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72章 好胖
    ,。

    郑嘟嘟在过年后就被送到了镇上的学堂,到现在也快一年了。

    成绩嘛,因为家里有个秀才哥哥,耳濡目染的在入学前就已经能背下《千字文》了,所以暂时还没有出现跟不上先生教学的情况,甚至在一众小萝卜头堆里还名列前茅,常被先生夸奖,又因为顽皮没少被罚。

    和他一起,三叔家的双胞胎也都入学了,因为自小就身体不好,不能跑不能跳的倒是养出了一个乖巧安静的性子,至少跟郑嘟嘟相比是乖巧太多了。

    桥头村的邱大虎每天早上都会把他们送到镇上的学堂门口,又在将要下学的时辰去接他们回村,倒是不用担心他们在镇上行走出意外。

    “就是太贵了。”云桃叹着气说道,“一趟两文钱,来回就是四文,两个人每天都要交八文钱的车资呢。”

    若是放在几年前,白水村谁家禁得起每天八文钱车资的花销?便是如今日子渐渐好了,大部分人家也都是舍不得的。

    况且,读书可不仅仅是来回车资,还有束脩,笔墨书本,中午的一顿午食,便是郑丰收如今格外勤俭,也深觉得压力山大。

    云萝便问道:“三叔如今有多少月钱了?”

    云桃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需要对云萝隐瞒的事情,直接说道:“每个月都的一贯钱,除此之外,从春茶采摘到秋茶结束,每个月都有额外的贴补,少的时候是五百八百,多的时候有三两五两银子呢。这个时节已经没有茶叶采摘了,但要修剪茶树,给它们松土施肥,大部分时候都还算清闲,但有时候走得远了,天黑了还不能回家。”

    茶园广阔,连绵了好几个山头,那些离村子远的地方单只是花费在路上就需不少时辰。

    “三叔今天还没回来?”

    “是啊,我爹今早出门的时候就说了,想要把那边的事抓紧全做完,也省得明天还要大老远的跑一趟。”

    云萝看了那三个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弟弟,问道:“如今村里去学堂读书的人多吗?”

    “挺多的。我们村里不是有个肥皂作坊吗?好远的地方都有人过来找活儿,王大管事最喜欢招读过书的人,识字会算学的人也比其他人的工钱更高,说不定还能当个小管事呢。”

    村里人或许没有许多见识,但他们会看会听会比较,况且家里宽裕了,大部分人其实都很愿意送自家的孩子去读书,就算只是多认识些字也好,若是有读书的天分能考个功名,那更是祖坟冒青烟的大喜事。

    云桃便看了文彬一眼,笑嘻嘻的说道:“现在村里人都说二伯和二伯娘有福气呢,大儿子是我们村最年轻的秀才公,大闺女转眼就要当秀才娘子,小闺女就不用说了,小儿子虽是个淘小子却聪明得很。”

    文彬正在翻刚才整理东西时看到的一匣子书,闻言就抬起了头来,眨着眼说道:“三叔说了,以后也要给四姐你找个读书人的夫婿呢。”

    云桃当即红了脸,伸手就要去扯他的脸。

    两人围着云萝就闹了起来,差点将捧着碗筷进来的云萱撞倒。

    云萱瞪了他们一眼,嗔道:“别闹了,快把桌子收拾收拾,该吃饭了。”

    两人就迅速的把桌子收拾干净,又跟着云萱出门到灶房去端菜捧饭。

    时间有限,刘氏并没有做许多样菜式,不过是芋头炖鸡、白切肉、炒豆芽、烫青菜这四样而已,但每一样都用盆那么大的碗装得满满当当。

    正要动筷子,门外就进来了一个人,“二哥,听说小萝回来了。”

    云萝听到声音就走到门口喊了声,“三叔。”

    郑丰谷也从厢房出来,“你这时候才回来?吃饭了没有?”

    “还没呢。”

    于是郑丰谷就把他拉进了厢房,“那正好,我们也刚要开饭呢,就在这儿吃一口吧。”

    郑丰谷拉着郑丰收一起在厢房作陪,堂屋里,刘氏也拉着云萝挨着桌边坐了下来,又招呼着吴氏道:“你们也快坐下再吃些吧,还方便说话。”

    吴氏就搂着云梅在怀里,和云桃坐了一条长凳,郑小一和郑小二趴着桌沿看了一眼,然后就坐回到挨着火盆的小板凳上,捧着一个紫柰你咬一口我啃一下。

    云梅从荷包里掏出那一对珠花给吴氏看,吴氏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又得了你三姐的好东西。”

    云梅就眯着眼笑了起来,对着珠花翻来覆去的看,显然是喜欢得很。

    吴氏无声的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云萝,又看着坐在下座的兰香笑道:“一年不见,兰香姑娘也越发的好看了。”

    兰香抿嘴一笑,道:“三太太可别哄我,跟在郡主身边,我时常觉得自己是个丑八怪。”

    郑嘟嘟就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看他三姐,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跟我三姐比,好多人都是丑八怪。”

    一句话把一屋子的人都哄笑了,刘氏给他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豆芽,笑骂道:“就你话多,快吃饭吧。”

    他却指着他面前肥瘦相间的白切肉说道:“我要吃肉!”

    文彬斜了他一眼,说道:“你都这么胖了,少吃点。”

    郑嘟嘟一脸控诉,“你吃得比我还多!”

    “我比你大,当然吃得比你多。”

    “娘也比你大,可你吃得比娘还多!”

    文彬被噎了下,夹起一大片肉沾过酱汁,然后张嘴咬了一大口。

    郑嘟嘟“咕咚”咽了下口水,手中的筷子蠢蠢欲动,可惜他如今年小力弱,还夹不起这么大块的白肉。

    于是将目光转向了身旁的兰香。

    兰香顿时被他这水汪汪的大眼睛萌了一下,便小心的看了眼云萝。

    刘氏不由得叹气,转头跟云萝说:“之前也没觉得胖点不好,可别的孩子到他这个年纪都要开始抽条,他是抽条了,可身上的肉也一点没有消下去,六爷爷都说让我们节制下他的饮食,不要吃太多大荤的东西。”

    云桃却忽然看了眼云萝,说道:“三姐小时候不也胖嘟嘟的吗?”

    云萝:“……”

    云萱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挑了一块鸡肉到嘟嘟的碗里,“今天就吃一块鸡肉吧,六爷爷都说了,你若是再胖下去就要有碍身体康健,就连跑跑跳跳都比不上别的小伙伴。”

    郑嘟嘟从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他可灵活了,才没有比不上小伙伴呢!

    吃过晚饭,吴氏帮着刘氏把锅灶碗筷都洗干净,又去西院把几间厢房整理出来,铺上干净的被褥供侍卫们休息,然后才带着几个孩子回家去。

    这边一家人也才终于能坐在一起说些私房话。

    云萝把她带回来的东西又派发了一遍,左不过是些衣裳首饰的,还有给文彬的几本书,最后才拿出一个匣子,放到桌上后打开。

    “哇!”

    郑嘟嘟忽然连他的新玩具都放下了,几乎半个身子趴到桌子上,盯着匣子里那个金光闪闪、光彩夺目的发冠,他两只眼睛反射出的光芒也是金色的。

    云萝把那顶发冠取出来放到云萱的头上比划着,说道:“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发冠,除了发冠,还有耳环、项链和一对手镯,你出嫁的时候戴上,肯定能把十里八乡的姑娘们全都比下去。”

    云萱红了脸,小心翼翼的摸了下发冠,嗔怪道:“做什么买这样贵重的东西?你之前在金家绣坊定的那件嫁衣就已经能把十里八乡的姑娘都比下去了。”

    说到嫁衣,云萝就问道:“嫁衣送来了吗?”

    刘氏也被这发冠闪得有些失神,闻言忙说道:“前两天送来试穿了一下,我看着挺好的,但那女管事说腰身那儿稍微宽松了些,就拿回去修改,明后天应该就会再送过来。”

    云萝就看了眼二姐的腰,“瘦了?”

    刘氏便笑看了眼云萱,说道:“我看她是有些紧张了,这段日子也确实瘦了些。”

    云萱更红了脸,不由羞怯怯的喊了声,“娘。”

    刘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又把匣子里的耳环手镯都拿了出来对着云萱比划,叹气道:“比家里给你备的好看,这很贵吧?”

    后面一句是问云萝的。

    云萝摇头,“不贵,差不多一个铺子的价。”

    刘氏听了便松一口气,她家虽一直住在村里,但要拿出买几个铺子的钱还是不为难的。

    云萝也没有说这个铺子是哪里的铺子,把发冠塞云萱手里由着她自己把玩之后就又把匣子里的另一个小一号的锦盒拿了出来,说道:“二十五那天你肯定忙,我就不添乱了,提前把添妆给你,你自己收好了。”

    云萱没想到还有,下意识的就推了回去,“你都给了这么多东西,不能再拿了!”

    “不多,你是我姐姐。”

    一句话让云萱松了力气,然后在家人的注视下打开了锦盒。

    入目又是金光闪闪的,郑嘟嘟指着躺在锦盒里的两个金娃娃说道:“好胖!”

    比他还胖!

    那还真就是两个金娃娃,巴掌大,一男一女,胖嘟嘟的憨态可掬,十分喜人。

    刘氏都忍不住喜爱的伸手摸了摸,郑丰谷则摸着下巴上的胡茬子憨笑道:“这个好,金童玉女,儿女双全。”

    云萱不由得红了脸,忽然目光一顿,从两个金娃娃下面抽出了一张纸,展开看了眼,顿时一惊,抬头看向云萝,“小萝,这……”

    “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云萝说,“嫁妆多一些,你在夫家的底气也足一些,若万一哪天栓子欺负你了,你也可以不必委曲求全让自己受罪。”

    郑嘟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看到二姐的眼睛都红了,顿时鼓起了腮帮子,抓着她的袖子问道:“二姐,栓子哥哥欺负你了吗?你别怕,我帮你打他。”

    云萱心里的感动瞬间消散,没好气的点了下他的额头,道:“那我可真要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

    “……”

    文彬捂着脸离他远了些,不想跟这个蠢弟弟坐得太近,以免被传染了蠢病。

    时辰不早,一家人说着话就散了。

    云萝的闺房在西厢第二间,紧挨着云萱的闺房。

    虽只是一间房,但面积却很大,比村口那个小院的房间大了不止四五倍。

    用屏风从中间分隔成了内外两室,里面放着床和箱笼,外面则放了一套桌椅,显得有些空荡。

    “我也不晓得那大户人家都是怎么布置闺房的,虽然之前去府城时看见过,自己却怎么也摆不出来那个样儿,索性跟你姐姐的弄成了一样,你要是看着觉得缺了啥,明天就让你爹去镇上给你寻摸回来。”

    云萝并不挑剔,看着这样简单的布置也觉得挺好,一夜无梦,醒来发现比平时晚了半个时辰。

    在床上滚了几圈,然后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穿戴整齐。

    听到开门的声音,云萱从灶房里探出头来,“早上想吃什么?我刚在包馄饨,来一碗吗?”

    云萝端着脸盆进灶房舀了两瓢热水,蹲在院子里一边洗漱一边说:“两碗。”

    云萱笑眯了眼,转身在灶房里忙碌了起来,不禁有两碗份量的馄饨,还打了两个鸡蛋化在汤里。

    馄饨在开水中一滚就能出锅,云萝洗漱完毕,云萱也端着一大碗馄饨放到了桌子,转身又从另一口锅里夹了一盘肉包子。

    郑嘟嘟便是在这个时候披散着头发迷迷糊糊的从屋里出来,看到坐在堂屋里捧着大碗吃馄饨的云萝时忽然惊了下,飞快的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咧着嘴笑道:“三姐。”

    云萝睨他一眼,拿着包子咬下小半个,在心里冷冷的“呵”了一声。

    郑嘟嘟却自己凑了上来,“三姐三姐,你今天要去镇上吗?”

    “去镇上干什么?”

    “你要是想去镇上的话,我就陪你去啊。”

    云萱走了进来,直接将他往外拎出去洗漱,“你可别忘了你还要上学。”

    郑嘟嘟顿时就“唉”了一声,又不服气的说道:“哥哥不是也要上学吗?他都已经在家里住了三个晚上了!”

    “文彬他请假了,这几天都不用上学。”

    “那我也要请假!”

    “不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