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63章 得罪得透透的
    那边,顾安庭在刀光剑影中跟人打斗;这边,顾安城却趁机偷溜出了人群,想要窜进巷子里逃走。

    也不知他既然不肯回广平王府,又为何要回京城来,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不愿意被顾安庭抓回去?

    但不论如何,他想要趁机溜走是不可能的。不等他走到最近的巷子口,前路就拦了一个人,他本能的后退,却发现后路也被人堵了。

    “二公子走得这么匆忙,是不打算管你那两个同伴了吗?”

    顾安城的脸色一变,沉声喝道:“滚开!”

    罗桥却握着刀往前一送,“此路不通,还是请二公子跟我们回去吧。”

    顾安城脸上的神色变换,转头看了眼那边站在马车上的云萝,冷笑了一声,说道:“安宁郡主何时与我那大哥这般要好了?连我们兄弟之间的事都不惜插手搅和进来。我大哥真是有福,到了如今还有郡主殿下对他青睐有加。”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罗桥直想拔刀朝他捅过去,冷着脸说道:“我家郡主行事磊落,倒是顾二公子,好歹也是熟读圣贤书的才子,思想却这般龌龊,难怪能做出勾搭嫂子,与人私奔之事。”

    言语如刀,直往人的心口上戳。

    顾安城的脸色铁青,而被这侍卫一耽搁,那边的顾安庭也终于发现了他已不在人群之内,转头往这边看来,同时手中的长剑一抖,瞬间挑飞了其中一人的大刀。

    “啊!”

    那被挑飞了武器的壮汉捂着手腕惨叫一声。

    两人合围的招式被打乱,很快,就另一人也被同样打落武器,手臂上血流如注。

    顾安城后退了两步,似乎下了什么决定,咬牙就朝罗桥奔跑着撞了过去。

    罗桥被他这突来的动作惊了一下,当即后退一步,微侧身,张开手臂便环住了顾安城的臂膀,然后狠狠的将人按在了墙上。

    刚才堵在后方的两名侍卫也迅速奔上前,一起按着用力挣扎的顾安城,直将他按压得四肢胀痛,胸口都仿佛要炸了。

    “放开我!混账,大胆,你们唔唔唔……”

    顾安庭走过来的时候,顾安城的脸都在墙上挤压到变形了。夏衫轻薄,他如今穿在身上的也不是什么好料子,用力的挣扎下很容易就会被撕裂开,一只袖子已经从肩膀处脱离,露出了里面的一大片肌肤。

    顾世子顿时嘴角一抽,心里又有些说不出的痛快。

    于是他忍不住的站在原地欣赏了一会儿,然后才走上前去把他从罗桥三人的手中“解救”出来。

    他从没见过顾安城这样狼狈的模样。

    挣扎后的披头散发衣衫凌乱都且不提,单只是那青布衫就穿不到以前的顾安城身上。

    “看来私奔在外的日子并不好过。”顾安庭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顾安城顿时对他怒目而视,“你别得意!”

    “得意?”顾安庭用力拧着他的手臂,看着他疼得惨叫出声,满脸痛楚,他的表情中却没有一点兄弟爱,冷声说道,“有本事你就别回来!”

    从疼痛中缓过一口气,顾安城本能的与他反驳,“我本就没想要回去,是你在街上把我拦下,还是说这整个京城都成你家的了?”

    顾安庭脸色一变,当即将他往地上狠狠一掼,“混账!你若不想回,只管在外游荡,我回去后就禀明父亲和族老,将你逐出家门,从此再不是我顾家人!”

    顾安城也是变了脸色,都顾不得被摔到地上的疼痛了。

    刚才那句话,他自己其实也在刚出口的时候就知道了不妥,心里不由暗骂一声真是被顾安庭气昏了头,说出这种不该说的话。然而,让他对顾安庭示弱是绝对不可能的,却没想到竟会听到要将他逐出家门这种话。

    哪怕带着蒋华裳私奔,他也从没有想过自己或许会被逐出家门,因为从小到大,父亲就偏疼他,又有母亲在他身旁出谋划策,若非祖母护着,顾安庭恐怕早已经不知死了多少次。

    然而,顾安庭毕竟是广平王世子,他若当真请出族老来提出要把顾安城逐出家门,其实未必不能成。

    心里有了畏惧,姿态也就强硬不起来,眼珠转了转,说道:“我也没说不回去啊,只是还有点事需要处置,完事后自会回家领罚,不管父亲如何责罚我都毫无怨言,倒是不劳大哥费心。”

    顾安庭见他如此就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不管你还想做什么,但现在,你要么就自己乖乖的跟我回去,要么我打断你的腿把你扛回去,若是万一治不好瘸了,王府也不至于养不起一个瘸子。”

    顾安城瞬间将自己的双腿往回缩,他从不奢望能够在武力上赢过顾安庭。

    目光瞥过那两个已经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壮汉,心里暗骂了一声“废物”,两个打一个竟然都打不过顾安庭,刚一开始的时候不是气势十足,还把他给压制了吗?

    然后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低眉顺眼的说道:“好,我跟你回去,只是……”

    顾安庭眉毛一扬,“还敢提要求?”

    顾安城不由得气堵,却还是说道:“我跟你回去没什么,不过这两位却只是与我在半路相逢,以为你欺压我才会为我出气,还请放过他们。”

    这就是他故意拿话骗了单纯厚道的老实人,让他们主动冲出来教训欺压弟弟的坏兄长的意思?

    顾安庭轻嗤了一声,“身为庶民,却竟敢对王府世子拔刀相向,当街斗殴,这等危险人物岂能轻易放过?”

    景玥骑马在后面,忽然问道:“需要本王帮你把这二人送到京兆府大牢里吗?”

    顾安庭当即就说:“有劳了,我正好要带人回去,抽不开手。”

    事情就这么暂定了下来,顾安城虽目光闪烁,却也没有再继续多说别的。

    百姓见没热闹可看了,已逐渐散开,顾安庭拎着顾安城上了马背,调转马头要回广平王府,景玥则像拖死狗一般的拖着那两个壮汉到了云萝的跟前。

    一人坐在马背上,一人站在车辕上,倒显得云萝比他还要高了一头。

    景玥感觉到了她忽然的好心情,虽不知为何,但心情好总不会是什么坏处。

    朝她马车来的方向看了眼,问道:“这是刚从报馆出来?”

    云萝轻点一下头,就看向他身后拖着的两人,“你先把他们送去京兆府吧。”

    “一起?”

    云萝瞥他一眼,直接转身进了马车,坐稳之后才从里面传出她的声音,“天色不早,我还要赶着回家。”

    不过话虽如此,马车却还是小小的拐了一个弯,从京兆府大门前走过,多行了大概二三里路。

    那两个汉子被扔进了大牢,顾世子当街与人刀剑相向,把顾二公子抓了回去的事也暄腾腾的热闹了一阵,许多人都在好奇,顾二公子都回京城了,那与他私奔的蒋五小姐呢?

    但外面一直都没有蒋华裳的踪迹,沐国公府也表现得格外安静,甚至还派人去广平王府询问蒋华裳的去向,质问顾安城为何他回来了,蒋华裳却不知所踪。

    好像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家五姑娘去了哪里。

    云萝在报馆里听了一耳朵,秦大姑娘还问她是否可以将那两人之事润色后编成故事发表在下一期的报纸上。

    云萝就建议她先把故事收录着,等以后或许可以再开一份报纸专门刊登此类故事,但大彧月报上还是不要出现这种风月之事的好。

    都是民间轶闻,没有太吸引人的内容?

    怎么会呢?八月的院试,朝廷有什么陈规和新规都可以详细的写一写,京城的规矩如何,其他各地的规矩又有什么不同。

    清平坊一户人家为了给母亲治病欠下高利贷,债主上门逼得他们走投无路,此事若是依照律法该如何评判?那户人家除了偿还高额的利息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律法明令,放印子钱是犯法的,最低判什么刑,最高可判多少年?

    手就是这么一点一点伸出去的!

    秦大姑娘和两位刘家郎顿时忙碌了起来,云萝则揣着账本去找霍军师对账了。

    纸墨都不是便宜的东西,虽然云萝也想要造出更廉价的纸张,但目前仍在试验阶段,尚无成果,加上卖报人的一文钱抽成,一份报纸三文钱只能勉强保本,一份五文能赚两文。

    到现在为止已经发表了三期,京城的销售量目前大概在一万份左右,毕竟京城虽富裕,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舍得花五分钱来买这份报纸的,而且大部分人都不识几个字,就算真想看,也可以几个人合伙买一份嘛。

    第一期平价卖,第二、第三期抛去零头分别盈余十八贯和二十一贯。

    但这只是毛利,还不够支付伙计的工资。

    “从账本上看,每出新的一期都会有一定的增长,可见正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报纸。王六子他们运出城外的报纸如今还不好算具体销量,但不管如何,至少半年内,这账上的收支都平不了。”

    霍军师用他那只完好的左手翻页、拨算盘、提笔写字,完事后幽幽一叹,抬头与坐他对面的云萝说道:“郡主至少要亏损半年,即便半年后开始盈余,您之前投入的大笔银子也不知要到何时才能赚回来。以我的意见,您可以适当缩减给伙计们的佣金,即便减去三成,也不比寻常铺子的月例少。”

    云萝拿过他新写出来的账册翻看,却并不接受他的建议,“半年我还亏得起,以后会越赚越多的。你觉得我在别的州府县城设几个据点如何?从京城出去后,报纸直接送到据点,再由据点安排人卖报。”

    霍军师思考了下,说道:“这倒是个好法子,便于管理,也免除了运送之人的多番手脚。只是,哪怕只在州府大城里设立据点,花费也十分巨大。”

    这就是又要往外撒大笔银子了。

    云萝算了算自己手上的银子,说道:“又不是买铺面,也不用在意地段好不好,只要有个屋子能供人来回就够了。”

    “买?”霍军师睁大了眼睛,又提议道,“我觉得,租赁个小院也不失为好办法。”

    “还是买吧,租赁虽短时间便宜,但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变故,不如买下来安心。”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凡州府大城的屋子,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里,郡主,您有那么多银子吗?”

    “……会有的!”

    那就是现在还没有咯?

    云萝现在确实没有这么多钱,她倒是可以去问母亲和祖母要,她们肯定不会拒绝,但她并不想这么做。

    于是这天她回家后就先去自己的小库房里逛了一圈,里面珠宝首饰和珍贵的摆件布料倒是有许多,可她又不能拿着这些东西出去换钱,娘知道了肯定要问,知道她缺钱肯定又会给她塞银票。

    这不好。

    她心里虽惦记着怎么来钱,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所以长公主和卫漓都不曾知道她缺钱买房子。

    时间就到了大彧月报第四期发布的日子,正版头条就是县试、府试、院试的规则条例,今年八月份京城院试的具体安排。

    于是这一期的销量忽然暴涨了好几千份,不仅读书人购买,连之前舍不得花钱的许多普通百姓都忍不住掏钱买了一份。

    甚至还有商人前来报馆,想要大批量的购买报纸,运往别处销售。

    不过全都被云萝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也是在这一天,庄子上有人来,说地里的土豆枝叶已经泛黄,预计近几天就能从地里刨出来了。

    云萝忽然想到了她之前让庄户小伙们压榨的豆油。

    其实两个月前就已经榨出油来了,只是也不知是哪个环节没弄好,那豆油十分的浑浊,怎么沉淀也滤不出澄清的油脂,还有一股很浓的腥臭味。

    她只闻了一下,就受不了了。

    而且豆子的出油率极低,按那个出油率来算,就算豆子不值钱,这豆油恐怕也不是寻常人家能够吃得起的。

    所以她让三个小伙继续研究,怎么让榨出的油质变得澄清,怎么提高出油率。

    这两个月她一直忙着报馆的事情,也不知豆油研究得怎么样了。

    第二天,她就出城到了庄子上。

    庄子不大,一半种玉米,一半种土豆,第一茬种下的玉米枝叶也已经发黄,可以收割了,只是结出的苞子却比后面种下的明显小了一圈,显然种植太早,气温寒冷也影响了它们的产量。

    云萝看了一圈就不由得皱起眉头,因为她发现越迟种植的玉米,结出的苞子反而越大,玉米粒也相对的更加饱满。

    这是喜温不耐寒?

    若果真如此,为了追求它的两季而忽视产量和种子的优胜,显然是不划算的。

    暂且放下此事,她转到了土豆地里,枝叶都已经泛黄,从旁边抛开泥土,就是一串大大小小的黄疙瘩。

    云萝看着那一串土豆若有所思,然后对跟在身后的庄头周更说道:“之前因为土豆不多,所以大的小的都一窝催芽做了种子,下一茬你不妨试试挑出个头大的切块种一片,又将个头小的种子另外种植,平时需一样的伺候,三个月后比较两片地的产量和大小。”

    周更连忙答应下来,小心的看了眼云萝的脸色,就躬着身说道:“二月时,郡主将饲养地龙之事交于小人,如今已零零散散的往地里放了许多。因为郡主曾有言,此技无需隐瞒,尽可告知庄户,如今庄子上几乎家家都有一堆废料,养出的地龙用来喂鸡,那母鸡几乎每天都能生蛋,废料过几天铲到地里,就是上好的肥。庄户们对郡主十分感激,凑了两筐鸡蛋,还请郡主莫要嫌弃。”

    云萝愣了下,“替我多谢大家。”

    见她并没有推辞,周更松了一口气,连神态语气都轻快了不少,“如今庄户们的日子松泛不少,这都多亏了郡主。”

    云萝把刚挖出来的一串土豆连着茎叶一起递给他,迈步离开了土豆地,对紧紧跟随的周更说道:“我看差不多了,明天就安排人把土豆都挖出来吧。”

    “是。”

    “之前把土地从庄户们手里收回来是为更快的培育出土豆和玉米的种子,如今玉米种子已经往外散了一回,下一茬土豆也不够土地种植,要把种子往外散出去才好,庄子上的地就留出一片做试验地,其他的让庄户们佃了吧。把租交够了,不管想种什么类型的粮食都随他们自己愿意。”

    周更眼睛一亮,虽然如今郡主也并没有亏待庄户,但能够佃地自己耕种,显然是更合心意的。

    于是连忙应答下来,又迟疑了下,问道:“不知郡主想要收几成租?”

    “以前是几成?”

    “五成。”

    云萝脚步一顿,这么多?

    周更却显然并不觉得稀奇,还说:“如今有郡主的玉米和土豆种子,那样高的产量,一亩地都比得上以往的两亩甚至更多,去了租子粮税和一家子嚼用,一年到头也能余下不少了。”

    云萝就问他,“附近的其他庄子都收多少租?”

    “大多数也是五成,偶尔遇到主人家宽厚,减一成也是有的。”他似乎自觉说错了话,慌忙看了云萝一眼,结巴道,“小人……小人不……不是那个意思,郡主自也是极……极宽厚的。”

    “嗯,那就收四成租吧。”

    “是是,唉?”

    云萝不在意他的惊讶和狂喜,说道:“你下去知会吧,不必跟着我。”

    目送着周更脚步轻快的跑去通知庄户们,云萝又看了会儿这一片属于她的地,然后也转身缓缓的走进了庄子里。

    兰香跟在她身后,抬头望着她的背影,目光闪闪发亮。

    “郡主,接下来可是要去别的庄子上看看?”

    这个庄子不小但也不大,只种了几十亩地的土豆,还有更多土豆则种在其他庄子里。

    但只有这个庄子是单独属于云萝个人的,所以她留在这里的时间更多,有些事情和想法也会在这里实施。

    “不忙,先去油坊看看。”

    还没榨出豆油来的时候,她就先挑了个荒地建起一座油坊,虽然挺简陋的吧,但该有的都有。

    云萝还没有靠近油坊,远远的就先闻到了一股冲鼻的气味,也说不清到底是臭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很不好闻就是了。

    兰香第一时间拿出帕子让郡主捂鼻,自己也捂了一块,脸上是满满的嫌弃,“榨香油的作坊几里外都能闻见香味,这豆油……做出来的菜不会也是臭的吧?”

    云萝捂着鼻子在外面站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考虑转身离开还是好歹进去看看,毕竟,来都来了。

    不等她考虑出个结果,那油坊的门忽然打开,一个穿得乌七八糟还蒙着半张脸的小伙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出来就扶着墙拼命的咳嗽,间或还“呕”一声。

    兰香:“……”

    云萝:“……”

    原来榨个豆油竟是这么折磨人的事吗?

    又一个人从他身后的门内奔出,倒是没有咳嗽或什么,而是摘下了蒙面的布巾不停眨眼睛,越眨,眼泪就越是哗哗的往下流。

    顶着那么两只通红的眼睛,他忽然看到了站在前方的两人,愣了下,“郡郡郡主?!”

    那扶墙咳嗽的小伙闻声转过头来,也是眼泪汪汪的模样,瞪着两只大眼睛意图忍住强烈的咳嗽感,但这个如何能抑制得住?一边强忍着,一边又拱着往嗓子眼上冒,“呕咳”一声,一屁股往后跌坐到了地上,模样狼狈又滑稽。

    兰香顿时笑出声来,“你们在里头干啥呢?站在一里外就闻到了臭味。”

    两个小伙终于回过神里,下意识往前一步,又迅速的后退了回去,那掉眼泪的小伙挠头说道:“每日回家去,连我娘都嫌我臭呢。”

    兰香又笑了一声,正色问道:“郡主特意来看你们,就是不知你们的豆油榨得如何了。”

    两人的脸色同时一苦,还是那个人回答,“榨是榨出来了,比之前的清,量也多了不少,只是不知为啥总有股去不掉的臭味,尤其是榨过的油渣,熏得人脑壳疼。”

    云萝虽不知豆油是如何压榨出来的,却从没听说过油渣会臭成这样。

    所以,你们到底是怎么弄的?

    听到外面的声音,第三个小伙也终于从油坊里走出来了,见到云萝,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行礼。

    云萝之后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榨油的详细步骤,蒸煮,摊开发酵,然后装进麻袋里用力的挤压,就会留出浑浊的油汁,在经过蒸煮过滤沉淀,上层确实浮出了清亮的油,就是有点臭。

    两个多月前,他们的第一滴油就是这么榨出来的,这些日子以来也就一直在这个方向上努力,从浑浊到清亮,臭味却怎么也祛除不了,而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好像越来越臭了。

    云萝听得仔细,但听不听其实也没差别,她又不会。

    兰香用勺子舀起了一些仔细观察,虽然没有如郡主所说的色如琥珀,但焦黄略黑的色泽也不是不能接受,伸手触摸,粘稠滑腻,确实是油汁的模样,可惜……

    “这臭味若去不掉,可没人敢吃。”

    云萝捏着一粒豆子若有所思,“要不换个方法试试,不用蒸煮,把它炒出了香味然后直接压榨。”

    她明明听不知谁说过,榨油的时候是很香的,而蒸煮发酵的每一个步骤中散发的味道应该都算不得香吧?

    三个小伙和兰香皆都瞪大了眼睛,“这硬邦邦的干豆子怎么榨得出油来呢?”

    云萝却说:“试试!”

    三个小伙面面相觑,郡主既然有令,他们当然是要听从的。

    从油坊出来,云萝在靠着墙的一口大缸里看到了黑乎乎已经长毛的粘稠液体,吓得她当即屏住了呼吸。

    这简直是生化武器!

    兰香也看到了,连忙拉着她后退,转头狠狠的瞪了那缩头缩脑的三小伙一眼。

    刚才第一个出来又咳又呕的小伙咧嘴讪讪的说道:“都是好豆子榨出来的,也是油的模样,虽不能吃,但实在舍不得倒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呢,就……就……”

    兰香于是又瞪了他一眼,这堪比臭水沟里挖出来的东西,还能派上什么用场?

    云萝倒是若有所思,其实,可以做肥皂吧?又不是吃的东西,就算有味儿,但只要便宜,说不定也有人买呢,好歹给她投入的那么多豆子回一点本。

    想虽这样想,但她并没有当即说出来,只是让三人继续试验,然后就带着兰香离开了油坊。

    走出一段路,闻不到那个刺鼻的味了,兰香才大大的松一口气,又举起袖子嗅了嗅,苦着脸说道:“身上都沾了那个味儿,郡主回去后就赶紧沐浴换一身衣裳吧。”

    云萝却在想别的事情,看着庄子外的大片田地,说道:“如果我现在重新送吴国公府一对正经的镇门兽,他们会不会愿意借我一个榨油师傅?”

    兰香:“……”所以您之前是故意给他们送了一对不正经的镇门兽去气人家的吗?

    云萝轻轻捏着手指,表情特别正经的说道:“这附近几十个庄子,就只有顺水庄有一座榨麻油的油坊,而顺水庄是吴国公府甄家的。麻油与豆油虽不同,但应该会有相通之处吧?”

    这个时代,凡是有点技术的都必要藏得严严实实,连师父教徒弟都要留一手,生怕被人抢走了饭碗,让她想要找个榨油师傅都无处寻。

    兰香眨了眨眼,说道:“一两香油一两金呢,就算吴国公府财大气粗,肯定也舍不得把这个技术流传出去,更何况郡主您……”

    好了,你别说了,我知道我已经把甄家得罪得透透的!

    云萝眼睑耷拉,面无表情的快步回了院子。

    沐浴更衣自是一番折腾,见一天才过了一半,就骑马去了最近的一个庄子。

    这个庄子是镇南侯府名下的,比她的那个小庄子要大多了,种了两百多亩地的土豆后还有几十亩玉米。

    她同样的跟庄头吩咐了明天开始挖土豆,等这一茬玉米收割之后就把庄子恢复成以往的管理模式,不必再收归到一起种植土豆玉米,佃户们自己想种什么粮就种什么粮。

    第二天,两个庄子就热热闹闹的开始了挖土豆,云萝出去看了会儿,然后又转到了那片呈现着三种生长状态的玉米地里。

    第一个五亩是二月初就开始催芽,第二个五亩在二月中旬,其余的全都已进了三月,本意是想让两季玉米之间的时间更充足,然而事实上是越迟种植的反而生长的越好。

    如果把种植的时间再往后退半个月一个月,会不会长得比现在更好?

    明年试试。

    她便回到了院子里,把她观察的结果一一记录下来,又根据记录的内容加以润色,写出了一篇文章,还在最后面提了个小建议,土豆比玉米更耐寒,上半年种土豆,下半年种玉米或许更合适。

    写完这一篇,她又将土豆的介绍书写下来。

    京城附近大概在二月和七月种植,江南地区暖和,正月就可以种下了,第二季需在八月后,西北边寒尚无经验,但根据各地的气候,估摸着可能至少要三月份才能下种……然后写了从催芽到切块再到下种该怎么操作,从收获到储存再到食用又该如何处理,并着重写明土豆发芽之后会产生毒素,不可再食。

    然后呢?现今收获的土豆将会随运送报纸的伙计送往各地,每人限量购买两斤土豆,十文钱一斤,因为数量不多,能不能买到就看各自的缘分了。

    “每人两斤?这也太少了!”月容听说之后不由诧异,“土豆与玉米不同,一亩地需要上百斤种子,两斤土豆岂不是只能种植巴掌大的一块地?”

    兰香却觉得不少了,“本来数量就不多,能买到两斤就已经是好运气,总得大伙儿都分一分。”

    云萝没有说,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土豆的生命力虽顽强,但万一有人买了种子后却种不好呢?

    写完之后,她当天就让人把它送到了京城报馆里,又召集了一批短工,她亲自盯着他们把挖出来的土豆一层层的在垫了干草的箩筐里码放好,等下一期大彧月报发表的时候就要随着队伍送往各地。

    土豆还没有全部挖出来,油坊那边又传来了好消息,豆油终于榨出来了,不浑浊不发臭,颜色金黄清透,闻之有一点淡淡的豆腥味。

    三个小伙又是激动又是懵逼,硬邦邦的炒豆子竟然真的榨出油来了!

    兰香当天就用豆油炒了个菜,做好后她自己先闻了闻,又试了试味道,皱着眉头说道:“还是有一点味儿,不过若不仔细辨别的话几乎察觉不出,而且也并不难吃。”

    云萝也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就是正常的豆腥味,问题不大。

    确认了终于成功榨出豆油,虽然出油率仍有待改善,但云萝如今也还算满意。

    大彧月报的第五期终于发布,半个月来好不容易稍稍平息了些的京城再次喧闹起来,而一车车的土豆也从庄子里运出,各自奔向远方。

    押车的都是身有残障之人,瞎眼断手瘸腿不一而足,但若是遇上匪徒,他们绝对比寻常的汉子更有决断和杀伤力。

    京城角落的那个种子铺又开了起来,同样的限购两斤,却比年前卖玉米种子的时候清闲了许多。

    毕竟时间还宽裕,京城之外也已经有人送出去了,最主要的是,云萝她一点都没有宣传。

    她剩下的数量也不多了,若是有人凑巧寻到这里来,就是缘分,若是到了七月还卖不完,她就拿出去送给城外的百姓。

    土豆大部分都散了出去,云萝也就了却了一桩心事。

    她相信广大百姓的力量是巨大的,哪怕只有一斤两斤,种子落到他们手里绝对要比留在她手中要流传得更快。

    而如今,她更关心她的豆油,毕竟想要在全国各地建立卖报的据点不是一笔小数目,她就盼着这豆油能给她带来一座有一座的小院子,没有小院子,面积足够的屋子也行。

    长公主和卫漓平生第一次吃到用豆油炒出来的菜,长公主有点吃不惯,卫漓却接受良好,甚至似乎更喜欢。

    “妹妹想要怎么卖?”

    饭后,一家人就坐在一起商量起了此事,对于云萝堂堂郡主却惦记着赚钱之事,不管长公主还是卫漓都没有一点意见。

    卫家手上还有江南最大的商号呢,生意遍布整个大彧,连疆域之外也有涉足。

    钱是个好东西,那些整天嚷嚷着金银俗物、铜臭俗人的要么是嫉妒别人比他有钱,要么就是伪君子。

    云萝大概的已经把后续想好了,就直接说道:“如今产量还不多,直接卖到酒楼里不划算,卖给高门大户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价格。”

    长公主连连点头,“正是如此,你辛辛苦苦弄出个来钱的道儿,可不能亏着了自己。”

    卫漓却说:“高门大户都有固定的采购点,不会冒然接受其他人。”

    长公主伸手点了下他,“瞧你那呆样儿,这豆油如今只有我家有,他们想要就只能来问浅儿买。”

    “他们未必会轻易接受这新鲜事物。”

    “这还不简单?”长公主素手一扬,说道,“明儿就给你们舅舅送上一罐,保准过不了几天就会有人问上门来。”

    这随意的样儿,仿佛当今皇上就只是个专职打广告的。

    事实上,也差不多。

    皇上不过是在跟大臣闲聊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昨日安宁送来了一壶油,说是她刚琢磨出来的新鲜玩意,朕让御厨试着做了两个菜,那滋味倒确实是清香可口,还没有寻常油脂那般油腻。”

    说到吃,第一个感兴趣的就是圆胖的尚书令苏大人了,于是皇上大方的留几位大臣吃了顿午饭,用的就是云萝刚送进宫的豆油。

    不管是当真觉得好,喜欢,还是看皇上的面子,云萝的豆油就这么开张了。

    她也没有特意为此去开个铺子,而是直接把数量不多的豆油放到了卫家名下的一家杂货铺里,定价两百文。

    这价格跟一两黄金一两油的香油相比显然是差远了,虽然也不便宜,但普通百姓咬咬牙也是能买得起的。

    尤其京城的物价本就比别处的要高。

    六月二十的第六期大彧月报上出现了第一则广告,虽然只在边角之处占据了很小的一块地方,但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随之,豆油的销量暴涨,连带着杂货铺的生意都好了不少,而同时,油坊的产油量也有些跟不上卖出的速度了,不得不限量销售。

    霍军师看着报纸一角那一段浮夸的广告词,又看了看放在他眼前的那二两银子广告费,不禁若有所思。

    emmm……他好像找到了为报馆增加盈利的好办法。

    他屈指敲了敲桌子,跟坐在对面的云萝说道:“听说郡主的豆油因此则……广告而销量暴涨,只出二两银子的广告费似乎太少了点。”

    云萝微微瞠大眼眸,又缓缓的垂下眼角,然后用那清凌凌的目光看着他,显得既乖巧又正经,“广告之前,谁都不能保证效果如何,所以即使对方因此暴富,我们报馆也不能事后再追加广告费用。”

    霍军师点了点那一锭银子,说道:“但郡主事先并未说定价格,且这二两银子也是今日才送过来。”

    云萝淡淡的“哦”了一声,“我作为第一个试验此法之人,自然是有优惠的。况且,这个给报馆创收的办法是我想出来的,照理来说,你应该倒付我一笔薪资才对。不过,报馆也有我的份,就不计较这么多了。”

    这说得一本正经的好像还当真那么回事,霍军师眼里便不由浮现笑意,又叹气道:“好吧,既然郡主都这么说了,小的自当遵从,二两就二两。不过,郡主以后若是还想打广告,可没有这个价了。”

    刀疤脸从门外探了个脑袋进来,嘴里“啧啧”的,没想到军师不能当军师了,还能当个奸商,跟郡主都这般斤斤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