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49章 多了一盏灯
    云萝暗暗的下了决定,下次,她一定要把景玥也那么扛一回!

    真是一点都不舒服!

    马车载着云萝缓缓地离开了灯市,并在前方一个路口接上了匆匆赶来的兰香和月容。

    “郡主,您的鞋子怎么了?”看到云萝右脚上飞了鞋底的那半只鞋,兰香都惊呆了,“您冲进火海里去了吗?”

    云萝将还圈在脚踝上的鞋面扯了下来,默默不语。

    月容伸手接过,看到了边缘崩断的线头和火烧的痕迹,不由得眉头皱得紧紧的,不赞同的看着她说道:“郡主,您乃千金之躯,如何能亲身涉嫌?火场凶险,若是万一……便是哪里磕着碰着了,回去被长公主知晓,都不知要多心疼呢!”

    兰香也凑过去看了一眼,又满脸关切和紧张的在云萝身上不住打转,“郡主可有哪里受伤?”

    要不是深知郡主不喜欢有人靠得太近,她就要扑上去上下其手仔细检查了!

    鞋子都成这样了,鞋底都不见了,身上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云萝脱下了袜子,灯笼昏暗的光芒照耀下,一只脚丫小巧玲珑,晶莹剔透,白生生肉乎乎的宛若一团暖云,好看的让人想要咬一口。

    两个丫鬟都不禁看呆了眼,深深觉得她们家郡主的身上真是无一处不精致,就连一脚趾头脚都不知比她们的好看多少。

    云萝不知她们的想法,检查自己的脚上并没有损伤,身上也没觉得哪里疼痛不适,就把脚收进了裙摆里面。

    动作忽然一顿,她低头盯着裙摆上的几个小洞,还用手指抠了抠,说道:“这里被火星燎到了,不知还能不能抢救。”

    两个丫鬟都有些无奈,我的郡主殿下,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

    可这是自家郡主,她们不宠着她还能宠谁?

    月容凑过来仔细看了看,说道:“郡主若是实在喜欢这件衣裳,回去就让如歌补救一下,绣些小花小草外面也看不出来。”

    “嗯。”倒不是多喜欢,只是第一次上身就被火星燎出了几个孔洞,就此丢弃的话有点可惜。

    其实她的衣服已经多得穿不过来了。

    兰香转身拿出了马车暗格里预备的衣服,“郡主不如先把衣裳换下来吧。”

    云萝轻拢裙摆,“不用麻烦,反正都快到家了。”

    兰香犹豫了一下,就又把衣服收了起来。

    回到长公主府,衡阳长公主已经知道了驿馆失火的事情,甚至还知道了她的小闺女当着全城百姓的面把半边熊熊燃烧的屋顶一脚踢飞。

    担心之后又不禁有点忧愁,女儿这般彪悍,还一点都不顾忌的连番展现在了全城百姓的面前,以后也不知有哪个胆大不怕死的人家敢上门来求亲。

    离她及笄已不足两年了。

    当然,想虽这么想,但见到云萝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她身上是否受伤,确认她安然无恙后,才拉着她训斥道:“你真是越发的大胆了,冲上去之前可曾想过万一挡不住怎么办?那是一堵墙一个屋顶,砸下来何止千钧之力?能把人活生生的埋进去眨眼就烧成了灰!”

    想到有可能会出现那个场景,衡阳长公主就忍不住的心惊肉跳,一时间连气都有些喘不上来,捂着胸口就软软的倚在了榻上。

    云萝连忙上前替她顺气,说的话却并不怎么软和,“娘,行动之前我都预估好了,顶多就是从半空掉下来,不会受伤的。”

    长公主当即一巴掌拍过来,“从半空掉下来还不够严重?真是把你给惯坏了,不知轻重!”

    一巴掌拍在手上,仿佛只是给她掸了掸灰尘,云萝默默的受了,还有心思想道娘的身体近来恢复得不错,力气大了,中气也足了不少,明天的药膳可以再加重些份量。

    嗯,待会儿就把新方子交给蔡嬷嬷!

    衡阳长公主如果知道云萝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些,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拎着两盏灯笼,云萝被长公主赶回了自己的院子。沐浴洗漱干净后,她穿上中衣披着大氅进了卧室,就看见内室的床头挂了一盏之前不曾见过的走马灯。

    光影摇曳,一幅幅图画被投影在了蚊帐上,仿佛正在她眼前上演着策马疆场的精彩画卷。

    云萝忽然伸手停住了它的转动,眼里浮现一丝疑惑。

    十六个面,十六幅画,每一幅画上都是战场,却都有两个占据主位的人影。

    松手,它又缓缓的转动了起来,光影不时从她的脸上划过,照亮了她澄净的眼眸,刚沐浴过后的小脸也反射出莹白的光。

    “咦?怎么多了一盏灯?”月容捧着一个红匣子走进来,看到床头那盏走马灯,不由多看了几眼,眼里有些惊疑不定。

    这是哪里来的灯?为何会出现在郡主的闺房里?

    云萝伸手拨弄了一下,转身看向月容的手上,“这是什么?”

    月容从走马灯上收回了目光,屈膝道:“这是宫里送来的,奴婢也不知是什么。”

    匣子方方正正的约尺余,拿在手上却轻飘飘的感觉不到多少份量。

    云萝接过在手上掂量了下,然后打开。

    又一盏走马灯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十六扇面,上面却画着小儿嬉戏,活泼又讨喜。

    月容见她拎在手上打量,便说道:“郡主,让奴婢把灯点上吧。”

    都要睡觉了,还点什么灯?

    云萝将灯交给了月容,伸手又从红匣子里捡起了一张签子,一笔尚且稚嫩却已显风骨的字跃然纸上。

    字是好字,语气却略显傲娇,带着太子殿下的特有风格。

    她看了眼就放下了,适逢月容将灯笼点上,挂在窗边,随着热气氤氲而缓慢转动,在屋里投出斑斓的色彩阴影,与另一盏交相辉映、争奇斗艳。

    云萝看了会儿,脸色沉静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夜渐深,前院来人禀报说侯爷已回府,云萝听闻后就把丫鬟们都打发了出去,然后“呼呼”的把几盏灯全给吹灭了。

    一夜安眠,她第二天才知道西夷的大王子在昨晚的火灾中受了点伤,虽不是很要紧,但他身份特殊,因为受伤,原本还想要晾他们几天的泰康帝也不得不出面关注。

    不少人都认为驿馆的火灾甚是蹊跷,说不定就是西夷人放的,为的就是把大彧皇帝的视线吸引过来。

    大彧的几十万大军陈兵在西北边境线上,西夷如今并没有能够与他们正面交战的能力,因为塔拉部不明智的行动而引发的两国争端一日不解决,整个西夷上百部族就都不能安心。

    然而怀疑终究只是怀疑,没有切实的证据,西夷大王子的手臂还被烧伤了一大块,于是两方心知肚明却又默契的把这个问题看似轻巧的揭过了。

    云萝却觉得,身为弱势方,求和国,西夷诸人到了大彧的京城还敢这么嚣张的火烧大彧驿馆,显然是上次被打得还不够痛,他们打心底的没有真正把大彧当做宗主国,大彧的朝廷也还不够强势。

    这让她有点不开心。

    不过两国邦交还没有她能插手的余地,最多每天从兄长的口中了解其中详情,偶尔唆使他给西夷人些颜色瞧瞧。

    然而,卫漓也尚且年轻,泰康帝虽放他进了鸿胪寺,职位却并不高,更不是接待西夷使臣的主官,就算不喜西夷也只能使些小绊子。

    况且,一个朝廷的强势是以国家强大为基石的,如今的大彧连内政都不稳,各地的百姓大部分困苦,天灾人祸不断,显然还不够强大。

    明白这一点之后,云萝就不再继续盯着西夷了,开始把目光转向京城的各处。

    日子进入二月,积攒了一整个冬天的积雪终于有了将要消融的迹象,天气却似乎越发的寒冷,阳光照拂在身上都感觉不到多少暖意。

    大彧和西夷的谈判终于暂告一段落,宫里发出了设宴的告示,朝中所有四品及以上的文武大臣都要在二月十二携带家眷入宫赴宴,为大彧与西夷的和平再添一份喜。

    时间正是二月初八,云萝比去年提早了一个多月就开始给玉米种子催芽。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只催了五亩地的种子,等半个月后再下五亩地,再半个月后,就把所有的种子全部浸泡催芽然后移植。

    这么做主要还是因为去年的第二季将要成熟时赶上了初冬降温,种子都差点全部沦为了粮食,所以今年务必要把第一茬的时间提前。

    可是提前多久,又是一个问题。

    京城的气候与江南不同,江南一年种植两茬玉米甚是宽松,京城暖得迟却冷得早,接连两茬种植很赶时间,而且如此密集的种植,一两年还无所谓,时间长了,土地的肥力若是得不到补充,良田也会变成劣地。

    云萝一边看顾着催芽,一边也想着给土地增肥的事情。

    白水村和附近的几个村子如今都已经流传开了冬季种植草子来肥地,京城的冬季酷寒,万物凋零,草子也不能生长。

    其实百姓比许多人想象中的都要聪明,他们已经发现了种植豆子能让土地变得肥沃,然而,豆子并不好吃。

    豆腐豆干豆芽工序太多还不利于保存,煮豆饭味道不好,吃多了还容易胀气,所以豆子是很廉价的东西,两斤豆子才能换一斤最粗劣的糙米。

    “郡主,这种粗活就交给小人来做吧,您只管在旁边坐着,若是看到小人哪里做得不对,您跟我说。”

    虽然第一批只有五亩地,但云萝还是亲自来了庄子上盯着,毕竟这么冷的天,能不能发出芽来是个问题,发芽出苗后,待要移植到地里去的时候,气温是否合适,会不会把娇嫩的幼苗给冻坏了又是个问题。

    云萝习惯性的亲自动手却吓坏了新上任的庄头周更,含胸驼背的跟在后面,站立不安。

    之前的钱庄头一家都被发配流放去了西北,新上任的庄头就是当日地里起火后第一个看见并跑回去告诉给大人的二娃子的爹,从面相和平时的言行来看,是个老实的汉子,但究竟如何,以后是否会有所改变,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因为钱庄头一家的下场,如今整个庄子里的人看到云萝都有些战战兢兢的。周更去年就种过玉米,如何操作也有了一定的经验,云萝把事情交给他之后就小心翼翼的继续做了下去。

    郡主殿下在旁边盯着什么的,真是又激动荣幸又紧张心慌。

    长公主府的人来庄子里通知她二月十二要入宫赴宴的时候,二十斤玉米种子已经泡好并摊在了温暖的炕上,云萝则坐在太阳底下对着一笸箩的豆子若有所思。

    她还没在这个世界见过豆油呢。

    其实豆油也很香,榨油后的残渣还能作为肥料给土地施肥。

    油脂是这个时代几乎所有普通百姓都急缺的好东西,除了吃还有其他的许多用途,她如果榨出豆油来,是不是也算一大功绩?

    emmm……豆油是怎么榨出来的?

    “庆贺与西夷永世修好,为西夷大王子等人践行?”云萝听了府里来人的传话说了宫宴之后,注意力暂时被从豆子上转移,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是去年腊月时还屠戮了我朝上千个边境百姓吗?哪里看出来能跟他们永世修好了?”

    抓了个所谓私自动手的塔拉部首领,带着几车原本就应该送来彧朝的贡品,事情就这么快的揭了过去,上千名百姓都白死了?

    来人脑袋压得低低的,擦了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轻声说道:“郡主莫恼,待我大彧休养生息几年,定能打得关外贼子抱头鼠窜,再不敢朝我们龇牙。”

    抱头鼠窜?不敢龇牙?

    不,她觉得直接把那一片广袤的雪域草原划入大彧的疆域更让人喜欢。

    首先,要让大彧境内现有的百姓吃饱,他们是基石,若基石不稳,说别的都是妄言。

    其次,挖掘出那片穷山恶水之地的价值,不让那里的贫困和苦寒拖累了整个大彧天下。

    然后,就可以开始一点一点的蚕食,把边境往外挪,扩大版图了。

    罗桥刚从院外进来,就看到他家郡主的眼睛亮得惊人,仿佛猎人盯上了价值万金的猎物,只待一击必杀。

    她忽然扔下了手里的一小把豆子,站起来在院子里转了两圈。

    跟随两年,罗桥第一次看到他家郡主这样心绪不宁的模样。

    但云萝终究还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重新坐回到笸箩前,随手抓起两把豆子,对府中来人说道:“我知道了,宫宴前我会回去的。”

    那人显然也没期望能今天就把郡主请回去,当即躬身说道:“那小人先行告退。”

    等人离开后,罗桥才走上前去,说道:“郡主,属下去附近打听过了,就十里外的顺水庄有一座油坊,每年芝麻收成后就会开坊榨香油,供应了小半个京城的酒楼菜馆。”

    “那是谁家的庄子?”

    京城附近的大片庄子基本都是有主的,只有那些零散的边角地块才会落到普通百姓的手上。

    罗桥支吾了一下,忽然压低了声音说道:“吴国公府的。”

    云萝的眼神微不可察的一飘,她现在去问吴国公借两个榨油师傅能不能成功?

    罗桥见郡主沉默,神情也更加小心了,小心的看了眼笸箩里的黄豆,又小心的问道:“郡主,这豆子真能榨出油来?”

    “能!”虽然她不知道榨油的工序。

    罗桥不明白郡主都没有见过,怎么就知道这豆子能榨出油来呢?

    只听说过芝麻能榨油,那油可香了!豆子榨油却从未曾听说过。

    他挠了下头,说道:“要不属下再往别处去打听打听?肯定不会只有顺水庄里的那一座油坊。”

    这个时代百姓食用的多是动物油脂,植物油脂如麻油只作为调料使用,因为稀少,也因此而极珍贵,价比黄金。

    而如此同时,油坊也大都掌握在私人手中,轻易绝不会把榨油的方法泄露出去。

    云萝明白这点,在停了罗桥的提议之后就干脆拒绝了,捏着一粒黄豆喃喃说道:“麻油和豆油的工序应该不一样,与其拼着脸皮去找一个榨麻油的师傅,倒不如我们自己琢磨怎么把豆子里的油给榨出来。”

    罗桥一脸懵逼,“这个要如何琢磨?”

    云萝看了他一眼,“顺水庄的油坊如今还开着吗?”

    “……”郡主,您老实跟我说,您想要干啥?

    不过不管她想要干什么,那油坊如今并没有榨油,去年的香油在十一月前就全都榨完了。

    这个事情靠自己短时间也琢磨不出来,云萝只知道古法榨油是要用木头石头什么的把油脂挤压出来,好像还要把豆子煮一煮,真奇怪,那挤压出来的不都是豆浆吗?

    既然偷学不成,她第二天就在庄子里选出了三个脑子灵活的小伙,先让他们签了契,然后就把研究如何从豆子里榨出油来的事情交给了他们,并言明他们若能在一个月内研究出来,每人奖励十两银子,两个月内研究出来奖励八两银子,半年内奖励五两银子。

    半年后若是还研究不出来,她就要重新找人来试了。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们在糟蹋了上千斤黄豆之后,终于榨出了第一滴豆油,当时距一月之期还剩最后两天。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就说云萝把事情交给了下面的人,眼看着宫宴的日子已然临近,就乘坐马车回到了城里。

    宫宴是二月十二的中午,一大早,通往宫门的各条街道上就排气了长队,排队、等候、验身,然后换乘软轿进宫。

    云萝与母亲同乘的马车却是直入宫中,刚在宣明殿外停下,车门尚未打开,太子殿下的声音就从外面传了进来,“姑母,我爹叫我来接您,请您先到含英殿去坐会儿。”

    长公主起身的动作一顿,然后就着丫鬟的搀扶下了马车,“可是有何要紧事?”

    没事叫她这时候到含英殿去干什么?

    瑾儿把目光从刚出马车的云萝身上收回,挺直脊背,微绷着脸已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道:“我也不知,隐约听着好像是跟西夷有关。”

    长公主眉头一蹙,“到了此番境地,他们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瑾儿眨了眨眼,刚才还沉肃的表情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摇头表示他不知,然后跟云萝说道:“姐姐不如先去我娘那里吧,那里现在有好多小姐,让她们陪你玩。”

    云萝看了长公主一眼,然后点头道:“好。”

    瑾儿于是亲自吩咐了一旁的宫女小心伺候,带云萝到皇后宫中,然后他才领着长公主去了含英殿。

    宣明殿乃是崇明宫的主殿,今日的宫宴就设在这里,而从宣明殿门口到皇后的长春殿不过是两个小广场的距离。

    云萝今天带了月容进宫,此时一起跟着宫女一路进了长春宫,尚未进殿就先听见了里面姑娘们清脆的说话声,最吸引人的就是其中一道脆如黄鹂,正说着:“景哥哥还特意上擂台与人比斗,最终赢了那盏乡野人家的灯笼,因为安宁妹妹喜欢,就送给了她,可把我们给羡慕坏了。”

    另一个姑娘的声音轻笑着说道:“郡主既叫瑞王爷哥哥,怎么还喊安宁郡主做妹妹?瑞王爷是娘娘的兄弟,安宁郡主却是太子殿下的表姐,可差着辈分呢。”

    就听皇后含笑说道:“仔细算来,安如与太子也是同辈人呢。”

    隔着几重门,云萝看不见殿内众人的表情,只听见安如郡主语带羞涩的说道:“我从小就一直喊着景哥哥,都习惯了。”

    “郡主与瑞王殿下竟是自幼便相熟吗?”

    “我当年乞巧节与家人走散,多亏景哥哥和娘娘陪我回家。”

    门外,那宫女见云萝忽然停下脚步,不由得疑惑了一瞬,随之轻声说道:“郡主,皇后娘娘早有吩咐,您来无需禀报,直接进去就可。”

    云萝却忽然不大想进去了,总觉得进去了就要面对一些无聊的嘴皮子,她又不能在皇后的殿里对几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大打出手。

    太不给舅母面子了!

    于是她转身往来路返回,“听说宫里连寒冬都不缺盛放的花儿,你陪我去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