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之我是至尊〕〔众神世界〕〔剑剑超神〕〔九星之主〕〔医鸣惊人:残王独〕〔当反派逆袭成主角〕〔我的精灵使是美少〕〔我在日本当警部〕〔权臣宠妃王炸了〕〔洛诗涵战寒爵〕〔在港综成为传说〕〔我要做驸马〕〔修仙太快怎么办〕〔明明可以养老却无〕〔叶玄叶灵一剑独尊〕〔无限血核〕〔禁欲总裁,求放过〕〔神魔书〕〔斩月〕〔剑仙三千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67章 你蠢怪我咯
    似乎才刚睡下,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就亮了。

    与繁华的京都不同,在这个应该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辰,百安县的街道上却一直安安静静的,即便有行人走过,也大都低着头不怎么与旁人接触,抬头看人时的眼神中充满着警惕和不善。

    云萝从稍稍开启的窗户缝隙中看了会儿外面的破败街道,然后轻轻的将窗户合上。

    身后,兰香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妥当,结成了一个不大的包裹背在肩上。

    主仆两开门走出去,侍卫们也都整理完毕,罗桥的脸色有些凝重,见她出来便轻声说道:“公子,我观测到有不少流民一直在客栈外游荡。”

    这客栈里除了掌柜和伙计就只有他们这一伙人,他可不觉得掌柜昨晚上的那一席话是危言耸听。

    这些流民八成还真盯上他们了。

    云萝的脸色倒是很平静,说:“待会儿我们直接冲出去,尽量不与他们起冲突,但若是冲突无法避免,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

    “是。”

    一队人迅速又安静的下了楼,楼下暗沉沉的,大门还紧闭着,掌柜被捆绑在后院柴房里,那个脸上黥字的伙计也不见踪影。

    他们便也没有刻意去寻找,兰香进厨房里掀开米缸,迅速的煮了两大锅饭,不等冷却就拌进盐巴,捏成一个个饭团后放进布囊之中。

    包括云萝在内,每人都分到了一个装着饭团的囊袋。

    趁着等待的这一会儿工夫,云萝迅速的画出了一份从此地进滇南的详细路线交给罗桥,又迅速的塞了两个饭团到肚子里,然后将剩下的一拎就去了后院。

    “公子,这掌柜的该如何处置?”

    掌柜在柴房里被四个侍卫内外轮番的守着,担惊受怕的整个晚上都没能睡着,此时听到这话顿时又挣扎了起来,嘴里塞了抹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双眼布满血丝,流露出惊恐和哀求。

    云萝站在柴房门口看了他一眼,“不必再管他。”

    然后接过缰绳,一队人开了后门直接打马朝城外奔去。

    客栈的后门也聚着一群人,不管他们原本想要干什么,当二十骑马从门内冲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慌忙避让,云萝率先从他们让出来的空隙里冲了过去。

    兰香、罗桥等人紧随其后,二十个人纵马疾驰亦是声势浩荡,仿佛随时都能把两旁的人卷入到马蹄底下。

    事情似乎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却在将要奔出客栈后门的那条小巷时,忽然有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朝云萝扔了过来,同时人群中还有人喊了一声:“别让他们跑了!”

    云萝忽然拔出了长刀,霎时仿佛有一抹雪光在空中掠过,反射着清晨的日光,晃得近前几人都不禁闭上了眼睛,然后那石头在离云萝还有一臂远的时候,瞬间从中裂成了两半,刀身轻挑,就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来路反弹了回去。

    “啊!”

    两块石头,顿时将两个人砸得头破血流,鲜血从额头流淌下来,把他们的眼睛都给糊住了,透过蒙蒙血光,他们看到了云萝眼里刺骨的寒光。

    也是一转头的工夫,二十匹马就与他们擦身而过,出了巷子口就直奔城门。

    原本死气沉沉的街道上因为他们的策马而起了一阵骚动,嘈杂声中不时有几个字眼钻进耳朵里,“他们想跑”、“追不上”……

    百安县又穷又小,就连城门都只有一个,城墙上大片剥落的泥土,也不知有多久不曾修缮了。

    城门口守着几个瘦巴巴的兵丁,有气无力的倚靠着墙,听到马蹄声才猛的站直身体,朝这边看了过来。

    伏在马背上,云萝看到了他们眼里的贪婪,更多的却是畏惧。

    策马的速度丝毫不减,云萝就这么带着人直接从他们中间穿过,冲出了县城。

    一直走出很远,她似乎还能感觉到背上那如同被针刺着的目光。

    在路口,一队人分成两队,罗桥带着四个人去滇南,云萝则带着其余人直奔禺州。

    路上依然有许多灾民,一个个都表情麻木的往前走着,也不知究竟要到哪里去。

    中午,他们避过了流民,在路边的树荫底下休息,兰香一手饭团一手捶打着双腿,问道:“公子,此去禺州还有多少路程?”

    “从舆图上看,从百安县到禺州约有一千八百里。”

    兰香没收住力气一拳砸在大腿上,顿时倒抽了一口气,“一千八百里?”

    云萝看了眼她的大腿,说道:“接下来也不赶时间,可以慢慢走,在半个月内抵达就好。”

    那也要每天跑一百二十里呢!

    &nshu19.ccbsp;   不过跟之前几乎一刻都没有停歇的赶路相比,忽然觉得每天跑一百二十里好轻松啊!

    连啃了两个饭团到肚子里,她细想想忽然觉得不对,“我听说从京城到禺州只有三千多里,可是我们这一路到这里就已经走了不止三千里吧?再加上一千八百里,那就是足足五千里路啊!”

    云萝默默的啃了布囊里的最后一个饭团。

    唉,想吃肉。

    兰香看着她家郡主,分外忧伤的叹了口气,“我只算了京城到岭南的路程,不管从岳阳走还是从渝黔穿过,除了道路不好走之外,路程是一样的,却没想到同在岭南,百安县与禺州竟相距这么远。”

    云萝将空布囊整齐的叠起来放在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我不是给你看过舆图吗?”

    “公子你画的舆图与我之前见过的不大相同,纵横交错着那么多线条和奇怪符号,我看得眼睛都花了,根本就看不懂。”

    “所以,你蠢怪我咯?”

    兰香:“……”郡主,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剩下的十三个侍卫散落在两人的周围,隔着一点距离却又并不远,主仆二人说的话自然是被他们清楚的听见了。

    听到云萝的最后一句话,有两个侍卫当即忍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转头搭话道:“公子,从此地到禺州的官道好走吗?”

    云萝想了想,摇头道:“估计不是很好走,不过比黔州却要平坦多了。”

    另一个侍卫好奇的问道:“公子之前也不曾来过岭南,怎么晓得这里的官道好不好走?”

    “多读书。”

    给了个宽裕的时间,之后的路途就比之前松缓不少,期间还遇到了好几拨流民,他们有时候会伸手帮衬一把,但若遇上那贪心不足、品性不佳的,自然也不会对他们客气。

    只要不是遇上有组织的大规模流民,他们这一队十五人就已经足够应对了,而离开百安县之后,这样的大规矩聚集他们也只遇到过一次,就在离百安县的两日路程,后来遇到的流民就越来越少了。

    在百安县,云萝带着人直接冲了出来,未曾跟城里的流民发生激烈碰撞,城外的那一次却不可避免的打了起来,并以组织流民闹事的领头人被一刀劈成两半作为终结。

    十月十二,他们终于抵达禺州城外,比原定的半个月整整提前了两天。

    在禺州几乎看不到滇南来的灾民,这里也似乎丝毫都没有受到滇南水灾的影响。

    找间客栈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云萝就带着人出门在城里逛了起来。

    京城富丽堂皇,江南文风鼎盛,而禺州则是海商聚集。

    走在街道上,随处可见从海外传入的舶来品,香料宝石,各种风格与本朝截然不同的物件,看得云萝身后的这些人眼花缭乱。

    云萝便给他们都分了些钱让他们自己去玩,顺道打听一下城里那些地方最热闹繁华,哪里又价廉物美的好房子,申时到客栈里集合。

    队伍一下子就分成了好几拨,云萝也只带着兰香和一个叫李金的侍卫从街头走到街尾,将这一路的环境尽都收入眼中。

    “公子,您不买东西吗?”兰香见她这一路只是闲逛,脚步都不曾多作停留,就不由得问道。

    云萝脚步一顿,站在了原地,“你想买什么就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兰香脸一红,“怎么能让公子等奴婢?”

    “没事,你去吧。”

    “难得来一趟,您不给老夫人、夫人、公子还有郑家的老爷太太他们买些东西吗?我见这里的舶来品比别处便宜好多,种类也多了不少。”

    云萝想了想,正好她们现在就站在一家铺子门口,于是就转身走了进去,“那就去看看。”

     这是一家首饰铺,一进去就有伙计热情的迎了上来,目光在三人身上一扫,然后朝云萝说道:“这位公子想要买点什么?”

    云萝依然是男子的装扮,一袭青衫,头发也只用一根同色发带束着,经过勾勒的五官也似乎变了模样,瞧着就像个斯文的小书生。

    她进店后四处看了眼,问道:“有什么精巧的首饰头面?”

    伙计便问道:“不知公子是为谁而买。”

    “祖母,母亲,姐姐。”

    这是大生意啊!

    伙计不由得更热情了点,说道:“小店昨日才刚新进了一批头面,公子请稍坐,小的这就去拿来于您挑选。”

    在铺子的一边靠墙处,用屏风隔成了一个个的小雅座,云萝三人就被让进了其中一处。

    伙计很快转身出去,又很快捧着几个锦盒进shu15.cc来,放在桌上小心的打开,顿时就有绚烂的光芒从里面折射了出来。

    这是一套红宝石的头面,从耳环手镯到项链发饰,皆都以赤金为底,镶嵌着剔透的红宝石,十分艳光四射。

    最出色的是那顶发冠,那镶嵌在最中间的一颗红宝石足有大拇指大小,闪得刺眼。

    云萝也是第一个就拿起了这顶发冠,仔细打量,问兰香道:“你觉得二姐戴着这个出嫁如何?”

    兰香愣了下,说道:“那定是要把村里人都给镇住了!”

    村里人?

    伙计也愣了下,目光状似不着痕迹的迅速在云萝身上扫过,这小公子虽穿着简单,却不大像乡下人啊。

    心里虽起了嘀咕,面上除了些许疑惑之外倒是没有其他神色,笑眯眯的说道:“公子的姐姐要成亲了?那这一套头面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主要是这宝石通透色正,小的经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纯的红宝石呢。”

    真巧,她也看上了这红。

    第一眼就看到了合眼缘的东西,云萝的心情也不错。

    放下发冠,又将另外几样都一一检查,一对耳环,一对手镯,还有一条项链,式样并不繁复却不失精致。

    她检查之后就直接放到了手边,表示这个她要了。

    伙计眼睛一亮,笑容越发真切,殷勤的打开了第二个锦盒。

    不过之后的东西,云萝却并没有特别喜欢的,倒是兰香给挑了三条珍珠手串,说是要回去送给兰卉、月容和如歌,又给她自己挑了一支珊瑚发簪。

    “我可是跟着公子出来见过大世面的,月容姐姐她们不知有多羡慕。”从首饰铺出来,兰香拎着几个盒子,双眼亮晶晶的,精神显得格外亢奋,“真想多买些东西回去倒卖,这么大颗的珍珠手串竟然只要二两银子,拿到京城去一倒手,就能翻好几倍呢。”

    突然不舍得送人了怎么办?要不,再看看别的?

    她这心思几乎都快要写到脸上来了,云萝装作没看见的撇开眼,忽然目光一顿,然后快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公子?”

    兰香和侍卫李金连忙跟上,然后他们也很快发现了情况,不由得露出惊喜之色,“那不是……”

    兰香一时间叫不出那人的名字,她甚至没有见过那个人,但她认识那人身上穿着的衣裳!

    “大彧月报第十一期出来了,朝廷又出新规,往后征税,可用玉米替三成,三斗玉米替两斗谷麦……大爷,买份报!”

    “有福。”

    “唉,谁叫我?”他闻声转身,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云萝愣了下,眼里的神色从疑惑到思量再到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郡郡郡……”

    “叫公子。”

    “公子。”他下意识喊了一声,然后忽然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公子,您怎么在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