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半生离落半生醉〕〔夏晨曦〕〔团宠女帝五岁啦〕〔系草的小可爱甜爆〕〔夜北收徒〕〔魔头夜北〕〔仙帝归来当大佬〕〔网游之远古争霸,〕〔拼搏年代〕〔主角陈塘林初雪〕〔豪门狂婿林初雪陈〕〔顾少的独家挚爱版〕〔穿成偏执皇帝的白〕〔全球格斗〕〔攻妻不备:俏,我〕〔糖果战记〕〔凌云狂少〕〔九都狂龙〕〔忍者就该出肉装〕〔我真的是反派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53章 反咬一口
    随着宫女的一声呼喊,小花园的安静被瞬间打破,几乎在同时,又听“扑通”一声,有人从凉亭跳进了水池子里,朝着这边在水中扑腾的姑娘飞快靠近。

    云萝又默默的后退了一步,抬眸看向那个终于转过身,却因为看到她好好的站在岸上而震惊到失声的宫女,神情淡漠,“过来。”

    那宫女哪里还走得过来?直接双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脸色惨白,神情张惶,不知道的乍一看还以为云萝怎么欺负了她呢。

    她不过来,云萝就走了过去,漠然俯视,“坐在这儿做什么?你不是要带我去见瑞王爷吗?”

    宫女下意识瞟了眼水池里扑腾的姑娘,瞳孔因为过度惊慌而止不住的凝缩激颤,看着云萝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都到这个时候了,您竟然还问我这种话?

    是啊,都到这个时候了。

    听到动静,一大群人正在朝小花园飞奔而来,而那个从凉亭里跳出来的人也已经发现了说好会掉进水里的安宁郡主如今却还好好的站在岸上,不由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前。

    二月的池水还十分寒凉,落入水中连健壮的郎君都未必能抵挡得住,更何况是娇生惯养的姑娘家?

    那姑娘被迅速的冻僵,逐渐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往水下面一点点沉没。

    跪在云萝面前的宫女整个人都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视线被水中逐渐沉没的人紧紧吸引,终于忍不住心中巨大的恐慌朝停留在水里的男子尖叫道:“快救人,那是安如郡主!”

    安如郡主的发髻在她挣扎的过程中就散开了,满头青丝飘扬在水中糊了她满头满脸,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脸。

    听到宫女的尖叫,水中的男人脸色一变,看着正在往下沉的安如郡主,再顾不得其他飞快的朝她游了过去。

    那朝着小花园飞奔过来的几个人也是脚步一顿,不由得侧头看向其中两人。

    咦?是听错了吗?刚才明明听见说是安宁郡主落水了啊?

    她们都是各家夫人小姐进宫时带的丫鬟,没有资格进入宣明殿,就被安排在附近的偏殿之中,距离小花园不远,也是第一时间听到刚才那宫女喊叫的人。

    现在她们看的正是月容和安如郡主的丫鬟。

    听到宫女的第二声叫喊,月容紧绷的面容蓦然一松,与同样出自长公主府的另一个丫鬟对视一眼,然后拎着裙摆就飞奔进了小花园。

    与她们一样的还有简王府的丫鬟,只是她们的脸色却截然不同。

    当她们跑到池边假山旁的时候,安如郡主也被从水里捞了上来,简王府的丫鬟们见状,连忙将人从那男子的手里夺过,扯了自己的外衣将浑身湿透的安如郡主包裹起来。

    两个丫鬟护在云萝身边,皆都是满脸关切,“郡主,您没事吧?”

    云萝的视线落在简王府那群人身上,又指了指跪在脚边的宫女,说道:“此人将我引出殿外,路过这里时安如郡主忽然从假山后冲出来想要推我下水,我往后让了下,她就自己掉进水池里去了。”

    月容顿时目光一厉,垂头向另一个丫鬟唤了声:“雀儿姐姐。”

    雀儿却在看那个刚从水里上来的男子,眉头皱得紧紧的,不等月容继续多说就悄然后退,飞快的离开了小花园。

    安如郡主在水里的时间并不长,喝了几口水又被冻得不轻,在水里昏厥了过去,但在几个丫鬟的揉捏呼喊声中很快醒转。

    初时茫然,待双目逐渐聚焦看到站在旁边的云萝时,眼里突然划过刻毒的恨意,手抓着胸前包裹的衣裳,泫然道:“安宁,你为何要推我下水?”

    此话一出,包括其他府的所有人都不由得转头看向了云萝,脸上皆是惊疑。

    云萝眉心微蹙,“我推你下水?”

    因为寒冷,安如郡主浑身都在发抖,胭脂早在水中就都化开了,因此清晰可见她巴掌大的小脸白到发青,与平时光彩照人的模样截然不同,更显得分外可怜。

    她心里的戾气在疯涨,面上却越发柔弱,垂眸咬了下嘴角,声音都在打着颤,“既然做了你又何必不肯承认?说一句你错了道个歉,我还能抓着不放?我好歹算是你表姐,被你推入水中,你竟是丝毫歉意也没有吗?”

    这话可比一味的装可怜厉害多了。

    云萝看着被簇拥的她,又看看她身周那些对她怒目而视的简王府丫鬟,最后从湿哒哒的男子和脚边的宫女身上扫过,索性闭嘴不语。

    月容却忍不下主子被诬蔑,不由气愤的说道:“安如郡主休要冤枉人,我家郡主从不喜与人争,和您也无冤无仇,为何会推您下水?”

    安如郡主身旁的一个绿意丫鬟当即反唇道:“这话应该去问你家郡主才对,我家郡主与安宁郡主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为何推我家郡主下水?池水冰寒,我家郡主身子娇贵,若是万一有个好歹落下病根,可什么都赔不起!”

    云萝阻止了月容还要继续的对话,直视着安如郡主说道:“有时间在这里争吵,不如先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可别水里没冻出好歹,却被一身湿衣服捂出了毛病。”

    一阵风吹过,安如郡主顿时打了个哆嗦,原本想说的话也被噎了回去。

    简王府的丫鬟虽心中愤然,但也明白还是自家郡主的身子更重要,见郡主抖得更厉害了,忙七手八脚的扶起她找屋子去洗漱换衣裳,走时shu17.cc还有人偷偷的瞪了云萝一眼。

    安如郡主被簇拥着扶下去的时候,在宣明殿里坐宴的主子们也急匆匆闻讯而来,简王妃,简王世子,衡阳长公主,还有皇后娘娘。

    走到面前,长公主第一时间拉着云萝问道:“可曾受伤?好好的,安如这丫头怎么掉进水池子里去了?”

    云萝看了眼简王妃和世子,说道:“我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刚才走过这里就看到她忽然从假山里冲出来跳进了水中,我都没来得及伸手拉她一把。”

    宗钧眉心一抽,忽然问道:“安宁郡主怎么在这里?”

    云萝低头看着脚边的宫女说道:“这个宫女说景玥找我,我就跟她出来了,没想到正好遇上安如郡主跳水,要不是我让得快,差点也被撞下水去。”

    这话就差直说安如郡主撞她不成,反把自己掉进了水中。

    简王妃的眼神瞬间凌厉,“不知瑞王现在何处?”

    云萝面不改色稳得很,“王妃应该问这个宫女,我跟她出来,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景玥。”

    几双眼睛当即齐刷刷的看向了宫女,都是让人仰望的贵人,强大的气势几乎将小宫女当场压趴下,软绵绵的跪在地上,惊慌得连目光都要涣散了。

    皇后沉着脸质问道:“说,为何哄骗安宁郡主到此?”

    此话一出,简王妃顿时脸色微变,说道:“娘娘何以就此断定是这奴才哄骗了安宁呢?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

    长公主将云萝往后塞了塞,“嫂子以为有何误会?”

    简王妃的下颌紧缩了一瞬,垂眸看着那宫女说道:“我以为,还是该先问问这婢子有何话说。”

    长公主的目光微冷,“嫂子以为,我家浅儿的话还比不得一个宫奴婢更有分量?”

    简王妃亦不相让,“不过是例行询问罢了,说不定就有安宁不曾注意到的细节,我也很好奇,我家安如好好的做什么要跳到水池里去。”

    之前扶着安如郡主离开的丫鬟中有一人回来了,朝几位主子屈膝行礼后,飞快的看一眼云萝,然后凑到简王妃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话。

    简王妃的脸色从平静到惊疑再到愤怒,忽然看向云萝,质问道:“安宁,你为何要推安如落水,还编造出那样的谎言来糊弄我们?”

    这疾言厉色的,长公主当即也不乐意了,反唇相讥道:“嫂子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浅儿给你们留了余地,你还真以为你家安如好好的自己跳水池子里呢?也不知我家浅儿如何得罪了她,指使个贱婢来把人引到此处,她就躲在假山里趁机想要推我家浅儿下水,结果害人不成反害了……”

    “衡阳!”简王妃勃然厉声道,“安如也是你的侄女儿,你何以这样坏她名声?”

    &nbs “嫂子这话说得有趣,你方才指责我家浅儿的时候,难道就不是坏她的名声?好歹,她也喊你一声舅母呢。”

    为了各自的女儿,衡阳长公主和简王妃互不相让,没有一点意外的吵了起来。

    皇后连忙上前调解,又朝最初引云萝过来的那个宫女斥道:“还不快老实交代?你刚才将安宁郡主叫出大殿可有不少人看见!你究竟意欲何为?”

    那宫女飞快的朝简王妃和简王世子看了眼,哆嗦着磕磕巴巴的说道:“皇后娘娘饶命,奴婢……奴婢确实请了安宁郡主出来,但……但奴婢并不曾跟安宁郡主说是瑞王爷找她。”

    长公主的目光蓦然一沉,“那你请郡主出殿是为何?”

    “是……是……”她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说话的声音也惊颤得不像样,“是安如郡主吩咐奴婢去请安宁郡主的,安宁郡主到了这里后,因为……因为与安如郡主发生了争……争执,一时冲动就推了安如郡主一下。”

    这反口一咬顿时让简王妃的气势拔高了起来,她不至于放下身段跟个小辈去计较,便朝长公主说道:“你还有何话?”

    皇后缓缓蹙起眉头,问那宫女,“两位郡主因何争执?”

    “奴……奴婢不……不敢说。”

    “只管实话实说,本宫恕你无罪。”

    &nbshu29.ccsp;   她双膝跪地,额头触着手背紧贴在地面,只看得见乌黑的脑袋而不知她脸上的表情如何。

    她支吾了下,说道:“似乎……似乎是为了瑞王爷。”

    简王妃不由得惊疑,“这与瑞王又有何干系?”

    世子宗钧却蓦然的心头一跳,下意识看向了自王妃和长公主争吵,到这宫女开口指认,始终保持着安静的云萝。

    什么都看不出来,面对这样的指控,云萝依然平静得半点波折都没有。

    宗钧突然想到了元宵那晚,妹妹表露出的对景玥的思慕和对安宁郡主的无形针对,还有刚才宣明殿内,景玥对安宁郡主的当众示爱,逐渐绷紧了面颊。

    “娘,追究原因之后再说也不晚,不如先去看看妹妹吧。”他忽然对简王妃说道,“春寒料峭,她落入冰寒的水中也不知有没有冻伤。”

    简王妃被他一说便不由得转开了注意,又听丫鬟说郡主如今已经换上了干爽的衣服,但是寒气入体,点上了三个火盆子仍抖个不停,身上也烧了起来。

    这事可大可小,皇后听了也不禁担忧起来,责怪道:“这么重要的事为何不在一开始就说?你这婢子也太不上心了!”

    那丫鬟顿时跪了下来,以手触额伏于地面,说道:“奴婢疏忽,请娘娘恕罪,实在是我家郡主今日受了大委屈,还请娘娘给我家郡主主持公道。”

    皇后朝身旁的廖女官使了个眼色,对那丫鬟说道:“起来吧,此事自有本宫做主,你只管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

    “是,谢娘娘教诲。”

    皇后又问身旁的人,“安如现今歇在何处?”

    廖女官恭顺的说道:“应当被安置在长乐殿。”

    一群人便离开小花园,往长乐殿走去。

    他们到的时候,太医也刚刚被请过来,一番看诊之后说道:“安如郡主被寒气入侵,需得将其拔除,不然恐怕有损底子,落下病根。”

    太医这话虽说得婉转,但意思却都说明白了,简王妃不由得脸色一变。

    姑娘家最是受不得寒凉,平时连多喝一口凉水都要注意,更何况是整个人掉进了初春的水池里面?那水面上积攒了一整个冬天的寒冰都未曾完全融化呢。

    简王妃朝女儿扑了过去,搂着几乎要烧起来,却还冷得直打颤的身子,当即心疼得掉下眼泪。

    皇后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安如郡主通红的脸,忧心道:“怎么一下子烧得这般厉害?安如,那宫女都说了,是安宁走得太匆忙,正好跟你撞上,反手一推就把你给推到了水里,看在她只是反应过度,并非故意的份上,你做姐姐的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可好?”

    简王妃一愣,不等反应,就听见怀里的女儿说道:“我相信安宁妹妹肯定不是故意的,只是她当时不承认,还拿话挤兑我,我心里才觉得有些不舒服,并非一定要与她计较。”

    简王妃的脸色顿时又是一变,这话跟刚才那宫女说的可对不上。

    皇后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些,亲手给她掖了掖被子,柔声道:“小姐妹总是难免磕磕碰碰的,等到多年后回想起来,就会发现那根本算不得什么,多不过是一场笑谈而已。你是姐姐,让着些妹妹,回头,我和你衡阳姑母也会管教她,让她以后不可再这样任性。”

    安如郡主的眼里划过一丝不甘,但面前的人是皇后娘娘,是景玥唯一在世的亲姐姐,她不想给她留下一丁点不好的印象。

    虽然嫉恨为何连皇后娘娘都护着卫浅,但她还是大大方方的原谅了云萝之前的冲撞和任性,还朝远远的站在屏风边上的云萝温柔一笑,配上她此时憔悴的模样,更显真诚。

    云萝静静的看着她的装模作样,对于她的示好不为所动。

    皇后又嘱咐了几句,然后才带着包括云萝在内的人离开。

    就算身体不适,安如郡主仍不失礼节的目送她们,却没有发现将她搂在怀里的母亲也正在看着她,那目光甚是复杂。

    宗钧从屏风外转了进来,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说道:“你可知那宫女根本就不是这么说的?她说你和安宁因为景玥起了争执,她一时恼怒就将你推下了水。”

    安如郡主愣了下,随之脸色大变,“什么?”

    简王妃阖目吸了口气,睁眼朝还欲开口的宗钧说道:“大郎,有什么话都等回家再说!”

    那一边,云萝刚出了长乐殿,就看到卫漓和景玥急匆匆的迎面走来,看到她就先从头打量了一遍,并问道:“听说你跟安如郡主闹起来了,还把人家推下了水池,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受伤?”

    景玥亦是一脸不赞同,“大冷天的你跑水池边去做什么?若是万一不甚掉进去可如何是好?”

    皇后娘娘从旁边斜斜的横过了一眼,这等瞎话你们究竟是怎么睁着眼睛说出来的?

    两人却半点没觉得自己说了多过分的话,只将目光专注在云萝的身上,想要找出她是不是少了一根头发丝。

    “我没事。”云萝觉得,她站在旁边看了一场戏的工夫,事情就结束了。

    她盯着眼前两人那歪斜的衣襟,不由好奇问道:“你们干什么去了?”

    这衣衫不整的模样可真引人遐想。

    卫漓目光一飘,撇开了脸,景玥却伸手在云萝的脑门上点了一下,笑道:“瞎想什么呢?”

    云萝:“……”厉害了,我想什么你都能看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