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以爱为牢只为你〕〔医等富少〕〔皇子出山〕〔最强上门狂婿〕〔道极妖尊〕〔空町座的大剑豪〕〔我师傅是林正英〕〔三界主宰〕〔秦天梦雪〕〔三宝来袭:权少独〕〔华娱之巨星崛起〕〔重生之日本努力家〕〔王爷的美味小娇娘〕〔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赵东苏菲〕〔赵东苏菲_〕〔美女的超强近卫赵〕〔保安赵东〕〔我生活在唐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75章 绿光冲天
    二十六的好日子,郑丰谷在二十四就把食肆关门歇业,村里亲近的人家也放下了自家的事到郑丰谷家来帮忙了,另外还有一部分则到李宝根家帮衬。

    杀猪宰鱼,洗完擦桌子,扑鼻的油香味已经从院子一角临时搭起的棚子里飘出来。

    为了方便施展,喜宴的大厨房就安置在这个临时搭建的棚子里,掌勺的是这十里八乡专职给人做红白喜宴的方师傅。

    其实白水村也有这么一位,但他是李家人,那自然是要到李宝根家去忙活的。

    二十四忙忙碌碌一天,二十五就开始有客人上门了,连昨天在家帮忙的郑家叔伯们都拎着贺礼送上门来。

    一块布,一篮鸡蛋,或者干脆直接用红封包上几十文钱,礼不重,却是一直以来约定俗成的数量,甚至因为郑丰谷这几年在村里的威望而加重了几分。

    这是寻常的同族人,亲近如郑二福肯定不能拿出这样简薄的贺礼。

    胡氏直接送上了一对沉甸甸的金手镯,对云萱说道:“挑来选去还是你伯娘的眼光勉强可看,不是多新鲜的式样,你别嫌弃。”

    旁边的人几乎被那两个大金镯子闪瞎了眼,听到胡氏这话,不由得说道:“二婶好大的手笔,这么两只大金镯子都能当传家宝了。”

    乡下人家,一个银戒指都能被当做宝贝似的从祖婆婆传到婆婆再传到儿媳妇手上,这样扎实的一对大金镯子说要被当做传家宝还真是一点错都没有。

    胡氏眼角一瞥,笑着说道:“多稀罕的东西啊,还值当做传家宝?不过是偷了个懒,懒得费心思,就索性直接打了对手镯。”

    旁边的妇人就凑趣道:“不费心思都送了大金镯子,要是费些心思,婶娘岂不是要把小萱的嫁妆都给一块儿置办了?”

    小胡氏插嘴说道:“嫂子这话可真是太抬举我家了,我家哪里置办得起小萱的嫁妆?顶多不过是来添个彩罢了。”

    有人就不由得把目光落到了云萱身上。

    云萱今天就穿了一身素锦小袄石榴裙,髻上簪着金钗,耳上垂挂珍珠,秀雅端庄得像是个大家闺秀。

    孙氏坐在躺椅上,转过头双眼如刀狠狠的从云萱身上挂过,嘀嘀咕咕的说着:“没羞没臊的,正日子还没到呢,就把东西全挂到了身上。”

    不管关系如何,孙氏身为郑丰谷的亲娘,云萱的亲奶奶,哪怕瘫痪在床上,只要她想,她今天就必然能出现在这里。

    就如同再是跟刘家人闹得不愉快,云萱出嫁,外公外婆和舅舅们都是上席的贵客。

    听到孙氏的嘀咕,云萱的脸色微变,但不等她解释什么,就听见二奶奶说:“我听说小萱的嫁衣是从金家绣坊定制的,还有那啥赤金红宝石发冠,是小萝从几千里外的禺州买了来送你的,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妹妹,真是让我老婆子都羡慕得很。”

    云萱还没有特别的表示,孙氏就狠狠的抽了下眼角,抿着嘴阴恻恻的不说话了。

    看到孙氏这般模样,胡氏真是如同大暑天里吃下了一桶冰那样的舒爽,拉着云萱就又说道:“咱小萱也是个有福的,过了明天就是正经的秀才娘子了,栓子读书好,明年考个举人回来,你也就跟着成了举人太太。”

    云萱来不及脸红,就听见门外一声笑语:“新娘子脸皮薄,你可莫要把人说恼了,把你赶出去。”

    话音未落,姑婆郑七巧就走了进来,目不斜视的从孙氏躺着的躺椅前走过,拉着云萱的手仔细打量了几眼,笑眯眯的说道:“恍惚觉得,竟是跟蔓儿有些像呢。”

    胡氏马上接口道:“她们是姐妹,自然有几分相似。哎呦,不说起蔓儿我还差点忘了,她如今跟三郎在任上,不能轻易回来,但听说小萱定下婚期后就专程托人把添妆带了回来,让我转交给你。”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锦盒,塞到了云萱手里。

    云萱的闺房里很热闹,云萝一开始是陪着她的,后来实在是有些受不了屋里的闹腾,悄悄的从她房里溜了出来。

    但家里也一样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还有孩子的笑闹声穿插其中,闹腾得让人脑壳疼。

    于是她就又溜出了家门,眼角忽然瞥见有一个人影在右边墙角一闪而没。

    她顿了下,然后转身往那边走过去。

    转过墙角,她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正鬼鬼祟祟的朝茶山上走去。

    云萝凝神细想了会儿,终于想起来这个有几分眼熟的背影好像是郑云兰嫁的那个双桥村鳏夫朱大郎?

    郑云兰昨天就带着她的相公和两个继女回了白水村,今日一早上门道贺,并挽起袖子主动加入到了帮忙的人员之中,俨然一副与二房、与云萱交情甚笃的模样。

    云萝就是在那个时候见过郑云兰的相公,一眼看去似乎是个老实憨厚的庄稼汉,对郑云兰也是细心体贴。

    他现在偷偷摸摸的到茶园去干什么?

    云萝没有多犹豫,抬脚就悄悄的跟了上去,跟着他越过地垄,穿过竹林,一直朝着茶山上走去。

    他走得小心翼翼、鬼鬼祟祟,云萝远远的落在他后面,并不着急靠近,也没有让他发现她的跟踪,她甚至还有兴致欣赏沿途看到的一片片茶树。

    茶树长得很快,两年时间足够最初种下的那批茶树成园,枝条纤细而繁多,一簇簇的排列成行,十分齐整。

    不过如今是冬季,茶树郁葱却并没有嫩叶可采摘,只能等来年春天后再一点点的发出芽来。

    前面已经看不到朱大郎的身影了,云萝就顺着他消失的方向和留下的痕迹悄然靠近。

    她也不知道今日哪里来的这般好奇心,明明以往遇见类似情况,她都是当做没看见,从不好奇别人的事情。

    顺着朱大郎走过的痕迹,她越过一排排的茶树往上走,一直走到山坡顶端,再往前就没有茶树,而是山林野树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和隐约的说话声。

    不仅有朱大郎的,还有另一个女子的声音,似乎是在撒娇。

    云萝忽然静默了一瞬,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刚才出门的时候,郑云兰正在抓着一只鸡拔毛。

    “大郎,你怎么才过来?”那女子娇声说道,“我好不容易才避过我爹娘和哥哥们的眼睛,刚才上山时抓到了一根刺,把人家的手指都划破了。”

    “我……我看看。”

    “哎呀你干啥?快放开我!我……我……”

    后面的声音慢慢的不成调,伴随着衣裳摩擦的声音和喘息声,不时的有树枝被剧烈摇晃的动静传出来。

    云萝站在原地,正在犹豫她是继续往前一探究竟好呢,还是掉头离开、眼不见为净好?

    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压不住了。

    那女子忽然惊呼了一声,然后喘着气问道:“大郎,是我好还是云兰好?”

    “自然是你好。郑云兰就是个毒妇,不过也亏得有她,我才能与你亲近,又悔恨当初遇见的为何不是你。”

    “啊!大郎!”

    “玉莲,小姑。”

    云萝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玷污了,又在听到朱大郎喊出的最后一句话时眉梢微动。

    郑玉莲?

    姑母和侄女婿,这么劲爆的吗?

    云萝又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进了林子里,朝正在发出声音的方向靠近。

    emmm……她就是去确认一下那两人到底是不是朱大郎和郑玉莲。

    话说,一年多不见,郑玉莲的声音都好像有了不少改变,害得她都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

    不不不,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只是对朱大郎说话的语气和以前大不相同。

    透过林木枝叶的缝隙,云萝看到了已经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正相互啃得入迷。

    云萝也不急着走,直到把那两人都全方位的扫描了一遍之后才从林子里退出来,然后径直下山回到家。

    一进家门,她就看到郑云兰一点点的把鸡肠子剪开,洗去里面的脏东西后再用草木灰不停的搓揉。

    云萝就站在门口看了她一会儿。

    不管内心如何,从表面上看,她似乎已经没有了两年前的满身戾气,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秀才女儿如今也能面不改色的用手清理鸡屎了。

    这么说好像也不对,毕竟她可是曾独自一人在孙氏的手底下讨生活,干起家务农活早已经是一把好手。

    察觉到云萝的视线,郑云兰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微闪,从嘴角扯出一个笑容,问道:“怎么这样看着我?是我脸上沾了脏东西吗?”

    说着就伸手在脸上摸了两下,本来不脏的脸顿时多了几抹灰迹。

    云萝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内心腹诽着:脸上本来是没东西的,只是头顶绿光冲天。

    如今嘛,她并不希望二姐的婚礼被这些腌臜事冲撞,坏了全家人的喜气。

    所以她淡然的收回了目光,没有对郑云兰提一句她刚才看见的事。

    又不是多好的关系,她难道还要陪着郑云兰去捉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