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51章 拿她作赌注
    景玥的冷淡并没有让西夷大王子退缩,他甚至还更往前了一步,笑容爽朗又热情的说道:“来大彧快一个月了,一直想要去拜访瑞王爷却找不到时机,两边商谈塔拉部犯边后续的时候也没有看见瑞王爷出面,小王的心里十分遗憾和思念。”

    思念什么?思念本王何时再征西夷,让你们再换一个王族吗?

    景玥看着他,此人所在的牧达部族在景玥的前世并不曾替代原先的王族登上王位,但这位如今的西夷大王子却始终是当时六王子的坚实拥护,作战骁勇,还曾与景玥数次对战。

    以血缘论,大王子与前王族的六王子乃是嫡亲的表兄弟,前西夷王的大妃便出自牧达部族,是如今西夷王的亲妹妹。

    这世因为出了景玥这个意外,攻占王庭几乎等同于让西夷改朝换代,那位六王子前年从大彧的囚牢里逃出去,千辛万苦的逃回到西夷,也不知如今的境况如何。

    身份境遇的改变,那个人在景玥的眼里也从心腹大患变成了一根细微的几乎可忽略不计的小刺,却没想到去了个六王子,又冒出一个牧达部的大王子!

    景玥对他们是极不友善的,因此说话也不见婉转客套,“与国交涉自有专人负责,本王只需掌好自己的职责,守住边城就够了。”

    大王子左手边的魁梧大汉顿时脸色一变,看向景玥的眼神也极为不善,声若雷鸣,“听说瑞王爷这两年一直留在大彧京城没有再回军中,该不会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富贵温柔乡吧?”

    他不怀好意的看了云萝一眼,眼神颇为放肆,说道:“大彧的姑娘果然跟我们那儿的不同,细皮嫩肉的好似能掐出水来,让人喜欢得很。”

    “不得无礼!”大王子急忙喝止,目光从景玥那只被云萝按住的手上划过,又对上他暗沉的双眼,不禁目光一闪仿佛被刺了一下,然后拱手笑得一脸坦荡,说道,“赫木将军是个粗人,不懂大彧的规矩,言语中若有冲撞了郡主之处,还请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与他计较,也免得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他其实并没有恶意,只是在称赞郡主美貌动人。”

    说完便又朝那汉子说道:“这是安宁郡主,大彧陛下的外甥女,在大彧,你不能这样直率的赞美一个姑娘的相貌,会让人觉得轻浮不尊重,还不快向郡主道歉!”

    赫木目光直白的又在云萝身上扫了一圈,嘟囔一句“大彧人真是麻烦”,然后便拱手抱拳作势要向云萝赔礼。

    寻常姑娘若是面临此番场景,即便心里羞愤欲绝,为两国友好大概也只能收下这并不真诚的道歉。

    然而,云萝却在他拱手后且开口前忽然说道:“不必了,我知道你们那儿贫瘠苦寒,人们为了活下去就已经费尽心机,没机会读书自然难免礼数不全,就算做出什么失礼的行为,我也理解,不会与你们计较的。”

    西夷大王子的脸色一僵,赫木更是勃然大怒,全身的气势大涨,隐约仿佛有金戈铁马之声凛然响起,一时间把正要进殿的几位大彧官员和女眷都吓得不敢靠近,附近的守卫也警惕的看了过来。

    直面正对着赫木,云萝却仿佛感觉不到那汹涌迫人的威势,脸色平静,目光澄然,看着赫木就像是在看一只在她面前张牙舞爪的大型猛兽。

    唔,她还从没有猎杀过熊呢。

    南方山林少猛兽,她猎杀过最大的动物就是三百多斤的野猪。

    赫木莫名的打了个冷颤,暴涨的气势因此凝滞了瞬间,然后迅速的往下跌。

    他看着云萝的眼神已经从轻慢转变成了警惕,刚才那呼吸间无声的较量,他竟然输给了这个娇滴滴的大彧朝小郡主!?

    能当将军的,定然不会是个真的无脑之辈,哪怕他表现得再鲁莽无礼。

    又或者说,能当将军的,无不是从生死场上搏出的性命,对危险的感知只会比普通人和娇养在富贵堆里的人更敏锐。

    赫木的脸色藏在大胡子里,露出的一双铜铃虎目神光微闪,扬声怒喊道:“安宁郡主这是看不起我大漠吗?”

    西夷是大彧对他们称呼,带着几分对蛮荒之地的鄙弃,但他们其实也有着自己的名号——漠。

    云萝面不改色,“我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姑娘,看不看得起贵国并不重要,倒是赫木将军在我皇的正殿前大声喧哗、举止轻浮,显然是没有把大彧放在眼里。”

    双方从相遇到争执,已然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不管私底下对云萝的感官如何,身为大彧臣子,此时此刻他们都只有支持云萝的道理。

    听到云萝的这句话,他们看向西夷三人的目光当即就有些不一样了。

    大王子缓缓的凝重了神色,朝云萝拱手道:“郡主言重了,我朝臣民对大彧十分敬仰,对大彧皇上也十分崇敬。”

    赫木瓮声说道:“我天生就嗓门大,让我像你们大彧人那样细声细气的说话比杀了我还难受,郡主因此就说我不将彧皇放在眼里,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承受不起。”

    站在西夷大王子右侧的那个精瘦中年人这时也开口说道:“赫木将军断无轻蔑大彧的意思,我等冒着严寒千里迢迢的从大漠而来,便是敬仰大彧的圣皇。”

    云萝丝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他们的谎言,“不,你们是因为害怕和大彧打仗才急匆匆的赶来,否则不会去年的朝贡等过了年后才送到。”

    说来漫长,其实不过寥寥数语,在一对三的情况下,云萝轻松的把他们怼得无言狼狈,看向云萝时,目光皆都有些一言难尽。

    你们大彧人说话不都讲究婉转斯文的吗?你这般直言不讳,半点不犹豫的把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撕扯开来,是会失去我们的!

    我们如今确实不敢和大彧打仗,但难道大彧就上下平和,无惧边境的战事了吗?

    三个西夷人对安宁郡主的感知有了新的定义,景玥此时却只想站在身旁给她用力的鼓掌。

    他家阿萝一如既往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真是太棒了!

    景玥深深的看了眼西夷大王子,然后展臂护着云萝将她送进了宣明殿,一直送到衡阳长公主的座下。

    长公主在殿内就已经把门口的一幕尽收眼底,此时拉着云萝的小手,满脸都是挡也挡不住的欢欣快意,若非场合不对,她真想拍着手放声大笑。

    满腔的溢美汹涌澎湃,无数的赞扬在心里流淌,与有荣焉的得意已经溢上眉头,她用力捏了捏云萝的手,笑盈盈的说了一句,“正该如此,绝不能被人欺负了!”

    旁边座上的景老太妃听了一耳朵,不禁失笑,也转头来说道:“西夷就像是那野外的狼,时刻盯着我大彧这块肥肉,逮着了机会就势必要扑上来咬一口,对他们不可放松警惕,也无需太客气。”

    对朝中有些大臣对西夷外臣的态度,老太妃是很不满的,觉得他们端着一副天朝上国的高傲嘴脸,实际上对外面环伺的野狼却过于仁慈和善,真该把他们送到边境去好好的看看,他们的富贵安乐到底是由多少活生生的性命换来的!

    都是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混账玩意!

    云萝朝老太妃点点头,心里却并不觉得自己对那三人有多不客气。

    她明明是个讲理又讲礼的好姑娘,是他们先来撩她,她才小小的反击了一下。

    西夷大王子带着他的人进殿后,座位就在云萝的斜对面,只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

    云萝并不想理他们,开宴后就只顾着低头吃东西,对面偶尔投注到她身上的目光也全都被她忽略了。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各种宴会了,如今身处其中已是相当随意自在,安安静静坐着吃喝,也没有人会一个劲的拉着她说话。

    宴席过半,西夷大王子忽然站了出来,躬身朝泰康帝说道:“彧皇陛下,小王曾向您求亲想要迎娶贵国公主,您当时未曾答复说要考虑一二,不知您如今考虑得如何了?”

    他身边那个精瘦的中年人手抚胸口,也躬身说道:“彧皇陛下,大王子是我王最疼爱的孩子,精通大彧文化,从小就希望能娶一个大彧的姑娘做妻子,若娶了大彧的公主,我大漠和大彧也必能永世修好。”

    宣明殿内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众大臣及家眷纷纷将视线小心的落到了上方御座和西夷人的身上,气氛变得有些迟凝和不安。

    泰康帝举着一杯酒缓慢的晃动,看向下方的目光晦暗不明,似乎在思索着他们的话,也似乎只是在看众人的反应。

    但他并没有沉默许久,很快就说道:“恐怕要让大王子失望了,如今宫中并无适龄能与大王子相配的公主。”

    这是一句大实话,他如今膝下除了太子就只有两个牙牙学语的小公主,显然是跟西夷大王子不相配的,至于皇妹,先帝死得早,但也确实给他留下了几个皇妹,可惜如今都早已嫁人。

    这不是什么秘密事,稍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西夷人又如何会不知呢?

    然自古以来,和亲的公主又不一定是真公主,西夷大王子的目标也不是大彧宫里那两个并不受重视的小公主。

    所以他又说道:“即使远在大漠,小王也时常听闻大彧的贵女风华绝代,多年来一直心向往之,如今有幸前来彧都,见识了不同于大漠的繁华盛景和满殿的温柔姑娘,愈发的想要娶一个大彧姑娘,望彧皇陛下成全,小王必珍之重之爱之。”

    此话一出,满殿的适龄姑娘都不禁变了脸色,一个个的低下头去恨不得时间倒退回入宫之前,她们必不会再花费许多时间去梳妆打扮。

    虽然这位西夷的大王子长得甚是俊美,身份尊贵,但她们才不要嫁到那穷山恶水、山高路远的地方,从此连跟家人相见都遥遥无期呢。

    不仅姑娘们,就连她们的父母兄长都骤然紧张了起来,且越是位高尊贵的人家,越紧张。

    对方毕竟是西夷的王子,事关两国联姻,皇上总不可能指一个小官之女封为公主到西夷和亲。

    泰康帝坐在上方不变喜怒,下方的衡阳长公主却沉下了脸,桌案底下,双手紧紧的抓着云萝,似乎生怕稍不抓紧就会被人抢走。

    云萝不知道刚才母亲去含英殿与舅舅说了些什么,现在只觉得手被抓得有些疼,又见那赫木将军忽然说道:“我觉得安宁郡主就很好,身份尊贵,貌美如花,听说还学了一身好武艺,如此正好,不似别的姑娘家娇滴滴的恐受不住大漠风沙,闲暇跟大王子纵马奔腾……”

    “放肆!”衡阳长公主忽然拍案而起,“我大彧金枝玉叶的郡主,岂容得你在此品头论足?”

    对面,与西夷相邻的座位上,景玥忽然捏碎了手中酒盏,之前被云萝压下去的暗色再次从眼底翻涌而上,目光如剑凛冽,直直的射向了西夷大王子,“行事这般张狂放肆,你们恐怕并不是来求和纳贡的吧?”

    大王子脊背一寒,心中莫名的一慌,同时又不禁有些雀跃,先朝着衡阳长公主说道:“小王是真心求娶,绝没有对郡主的丝毫轻慢,长公主有任何要求都只管提出。”

    又转身笑对景玥,道:“瑞王爷这样紧张,莫非也钦慕安宁郡主?”

    景玥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挑衅和试探,顿时冷笑一声,“是又如何?”

    此话一出,顿时满殿哗然,连衡阳长公主都诧异的看向了他,唯有他邻桌的卫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默默的放下了折成四段的筷子。

    景老太妃都有些绷不住她严肃的表情了,莫名心虚的往邻桌瞄了一眼。

    呃,这是不是有趁虚而入之嫌?

    西夷大王子闻言一愣,大概是没想到景玥会这样干脆的承认,不由眼微眯,紧接着又咧嘴笑了起来,满脸的跃跃欲试,说道:“如此,小王倒是要与瑞王爷比斗一番了,在我们大漠,只有强者才能得到美人的青睐。”

    气氛骤然紧张,所有人都在看着两人,等着他们究竟要做出何种抉择。

    景玥的手放在腰侧,已经握住了缠在腰上的长鞭,用力到指节发白,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眼中亦是杀气迸现,无形的暗影如丝如缕,密密实实的交织成了一张网将大王子笼罩,又仿佛无尽的鬼影直窜心头,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大王子的额头上就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后背更是濡湿一片,黏糊糊的不舒服极了。

    但他仍硬撑着不后退一步,眼里充斥着迫人的光芒,刻意挑衅道:“不知瑞王爷想要与小王如何比斗?您若是输了,便把安宁郡主让给小王如何?”

    景玥忽然冷“呵”了一声,神情迅速的放松下来,缓抬眸目光轻蔑,“或许大漠的女子都是可作赌注的物件,但在本王眼里,安宁郡主却是无价的珍宝,拿她做赌注?你问过她的意见了吗?”

    明明他站着景玥坐着,大王子却仍觉得他被睥睨了。

    他下意识转头看向云萝,却见小姑娘神色淡淡的,仿佛正在发生的事与她没有一点关系。

    大王子摸不准她的心思,他也是从没有遇到过这样淡定的小姑娘。

    两个男人都对她表示了思慕,她是高兴还是得意,又或者烦恼,总得有点表示才对,何至于竟这样无动于衷?

    “安宁郡主难道不想嫁一个最厉害的勇士吗?”大王子试探着开口,想想又觉得不对,转头便朝景玥说道,“瑞王爷让小王问安宁郡主的意见,却不知您的意见如何。”

    景玥看着云萝,分外认真的说道:“阿萝的意见就是本王的意见。”

    宣明殿内又响起了一阵抽气声,云萝还感觉投注到身上的目光有好几道都异常的灼热,似乎要将她给烤糊了。

    不禁默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好好的吃饭不香吗?

    面对着满殿的目光,云萝的手指在桌角轻轻的抠了两下,直视着西夷大王子问道:“明明是你们来求和,多大的脸竟敢开口讨要我大彧的公主和丰厚嫁妆?难道不该是你们送公主到大彧和亲吗?”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御座上的泰康帝当即坐直了身体,双眼蓦然放亮,几乎要拍案而起。

    满殿的人也跟着骚动了起来,是啊,明明是西夷来求和,他们却不肯送公主,反倒想白娶大彧的公主和丰厚嫁妆,真是好不要脸!

    ------题外话------

    每个月都有那么三十几天不想码字。→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