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68章 你终于来了
    从京城到禺州,三千余里路,快马加鞭需十余日,时间抓紧一些,不计较银子,勤换马,七八日也能到达,但若是坐着马车,可能就需要半个多月了,再运载上沉甸甸的货物,石有福他们在路上走了整整一个月,正好与云萝他们同一日到达。

    别看一张报纸轻飘飘的,但若是几百份几千份乃至上万份的摞在一起,真是跟石头一样沉重,若是遇上落雨天气,还要小心遮挡,不能让雨水渗入到装着报纸的大箱子里。

    一份报纸的价格在禺州要比京城贵一些,足足要八文钱,但即便如此,卖出一万份也才八十贯,都不够他们路上的费用和车马损耗,真是每走一趟都损失一回。

    云萝跟着石有福到了他们在暂居之处,在禺州城南最混乱的一个街坊里。

    这里人员混杂,多是些穷苦人家,有在码头街道上摆摊为生的,也有为人洗衣洒扫挣那几文辛苦钱,还有一大帮在码头上扛活做苦力的……

    因此,从繁华街道进入到这里的时候,就仿佛一下子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嘈杂、混乱、污浊,几乎每一个从他们身旁跑过的小孩都是脏兮兮的,还有蒙头垢面的妇人拎着木盆跟对面的娘子对骂。

    她们之间的地面上有一滩明显的水渍,混杂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和气味,以拎盆的妇人为起点,几乎要泼到对面的墙上。

    而这两个人也明显是因为此事在争吵。

    石有福看着这脏乱的样子,越发显得局促不安,呐呐说道:“这城里的客栈都太贵了,最便宜的就是大车店的通铺,却也要三文钱一晚上,车马另算,我们这么多人单只是住一个晚上就得花去百多文钱,实在不划算,所以……”

    云萝明白他的意思,直接问道:“赁了多大的院子?租子多少?”

    石有福挠了挠头皮,说道:“我们在过来的途中遇到了两拨兄弟,说起禺州之事,也说了落脚地,知道他们在这边赁的院子尚未到期就直接过来了,他们也是从前一拨兄弟那儿接手过来的。院子不小,大大小小足有八间房,每月的租子是二两银子。”

    跟住大车店比可是便宜太多了,还不用这么多人挤一个通铺,每天自己做吃食,好不好吃另说,反正比在外面卖节省许多。

    在巷子里七拐八弯的走了约有一刻钟,石有福忽然指着前面说道:“公子您看,那黑油小门的就是咱现在租赁的院子。”

    说是黑油小门,但门上的油漆却早已经斑驳,围墙比成年的壮汉略高,青砖堆砌,外面还刷了一层白色的石灰,但因为年代久远加上未曾仔细修缮,那围墙上粉刷的石灰也大片大片的剥落了下来。

    此时那黑油小门半遮掩着,门口石阶上坐着一个胡子拉渣的灰衣汉子,手上拿着个锤子正在对着一个车轮子敲敲打打。

    听到了声音,他当即抬头看过来。

    先看到了云萝,他愣了下,然后看到跟在云萝身边的石有福,又愣了下,再看向云萝的眼神就不由得多了些警惕。

    他握着锤子站了起来,“有福哥,你咋这时候回来了?”

    石有福飞快的看了眼云萝,然后快步过去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那汉子就缓缓的瞪大了眼睛,“郡主,你你你咋会在禺州?”

    石有福用手肘撞了他一下,道:“叫公子!”

    那汉子就一眼一眼的往云萝身上瞄,“有福哥不说,小的还真认不出郡……公子,不过仔细看,倒是与几年前的小侯爷有些像呢。”

    云萝便问道:“你见过我哥哥?”

    “可不!”他说,“您兄长与王……景公子从小就好得能穿同一条裤子,小的之前曾在景公子身边待过几年,与您兄长也是很熟的。”

    石有福把半遮掩的黑油小门推开,“公子,请进屋里说话。”

    云萝便带着人进去了,一眼就把这院子的格局收进了眼底。

    石有福一脚踢开路当中的一把柴刀,不好意思的说道:“昨日刚到,今日一早就急匆匆的出门卖报去了,到现在都没有把这院子收拾干净,公子先到屋里坐会儿吧。”

    云萝却没有进屋,问他:“院子里留着几个人?”

    “有两个兄弟身体不大舒服,就留在屋里休息,还有就是陈九了。”

    陈九就是在门口修车轮子的汉子,为了不打扰在屋里休息的两个兄弟,他才特意坐到院子门外去敲敲打打。

    此时,陈九也拎着他的锤子和车轮子跟着走了进来,靠着墙壁放好,然后问道:“公子,出京前,我们听军师说您似乎想要在各地州府多建几个据点,您可是特意为此事前来禺州的?”

    “对。”

    陈九和石有福的眼睛顿时齐齐一亮,迅速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石有福便问道:“不知公子打算将据点设在何处?”

    “现在尚未确定,不知何处有适合的院子。”

    陈九就说道:“公子,我觉得这地儿就挺好,乱是乱了些,但便宜,离热闹的街坊码头也不是很远。”

    石有福也说:“曾听军师说起,报馆开了半年,却月月亏损,且离京城越远,亏损得就越多。您把卖豆油的收益全部都拿了出来,只为了让我等往来方便,却实在不必把太多的钱花费在买房子上,反正我们又不是开铺子,还要讲究个地段好坏,我等只需一个容身周转之处就足够了。”

    在屋里休息的两个人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疑惑的看着云萝,一直听到这儿才似乎终于把云萝给认了出来。

    他们之前都是曾见过云萝的,毕竟这些人是景玥带着她去亲自挑选,再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安排路线。

    她把这个院子打量了一遍,却摇头说道:“就算不讲究地段,这里也太小了。”

    陈九挠头道:“这还太小啊?其实我们还能再挤挤,挨着屋子的两侧铺过去,一个屋至少能睡二十人。”

    云萝眼角一抽,“据点与你们宿夜的地方不能混为一处,而且,这里就算只是用来宿夜也不够,因为以后这里的人会越来越多。你们是往来运送的,那些不便远行跋涉的人将会被安排些轻便的活计,卖报、分派人员、记账、看守库房,甚至是近距离的运送。”

    陈九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忽然重重的吸了下鼻子,说道:“公子,您真是我等的大恩人,我替兄弟们给您磕头!”

    说着就跪了下来,不等旁人反应,“砰砰砰”的三个响头就磕完了。

    云萝:“……”

    如果她现在告诉他说,她很快就会从这里挣到许多钱,他信不信?

    云萝虽然不觉得这是个好地方,但之后还是对这里多关注了几分,然后发现这里好像真的不错。

    并不仅仅是价格低廉,还因为这儿离码头不远。

    shu13.cc

    至于说人员混杂过于混乱?她并不觉得这些曾在战场上厮杀的兵丁汇聚到一处会被人欺负呢,哪怕他们几乎全都身有残疾。

    当然,规矩还是要的,不能仗着人多势众就反过来去欺负别人。

    云萝暂时划出了一个范围,然后才带人去找了这片街坊的中人。

    不出三天,她就分别花了二百三十两和三百八十八两银子买下了大小两个院子,小的那个作据点,大的则用来安置人员。

    这两个院子要如何安排,云萝在离京前就已经计划好了,如今就将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办理,而她则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直接闯入了总督府。

    不,月亮高悬空中,正是最明亮的时候,而禺州城内也是灯火通明十分热闹。

    这里虽然也有宵禁,但明显比京城要松散了许多,一直到夜半三更,酒楼茶馆勾栏院里依然十分热闹。

    云萝蒙面束发,换上一身黑衣劲装,身影隐藏在墙角屋檐下的阴影里,朝总督府的方向飞快靠近。

    她在抵达禺州的第二天就派人送上了拜帖,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回应,她就觉得事情有些不正常了。

    毕竟她可是在上面用了叶蓁蓁教给她的暗语,只要被叶总督和他身边的亲信看见,必定会第一时间送到他手上。

    叶蓁蓁怀疑她父亲可能出了意外,所以在知道云萝要来禺州的时候特意托付她打探消息。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云萝要来禺州,那当然是云萝告诉她的。

    总督府就坐落在城中,隔着两条街就是岭南道道台府和禺州府的知府衙门。当云萝进入到这附近的时候,街道两旁就猛的安静了下来。

    她在脑海中回忆了下当日叶蓁蓁与她说的总督府格局,然后走到总督府的东面围墙下,迅速的攀爬了上去。

    越过围墙,悄然落地,果然,跟叶蓁蓁说的一样,这里是一个小花园。

    穿过花园,绕过一片不小的人工湖,影壁之后就是总督叶诀的居室。

    然而,那居室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亮光,云萝在影壁前犹豫了下来,终于还是绕了过去。

    她才刚进院子,西侧的书房门就忽然打开,月光投射下来,只照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幽幽的对她说:“你终于来了。”

    云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