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荒种田之族长你〕〔让巨龙再次伟大〕〔病娇男恋爱实录〕〔无双庶子〕〔曜辉乾坤〕〔弃妃轻狂:反派嫡〕〔原来我早就无敌了〕〔不小心捡了一个宇〕〔重生之帝君归来〕〔老婆发现了我千亿〕〔我只想自力更生〕〔娇妻很拽:隐婚老〕〔都市医品仙尊〕〔重生狂妃:太子殿〕〔一婚二宝:帝少宠〕〔我家宿主是预言女〕〔美漫里的武僧〕〔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反派他过分阴阳怪〕〔进击的丧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69章 回江南
    ,。

    岭南总督叶诀率领水兵追击海寇,在茫茫碧海之中不知去向,至今已四月有余。

    如今,岭南大军由行军司马和长史共同掌管,叶诀留在禺州的亲信曾在六月就往京城发出总督在海上失踪的信报,但显然,这份信报并没有成功送达。

    而且,禺州城内至今没有叶总督在海上失踪的一星半点流言。

    云萝从总督府翻墙出来的时候,时辰已经过了三更,皎洁的月光下,整条街道都显得分外安静,她藏身在黑暗的阴影之中,很快就远离了这一片区域。

    之后,她继续为建设报馆的据点忙碌,似乎不曾夜探过总督府。

    院子虽然已经买了,但装饰修缮也不是一个小工程,她亲自指挥了两天,然后把事情交给了石有福他们。

    他们卖完了报纸,原本应该要预备打道回京了,却被云萝留了下来,让他们等下一拨队伍过来时候两队汇合,然后一半人留在禺州,一半人回京城。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月底,云萝把事情交代完毕,然后整理整理东西就决定要离开了。

    在禺州的这半个月,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一点波折。经过这么多期,报纸也似乎已经被禺州的百姓接受,未曾遭到本地官府的阻挠和驱逐。

    进禺州时,云萝身后带着十四人,离开禺州时,一队人加上她自己也只有十一骑。

    “也不知罗大哥他们见到老夫人了没有。”

    中午休息的时候,兰香挨着云萝不由嘀咕了一声。

    分别已有足一个月,罗桥他们若是行程顺利的话,应该早已经回到江南见到了老夫人,但若是不顺,或许至今还被困在滇南。

    云萝从不担这种毫无用处的心,“与其担心,不如把自己的事做好,也要相信同伴会把他们的事做好。”

    兰香悄悄的吐了下舌头,忽然搓着手臂说道:“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离开禺州不过百里地,却好像冷了不少。”

    十月末将近冬月,京城都快要开始飘起雪花了,禺州却仍暖和得很,穿一件稍微厚实点的外衫都能被捂出一身汗。

    如果中午还只是有点轻微的差别的话,到晚上他们的感觉就一下子深了许多,夜深风凉,似乎需要穿上小袄才足够保暖了。

    因为时间还算充裕,所以这一回云萝并没有着急赶路,速度不快不慢,路上也还算顺利,没有遇到拦路打劫的,倒是兰香被一个卖身葬父的小孩儿骗走了十两银子。

    一直到江南,兰香仍对此事耿耿于怀,觉得她的一片好心被人糟蹋成了碎片,十两银子可是她近半年的月例呢!

    抵达江南越州城的时候,正是十一月十五,卫府昨天就提前得到了消息,知道云萝将会今日回来,所以一大早,卫府的卫德大管家就出了城在十里亭翘首盼望。

    终于,将近正午时分,远处的官道上奔来了十骑快马,他顿时眼睛一亮,飞快的走出到亭外,然后抬头看着飞快的策马奔到他眼前的云萝,“老奴拜见郡主。”

    “大管家。”

    卫德笑眯眯的看着她,却一点不影响他狠狠的瞪了她身后的兰香一眼,斥道:“真是越发的不懂事了,大冷的天怎能让郡主迎风奔马?若是着凉了,或是把脸给吹坏了,不必等老夫人动手,我就要先狠狠的罚你们!”

    兰香和侍卫们皆都缩着脖子不敢为自己分辨,云萝则摸了下自己的脸,然后对卫德说道:“大管家别责怪他们,是我自己喜欢骑马,他们都听我的。”

    卫德转眼又是和蔼的笑脸,伸手牵着云萝的缰绳,说道:“郡主可要爱惜自己,这大冷天的骑马实在不是啥好滋味,老夫人也十分担忧您的身体,特意吩咐了要把马车备上,不可让您受了风寒。”

    云萝早已经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华盖马车,又听卫德这么说,便翻身下马,朝马车走过去。

    长辈的心意不可辜负。

    卫德亦步亦趋的跟着,亲自伺候着她登上马车,且说道:“老夫人原本也是想出城来接您的,只是身体不适,老奴不敢让她出来又着了凉风,好不容易才劝阻下来。”

    云萝已经进了马车,闻言顿时转头问道:“祖母生病了?”

    “前两天着了点风,有些咳嗽,如今虽未痊愈却也好了大半,郡主若不放心,回去后您再给老夫人瞧瞧?”

    “嗯,快走吧。”

    帘子拉下,车门关上,卫德坐在前方的车辕上亲自赶车,缓缓的朝越州城走去。

    马车里,上好的银霜炭在小炉子里缓缓的散发出热气,把整个马车里面都烘烤得暖融融的,小炉子上架着一口炖盅,正“咕噜噜”冒着热气,散发出无比诱人的肉香味。

    云萝忽然就觉得饿了。

    她用几子上的厚布包裹着右手,轻轻的揭开了那炖盅的盖子。

    肉香味瞬间浓郁,直扑鼻而来,在那一团热气散去之后,云萝看到了炖盅里红通通的大块五花肉。

    这肉明显已经炖得很久了,肉皮饱满晶莹,只需用筷子轻轻一夹就能把它们夹碎。

    卫大管家的声音在前面响起,“炉子下面温着一碗饭,虽没了刚出锅时的那股香味,但现在已到午时,进城再到府上还需一个时辰,委屈郡主先将就一口。”

    云萝弯腰从炉子下方的口子里掏出了两个盖在一起在的碗,把上面的碗揭开,就见一大碗冒尖的白米饭。

    云萝看着这饭碗,又转头看看还在“咕噜噜”冒泡的红烧肉,默默的把手伸向了桌几上的筷子。

    大管家真是好贴心!

    似乎是怕颠着郡主,卫大管家把马车赶得慢悠悠的,踱步一般,从十里亭到城门前就走了小半个时辰,再从城门走到卫府,又费了半个多时辰,不多不少,前后所费的时间正好是一个时辰。

    兰香和九个侍卫全都被饿得前胸贴后背,若非还要顾及点形象,都想趴在马背上了。

    马车直入府内,等到终于停下,云萝从马车内出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笑眯眯看着她的卫老夫人。

    云萝的脸上虽无明显变化,目光却在瞬间软了下来,“祖母。”

    老夫人亲手把乖孙女从马车上扶下来,也不急着叙话,而是说:“我让人准备了热水,赶紧去泡会儿,去去身上的寒气和疲乏。”

    自离开京城,云萝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心的泡过澡了。

    水温微烫,几乎在瞬间就驱散了她身上的寒气,额头、鼻尖上也迅速的沁出一层汗珠,仿佛连头顶都在冒着热气。

    她舒缓悠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嘴唇紧闭,整个人都没入温水之中。

    等她从浴室出来,时间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老夫人就坐在云萝的屋里,等她沐浴之后,亲手给她擦拭头发,一点点的把满头青丝烘干。

    而在这个过程中,祖孙两也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了话。

    主要还是老夫人在说。

    “罗桥他们在一个月前就回来了,五个大小伙一个个的都瘦脱了形,把阿玥的信带了回来。”

    “赈济灾民最要紧的就是粮食,蜀中之地自古便是天下粮仓,离滇南又近,从那儿调派粮草更方便,损耗也更小。阿玥说了,离京之前,皇上给了他一块便宜行事的令牌,他又抽调了十万大军横陈在滇南和巴蜀之间,暂时不缺粮。”

    云萝躺在榻上动了下脑袋,问道:“那他缺什么?”

    若什么都不缺,罗桥他们就不会不顾身体的只用了十天就从滇南奔到江南。

    老夫人给她梳理发丝的手顿了下,说道:“缺药材。他信上说,水灾最严重的几个县城相继出现了役症,大夫和相应的药材都急缺。”

    云萝原本迷迷糊糊的,舒服得都快要睡着了,忽然听到这话顿时猛的睁开了眼睛,抬头道:“役症?”

    卫老夫人一巴掌就把她的脑袋给按了回去,瞪了她一眼,道:“急什么?我已经发出告示,让我卫家所属的商队全都就近搜集药材和大夫,以最快的速度送往滇南,如今说不定都已经把役症压下来了。”

    云萝蹙着眉头有点郁闷,“我当时在禺州。”

    如果罗桥当时分出个人到禺州来告诉她这件事,她现在肯定已经……

    正如此想着,脑门上又忽然被拍了一下,“啪”的一声,若只听声音的话,真的是特别响亮。

    “收起你那个大胆的念头。”卫老夫人说,“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回来,不是为了看你不顾自身安危的跑到那样危险的地方,若是有个万一,你让我和你母亲怎么活?”

    云萝默默的闭上了眼睛,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就算想去,这里不是前世,能够“咻”的一下就从江南飞到滇南。

    快马加鞭或许能在十天内到达滇南,可如此极耗精力,她极有可能到了那里之后不仅没办法看病救人,反而要被人照顾。

    可若是慢慢的过去……

    她又睁开了眼睛,问道:“他信上有说,役情是从何时开始的吗?”

    “他到滇南的时候,有一些地方便早已经出现了疫情,罗桥他们找过去的时候,役症已得到控制,也有了治疗之法,只是药材急缺,他把周围能搜集的全搜集了也不过杯水车薪。所以,放心吧,我已经让卫家下属的所有商队都去搜集他需要的药材,刚几天前得到消息,皇上也在紧急调拨药草。”

    然而,皇上的速度还没有卫家商队快,他们分散在大彧各处,得到老夫人的命令之后就迅速的运转了起来,将商人的效率发挥得淋漓尽致,不到半个月,最先的一拨药草就送进了滇南。

    而云萝听说疫情已得到控制,且有了治疗之法后也放下心来,不再惦记着这件事。

    她相信祖母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面哄骗她的,哪怕是因为担心她不顾安危的跑到危险之地去,老太太也不会使用这样卑劣的谎言。

    安心之后她就很快睡着了,哪怕她面上不显,但这两个多月的奔波其实还是很辛苦的。

    老夫人见她睡着,手上的动作也越发的轻柔,示意丫鬟把床上的被子抱过来,而她则继续给云萝在熏笼上烘头发,并轻轻的按摩头皮。

    这一觉,云萝睡得十分舒服,就连警觉都降低了许多。

    一觉醒来,外面已是一片漆黑,而她身上盖着被子,头发已彻底干燥还带着淡淡的香味,肚子也饿了。

    守在外面的丫鬟听到动静就隔着门轻唤了一声,“郡主,您醒了吗?”

    得到答复后,她拿着灯开门走了进来,将屋里的灯盏一一点上,然后屈膝说道:“老夫人见郡主睡得香,不忍打扰就先走了,还让小厨房里备着饭菜,等郡主醒了随时都能食用,郡主现在可要吃一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