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44章 我当官是要享福的
    收割、曝晒、脱粒、筛种……几个庄子里的所有人都为这一季的粮食忙碌了起来,人手不够,还从附近雇佣了大量的短工,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种子都筛选出来。

    冬月二十,京城的大街小巷纷纷扬扬的流传起了两个巴掌大的纸条,上面详细的写明了玉米种子铺的地址和开业时间,并且将购买种子的要求和所需准备的东西都一一写上。

    正是休沐日,在各茶楼酒肆中会友闲坐的书生官员们也都在对着这单子议论纷纷。

    “还真让她把这个铺子开起来了。”这是保持着中立观望之态的人。

    “雕虫小技!”这是被云萝杀鸡儆猴吓得不敢伸手,却又心中激愤的人。

    “安宁郡主当真聪慧,成千上万的这种单子分撒在京城各处,谁还能阻拦得了?”这是坚定的保皇党,或心怀百姓的人。

    与此事切身相关的百姓们则又是另一种声音,他们无不将这一份份的纸头单子仔细收藏,然后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议论,两个月前在南城门旁只过了一夜就被撕毁的告示也再一次被提起。

    离开业还有八天,云萝如今就每天在几个庄子里打转,被逐步筛选出来的种子正一担担的汇集到一处,而时常跟在她身边的除了无所事事的景玥之外,还有吏部郎中冯谦和冯大人。

    平白多出个碍眼的,景小王爷对他是打从心里的看不顺眼,无奈此人死死扒着云萝的金大腿,让景玥想要对他做点什么都投鼠忌器。

    今天,他又是一身裋褐,坐在小板凳上认真的剥玉米,他那张年近三十,正是最富魅力和俊俏的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玉米粒从他手中掉落进下方的畚斗里,“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他忽然说道:“郡主,我老父老母在蜀中乡下都听说了你要开铺子卖玉米种子的事情,特意写信来询问,等这批种子筛好之后,下官可否先买两斤寄回家乡?”

    云萝坐在旁边,也是一样的小板凳和大畚斗,听到冯谦和的话,她头也不抬,只问道:“你这几天连衙门都不去的跟着我干农活,就为了想要买两斤种子?”

    “这倒不是。”冯大人幽幽叹了口气,说道,“下官留京后就一直小心谨慎的不敢踏错一步,这日子虽不是很顺但好歹也算相安无事,却没想到还是不被人放过啊。如今我府中白白死了个婆子,那凶手还在牢里畏罪自杀,下官在吏部衙门里也快要被排挤得待不下去了。”

    这不放过他的人之中自然包括甄家,却也少不了故意把那凶手扔到他家里来的云萝。

    云萝将两根玉米交错着轻轻一拧,黄橙橙的玉米粒顿时就“哗啦啦”的落进畚斗里面,再把剩下的零星几颗往下一搓,手上就只有两根干干净净的玉米芯了。

    冯谦和看得有些眼热,可惜他几天前就已经学过这个动作了,拧得他手掌发红都没能拧下几粒玉米。

    他也不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啊,竟然还比不上一个不到他肩膀高的娇娇小姑娘!

    不过,当他想到一个月前京城里流传的安宁郡主的传说,他的心里顿时就安稳了下来。

    景玥此时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身简单的劲装也遮掩不住他的风华,院子都因他的出现而骤然明艳了几分。

    可惜他说的话不怎么讨喜,“冯大人若是觉得官场黑暗,难以存身,不如回乡去当个农夫。”

    冯谦和在心里“呸”了一声,老子寒窗苦读十余载,就是要当官的,岂能说回乡就回乡?要不是你们故意把我扯进这浑水之中,我原本明明可以继续在夹缝中游离,大不了就当做不知道是甄家栽赃要害我。

    可惜现在说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倒不如干脆的投向陛下,从此再不能和和气气的糊弄日子。

    官场艰难啊!比如眼下,他都不敢跟这个总是拿话刺他的少年多顶两句嘴。

    景玥将一封帖子递给了云萝,说道:“一万斤种子都已经称量完毕,只等你清点签字后就能装车运走,你何时有空过去清点?”

    云萝接过帖子打开看了一眼,然后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走出院子大门。

    冯谦和目光闪了闪,也起身跟了出去。

    院子外的空地上,挤挤挨挨的竖了上百个大麻袋,每一个麻袋都能装百斤粮食,如今麻袋里面装满了黄灿灿的玉米粒,等云萝检查清点之后就能封口。

    云萝虽相信景玥,但该走的流程还是不能省下,亲自清点,然后帖子的下方签名并盖上了她的私印。

    冯谦和一点点的凑到了景玥身边,好奇的问道:“王爷是打算把这些种子送去西北?”

    景玥反问道:“冯大人以为如何?”

    冯谦和想也没想的就点头说道:“这自然是极好的,西北贫寒,种什么都难有好收成,但地广人稀最不缺的就是荒地,这些种子送到那儿,就算收成只有江南京城的一半,若家家户户都能耕种,也够百姓吃饱肚子了。”

    景玥看着他若有所思,“冯大人对各地民生似乎都很了解,可有意愿外放到西北去做官?”

    冯谦和的眼神一飘,“下官当年读书科举就是一心想要当官享福,什么为民做主的圣人想法可从不曾有过。西北苦寒,我妻儿都娇弱,恐怕受不了那个苦,下官……”

    景玥忽然打断了他,“前年收回的六州之地如今还缺好几个知府,军中并没有擅于此道之人,只能勉强维持那几州百姓不出乱子,冯大人想去哪一州?”

    冯谦和用力的咳了一声,“听说芜州的文林果格外的色艳多汁,香酥脆甜,下官的小女甚爱吃果子,牙都还没长齐呢,就见着了果子就想抱住啃上几口。”

    一副为了爱女的小馋嘴才勉为其难的模样。

    云萝回头就发现,她不过是清点种子的这会儿工夫,景玥竟然就给西北之地找了个知府。

    那个地方贫瘠、苦寒、野蛮,极少有人愿意到那里去当官,就算是无门路可走的候补进士们听说那个地方后也宁愿继续候缺。

    当然,朝廷大可以直接任命,但如此强人所难,到了那里恐怕也不能尽忠尽职,这样的人,景玥一点都不想弄到自己的地盘上去。

    云萝不由得多看了冯谦和几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原来不是为了多买两斤种子才跑来给她干活的,呵!

    冯谦和忽然觉得后颈凉飕飕的,不禁缩了下脖子,然后快步朝云萝追了上去,殷勤的说道:“郡主,下官也不知还能在京城待多久,那种子可否提前购买?还有您规定了购买种子需得凭户籍文书,我家中亲人的户籍都不在此地,但我知道他们的户籍编号,能否凭此多购买几份?”

    冬月二十八,位于京城荣福街街尾的一家种子铺如期开门。

    荣福街是一条有些偏僻的街巷,街道两边虽也都开着铺子,但铺子都不大,卖的多是寻常货色,往来的也都是附近的普通人家,不热闹,但也不至于十分冷清。

    但这一天,不,应该说是提前好几天,荣福街上就忽然热闹了起来,大部分都是提前过来踩点的。

    到冬月廿八的清早,宵禁刚结束,城门刚开门,天还未亮,就有大批的人群涌进了荣福街,把本就不甚宽敞的街道拥堵得水泄不通,把街上其他铺子的客人们都堵在了外面。

    因为前几天人流增加而生意变好的各铺子掌柜看着外面街上几乎要挤进自家铺子里,但就算不甚被挤进来也不掏钱消费的人群,顿时就傻眼了。

    这这这他们的生意还能做不能做?

    心宽的掌柜索性也不做生意了,走到门口看着拥挤的人群,对着隔壁愁眉苦脸的另一个掌柜啧啧说道:“都惦记着安宁郡主铺子里的玉米种子呢,谁还有心思来光顾咱?莫愁了,就当是歇一天。”

    那个掌柜怒道:“你开的是杂货铺,自不在意早一天迟一天,我这可是吃食铺子,有些东西多放一天就坏了!”

    杂货铺的掌柜摸着胡子笑眯眯的说道:“如今天气寒凉,吃食多放一天也坏不了。”

    吃食铺的掌柜翻了个白眼,“我这面如今醒得刚刚好,多放一天,那都要成啥样子了?还能吃吗?”

    话音刚落,他忽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布衣小姑娘,应该是听到了他的话,转头就跟他说:“老伯,你不如做好馒头后沿街兜售,这些人天未亮就到此等候,应该有很多人都饿着肚子。”

    吃食掌柜愣了下,不等他回神,那小姑娘就钻进人群里不见了。

    从街口传来了一阵铜锣声,人们纷纷转头看去,很快就看到一队黑衣男子从人群穿过,当先一人手拎铜锣,先敲两声锣,然后大声喊道:“不要拥挤,都排好队,不要堵住了别人的路,郡主有令,你们什么时候排好队,铺子就什么时候开门!”

    随着他一路敲锣一路高喊,人群也从一开始的闹哄哄到逐渐有序,在云萝今日带出门的上百侍从护卫的维持下,不出半个时辰,拥挤的百姓们就排成了三列长队,从荣福街的街尾一路排到街口还远远没有结束。

    荣福街的街尾是一个三开间的铺子,当间门框上的一块匾额直书“种子铺”三个字,字迹洒脱随意,不能说难看,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就像是随手抓了一支笔划拉几下。

    门板被从里面一块一块的卸下,门口排队等候的人群顿时起了一阵骚动,对着那个方向翘首以盼,站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很快就看到了铺子里,装在一个个箩筐里的金黄色的玉米种子。

    有人忍不住轻呼了一声,“那就是玉米种子吧?跟上次看到的画不大一样呢。”

    掌柜正好走出来,笑着朝人群拱手,这一拱手,前面那些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他的手上,然后听他说:“这位小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手上的这个才是刚从秆子上掰下来的玉米,就如同谷穗麦穗……”

    种子铺就这么有条不紊的开了起来,门口还有人站在桌子上讲解玉米该如何耕种,讲完一遍就接着讲第二遍,让百姓们在排队等候的时辰里就把该学的都学了。

    其实对庄稼汉来说,耕种玉米一点都不复杂为难,甚至比小麦水稻都简单多了。

    从早忙到晚,因为要核对户籍册,多个步骤就要多费许多时间,虽然伙计的数量不少,但一整天也接待不了多少人。

    从第二天开始,云萝派人在荣福街口守着,直接限定了每天进入的人数,也免得后来的人们排队白白的等上一天。

    即便如此,这段日子京城里也比以往混乱了些,还因此出了些不大不小的乱子。

    云萝及时的改变了规矩,允许城外的百姓以一个村或庄子为单位,由里正为代表带着一村人的户籍册前来签约购买种子,如此,混乱才逐渐平息下来。

    种子的定价极高,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契约明年收成后用十倍的种子返还,当然也有路途遥远嫌麻烦,咬咬牙花钱购买的。

    等此事终于忙完,日子已到了年末,在又一个大雪纷扬的日子,开了近一个月的种子铺终于把最后一袋种子卖了出去,把地扫一扫,把桌子墙壁都擦一擦,然后门板被一块一块的镶进了门框里。

    坐在回府的马车里,云萝想到了半个月前,前吏部郎中冯谦和接了圣旨,被外放到芜州任知府,于十天前随着瑞王府押送玉米种子的队伍一起离京往西北去了。

    听说,冯大人离京时如丧考妣,不仅把自己裹成一团球,还在城门口拉着送行的妻儿哭哭啼啼的仿佛交代后事,被无数人围观。

    冯大人赴任有期,冯夫人和他们的一双儿女却还留在京城,说是要等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动身。

    有几个小孩嬉笑追逐着从马车旁跑了过去,云萝侧头,掀开帘子透过轻薄的菱纱看向外面,外面人流如织,街边的铺子外正挂起一盏盏的大红灯笼。

    月容把小手炉塞进云萝的手里,也凑到窗前看了两眼,笑着说道:“又要过年了呢,早上出门的时候,奴婢看到兰香在小厨房里揉面团,把皮子擀得薄薄的,说是要给郡主包小馄饨吃。”

    京城的馄饨皮薄馅多跟饺子差不多,月容还是四月时跟着云萝去江南的时候才第一次吃到那里的馄饨,薄如纸的皮儿包裹着绿豆大的肉馅,漂浮在满满的一大碗汤水里,竟是意外的鲜美。

    回味起那个鲜味儿,月容不由得悄悄咽了下口水,然后在忽然对上郡主目光的时候忍不住的羞红了脸。

    啊,太没出息了!

    主仆俩回到府中,兰香果然端上了一大碗热腾腾的小馄饨,面皮在筒骨熬成的汤里舒展,汤上漂浮着点点油花,不仅鲜香还格外的好看。

    云萝用勺子舀起一只,轻轻的吹几下,然后连着汤水一起送进了口中。

    瞬间传遍全身的热度让她不由舒服的微眯起了眼睛,手上的动作不停,又舀起了一只,“月容自去忙吧,兰香在这儿就够了。”

    兰香捂嘴笑道:“我也给月容姐姐留了一碗,就在小厨房里,你自己去吃吧。”

    月容轻轻的推了她一下,然后屈膝告退,出了门就脚步匆匆的奔向了小厨房。

    在云萝吃了几口缓下速度后,兰香就说道:“郡主,老夫人派人送来的年礼今日到了,长公主让您晚膳前去正院自己搬东西,不过其中有两封信,蔡嬷嬷亲自送来了汀香院。”

    云萝顿时抬头,伸手接过了兰香递上来的两封信,并同时又塞了一勺馄饨进嘴里。

    这个时代通信不便,上次收到从江南来的信还是在两个月前,就这样的次数,都已经是极为频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