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我的徒弟都是天命〕〔大明镇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重生狂妃:太子殿〕〔药香田园:悍妻萌〕〔大魔王娇养指南〕〔医路坦途〕〔医武兵王混乡村〕〔香祖〕〔福满农门:妖孽相〕〔爱你言不由衷林辛〕〔宗少的第一爱妻林〕〔纠缠不清:总裁情深〕〔宗先生的甜蜜计划〕〔蚀骨暖婚宗先生攻〕〔林辛言重生〕〔偏偏对你上了心〕〔林辛言重生之后只〕〔90后风水师李十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61章 跟小萝一模一样
    ,。

    从五更到日上中天,产房里的呻吟不绝,外面等候的傅彰也是分外心焦,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终于在午时过后,约未正时分听到了稚嫩的啼哭。

    傅彰顿时激动得霍然站了起来,却又在下一秒双腿一软,直直的朝着地面扑倒下去。

    云萝连忙伸手将他中途拉起,免除了他极可能会摔断鼻梁骨险境。

    也亏得云萝天身神力,不然寻常小姑娘还真拉不住他这个熊一样魁梧的身板。

    傅彰不由得老脸微红,将将站稳之后又用力的咳了一声,朝屋内喊道:“夫人怎样了?生了个小娘子还是小郎君?”

    屋内并没有马上给出回应,等了几息后才有丫鬟开门出来,屈膝道:“恭喜将军,夫人生了个小娘子。”

    傅彰的那双虎目顿时发出了一阵粲然光芒,右手握拳用力的在左手掌心捶了一下,又有些抑制不住激动的原地转了两个圈,“哈哈”笑了两声,撩起衣摆就要往屋里闯。

    却在产房门口被再次拦下,婆子把这门,恭敬却又不失强硬的说道:“还请将军再稍等一会儿,夫人尚未打理清爽呢。”

    傅彰瞪了瞪眼睛,虽满心的迫不及待已经从脸上溢了出来,但终究还是没有强行闯入进去。

    近五个时辰都等过来了,他不介意再等上这一时半刻!

    只是人虽站在门外,耳朵却是竖得高高的,侧耳倾听着屋里的动静,然后眉头一皱,道:“怎么没听见夫人的声响?”

    恰好季夫人怀抱着一个大红色的襁褓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可见的疲色和不可抑制的喜色,说道:“千羽太过疲累已经睡过去了,将军不妨先看看你家千金。”

    傅彰下意识的伸手要去抱,却又在中途缩了回来,用力搓着掌心,伸长了脖子往襁褓里张望。

    云萝也走了过去探头张望,只见襁褓包裹着一个红通通皱巴巴的小毛头,乌黑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头皮上,实在称不上好看。

    季夫人却笑着将襁褓往她这边递了过来,笑着问道:“郡主可要抱抱您的小师妹?”

    云萝不由得浑身一紧,然后默默的伸手把这个脆弱的小东西搂了过来。

    傅彰的视线也跟着落到了她的怀里,一双手蠢蠢欲动,满脸欢喜的说道:“这小模样跟当年捡到小萝时一模一样呢。”

    景玥低头看着皱巴巴的小毛头,又抬头看了看如花儿般娇嫩的云萝,眼里不由得溢出了几丝笑意。

    季夫人也忍不住笑了一声,说道:“将军怕是记错了,外甥女分明与你长得一般模样,可比不得郡主精致秀美。”

    傅彰瞪大了眼睛,虽然完全没看出来小闺女到底哪里跟他长得一模一样,但这话的本身就让他甚是熨帖,连连点头道:“嫂子言之有理。”

    云萝也无法从这张皱巴巴的脸上看出具体模样,于是默默的看了眼师父的脸,然后抱着小师妹的动作更加轻柔了。

    emmm……没关系,女大十八变,小师妹若是日后对自己的相貌不够有信心,她可以教她神奇的化妆之术。

    傅彰可不知道的相貌被徒儿嫌弃了,过了初时的兴奋劲,终于敢伸手从云萝的怀里把襁褓抱了过去。

    其实包着襁褓的婴儿并不难抱,解开襁褓直接抱起那个软绵绵的身子才是真的让人胆战心惊,似乎稍微用点力就能把她给揉碎了,常让云萝感觉头皮发麻。

    傅彰小心的托着手上那小小的一团,轻轻摇晃着,脸上也露出了标准的傻爹笑。

    可惜不管他怎么逗弄,新上任的傅大姑娘始终睡得安安稳稳。

    刚出生的傅大姑娘没有在外面停留太久,很快就又被季夫人抱进了屋里,傅彰也跟着进屋去看了看昏睡过去的季千羽。

    师娘平安产女,并没有出什么意外,云萝安下了心后就没有在傅府多做打扰,与景玥一起告辞离开了。

    坐在景玥的马车里,面对景玥似乎格外……荡漾的眼神,云萝忽然有点后悔刚才登上了这辆马车。

    总感觉他又要说出一些奇怪的话来。

    果不其然,他缓缓收敛了过分外露的眼神,却忽然问道:“阿萝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云萝眼角一抽,对着一个未成年的少女问出这种话,你是禽兽吗?

    难得看到她有外露的表情,景玥不由轻笑了一声,倾身凑近过来,又轻声说道:“我喜欢女儿,如果能多像一些阿萝,就更好了。”

    这已经是调戏了吧?

    云萝的目光却落在了他发红的耳垂上,忽然伸手捏了捏。

    景玥顿时浑身一僵,完全没想到云萝竟会对他做出这般行为,一下子所有的表情都凝滞在了脸上,双目微瞠,呆呆的,还有点萌。

    云萝却在一捏之后就收回了手,手指拢在袖子里,淡定的说了句,“你想多了。”

    景玥伸手摸了摸被捏的耳垂,耳朵里面也嗡嗡的根本就没有听清她的话,只觉得触手滚烫,并且还朝着脖颈面颊飞速的蔓延。

    他的眼中也一点点燃起了火焰,倏忽间亮得惊人,“你……”

    行驶的马车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停顿,正把全副精神都放在云萝身上的景玥不由得往前方车门的方向一倒。

    “砰!”脑袋重重的磕在壁板上,景玥跟着就“嘶”了一声,第一反应却不是关心自己的脑壳,而是转头去看云萝。却见她一手扶着窗户稳坐如松,正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向外面,目光淡淡的。

    一簇火焰瞬间从心底席卷而起,景玥强忍着怒火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无痕的声音传入进来,“爷,有个姑娘忽然从旁边窜了出来,此时已晕倒在路中央。”

    景玥却对这个突然窜出来晕倒在马车前面的姑娘没有一丝好奇和关心,更甚是冷酷的说道:“绕过去。”

    马车于是又缓缓的行驶了起来,拐个弯就要从那姑娘的身旁绕过去。

    此时所在的这条街巷并不宽阔,但也足够两辆马车并排而行,架势得小心些便能绕过倒在地上的那个姑娘。

    马车朝着那女子逐渐靠近,又将要绕过,无痕却忽然“咦”了一声,“爷,好像是蒋五小姐。”

    景玥正扶着额头坐回原位,闻言一愣,又与云萝对视了一眼,然后叫停了马车。

    车门打开,景玥率先走了出去,看到马车边那个穿着布衣,身无配饰的女子,面上不由浮现一抹讶异。

    这活脱脱平民女子的装扮与曾经京城双姝之一的蒋五娘真可谓是云泥之别,若非从头发的缝隙里看到了她的脸,大概连沐国公和蒋夫人路过都不能将她认出。

    看来这私奔的日子并不好过。

    无痕已经走过去将扑在地上的人翻转过来,那张脸也就更清晰的显露在了几人眼前。

    果然与蒋华裳长得一个模样,只是与一年前相比,明显的更消瘦更憔悴,肌肤都不如以前细腻有光泽了。

    “这……应该是蒋五小姐吧?”无痕都有些不确定了,语气中也多了点迟疑。

    无痕作为景玥的侍卫,与蒋华裳的交集并不多,但有限的几次见面,蒋五小姐无不是光鲜亮丽、光彩照人,自从被送到庄子上,也有将近一年没有在京城出现了。

    云萝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到蒋华裳的身旁蹲下,先看了眼她的脸色,然后将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只一瞬,云萝的眉心忽然一蹙,按在那手腕的两根手指也不由得更用力了一分。

    男女有别,无痕将她翻过身来后就迅速的撤回了手,此时只是蹲在旁边看着,察觉云萝的神情有异,便问道:“郡主,可有何不妥?”

    云萝收回手,淡然说道:“她有了将近两个月的身孕,而且,似乎之前就曾小产,身体尚未调理好就再次怀孕,加上奔波劳累和担惊受怕,如今又有了小产的迹象。”

    无痕顿时轻抽了口气,抬头看向他家主子,“爷,该如何处置?”

    景玥神情冷漠,发自内心的并不乐意管她,但想了想,还是说道:“先放上马车。”

    无痕闻言就要伸手,却被云萝抢先了一步,直接将蒋华裳打横抱起,“我来吧。”

    云萝抱着人进了马车,景玥便没有再进入,而是与无痕一起坐在前面车辕上,侧身说道:“阿萝你先照顾一二,沐国公府距此还有一段路程。”

    无痕就问道:“直接送她去沐国公府吗?”

    “不然,你想自己收留?”

    无痕顿时闭上了嘴,专心的赶起马车。

    他如今可是有媳妇的人,收留落难小姐什么的,又不是嫌日子太舒坦活腻味了。

    云萝坐在马车里,看着眼前的蒋华裳若有所思,“她这是一直躲在京城不曾远走他方,还是受不了外面的苦逃回来了?”

    景玥倚着车门看她,“你怎么对此好奇?”他家阿萝可不是喜爱闲事热闹的小姑娘。

    云萝的眼皮往上撩了下,然后转头看着他说道:“报纸上面都是市井轶闻也没什么趣,名门闺秀与人私奔是不是更有噱头?”

    景玥掩嘴轻咳了一声,笑道:“你这是打算专版刊登流言轶闻了吗?”

    这倒没有,她开设报馆的初衷也并非在此,但这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不然一下子放出大招,容易出事。

    她看了看面容憔悴蜡黄的蒋华裳,还是决定暂且放弃了这个打算。

    朝姑娘家的名声下手,过于卑劣,刊登这些风流韵事也会拉低了大彧月报的档次。

    想通后,云萝当即对蒋五小姐的事没了兴趣,只想把她安全送回到沐国公府,也算是了了一桩事。

    马车走过两个街口,蒋华裳也悠悠转醒过来,从迷茫的看着车顶到目光逐渐聚焦,她忽然表情惊慌,猛的坐了起来。

    然而坐到中途就力气不继,又猛的倒了回去。

    云萝伸手在她的身后托了一下,免去了她的后脑勺撞击车板的伤害,说道:“蒋姑娘,半路相遇,我们正要送你回家。”

    蒋华裳转头看过来,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来,“卫……安宁郡主?”

    云萝点了点头,“你身体不适,还是安稳躺着的好,免得再出意外昏厥过去。”

    蒋华裳的脸色接连变换,忽然以手肘支撑着又要坐起来,惊慌道:“不,我不能回去,不要送我回蒋家!”

    云萝侧头看了眼景玥,又看向她,“那把你在这儿放下?”

    蒋华裳顿时一愣,“什……什么?”

    云萝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继续面不改色的说道:“你既然不愿意回去沐国公府,那我们自然是只能把你在这里放下,又或者,你可以告知我们你如今的落脚之处,顺道送你一程也不是麻烦事。”

    蒋华裳颤抖着嘴唇,嗫嚅道:“我如今已无处可去。”

    “哦。那你是想在此下车?”

    她费力的撑起身子,缓缓倚靠在车壁上,双手用力抓着裙摆,也不知怎么想的,竟说道:“能否求郡主收留我几日?”

    “不能。”云萝毫不犹豫的拒绝,不管她的表情是如何的震惊哀怨,直说道,“这两个月来,沐国公府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我若收留你,不但会落一个窝藏的罪名,更可能因为我的任性而影响了沐国公府和长公主府的交情。”

    蒋华裳用力的喘了几口气,“就当我求你。”

    云萝依然不松口,反问道:“为何要求我?我与你并不熟,你宁愿来求我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也不愿意回家去面对自己的父母亲人?”

    也不知哪句话戳到了她的心口,她忽然大声嚷嚷了起来,“你懂什么?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不帮我便罢,不必你来教训挤兑我!”

    云萝嘴角轻抿,看着她的眼神依然平静而淡漠,并不为她的言语感到不适。

    景玥却见不得蒋华裳这般不客气的模样,当即脸色一沉,转身过来冷声说道:“蒋五小姐若不想回府大可在此下车,好心救你一回,你倒还赖上了!”

    蒋华裳此时才看清坐在前面车辕上的其中一人竟是景玥,顿时脸色一变,“瑞……瑞王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