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蜜恋:总裁趁〕〔至尊战神狂婿〕〔从签到开始制霸全〕〔怪兽:开局召唤哥〕〔极品透视民工〕〔签到从捕快开始〕〔权爷,你老婆是团〕〔重生六零幸福攻略〕〔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透视神医女婿〕〔至尊强婿林阳〕〔半步人间〕〔开局绑定女武神〕〔娱乐从龙套到神级〕〔我穿成了极品婆婆〕〔首富被当成小可怜〕〔苏小柠墨沉域〕〔大唐好伙计〕〔荒野求生之不小心〕〔这个天下我做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70章 你又不记得我了
    ,。

    云萝回到江南后,并没有马上去白水村,而是在卫府中陪伴祖母,并顺便将她之前为二姐准备的添妆仔细的整理出来。

    她没有因为如今身份的转变而改变送给二姐的添妆,依然是首饰头面,并把之前暂定的几亩良田换成了庆安镇附近的一个小田庄。

    田庄是真的小,不过五十余亩而已,但江南的田地本就极为抢手,百姓们手中的多是被切割成一块一块的小地,少有地主愿意把几十亩连成片的田庄往外出售,每每出现都会引人争抢,因此云萝能买下这个小田庄还仗了身份的势。

    当然,该付的银子她是一分没少。

    这样的一份添妆对如今的云萝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但她在思考了几天之后,最终还是没有再往上增加。

    地契、首饰、金银锞子分装之后又装进同一个锦盒里,也不过是装了小小的一个匣子而已,到十一月廿一的早上,云萝就辞别祖母,然后抱着锦盒登上马车离开了卫府。

    冬日的天亮得迟,城门开启的时候天色还黑漆漆的,罗桥驾着马车缓缓的出了越州城。

    马车的四角各挂着一盏气死风灯,随着马车的行驶而不停摇晃,蒙蒙的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道路。

    马车后还跟着一队随行的侍卫,都是跟着云萝从京城到岭南再到京城的人。

    罗桥五人在一个多月前就到了江南,虽然当时奔波得几乎去了半条命,但好吃好喝的调养这么久,如今似乎比之前还胖了些。

    他坐在车辕上一边驾着车一边说道:“听说郑二爷家起了个大院子,并排的两个五间三厢的大院子,如今只在东院开了一个大门,等日后两位郎君长大了,只需要在旁边再开一个大门就能立刻分成两个单独的院,十分宽敞。”

    这件事云萝已经知道了,老夫人为了让她更直观的了解,还拿笔给她画了个简易的格局图,在上个月迁新居的时候还替她往白水村送了一份礼。

    并排的两个一模一样的院子,三明两暗五间正房,左右各三间,但目前只开了东院的大门,进西院就要从东院西厢旁的过道通行,东厢旁与过道相对的是一件灶房,西院与灶房相对的那间屋暂时用作堆放杂物。

    从明暗两间房中间的过道穿过就是后院,后院也围了墙,沿着围墙的西面搭了牛棚、猪圈和茅房,东面则长长的搭了鸡圈,据说养了二十多只鸡,中间空出的土地就开垦成了一大片菜地。

    冬天日短,云萝在天不亮出发,一直到天色蒙蒙才终于到了白水村。

    过了庆安镇,这一路过来就尽是袅袅炊烟,有许多人家太阳还在半空时便开始准备晚饭了,在太阳落山前吃完,然后收拾收拾就要睡觉了。

    不过越是靠近白水村,周围村庄升起炊烟的时辰就越迟。随着附近几个村庄的逐渐富裕,许多人家都从一日两餐变成了一日三餐,况且,肥皂作坊的伙计要到申末酉初才下工呢。

    眼看着天色不早,锅里的卤味和豆腐也都卖得差不多了,郑丰谷就和刘氏把多余的杂碎捞起,然后把锅从炉子上抬下来,小心的把卤汁倒进干净的瓦锅,再将炉子里的火扑灭,搬抬到食肆里靠墙放好。而云萱和文彬则把案板清理干净,抬到边上靠墙竖起,然后把门板一块一块的镶嵌进门框里。

    文彬年纪小,力气不大,但也能勉力把分量不轻的门板镶到门框中了。

    郑嘟嘟也有事儿干,他要把门口多余的几块木柴抱到灶膛边上放好,再拿着扫帚把地扫干净。

    那扫帚似乎是特意为他绑的,小小的一把,他使唤着一点都不费劲。

    正扫着门口,他忽然小耳朵一动,转头看向了通向村外的方向,天色昏暗,但并不影响他看到有车马正往这边来。

    他不由得“咦”了一声。

    马车、牛车、驴车在白水村并不罕见,他坐在食肆的门口,每天都能看见一队又一队的车马从村外的道路上走过,但那都是往肥皂作坊去的。

    其他人也很快都听见了车轮马蹄声,云萱把门板镶上且推过去与上一块门板合并,然后探头往外看了一眼。

    她看到浩浩荡荡十多骑,拥护着中间的一辆马车,那马车也比寻常的大不少,由两匹马拉着,只可惜那马背上的人因为天色昏暗而看不清相貌,但从身影看应当都是些健壮男子。

    “什么人到村里来了?好大的阵仗。”

    郑丰谷他们都走到了门口,甚至是隔壁李宝生家都听到动静走出到门口张望。

    车马越走越近,他们也看得越来越清晰,文彬忽然朝着那被拥护在中间的马车喊了一声,“三姐!”

    正拄着扫帚看得入神的郑嘟嘟被他这一声吓了一跳,不由得身子一歪,扫帚绵软撑不住他的小身子,顿时就“吧唧”一下摔到了地上。

    平时最疼他的娘和二姐却对他视而不见,“呼”的就往外奔了出去,哥哥更是迈步从他身上跨过,差点踩到他的小手手。

    郑嘟嘟:“……”

    几乎在文彬喊叫,郑丰谷他们往外奔的同时,那马车的窗户往外打开,然后一颗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

    天色昏暗看不真切,但声音却是他们十分熟悉的,“在大路上就闻到了卤香味,我就知道你们肯定还没关食肆。”

    原本还只是急走出两步的郑家人顿时朝那边飞奔而去,跑在最前面的就是文彬,走在窗户旁跟她说:“三姐,你真回来了?”

    云萝伸出手敲了下他的脑袋,“你刚才不是都喊了吗?”

    他就弯起了双眼,说道:“我是猜的,看见这马车有些眼熟,我们这儿也没有这么大的马车啊。”

    罗桥终于把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云萝便不需要任何人搀扶的直接往下一跳。

    然后,她就落入了刘氏的手中,拉着她又惊又喜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定是赶不回来了呢,没想到你就猛的出现在了眼前。你这孩子,回来咋都不事先知会一声?我也好让你爹去外面迎一迎你。”

    云萝情不自禁的弯了一下眼角,说道:“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哪里还要爹去迎我?”

    刘氏拉着她看了又看,昏暗的天色都挡不住她欢喜的视线,伸手在她头上、脸上、肩膀上摸了摸,说道:“怎么不是了不得的事?你回来了,那就是我们家顶顶重要的事。”

    又说:“长高了,都快要比上你二姐了。”

    郑家可是祖传的高挑身材,刘氏知道,云萝以前可担心自己会长不高了。

    云萝转头去看云萱,发现如今她跟二姐的身高还是有些差距的,不过她还能再长呢。

    云萱也朝着她笑,抢过了她的另一只手说道:“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千里迢迢的赶回来实在不值当,从京城到这儿听说至少要走半个多月呢。”

    刘氏闻言就连忙说道:“快别在这儿站着了,赶紧回家去,有啥话也等坐下来再慢慢说。”

    说完就拉着云萝往村子里走去,转身看到了站在后面的郑嘟嘟。

    郑嘟嘟正仰着头看云萝,脸上有些亲近又有些迟疑,因而站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云萝。

    云萝也垂眸看他,忽然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下,“郑嘟嘟,你又不记得我了?”

    上一次半年不见,他乍见之下就不禁有些陌生,这一次一年多不见,他虽然时常听见爹娘兄姐说起,他自己也隔三差五的要念叨一回,但真的见了面却又不由得感觉生疏。

    毕竟年纪还小,毕竟,云萝确实跟去年长得有些不一样了。

    长高了,长开了,也长得更漂亮了。

    不过被这一捏脸,他就迅速的找回了熟悉感,虽仍然有些拘束,却咧嘴朝她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三姐!”

    文彬“啧”了一声,轻蔑之意无需言说,挨着云萝,还有点吃味。

    云萝便转手往他肩上一搭,搂着他就往村子里走去。

    住在从村口的几家人都从屋里出来了,站得远远的朝郑丰谷和刘氏招呼,夫妻两与邻居寒暄了几句,然后也不管食肆里还没有清理干净,直接把门板镶上,又从小门往院子里绕出来,把大门一关落锁,一家人就热热闹闹的往新家走去。

    云萝才刚回来,这一路刘氏就跟她说:“村里没有那么大片的空地,所以新院子建在村西边,位置稍微偏了些,不过与你三叔和小姨母家都隔得不远,站在门口喊一声就能听见。”

    文彬说:“虽然只开了一个大门,但里面分成了两个院子,每一个都比老屋还要大上不少。爹娘说,以后东院归我,西院给嘟嘟,但二姐和三姐的闺房现在都安置在东院里,以后也不会改变。”

    郑嘟嘟顿时生气的转过头来,“哥哥胡说,爹娘明明没有说过这话!”

    文彬便挑眉斜睨了他一眼,“我是长子,于情于理都该是东院归我,不信的话,你大可以去问村里的任何一个长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