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50章 西夷求亲
    云萝进了长春宫,却又在进殿前转身离开,身后的宫女虽不明所以,但既然安宁郡主都说了要去看花,她自没有不从的道理。

    然而,云萝本意是想要避开不必要且无意义的争端,却没想到那花园里花儿争奇斗艳的,也确实没有夫人小姐游赏,却好巧不巧的遇上了后宫的几位妃嫔正在赏花游玩。

    “呦,这不是安宁郡主吗?你不在前面参加宴会,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

    云萝看着眼里的恶意都快要满溢出来的甄贵妃,又转头看了眼身侧的月容和领路小宫女,话语一如既往的半点不婉转,“贵妃娘娘的眼神还是不大好,怎么就只看得见一个人?您看见的是谁?”

    甄贵妃瞬间就回忆起了那天在崇明宫,她去撞云萝却被反撞伤的时候,这个死丫头就目无尊长的骂了她一句“瞎”。

    贱人,不就仗着陛下和衡阳长公主的宠爱吗?

    心里嫉恨到扭曲,她看着云萝的眼神也就越发的不善了。但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宫女,她把表情微微收敛,眼珠一转忽然说道:“郡主也长大了,过不了两年就能嫁人,不知衡阳长公主对女婿有何要求,这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宝贝女儿,找女婿肯定也要千挑万选的吧?”

    云萝觉得她话中似乎还藏着别的话,不由得抬眸直视,在她下意识眉梢飞扬,满脸都是“快问”的表情中,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母亲自不会委屈了我,倒是贵妃娘娘至今仍膝下空虚,将来也不知有没有给儿女相亲的机会。”

    半点不留情面的暴击伤害,让甄贵妃霎时间怒气翻涌直上心头,不仅面容扭曲,眼珠的周围都泛上了一圈鲜红的血丝,不管不顾的举手就朝云萝打了过来,“你这个……”

    云萝轻快的后退一步,甄贵妃那个原本对准了她脸的巴掌顿时只从她的眼前划过,扇起的一点威风吹动她颊边的细发,拂在脸上痒痒的,而甄贵妃却因为收不住力而顺着手臂挥舞的方向趔趄了下,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月容已经冲到嘴边的惊呼顿时被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跟在郡主的身边,她好像不需要这么大惊小怪。

    甄贵妃被她身边的宫人们慌忙扶住,站稳后就一把甩开了她们的手,指着云萝说道:“你还敢躲?”

    云萝冷眼相对,“宫里头,只有皇上和皇后娘娘有资格打我,贵妃娘娘总是把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当心被打折了!”

    虽没有动手,但这话却也几乎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甄贵妃的脸上。

    她本就不是多好的性子,进宫前也是千娇万宠的公府嫡女,在宫里虽无宠,但也不曾受到过许多打压,以至于平日行事总带着几分张狂。

    如今被一个小丫头打到了脸上,她打又打不过,气急攻心之下便有些口不择言了起来,“贱人,你也不过是仗着陛下对你娘的那点情分才能这样张狂!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真当以为凭着身上那一点血脉就能为所欲为了?你也得意不了多久,等你被和亲到西夷那蛮荒之地,被那些蛮人糟蹋的时候,我看你和你那总是高高在上的娘要怎么办!”

    云萝原本都转身要走了,忽然听到这话顿时转回了身,“你什么意思?”

    旁边的另外几个妃嫔都被甄贵妃说出的那番话吓得脸色大变,有那平时与甄贵妃多有走动,还算好交情的妃嫔伸手来拉扯,想要阻止她继续说这种不该说的话,却被用力甩开。

    甄贵妃自以为把云萝给吓住了,脸上不由得就浮出了几丝得意的笑容,抬手悠悠的扶了下头上的凤钗,说道:“你还不知道吧?西夷的大王子昨日进宫向陛下求亲以缔结两国联姻,这宫里又没有合适的公主,安宁你身为陛下的亲外甥女,自然就是最好的人……啊!”

    凌空飞来的一把长刀瞬间打断了她的话,刀锋凛凛,寒光森森,这一次,甄贵妃再没有站稳,慌忙的后退一步然后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

    “锃!”

    长刀贴着她的脚深入地下一尺有余,甄贵妃又是一声惊呼,手脚并用的往后退,远离尚在嗡鸣的利器。

    云萝却转头看向了身后。

    长刀从她身后飞来,斜插进她和甄贵妃之间,差点就把甄贵妃的整只脚钉在了地上。

    身后,景玥垂着眼眸缓缓的走过来,明明面无表情,随着他的靠近,却仿佛有无形无影的阴影正将这方空间笼罩,逐渐抽离了空气让人几乎呼吸不过来。

    在他的身后更远处,恰好从那里巡逻过的宫中侍卫看着佩刀突然凌空飞走,只余空空一个的刀鞘,正风中凌乱。

    他发誓,那刀真是它自己飞走的,刺杀贵妃娘娘什么的当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景玥此时已走到了甄贵妃的面前,在她惊慌后退的时候,弯腰伸手握住了插在地上的刀柄,将它一点点的拔了出来。

    刀身与石头的摩擦发出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并在全部抽离的瞬间发出“锃”的一声嗡鸣,然后抵在了甄贵妃的咽喉处。

    “身为后宫妃嫔,却妄议朝政,你该当何罪?”

    景玥逐渐抬眸,甄贵妃直面对上了他那双幽深的眼睛,黑沉沉不见一丝亮光,也仿佛有浓郁的黑雾正将她紧紧缠绕,并扼住了咽喉,窒息般的痛苦。

    她本能的张大了嘴,口中却并无气流置换,好久才从喉咙里发出一个“呃”的声音。

    她竟是被吓到窒息了。

    云萝见此就往前走了一步站到景玥的身旁,侧头看他。

    景玥几乎受惊般的又垂下了眼睑,抓着长刀的手指蓦然用力,引起刀身轻颤,在甄贵妃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细小的伤口。

    甄贵妃从无尽的黑暗中脱离,支撑着身体的双手顿时一软,猛的往后倒在了地上,开始大口、用力的喘气。

    缓过呼吸,她的脑子也飞快运转了起来,稍稍恢复了一点力气就侧身支起了身子,色厉内荏道:“本宫不过是跟安宁郡主说一说她的婚事,如何妄议朝政了?倒是景王爷在宫中擅动刀戈,该当何罪?”

    景玥再抬眸的时候,刚才眼里的黑暗已尽数退散,只有满目的冰冷,只一眼就似有冰刺顺着脊柱从头顶瞬间穿透到脚底心,让甄贵妃禁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这么点胆子,她到底是凭什么来几次三番的挑衅生事?

    云萝凉漠的看她一眼,然后伸手夺过了景玥手里的刀,“西夷求亲是怎么回事?”

    景玥眼里抑制不住的闪过一点暗色,手放在腰上微动,忽然冷笑道:“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一个蛮夷属国,他们凭什么来求娶我大彧的姑娘?”

    shu29.cc这话没毛病,但云萝觉得他的情绪有些异常,不由得仔细打量。

    察觉她的打量,景玥眼睫一颤,然后转头与她微笑道:“宫宴将要开席,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刚才去皇后宫中找你也不见人影。”

    见他已恢复平常的模样,云萝也不再深究,接着他的话回答道:“人太多了,闹得很,想找个清净地方。”

    没想到不管到哪里都没得清净。

    景玥知她性子,也听出了她未说完的话,不禁莞尔,伸手虚环在她身后,问道:“可有受委屈?”

    “没。”云萝觉得他真是问了一句废话,她是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人吗?

    景玥的手就落到了实处,推着她的肩膀转一个身,并在她有所反应之前迅速撤离,只与她并肩站在一起,“走吧,长公主已经先去了宣明殿。”

    “嗯。”

    两人一同离开,再没有去关注甄贵妃,其他的妃嫔更是不曾多看两眼。

    甄贵妃好久才被从地上扶了起来,左右撑着两个宫人的手,仍觉得两只脚发软有些站不住。

    “贱人!”她盯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又狠狠的骂了一句,又羞又怒,又嫉又恨。

    就算她贵为贵妃,陛下却从不带她参加正式的宫宴,当然也不会带其他的妃嫔,他的身边从来都只有皇后一人!

    云萝和景玥离了花园,穿过几重宫殿到了宣明殿,正要进去,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呼喊,“瑞王殿下!”

    云萝跟着一起转头,就看到了身后大步走来的几个穿戴与大彧明显不同的人。

    一共三个人,左边是个身材魁梧的大胡子汉子,右边是个精瘦的中年人,簇拥着中间那个相貌俊美的年轻人。

    他的俊美不同于大彧贵族的俊美,而是一种更健壮的,轮廓更深,充满着野性的俊美,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如骄阳一般灿烂。

    刚才出声呼喊的就是那年轻人,他的右手胳膊还被包裹着吊在胸前,却仿若无物的伸手抱拳道:“瑞王爷也是刚刚才到吗?在门口相遇,真是有缘。”

    他一口大彧官话说得字正腔圆,配上俊美的长相和看似爽朗的笑容,很容易给人好感。

    可惜景玥显然一点都不喜欢他,不过敷衍的一拱手,“大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