目光落到了云萝的身上,“姐姐,你要带我去哪里玩?”

    “你想去哪里玩?”

    他想了想,忽然说:“听说你今天一早就带着人把吴国公堵在了府门前,然后当着他的面把他家的镇门兽给一刀劈成了两半,之后又把他家门前的大路都给劈裂了。”

    云萝侧目看了他一眼,吩咐外面的车夫调转方向,从吴国公府门前经过。

    瑾儿的眼角都忍不住的弯了起来,嘴上却还说着:“我就是随口问问,你还跟我显摆上了要带我亲眼去看看?若是被吴国公知道了,说不定又要进宫找我爹娘告状。”

    顿了下,他又撇着嘴说道:“你分明是姑母的女儿,他们为何不去找姑母告状,却要进宫去找我爹娘?”

    真是太无理取闹了!

    云萝随手拣了一块点心塞他嘴里,堵住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口子,“你不如直接去问你爹娘。”

    他嗪着点心眼珠骨碌碌转了两圈,甚是有眼色的消声不再吵闹。

    马车辘辘到了吴国公府的附近,太子殿下趴在窗户边几乎把大半个身子都探出到了外面,还指使着车夫让他把马车赶得慢一些。

    吴国公府门前现在并不安静,许多人闻讯而来,有来看热闹的,有来瞻仰被一刀劈成两半的镇门石狮的,也有关系有隙的人单纯过来看笑话的。

    对这些赶也赶不走的人,吴国公府守门侍卫们的脸都是黑的。

    眼看着又有一辆马车飞快的驶来,却在靠近大门前这一段路的时候忽然变得奇慢无比,一个锦衣精致的小童探着身子就快要从窗户掉出来,一双眼锃光发亮。

    他们的脸色更黑了。

    然后,透过敞开的窗户,他们看到了坐在马车里的安宁郡主。

    甄老夫人和吴国公出宫回府的时候,就从自家侍卫的口中知道了安宁郡主刚才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少年特意乘坐马车过来看热闹这件事。

    吴国公一下子便想到了刚才出宫时听到的,安宁郡主带着太子殿下一起出宫了,那坐在缓慢行驶的马车上看热闹的……吴国公胸口一哽,差点又一口血喷出来。

    欺人太甚!

    云萝却觉得大半天过去了,甄家竟还没有把自家大门口的狼藉收拾干净,也不知心里都在想些什么,活该被京城百姓围观看热闹。

    她带着太子表弟特意绕道去瞻仰了一把她的战绩之后,又带他在城里玩了半天,到夜幕将要降临才送他回宫。

    太子殿下站在宫门后,看着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的表姐,气鼓鼓的哼了一声。

    云萝终于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正院里,早已经用过晚膳的长公主和卫漓却还在等她。

    一进门,卫漓就一下子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她面前拉着她先上下左右的打量几遍,满脸的担忧藏也藏不住,“如何?舅舅可曾责骂你?之前去吴国公府的时候,有没有受委屈被欺负?”

    就算他早已经从各处得到了正确消息,但是没有从妹妹的口中得到确认之前,他的心就始终悬着。

    云萝原地转了个圈,说道:“放心,他们还欺负不了我,就是可惜没把握好力气,我的长刀被崩出了一个口子。”

    卫漓顿时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小手,“手心有没有磨破皮?骨头有没有被震疼?以后不要突然使那么大的力气,以防反震损伤了自己的身体。”

    云萝又把手摊开给他看,“毫发无损,哥哥你有空就帮我寻一件棍棒之类的武器吧,要足够结实。”

    小侯爷当即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好!”

    长公主倚在榻上笑盈盈的看着兄妹俩互动,待他们说得差不多了,才招手把云萝叫了过去,“玩得开不开心?”

    这个问题让云萝认真的想了一下,“瑾儿玩得很开心。”

    长公主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你愿意带着他玩,看来是真的很喜欢他。”

    就她闺女这性子,能让她费时间特意陪着玩的,在她心里的地位必然非同一般。

    卫漓在旁边的凳上坐了下来,问道:“月容被留在宫门外不曾知道宫里发生的事,从里头传出的消息也只说了对你的责罚,究竟事情的经过如何?你可有被甄老夫人和吴国公欺负?”

    那两位,可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云萝组织了下语言,用几句话就把宫里发生的事情概括了起来,“甄家想要借着今天的这件事胁迫舅舅多宠幸甄贵妃,我就主动让舅舅罚我,也免得他堂堂一国之君却要靠出卖色相来给我收拾摊子。”

    “咳咳咳!”

    长公主忽然猛的咳嗽了起来,卫漓也一时目瞪口呆,然后脸上猛的窜上了晕红。

    “你你你是如何与陛下说的?”

    云萝抚着公主娘的背,又悠悠喝了一口温茶,说:“实话实说,我还跟他们探讨了一番贵妃到底是不是小妾这个问题,甄家那两人的脸色当时难看极了。”

    被女儿安抚下来的长公主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搂着她就是好一阵稀罕,“真不愧是我的好女儿,与为娘这般的心有灵犀。”

    卫漓不禁扶额,但看着眼前的母亲和妹妹,他又忍不住的缓缓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