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52章 我家阿玥如何
    云萝的一句话顿时让整个宣明殿内的气氛都变了,原本还战战兢兢的大彧臣子瞬间趾高气扬了起来。

    而云萝似乎还嫌刺激不够,无视西夷三人变幻的表情,又问了一句,“大王子既然有意两国联姻,为何不把贵国公主一同带来?”

    景玥此时已经彻底的放松了精神,换上一只新酒盏缓缓的往里斟酒,适时的接上话说道:“可见他们并非诚心前来,一心只惦记着从我大彧得好处。”

    境况一下子就翻转了过来,大王子被两人拿话逼得有点狼狈,脑子里思绪飞快的转动,说道:“二位误会了,想要两国联姻其实是小王的临时起意,实在是来彧都后亲眼见识了许多大彧的姑娘,心里思慕非常,才厚着脸皮向彧皇陛下求亲,同时还能促进两国友谊,岂非一举两得?”

    所以并不是大漠对此次的和平邦交不够诚心。

    卫漓闻言就说道:“大王子口口声声说思慕我大彧的姑娘,本侯却看不到你的诚意。”

    大王子目光一闪,坦然问道:“不知镇南侯爷以为小王如何才算是有诚意?”

    殿下有人轻嗤了一声,扬着声音自言自语的说道:“说什么思慕我大彧的姑娘,却连个详细的人选都没有,赫木将军更是当殿挑拣,不敬我朝郡主,敢情你思慕的是我全大彧的姑娘啊?是不是随便哪个姑娘你都会珍之重之爱之?”

    紧接着就有人说:“这话不对,我看大王子只是想要娶个我大彧公主的身份,不然他大可以放下身段去追求钦慕的姑娘,哪有直接到皇上面前说要娶我朝公主的道理?我朝可没有与他年龄适宜的公主。”

    又有个弱弱的声音夹杂在人群中,“我们自己都快要娶不上媳妇了,怎么外邦人还要来跟我们争抢?”

    说这话的话的都是些年轻公子,混在人群中也不显,熟悉的人自然知道是谁,西夷的三人却一时间都找不到究竟是什么人在下面挤兑他们。

    那精瘦的中年人朝大王子使了个眼色,大王子缓缓收回目光,又沉思了下,忽然朝泰康帝躬身说道:“此事确实是小王思虑不周,倒显得不够郑重,还请彧皇陛下恕罪。不过,小王之前对大彧的姑娘确实十分向往,刚才在大殿外与安宁郡主巧遇,亦为她的风采深深沉迷,请彧皇陛下允许小王追求安宁郡主。”

    赫木站在大王子身侧,大大咧咧的说道:“在我大漠,若是看上了哪个姑娘,直接追求便是,看对了眼就能成婚,怎么在大彧连追求个姑娘都要先求得皇上同意?”

    这显然就是明着装糊涂,还有挑拨大彧君臣之嫌。

    泰康帝看了这个看似粗鲁的西夷将军一眼,转头便问云萝,“安宁以为如何?”

    云萝一点都不想给自己招麻烦,一直都安安分分的坐在边上,却没想到竟然被西夷人给盯上了,也不知他们到底看上了她的什么。

    既然招惹上来了,轻易的好像也不能甩脱,她自然也就不想让他们痛快。

    沉吟一瞬,就摇头说道:“不如何,我倒是觉得大王子之前想要和亲的提议很好,就是不知大漠的公主长得好不好看,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学得如何,能不能习惯在大彧的生活。”

    你想和亲就和亲,眼见着和亲不成了就扯出个追求姑娘的幌子,结果却还是一样的盯着本郡主,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

    大王子看着她说道:“恐怕要让郡主失望了,我大漠的姑娘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连大彧话都很少会说,更不会大彧姑娘学的那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云萝顿时话锋一转,“听说你们那儿人人都能歌善舞,温柔贤惠的本地姑娘看久了,偶尔看看异域泼辣的姑娘也是调剂心情。我舅舅的后宫里美人成群,各有风采,正好还缺了这一款。”

    泰康帝嘴角一抽,下意识看了眼身旁端坐的皇后。

    臭丫头别胡说,朕一点都不想!

    景玥侧头偷笑了一声,看着西夷大王子被她说得面容僵硬,又想用力的给阿萝鼓掌了。

    强迫自己转移视线,低头抿一口薄酒,平复下激荡的心情,说道:“听说贵国的三公主明艳动人,是大漠最璀璨的明珠,如今年芳正好,还没有嫁人。”

    大王子顿时沉下了目光,那是他同母的亲妹妹!

    “瑞王爷有所不知,小王这个妹妹虽不曾出嫁,却早已经有了意中人。”

    “本王只听说三公主与前六王子乌桢青梅竹马。乌桢在前年擅自逃离大彧,不知如今在何处。”

    泰康帝听到此,摸着唇上的小胡子说道:“乌桢王子虽是我大彧的俘虏,但朕并不曾虐待他,还顾念他的身份给他特意安排了单间,身无枷锁,吃穿住皆不缺,却没想到他还是招呼也不打一声的就回去了大漠。”

    赫木下意识看向了他的大王子,大王子垂着眼正在思考应对之策,他另一边的中年人就躬身说道:“彧皇陛下明鉴,自当年停战之后,我们也再不曾见过乌桢王子了,不知他现在何处。”

    大王子目光一闪,附和道:“不瞒彧皇陛下,听说他离开大彧之后,我父王也一直在寻找乌桢,只是到现在仍无音讯。”

    不管这话是真是假,终归是个好借口。

    景玥迅速的与邻桌的卫漓对视了一眼,然后卫漓就开口问道:“如今乌桢王子不知去向,贵国的三公主也还在等着她的心上人吗?”

    蛮野狼子,本侯的妹妹的也是你能掂量算计的?

    大王子下颌紧绷,说道:“镇南侯误会了,小王那妹妹的心上人并非乌桢,而是我父王麾下的一名勇士。”

    云萝不耐的屈指敲了敲桌子,不想听这转来转去的话,便说道:“我舅舅身为九五之尊,还不至于逼迫一个心有所属的姑娘。不过,联姻有利于两国和平,没有三公主不是还有大王子你吗?”

    景玥和卫漓顿时警觉的看向了她,大王子则是眼睛一亮。

    不等他们开口,云萝就继续说道:“大王子那么向往大彧的姑娘,不如就干脆留在大彧吧。”

    大王子简直要喘不过气来,却仍不肯轻易认输,“安宁郡主这是愿意应了小王的追求?”

    “如果你不介意入赘到我卫家的话,本郡主娶了你又有何妨?”云萝直视着他,仿佛没看见他扭曲的脸色,目光澄澈看上去格外真诚的说道,“不仅如此,本郡主还能给你安排大量的妾侍通房,保证都是你所向往的温柔似水的大彧姑娘!”

    不知谁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其他人也不由得跟着笑成一团,虽然安宁郡主这番话颇有些出格之处,但站在国与朝廷的立场上,却甚是痛快。

    大王子的脸色终于彻底暗沉了下来,赫木更是勃然大怒,对着云萝怒目圆睁,“大王子真心爱慕,安宁郡主却为何要这样羞辱我等?”

    “羞辱?”云萝眼角一挑,冷冷的看向他,“你刚才对着本郡主品头论足,对我大彧的姑娘挑三拣四,难道就不是羞辱?”

    她不似赫木的怒气冲冲,甚至脸色从始至终都没多大的变化,然而这一刻骤然爆发的气势却带着无比凛冽的锋芒,霎时将赫木将军都逼得后退了一步,本能的伸手摸上腰间。

    手却摸了个空,随身携带的武器早在他进宫前就被卸了下去。

    顿时又是脸色一变。

    云萝瞬息间就把气息收敛,转眼又是个安安静静,看上去还有几分乖巧柔弱的小姑娘。

    坐在她身旁的衡阳长公主忽然长长的深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掩嘴咳嗽起来。

    刚才的交锋太精彩,又事关唯一的宝贝女儿,她几乎屏住呼吸连自己的病体都给忘记了。

    云萝伸手轻轻的给她拍背,似有些无奈的说道:“您身体还没好全呢,就不要强撑着为难自己了,要不先到偏殿去歇歇?”

    泰康帝坐直了身体关切的看过来,“阿姐身体不适,就让奴才们伺候你下去歇着吧。”

    长公主挥挥手,说道:“无妨,我还是在这儿坐着放心,免得有人欺负了我女儿都不知道。”

    众人皆都幽幽的看向了她,试问您是怎么看出来您女儿被人欺负了?

    泰康帝清了下嗓子,朝僵持着有些下不来台的西夷三人说道:“今天本就是专门设宴宴请大王子的,只管饮乐,朝政之事还是留到朝堂上去说吧。”

    大王子深深的看了眼云萝,又与身旁的两人逐一对视,然后躬身道:“是小王鲁莽了,在此自罚三杯,也预祝我大漠与大彧能永享太平。”

    说着就回到了座位上连干三杯,气氛因此而又重新热烈了起来,不管心里如何想,面上却一直到宫宴结束都再没人提起刚才的事情。

    云萝却没了清净,总有各种各样的眼神落到她身上,若非身旁镇着衡阳长公主这一尊大佛,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朝她凑近过来。

    衡阳长公主却也有些神思不属,不仅仅是对刚才那场交锋的深思,更重要的还是邻桌景老太妃突来的热情。

    当然,两家的关系一向都好,只是老太妃年纪大了就深居浅出的很少出门,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又积威深重,长公主对她都是恭恭敬敬的,没人有资格让她老人家放下身段摆低姿态。

    可是现在,老太太对她笑得前所未有的热情,拉着她絮絮叨叨的拉家常、叙交情,眼神还一个劲的绕过她朝云萝的身上瞄。

    长公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同时心里也不禁有几分古怪。

    不是因为景玥是皇后的弟弟,与她家浅儿差了辈分。

    辈分这种事情在他们这样的人家还真算不清楚,从皇后那儿算,景玥和云萝确实差了一辈,可从卫家算,老夫人是老太妃的远房表妹,当年驸马和景玥的父王还曾三跪九叩义结金兰,景玥与卫漓也是自幼一起玩到大的好友,算是同辈。

    长公主古怪的是景玥竟然对她家闺女起了那个心思!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不是不近女色的吗?还是说其实有什么特别的癖好,比如喜欢没长大的小姑娘之类的?

    她家浅儿还小呢,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变态吗?

    景老太妃拉着长公主絮絮叨叨的终于说到了云萝身上,“小萝也有十四了吧?再有一年就要办及笄礼了,公主可曾开始留意人家?”

    长公主的思绪一顿,猛的反应过来她女儿明年就要及笄,不算小了。

    可她还是觉得女儿是个小宝宝怎么办?

    真是一点都不想说这个话题,可这是景家的老太妃,就连衡阳长公主都只能打起精神回答老太太的话,“还不曾留意呢,这孩子刚出生就失散了,我现在恨不得把她长长久久的留在身边才安心。”

    “姑娘大了总是要嫁人的,你就算舍不得把她早早嫁出去,也要趁早先定个好人家,不然好儿郎可就要被别人抢没了。”

    长公主看着老太妃那一脸期待的表情,两条细细弯弯的眉毛都不由得纠结成一团。

    她真是一点都不想搭话呢。

    老太妃仿佛看不到她的脸色,抓着她的手就热情的说道:“你觉得我家阿玥如何?那孩子与逸之同龄,自**好就跟亲兄弟似的,将来若是成了郎舅肯定也不会起龃龉。公主你看着他长大,他是个什么脾性人品都逃不过你的眼,绝对不是那等花花心肠的浪荡子,老身养了他十八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姑娘上心呢,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那样紧张一个姑娘。”

    讨媳妇就是要脸皮厚,讨孙媳妇当然也是一样的。

    老太妃年纪虽大了,一双手却仍十分有力,如铁钳一般让柔弱的长公主根本就挣脱不开,大有一副“你若不答应,我就要抢了”的架势。

    云萝就坐在旁边,将两人的动静尽收眼底,不由眼角耷拉,面无表情的捧着一碟花卷啃。

    咸香微甜,绵软润滑,很是可口,不亏是宫廷御厨的手艺。

    一个宫女悄悄的走到了她身后,躬着背轻声说道:“郡主,瑞王爷请您出去一趟,说有话跟你讲。”

    云萝抬头看向对面,那个位置上面已不见了景玥的身影,不仅他,就连哥哥卫漓也不见了。

    她又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宫女,十五六岁的年纪,大眼睛,小鼻子,嘴唇微厚,脸上的皮肤白皙但双手略显粗糙,模样清秀,不是什么美人,但也不难看。

    当然,宫里也不会有难看的人。

    云萝见母亲正被景家的老太妃拉着说得热闹,也就没有去打扰,起身就跟着宫女从旁边绕出了宣明殿。

    老太妃其实注意到她的离席了,只是见对面孙儿的位置上也没了人,顿时眯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眼角的褶子都多了一层。

    云萝出了殿却并没有在附近看到景玥,转头看向那宫女,宫女便朝她屈膝道:“大殿附近人来人往的颇有不便,请郡主随奴婢来。”

    说完就当先在前面领路,逐渐远离了宣明殿,朝着僻静处走去。

    云萝慢悠悠的跟在后面,并不着急,还有闲暇看看左右的风景。

    走不到多远,前面就是一个小花园,是专门供皇上处理国事时放松小憩的地方,平时还有人走动,今天却因为宫宴而人迹不见。

    小花园里有山有水有花有木,在池塘边的凉亭旁还有一丛纤长的竹子,远远的,透过那丛竹子的缝隙,云萝就看到了凉亭里有紫色的人影晃动。

    景玥今天就穿了一身紫衫。

    宫女不由加快了脚步,云萝也紧跟而上,却在靠近假山的时候忽然一顿。

    不过瞬间而已,她又若无其事的迈步跟上,然后,在走过水池边的时候,忽然从假山里冲出了一个人,朝她直直的撞了过来。

    云萝面无表情的后退一步,那个从假山里出来的人就几乎擦着她的衣角从她眼前冲过,然后“扑通”一声栽进了水池里。

    听到落水声,走在前面的宫女还没有回头看一眼就猛的扯开嗓子喊了起来,“快来人啊,安宁郡主落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