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71章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郑嘟嘟被文彬气得不要不要的,可他说又说不过,打也不是对手,至于说跟爹娘撒泼告状什么的,那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

    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于是他把云萱往他那边拉了过去,仰着头说道:“二姐,你住西院,以后也一直住西院!”

    云萱百忙之中分了点注意力给小弟,笑嗔道:“我们一家人现在都住在东院,西院空落落的每间屋里都不过添置了床铺而已,你把我一个人分到那边去,是不喜欢我了吗?”

    文彬也跟着冷哼一声,“二姐过不了几天就要出嫁了,郑嘟嘟你竟是连这么几天都等不及的不想跟二姐住一块儿。”

    郑嘟嘟顿时急了,大声说道:“我没有!我是说我要把我的院子分一些给二姐,才不是要赶二姐出去呢!”

    郑丰谷忽然伸手往他脑袋上轻拍了一下,佯怒道:“什么你的我的?我和你娘都还在呢,你就等不及的要跟你哥哥分家产了?”

    郑嘟嘟愣了下,然后转头冲文彬用力的哼了一声,说:“爹娘都还在呢,哥哥你就要跟我分院子,还跟我抢二姐、三姐,真是太不听话了!”

    一家人吵吵闹闹的往村西头走去,后面还跟着马车和牵马行走的侍卫,车轮马蹄声几乎要把说话声都给掩盖了,沿途经过的人家听到动静都不由得从屋里走了出来,就着天边的最后一点天光看到了这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

    许多人都站在自家门前张望,也有人好奇的问道:“丰谷啊,这是小萝回来了?”

    郑丰谷笑着说道:“是小萝回来了。”

    &xygylp.nbsp;刘氏也与乡亲说道:“这孩子回来前也没知会一声,猛不丁的出现在眼前,把我们也吓了一跳。”

    这一路过去,渐渐的就越发热闹了起来,那些本来暖烘烘的关着门的人家也纷纷探头出来张望,然后知道了郑丰谷家的小萝又从京城回来了。

    “小萝这是专程回来送姐姐出嫁的吧?”

    “京城到这儿几千里路程呢,路上可不好走。原本早就让文彬写信给她,叫她不必特意赶回来,她之前还答应得好好的,没想到突然就回来了。”虽带着几分责怪的语气,但刘氏脸上的笑容却连黑夜都挡不住。

    一路与人寒暄,一路走到了村子的西边尽头。

    原本建造在最西边的是郑丰收家的院子,他家往后几十丈是癞子家的几间破茅草屋,再往西过去约三十丈远便是山坡林地,如今则开辟成了茶园。

    郑丰谷家的新房子就在郑丰收家的西面,但并不是两家并排,而是要往后一些,差不多是在郑丰收和癞子家的中间,从门前小径往西走几十步就是茶园直通大路的小道,站在门口还能看到茶山脚下的那个院子。

    云萝他们就是从郑丰收家的屋后走过,然后不等他们走到几步外的自家门口,三叔家的后门就忽然打开,奔出了一串孩子。

    “三姐!”

    激动的声音骤然www.dpstextile.消失在几十双虎视眈眈的注目之中,刚从自家后院奔出来的云桃等人紧急刹车,仰头看着眼前的高头大马和华盖马车,还有威风凛凛的侍卫们,差点想缩回到家里去。

    明明不是第一次见了,但上次云萝回来的时候也只在宣读圣旨时拥护着浩浩荡荡的人,之后该散的散,近身保护的侍卫也被安排到茶园,平时几乎不会出现在云萝身边。所以突然看到这样气势惊人的十几侍卫聚集一处,还齐刷刷转头看过来,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不过只看了一眼,他们就把目光收回,还往边上让了让,让出了一个十分宽敞的地方。

    云桃想要往回缩的脚步就又往前迈了出去,然后蹬蹬蹬的跑到了云萝身边。

    一年四个月过去了,云萝长得飞快,但云桃似乎也不慢,两人站在一起,她还比云萝高了半个额头。

    云萝默默的看向身旁的云梅,伸手摸了下她的头顶。

    云梅抿着小嘴朝她软软的一笑,细声细气的喊了一声,“三姐。”

    刘氏已经把大门打开,回身笑道:“站那儿做啥?快进来吧。”

    又看了眼侍卫们手上的马,转头与郑丰谷商量道:“屋后那一排草棚子都是敞着的,现在天儿又冷,也不晓得会不会把马给冻坏了。”

    罗桥便上前去说道:“太太放心,只需在底下多垫些干草,就冻不着它们。”

    郑丰谷有些眼馋的看了几眼这些马,然后带着罗桥往侧面走去,说道:“从后面走更宽敞,待会儿我拿几张草帘子挂在外头,也能挡不少冷风。”

    侍卫们跟着郑丰谷往后院去拴马,云萝则从大门进去,身边围绕着一群孩子。

    刚进门,三婶吴氏就骂骂咧咧的也走了进来,“小兔崽子,让你们跑慢些跑慢些,耳朵都长到脚后跟上了!”

    郑小一和郑小二当即“哧溜”的钻到了两个姐姐身后。

    如今他们也已经六岁了,身形虽仍显瘦削,但精神和身体却强健了许多,比同龄的孩子也不差多少了。

    毕竟,一般人家的乡下孩子可没有他们吃得好,养得精细。

    云萝帮着云萱一起把灯盏点了起来,转身喊了一声,“三婶。”

    吴氏竖起的眉毛顿时一松,看着云萝愣了愣神,随之神情便有些拘谨了起来,双手在围裙上用力的擦了几下,说道:“一年多不见,小萝长得更好了,要是在路上碰见,我都不敢认。”

    文彬不由往云萝的脸上打量了几眼,有些疑惑。

    也没有变那么多吧?不过三姐确实越来越好看了!

    刘氏从灶房出来,直接伸手把吴氏拉了进去,“你来得正好,赶紧帮我把晚饭收拾出来。他们这一路从府城到村里,中午肯定没有吃好。”

    “我听着说是来了不少人,家里的菜式够吗?”

    “够了的,小萱的好日子就在这几天,家里现在也备了不少东西。”

    听到这话,在外面院子里的几个人都笑嘻嘻的看向云萱,云萝则双手拢在袖子里,特别正经的说道:“姐,我在禺州碰见了一顶红宝石发冠,第一眼就觉得很适合你出嫁时佩戴,过会儿拿出来给你看看。”

    云萱俏脸一红,伸手在云萝的手臂上拧了一把,然后在几个弟弟妹妹的起哄声中转头躲进了灶房。

    文彬就拉着她介绍新房子。

    现在一家人主要还是住在东院,郑丰谷夫妇带着郑嘟嘟住在正房的东屋两间房,明间作卧室,暗间做仓房。文彬住在西次间,用屏风隔成了内外两室,内室安放着床和箱柜,外面则是书柜书桌。

    从堂屋出来右拐,就是通往后院的狭窄走道,右边是西次间的外墙,左边是一扇小门,门内放着木犁、箩筐、稻桶、簟等并不经常使用但不可或缺的农具,分门别类的堆了有大半个屋子。

    穿过走到进入后院,因为是两个院子连成一片,因此后院显得特别狭长,除了猪圈牛棚茅房等,紧贴着屋后的墙壁还搭了两个长长的草棚,草棚很矮,以郑丰谷的身高进去还得稍稍弯着腰,不然一不留神就会碰到头。

    现在后院也闹哄哄的,侍卫们已经把马拴好,但马车却还在后门外,郑丰谷正围着马车打转,不舍得把他小闺女的马车放在后院草棚里。

    那草棚还没马车高呢!

    看到云萝进了后院,他就站在后门处朝她挥手说道:“快别出来了,这里脏得很。”

    又说道:“小萝啊,你这马车不如就放屋里去吧,反正咱家空屋子还有不少。”

    没错,就是这么的财大气粗!

    云萝默了下,“哪有把马车放屋子里的?”

    “这有啥?你总得在家里待上些日子,这金贵的马车放外头风吹日晒的也不好。”

    反正他就是觉得,他家的草棚子太委屈小闺女的马车了。

    站在他旁边的侍卫不由得闷笑了一声,说道:“二爷,我看您家前院顺着大门过去的一溜棚子搭得挺高的,如今那下面也没有放许多东西,不如整一整把马车放那儿去?”

    郑丰谷凝神想了想,点头道:“成!”

    于是马车掉个头又到了前门,侍卫们把拉车的两匹马卸下来,又把马车里的东西都搬进屋,然后,郑丰谷从杂物房里扛出了几块长木板将它们往门槛上一搭,车轮子就能顺着木板搭建的斜坡往上过台阶越门槛,进入院子里。

    刘氏都忍不住好奇的走到灶房门口来看了一眼。

    马车被几个人一起推进了西院,靠着墙摆放在好。几个小孩围着看了会儿稀奇,然后掉转过头来看刚才从马车上搬下来的东西。

    郑丰谷也凑过来看了一眼,心疼的说道:“咋又买这么多东西?家里啥都不缺,你留着钱自己花。”

    云萝却觉得她这次回来带的东西已经很少了,上次可不止一辆马车。

    侍卫们被郑丰谷让进了挨着灶房的那间厢房,那里面并没有安放床榻,而是摆了两张大方桌。

    郑丰谷进灶房拎了一个滚烫的水壶和一大捧碗,离门口最近的一个侍卫见状连忙站起来接过去,“二爷您快别忙活了,有啥事只管说一声,让我们来!”

    罗桥把他拉了过去按坐在凳子上,说道:“二爷您忙活一天可不比我们轻松,赶紧坐下歇歇脚。”

    罗桥已不止一次护送云萝回村了,所以郑丰谷对他不算陌生,因此也不见拘谨,笑呵呵的说道:“这有啥累的?跟以前相比,现在的日子真是跟神仙一样。”

    侍卫们互相传递着每人都倒了一大碗热茶,只是拿在手上就觉得全身都好似暖了起来,这一路被冷风吹得发紧的皮肉也逐渐缓了过来。

    郑丰谷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晓得你们来,家里都没准备啥东西,晚饭还得再稍等等。”

    “二爷客气了,郡主就是不想您和太太忙碌,才故意没有提前知会。”兰香将一个火盆端了进来,冲近前的侍卫瞪过去,道,“都等着人来伺候呢?出来两个人烧火!”

    当即就有两个侍卫站了起来往外小跑着出去,“我去我去,我最喜欢烧火了!”

    冬日里,烧火的灶膛前可是个风水宝地,不仅暖和,说不定还能蹭点多余的肉啊菜的。

    堂屋里也很热闹。

    这新房子可比村口的那个小院大多了,最大的堂屋长宽皆约两丈,哪怕放了桌凳,堆了一马车的东西,还有十来个大小孩,也不显得十分拥挤。

    云萝把她带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归置放好,文彬和云桃在旁边打下手,郑嘟嘟和小一小二则自顾自的忙得团团转。

    不经意看到乖巧的坐在小凳子上的云梅,云萝的动作一顿,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说道:“理好了就都坐下,我有东西给你们。”

    几个人顿时呼啦啦的围了过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桌上的一叠纸包。

    这种纸包他们都很熟悉,向来都是点心铺子用来包装点心的。

    云萝把两包点心递给了云桃,“路上不便,我就没有带许多东西,只有两包给你们尝个味儿。”

    云桃伸手接过,说道:“我娘说,明天要做糯米滋,三姐你来我家吃吧。”

    “好,让三婶少放糖。”

    云桃就嘻嘻笑了起来,“我晓得,不过我娘听不听我就不晓得了。”

    云萝嘴角一抽,径直打开了一包点心,给围在桌边的每个弟弟妹妹都分了一块,“马上就吃饭了,只能吃一块点心。”

    小的几个都点点头,云桃却说:“我家已经吃过晚饭了,刚吃,碗还在锅里没洗呢。”

    点心正好分到她这儿,云萝闻言就动作一顿,然后手腕一转,送到云桃面前的点心拐个弯塞进了她自己的嘴里。

    云桃:“……”

    云梅看看她,又看看自家亲姐,眯着眼睛就软软的笑了起来,手上的点心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直到还剩下最后一个角,才伸手递给了云桃,似乎要送给她吃。

    云桃气得用力揉了下她的脸,“小气鬼,还是你自己吃吧!”

    云梅就把最后的一角点心也吃掉了,眯着眼睛,表情十分满足。

    然而,看到她这个样子,云桃脸上却不禁流露出心疼伤感,还有怨愤之色。

    云萝将这些尽收眼底,但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又拿过一个匣子,里面塞着满满当当的锦囊荷包。

    她看了下荷包上的花纹,然后将它们分送给小一、小二和云梅、云桃。

    小一手上的动作最快,打开荷包就“哇”了一声,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对小小的银镯,“四姐你看!”

    郑嘟嘟探过脑袋去看了一眼,然后眼珠骨碌碌的转到了郑小二的手上。

    小二的礼物与他哥哥一样,只是银镯上的纹饰略有不同,云桃和云梅则是一对珠花,不过颜色与款式皆不相同。

    “三姐,这太贵重了,我们不能要。”云桃看了一眼之后却把东西推了回来,“你每次回来都给我们带好多东西,这样占便宜,我……我难受。”

    云萝道:“为何难受?”

    她幽幽叹息一声,“占了便宜我怕还不了,心里难受,看到这么好的东西就在手上却要还回去,我更难受。”

    文彬不由得笑出声来,“既然怎么都难受,那不如就把便宜先占下再说。”

    郑嘟嘟扒拉着桌沿,连连点头说道:“就是就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文彬一惊,“这话是谁给你说的?”

    郑嘟嘟眼珠子往上飘,很认真的想了会儿,说道:“多宝说的。”

    云萝也好奇的问道:“多宝是谁?”没听说过村里有谁叫这个名字的。

    文彬的表情却忽然一言难尽,明明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他却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轻声说道:“多宝是镇上一商户家的孩子,他家是开当铺dzgrdjt.的,如今和嘟嘟在同一个学堂里读书,据说,跟嘟嘟玩得很好。”

    郑嘟嘟小耳朵一动,当即反驳道:“才没有跟他玩得很好呢,我可不喜欢他了。”

    “说谎,你不喜欢他,上次看到他被大孩子欺负你怎么还冲上去帮他打架?”

    云萝不由侧目,“打架?”

    嘟嘟小弟顿时缩了下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