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58章 分担凶险
    景玥被晾在书桌上的宣纸吸引了注意,云萝却对他的反应有点好奇。

    怎么感觉,他好像一眼就看出了这东西的作用?

    察觉到她的怀疑,景玥迅速的将外露的情绪收敛,装作一副疑惑好奇的模样,手指着说道:“这就是你将我冷落在窗外一个时辰写出来的东西?瞧着倒是与邸报有些仿佛,你做这个干什么?”

    云萝看不出他更多的情绪,便收回了目光落到书桌上,说道:“土豆先不提,玉米的种子却增长得很快,去年只在京城附近售卖,我只是贴个告示又分发了一些传单也足够宣传,但种子逐渐推广,离京城和江南都甚远的地方我再如此行事,所要花费的时间和人力就太大了。我把玉米的详细介绍和耕种之法印刷成报纸,传扬出去如何?”

    景玥双手拿起这一份纯手工的所谓报纸仔细阅读,手指触碰到尚未完全晾干的字迹,顿时被染上了黑色的墨迹。

    一张纸被线条划出了一块又一块的区域,上面也如她所说的写上了玉米的详细情况和耕种之法,以及目前所知的一些注意事项,甚至还有如何食用的一二三四。

    景玥却只将这大篇幅的内容一扫而过,然后目光落到了角落的那一块京城轶事上,不由得垂眸轻笑了一声。

    “你不仅仅只想传扬如何种植玉米和土豆吧?”

    土豆因为太费种子,虽然产量比玉米高了近一倍,朝民间推广的速度却完全比不上玉米,至今仍在自家的庄子上种植。

    云萝也不隐藏,直接说道:“我既然弄出了这个东西,就没想只做一期两期。如邸报一般,定期发售,且直接面向普通的老百姓。”

    邸报是只在上层传递的报纸,绝大部分百姓一辈子都见不上一次。

    普通百姓大多消息闭塞,通过口口相传听闻来的也大部分都早已失实。

    景玥不知想了些什么,垂着眼眸神色难辨,缓缓的将宣纸放回到了书桌上,忽然抬头说道:“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是支持的,不过这事你不妨先进宫与皇上商议一下。”

    “我也是这么想的。”她怎么会把这个事情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呢?

    景玥莞尔,又眯着眸子露出一个狡黠的表情,轻声说道:“这可不是一件轻松事,你知道朝廷每年仅仅只花费在邸报上的银两就需多少吗?”

    “嗯?”

    他摸了下她的头,说道:“这本身就是于朝廷有利的事情,怎能让你用自己的私房钱来替补费用?你攒点钱也不容易。”

    云萝:“……不,这其实能赚钱。”

    “前期总要花费许多,至于以后……阿萝,你想做什么我估摸着也能猜到一些,我不会阻拦,但此事凶险,你不妨多拉些人入伙,就当是花钱请他们来替你分担凶险。”

    云萝愣了下,心里的狐疑也越发的深。

    我还什么都没跟你说,你就猜到了我想做什么?还有,你怎么对报纸能赚钱的事情一点都不好奇?

    历代以来,朝廷的邸报可从没有赚钱一说。

    这些狐疑也从眼神中略微显露了出来,景玥见此不由得心底一虚,然后就当作没看见,又说道:“我景家就先投入一万两银子吧。”

    事情还没有定下来,云萝的手上就多了万两白银,她站在窗前目送着景玥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缓缓的抿紧了嘴角,若有所思。

    是错觉吗?总觉得景玥对她的许多事都有着非同寻常的理解。

    次日,晨练之后,云萝就带着卷起的宣纸到了正院,用过早饭之后先将此事与母亲和兄长说了一声。

    听明白这东西的用处,长公主手里的杯盏当时就掉落了下来,卫漓也严肃了脸色,将屋里伺候的人全赶了出去,然后对云萝说道:“这事情不能由你出头!”

    长公主亦是将报纸展开,皱着眉头盯得死死的,以对云萝从未有过的沉肃语气说道:“你今日在家哪都不许去,我会进宫跟你舅舅说此事!”

    这却并非云萝的本意,“这恐怕不行,我还有很多想法,总要亲自跟舅舅探讨一下。”

    “你还有很多想法?”长公主激动之下顿时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咳得这样厉害了,仿佛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似的。

    兄妹两连忙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边,又是端茶递水,又是轻拍抚慰。

    好不容易把这咳嗽压下去,长公主用力的抓着云萝的手腕,严厉的问道:“你还想做什么?你知道此事干系有多大吗?历代以来从未有人敢做这种事情,你以为是没有人想过此事吗?”

    云萝垂眸想了会儿,然后抬头说道:“娘,总要有人做的,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也肯定会出现。”

    “那也不能你来做!你之前的那些事我们都能给你兜着,可这事……你这简直是要与所有的世家权贵为敌!”

    “娘,我不怕。”

    “你不怕,我怕!”长公主说着就忍不住红了眼眶,“浅儿,没有一个掌权者会希望百姓知道得太多。”

    云萝了然点头,“愚民才更有利于他们的统治,但我觉得这其实是更有利于下层地方官员对百姓的统治和压迫,皇上想要知道的消息全来自于官员,经过一层又一层的筛选,就算哪里的百姓造反了,若是大臣们不想让他知道,他也不能知道吧?”

    卫漓脸色一变,当即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却又不忍心责怪,最终也只说出一句:“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皇上自有他监察官员的方式,哪里能被全然蒙蔽?”

    云萝扒拉下他的手,说道:“安心,我也没想一开始就来个大的,可以慢慢来。”

    长公主扶着额,只觉得脑壳生疼,闻言甚是有气无力的呻吟了一声,“如何慢慢来?”

    “我先推广一下我的种子,搜集一些民间小新闻。”

    “比如?”

    “比如玉屏坊一个叫陈三的人外表老实憨厚,其实性子阴戾,关起门来就会殴打他娘子,常打得她娘子起不来床,他又端茶递水、一日三餐都捧到床前,不明真相的邻居们看见了就称赞他是个疼媳妇的好男人,他娘子真是三生有幸才能嫁给他。”

    长公主顿时眉头一抽。

    云萝又说道:“福满楼的一个伙计每日醒来都会在床头看到一只死老鼠,吓得他夜不能寐,头发也大把大把的掉。经过多番查探,终于被他发现了罪魁祸首,原来竟是他某日回家途中捡到的一只受伤野猫。那野猫被他带回家中仔细照顾,伤好之后就翩然离去,却不想竟每日都趁着伙计睡着的时候偷溜进来,将他的口粮分享给救命恩人。”

    卫漓一个没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不由伸手握拳掩饰般的咳了一声,“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长公主的眼里也不由浮现了一丝笑意,神情略松。

    云萝没有回答卫漓的问题,反而说道:“连哥哥都对这些小新闻有了兴致,更何况是少有娱乐的普通百姓?等到时机成熟,还可以说一说大宅门里的阴私……”

    长公主刚舒缓的神情霎时又绷紧了,“不许!”

    云萝一点都没有被吓到,还绷着小脸特别正经的说道:“娘放心,我总不至于把他们的姓名明明白白的写上,化名还是很有必要的。对了娘,蒋五小姐和顾安城私奔的事有后续了没有?”

    长公主又捂着额头呻吟了一声,她真是宁愿女儿跑去砍别人家的镇门兽!

    吴国公:老夫最近可没来招惹你们!

    云萝终于还是进宫了。

    卫漓要去衙门当值不能跟随,长公主不放心女儿独自一人,于是也一起进宫。

    进宫时,泰康帝刚刚和几位高位大臣的小朝会,母女两就在含英殿门口遇上了从殿内出来的几位大人。

    胖乎乎的尚书令首先朝长公主拱了拱手,又笑呵呵的对云萝说道:“听说郡主刚参加完宫宴就出城到庄子上去了,亲自耕种那玉米和土豆,真该让我家那几个娇气包跟着学一学,走几步路都要人搀着,真是不像样!不过郡主金枝玉叶,也莫要为了那点事累坏了自个儿的身体。”

    云萝便回了句:“谢大人关心。”

    尚书令抚着他的大肚子还欲再说,就听见身后一声冷哼,“士族贵女就该贞静贤德,整日里与农夫为伍像什么话?安宁郡主虽是在乡下长大,但你如今的身份已不同往日,有些不适宜的举止还是尽早改正的好。”

    长公主顿时俏脸微沉,“周大人有这闲心来管别人家的孩子,倒不妨把这点时间用在管教自家儿孙上,与农夫为伍总好过与狐朋妓子为伍。”

    周侍中顿时脸色一青,甩袖道:“长公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安宁郡主毕竟是姑娘家,如何能与郎君相比?”

    尚书令摸着肚子说道:“周大人这话就不对了,郎君固然好,女儿家却也并不差,想当年,卫家的女将军可是杀得敌人闻风丧胆,多少军中好儿郎将她们奉为神女!”

    周侍中眼睑微垂,“你也说了是当年,须知今时不同往日。”

    “哎呀呀。”尚书令忽然惊呼了起来,“周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卫老夫人年少时能撵着你打,如今恐怕依然能随手将你拎起来啊,也亏得她如今远在江南,不然……”

    “苏成恒!”

    尚书令会怕他吗?不过看他涨红了老脸,好歹也没有再继续戳他伤疤,转头跟之后走出来的中书令刘喜说道:“刘大人一声不吭的,莫不是也以为女儿家比不上郎君?”

    刘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分外和气的看着云萝说道:“郡主若是有空,不如到府上来玩耍,可惜我家连个姑娘也没有,一直不敢擅自请你。”

    尚书令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咦咦咦?刘喜这个老古板竟然这般和颜悦色的邀请安宁郡主到他家去玩?!

    云萝对中书令也明显的更和善一些,“等刘大哥娶妻时,我定会与哥哥一起登门恭贺。”

    刘喜点了点头,然后与长公主拱手道:“老臣还有公务在身,就不与殿下在此唠嗑了。”

    “刘大人请便。”

    刘喜率先告辞离开,尚书令眨了眨他的眯眯眼,然后随意的朝长公主拱拱手,就飞快的追了上去,“刘念思你等我一下,老夫与你好歹也是几十年的交情,平常可从未被你邀请到家里过!怎么,看到别人家白生生的小闺女你就眼馋了?”

    “闭嘴!”

    周侍中被落在了含英殿门口,脸色不由得阴沉,终是怒哼一声甩袖而去。

    跟在他们三人身后的六部尚书、大理寺卿等其他大人们也纷纷朝长公主拱手行礼之后各自离去。

    长公主侧身盯着周侍中离开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轻哼一声,然后才带着云萝进了含英殿。

    “浅儿莫要理会那人的话,你只管照着自己的心意来,不必有太多顾虑,好歹都有娘在这儿护着你呢。”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