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55章 姐姐快回去吧
    ,。

    蒋华裳与顾安城私奔的消息不知怎么就走漏了出来,不仅高门大户人家皆有耳闻,就连寻常百姓都议论纷纷,继西夷想要和大彧和亲,瑞王爷当众表达对安宁郡主的思慕之情后,又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大八卦。

    戏文话本子里总有千金小姐与人私奔的戏码,但这种事情真实发生在现实中的还真不多见。

    高门大户人家的孩子都是从小就精心教养,哪怕顽劣不堪、不学无术,也很少会养出把情爱看得重于一切的人,不论男女。

    谈婚论嫁时,就算撇开长辈的意见,他们自己本身也会更重家世、重人品、重才学前途、重相貌,至于爱情嘛,有当然最好,若没有也不是多要紧的事。

    夫妻情深义重的不是没有,但更多的还是相敬如宾。

    况且,聘者为妻奔为妾,本是父母掌中宝,金玉堆砌的富贵娇女,得是多想不开才会放着堂堂正正的正妻不当去跟人私奔?得是多优秀的人才值得她们不顾家族、父母长辈和兄弟姐妹的颜面,放弃手上的富贵日子不过,去经历那些担惊受怕和朝不保夕?

    最重要的是,能带着你私奔的男人,未必就把你多当回事。

    怎么算,私奔都不是明智之举啊。

    太子殿下带着一肚子的八卦出宫到庄子上来找云萝玩了,先是小嘴一刻不停的把京城里正沸沸扬扬的这个大八卦说完,之后又皱着眉头不能理解的说道:“也不知他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蒋五娘之前就因为跟顾安城纠缠到一起而名声不好,后来还被她家里人送到了庄子上,但其实只要她安安分分的等上两年,京城里每天都有那么多新鲜事,人们很快就会忘了她做过的那点小打小闹,我看沐国公也不是狠心人,过年时还听说蒋夫人在悄悄的物色女婿人选呢。”

    虽然太子殿下才八岁,但许多道理都已经听过学过,因此对做出这种唐事来的两人甚是不屑,“就算不能跟以前那样嫁一个富贵双全的夫婿,难道还能比与人私奔更差吗?她这事一出,本来都已经选定了婚期的蒋四娘也被退婚了,蒋三爷因为这件事差点跟沐国公打起来。”

    蒋四娘是沐国公府的三房嫡长女,比蒋华裳大一岁,芳年十七,原本定了今年的十月就要出阁,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嫁妆嫁衣,却忽然被退婚,真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瑾儿想到了他之前被爹娘送到舅舅身边的那一段水深火热的日子,不由得满脸别扭,哼哼道:“金枝玉叶的公府嫡女,也不知受不受得了外面的苦日子,可别轰轰烈烈的跑出去又因为吃不了苦而灰溜溜跑回来。”

    云萝坐在躺椅上晒太阳,此时终于睁开眼侧头看向了他,“你关心这些事干什么?最近先生给你布置的作业太少了?”

    太子殿下瞪了她一眼,扬着下巴说道:“我是担心你天天待在庄子里,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的,改天回去后跟人说话都对不上来,被人笑话,你可别不识好人心。”

    眼角瞥了下她身下的躺椅,颇有些痛心疾首的问道:“你这是打算在庄子里养老了吗?京城到底哪里不好让你这么待不住?”

    云萝肃着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别胡说,我有正事要做。”

    “什么正事?庄子里养着的那么些庄户是干什么的?连种地这种粗活都要你堂堂郡主亲自来做!”

    云萝又闭上了眼睛,“并不是只有种地这一件事。”

    “那还有什么?”

    “养地龙。”

    “什么?!”在去江南之前,太子殿下是不知道地龙为何物的,但跟着郑嘟嘟撒了几天欢之后,他知道了用地龙喂鸡,鸡长得特别好,所以……“你养那个东西做什么?种地之后你又要养鸡了吗?”

    云萝侧目看他,眼神一言难尽。

    “你应该再增加几门课程,农书上有言,地龙能沃土,医书上说,地龙有通经活络,清热息风,清肺平肝通淋之效,用于高热神昏、惊痫抽出、眩晕头疼、肢节麻痹、中风……”

    瑾儿的眼神都是迷茫的,连忙打断她道:“你若是需要直接去地里挖就是了,何必还要亲自去养?这东西要如何养?它……是吃土的吧?”

    云萝在躺椅上坐了起来,问他:“要去看看吗?”

    他当即应了一声,“好!”

    云萝就把他领到了屋后,屋后有一块约十丈宽的空地,原本种着花花草草,却在落到云萝手上后被她全部拔除,去年种了玉米,今年却被她养上了蚯蚓。

    瑾儿跟着到这儿,入眼望去就是一片四四方方的空地,地上除了有些烂七八糟的脏东西外,并没什么特别的。

    他略嫌弃的撇开眼,抬头问道:“哪里有地龙?”

    云萝随手拎起靠在墙边的小锄头递给他,指着那堆脏东西说道:“想看就自己去挖。”

    “那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太子殿下甚是嫌弃,然后翻着白眼拎起小锄头就在边上刨了两下。

    忽然“咦”了一声,却原来才刨了两下就刨出了两条蚯蚓来,这可比他以前跟着郑嘟嘟去挖地龙的时候容易多了。

    于是太子殿下莫名的来了兴致,也顾不得嫌弃眼前这一大堆东西好像真的很脏,挥着比他胳膊也长不了多少的小锄头往更深的地方挖了过去。

    云萝就束手站在旁边看着他乱刨,直到他忽然“啊”的一声尖叫,一把甩开了小锄头连连后退,终于转身飞扑,直接挂到了云萝的身上。

    云萝毫不怜惜的伸手抓住他的后衣领子想要把他从身上撕下去,不想太子殿下竟死死扒拉着她,就连两只脚都勾着不肯落到地上去,并在明白她的意图之后哇哇大叫。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下去!”

    他的眼眶都红了,满脸惊慌,非常努力的忍着才忍住了没有当场哭出来。

    被区区地龙吓哭什么的,真是太有损太子殿下的威仪了!

    可是真是好……恶心!

    一条两条的蚯蚓太子殿下做一做心理建设还是能够下手去抓的,可是当忽然被他刨出扭结成一团的一大团蚯蚓时,他一下子就承受不住了。

    其中有几条地龙好像还被他给刨断了!

    “呕!”

    云萝顿时脸色微变,当即一点不犹豫的将他从身上撕下,又在他惊慌乱挣扎的时候把他拎在手上,好歹没有让他两只金贵的小龙蹄子落到地上去。

    身体悬空,太子殿下顿时大大的松一口气,然后指着前院的方向大声喊道:“出去出去,我不要在这里!”

    云萝垂眸冷眼相看,说了句“没出息”,之后倒也不再继续吓唬他,轻松拎着跟只猴子似的挂在她手上的太子殿下回到了前院继续晒太阳。

    月容和兰香听到太子殿下的尖叫都吓得跑了过来,看到自家郡主就这么把太子殿下像是拎猴崽子一样的拎了出来,不禁表情古怪,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

    瑾儿倒是没觉得被冒犯,毕竟他都已经习惯了,若是哪天对他忽然温言细语、小心翼翼的,他恐怕还得受个大惊吓。

    双脚落到还算整洁的石板地面上,他原地跳了两下,又双手环胸用力的搓揉哆嗦了几下,好歹把身上炸起的鸡皮疙瘩给抚平了下去。

    在云萝面前,太子殿下从来就不是娇贵人。

    此事若是放在别的地方,换一个人在身边,太子殿下肯定就要惊慌哭闹发脾气了,可现在,哪怕心里还是在一阵阵的发毛,他也自己把自己给安抚住了。

    云萝伸手在他头上、背上轻抚拍打,没一下都拍抚在特定的穴位上,未了将他往外一推,“你可以回去了。”

    太子殿下侧目斜睨着她,脸上都是气呼呼的。

    这个时候,作为尽责的好姐姐,你不是应该温柔的安抚本宫吗?

    他虽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却都表现在了脸上,无奈云萝视若无睹,还推着他继续往外走。

    瑾儿真是生气极了,脚步虽不能自己的被推着往前走,身子却一个劲的往后倒,以此来减缓被推出门外的速度,又扭过脖子略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才跟你说了几句话,你就要赶我走?亏得本宫特意抽出时间来看你,你知道本宫有多忙,时间有多宝贵吗?”

    云萝伸手把他的脖子扭了回去,脚下的步子一点都没有减缓,目不斜视的往前走,“我要回城,你还想留在这里跟谁说话?”

    他顿时“唉?”了一声,“你不早说!”

    然后自觉的加快了脚步,临上马车时还背着手洋洋得意的问她,“不会是本宫亲自来看望你,你受宠若惊,才终于想到了要回城吧?”

    云萝直接将他扔进了马车,“你想多了。”

    “唰”的掀开帘子,不服气的看着她问道:“那你怎么突然说要回城了?地不种了?地龙不养了?这庄子你不亲自管了?”

    云萝跟着登上了马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一个人哪里做得了这么多事?想做什么只需吩咐一声,自有下面的人去做。”

    “那你怎么一直留在庄子里?”

    “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来回的赶路上面,反正在府里也没什么事。”

    瑾儿的眼睛一亮,“那你现在是有事要做了?你又想做什么?”

    云萝并不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一路慢悠悠的从庄子到京城,再送瑾儿到宫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正要分别,却不巧竟遇上了刚从宫里出来的西夷大王子斡其哈。

    看到云萝,斡其哈的笑容绽开,当即就快步走了过来,右手按在左边胸口,微微躬身说道:“太子殿下,安宁郡主,没想到能在皇宫的门口遇见你们,真是缘分。”

    瑾儿下意识往云萝的前面挡了下,做完后又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从认识她到现在,还没见过她被谁欺负呢。

    拱手朝斡其哈作揖道:“大王子这是要回驿馆了吗?”

    斡其哈笑道:“大彧的夜晚也十分精彩,怎么能早早的就回到驿馆里去呢?小王正打算趁着离开前的这段日子好好的领略一番。”

    瑾儿也笑眯眯的问道:“大王子已经定下了启程的日期吗?不知是哪一日,本宫到时候定要亲自前往送别。”

    “那小王就先在此谢过太子殿下,日子暂定在七日后。”又对云萝说道,“这些日子一直未能见到郡主,实在是遗憾,今日难得遇见,不知是否有幸邀请郡主同游。”

    在瑾儿瞬间警惕的目光下,云萝淡定拒绝道:“抱歉,我对京城也不是很熟悉,不能陪你游玩了。”

    斡其哈丝毫不气馁,又说道:“正好小王也不甚熟悉,就是因为不熟悉,才更应该四处转转,小王说得可对?”

    不管她回答说对或者不对,似乎都不对。

    云萝默然一瞬,再次拒绝道:“你说得对,不过我久不在家中,于情于理今日都应该在家里陪伴母亲和兄长。”

    瑾儿也连忙搭腔道:“大王子若是觉得独自游玩没趣儿,可以带上赫木将军他们嘛,本宫也可以派两个熟悉京城的人作陪。”

    说着,他转身将云萝轻轻的往外推了一下,说道:“姐姐快些回去吧,姑母知道你今日回城,肯定在家里等急了。”

    绝对不能让斡其哈有接近姐姐的机会!心思不纯竟敢惦记本太子的表姐,想要把她拐到西夷那个穷乡僻壤去,反正太子殿下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云萝顺势后退到了马车旁边,朝斡其哈告辞一声就登上马车。

    马车在她坐稳后就一刻都不多停留的驱使着离开,斡其哈想要追赶,却被瑾儿拖住了脚步,“大王子,本宫从未去过大漠,却听过不少大漠的传闻,一直都心甚向往之,不知是否有幸能听大王子与本宫说说大漠的风土人情。”

    斡其哈心里焦急,看着瑾儿的眼神也有些无奈。

    大彧的小孩都是这么精明狡猾的吗?还是只有这个小太子特别的狡猾?

    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知道你是故意在拖延我的脚步,目的就是不想让我追上安宁郡主。

    可是该死的,他还真不能不理会大彧小太子的好奇心。而不过是多说两句话的工夫,载着安宁郡主的马车已经离得越来越远,转个弯就不见了。

    马车载着云萝离开皇宫,却并没有一路平顺的回到长公主府。

    在与长公主府还隔着一条街的时候,从路边忽然冲出了一个人挡在路中间,惊得车夫差点没拉住马,一头撞了上去。

    马车骤停,马车里的云萝也在惯性的作用下往前扑了下,忙伸手抓住车壁稳住身子,月容和兰香却当场摔成了一团。

    车夫的声音也在此时传了进来,“郡主,您没事吧?”

    “没事,外面怎么回事?”

    不等车夫回答,就有另一个声音抢在了前面,“卫浅,你出来!”

    这个声音……

    月容的脸色一变,都顾不得先坐坐好就轻声说道:“是安如郡主。”

    她可还记得宫宴那天,安如郡主还曾意图把郡主推进冰冷的水池之中,结果害人不成反而自己掉了进去,之后又反咬一口说是郡主推的她呢!

    “听说安如郡主那天从宫里回府之后就一直病着,好多人上门探望都被拒之门外。”

    在月容飞快的将她所知的轻声说出时,云萝直接推开了前面的车门,看着挡在路中间的安如郡主,淡然问道:“有事?”

    这里并不是繁华热闹的街巷,两边都是高门大户人家,寻常百姓极少会往这里来走动,因此就显得特别安静,也就没有人来围观安如郡主当街阻拦安宁郡主马车的人群。

    云萝刚从庄子上回来,因而并没有精心打扮,甚至可以说是穿着得相当随意简单,布袄长裙,青丝绾成两个髻,束着浅青色发带,连个装饰的珠钗都没有。

    然而即便这样简洁也丝毫不影响她的一身灵气逼人,莹白的小脸在暮色中仿佛放着光。

    安如郡主看到她这模样不由得用力咬了下嘴唇,眼里浮现嫉恨之色。

    她身后的丫鬟悄悄的扯了两下她的衣角,神色中有些焦虑和紧张,似乎在催促着她。

    她缓缓垂下眼眸遮起眼里的神色,再抬头时就再找不到那点嫉恨,而是带着一点恰到好处的涩然,说道:“我想与你单独说两句话,不知你有没有空闲。”

    你都把路给拦了,还问我有没有空听你说两句话?

    云萝好悬把这句话给忍住了,转而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赶紧说完,我也好早些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