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78章 光溜溜的滚在一起
    ,。

    刘大舅母的一声尖叫把院子里、屋里的人都惊了出去,但跑得最快的却不是当时正在大门口扫地的吴氏,而是拿着块抹布东擦擦西擦擦的郑云兰。

    她听到刘大舅母的话后顿时脸色一变,几乎没有一点犹豫的把手里的抹布往地上一扔,然后拔腿就跑了出去。

    跑出去时,她还把门外的吴氏撞了个趔趄,差点从石台阶上滚下去,刚扫拢到一处的垃圾杂物也被她踩踏着朝四面飞散。

    稳住身体,吴氏捂着怦怦直跳的心口,抬头就想骂人,但郑云兰跑得太快了,转眼就拐过墙角,不见踪影。

    她眼珠一转,拎着扫帚就跟着也往那边走过去,带着她那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

    人并不在屋旁屋后,而是在离着屋后侧几十步远的稻草垛子里,那里有好几个稻草垛子,松散的围成一圈,躲上几个人,只要不发出声音,就算刻意去寻找都未必能发现得了,向来是村里熊孩子们躲猫猫的好地方。

    郑丰谷家的喜宴已告一段落,该走的客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因此这里就更显得僻静,也不知刘大舅母怎么会闲逛到那里去。

    吴氏紧跟在郑云兰身后第二个到达,从两个稻草垛子之间钻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朱大郎和郑玉莲慌乱的整理衣衫的模样,当即就大声嚷嚷了起来。

    “哎呦喂,哎呦喂,我的亲娘唉,这这这……作孽哦!”

    她是真的着急,就算跟这个小姑子再不对付,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是很不愿意的,因为稍不留神就会连累她家女儿的名声。云桃翻过年就要十四岁了,着急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相看,就算不着急,也等不了两年了。

    又气又急,她将手上的扫帚往地上一掼,用力拍了下大腿,指着那两人就骂道:“不要脸的下贱胚子,我真是前世欠你的,作天作地,你这是要把我们都作死了才甘心啊!”

    说着就大巴掌朝郑玉莲打了过去。

    郑玉莲尖叫着躲避,一边还要抓着尚未扣紧的衣襟,总归还是要点脸的,不敢让人把她手忙脚乱穿上的衣裳被重新拉扯开,于是只能不停的躲避,空不出手来还击。

    这边,吴氏拉着郑玉莲就打,旁边,郑云兰也在与朱大郎拉扯厮打,吵吵闹闹乱成一团,倒是把最先撞破奸情的刘大舅母给晾在了一边。

    刘大舅母也不在意,眼珠骨碌碌转着,脚步缓缓的往后退。

    然而,不等她从稻草垛子里退出去,落后郑云兰和吴氏的其他人也终于赶到了,正好把刘大舅母又给堵了回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真是一目了然,刘氏和小胡氏都惊呆了,还是李氏最先反应过来,直接转身把随后过来的其他人拦下,主要拦的还是刘家人。

    虽然第一个撞见的人就是刘家大舅母,但能被少一个人看见,都是好的。

    刘老汉的脸色不大好看,刘老婆子则满脸担忧的问道:“听着好像是郑家小姑出事了,不要紧吧?”

    李氏心里咬牙,面上还要赔笑,说道:“这么多哥哥嫂子都在呢,她能有啥事?外头风大,大娘不如回屋里去烘火?”

    被这么客气的说话,刘老婆子就呐呐的不晓得拒绝了,稀里糊涂被她二儿媳妇扶着往回走。

    迎面走来郑大福,皱着眉沉声问道:“咋回事?玉莲出啥事了?”

    一时间没人回答他,就听见刘大舅母高声说道:“郑大伯,这事你可得好好管管,您小闺女和大孙女婿光溜溜的滚到一起了!”

    真是石破天惊的一句话。

    郑大福霎时瞪大了眼睛,原本还只是站在他爷爷身边踮着脚张望的刘苗更是忍不住的往前走了两步,一副想要挤进去看个究竟的猴急模样,脸上的表情好奇、兴奋,又猥琐。

    稻草垛里的厮打已经停歇下来,也不知是打累了还是被人拉开,刘氏转身走了出来,把刘苗往外推,又瞪了眼刘大舅母,“大嫂可别随口乱嚷嚷,坏了小姑的名声对你也没好处。”

    刘大舅母不由嘀咕,“你家小姑还有个啥名声?早几年就坏得不能再坏了。”

    但对上刘氏的眼神,她不得不把这点不满压回到心里。

    真是奇怪,她以前可一点都不怕这个大姑子,但这两年却越来越觉得她气势大涨,让人心里头怵得慌。

    刘氏说:“大嫂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屋里去歇着吧,你难得来一趟,我这也没空招待你们,等闲了再坐下来陪你们好好说说话。”

    刘大舅母觉得她并没有什么话要特意跟大姑子坐下来说,她现在就想在这里凑个热闹。

    但被她撞见这样的事就已经很丢脸了,刘氏怎么可能还让她继续留着看笑话?

    她在人群的最后面看到了云萝,就朝她招手说道:“小萝,你帮我招呼一下家里的客人。”

    看到云萝,刘大舅母一下子就乖顺了,连刘苗都不敢一个劲的往里挤,忽觉得浑身都痛了一下。

    去年他被景玥一鞭抽成重伤,至今身上仍留着一道狰狞的疤,只要想起那天的事,就觉得伤口隐隐作痛。

    云萝不仅把刘家人请了回去,还顺手把凑热闹的云桃姐妹也拎走了。

    刘家人明显不是很愿意,但云萝并不纵容他们,把他们请回屋里后就直接让两个侍卫把守住了门,好吃好喝招待着,只不让他们出门去看郑家的笑话。

    这真是整个郑家的笑话!

    家里只有云萝一个主人,还被侍卫把守住了门,刘老汉原本还想在女儿家过一晚的,但这气氛实在让他坐立不安,索性就带着儿孙们告辞离开了。

    他们要走,云萝自然不会阻拦,还贴心的派了两个侍卫帮他们拎着回礼送他们回去。

    刘老汉仿佛觉得被监视了,“派人护送就不必了,说走自然会走,不会中途返回来看亲家的笑话,郡主只管放心。”

    云萝心知他误会了,却没有特意解释。

    刘老汉就甩袖离开,走出到院子里路过刘月琴身边的脚步一顿,但见自从嫁人后就再没有回娘家去的小女儿埋着头根本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铁青着脸又冷哼一声,骂了句:“贱胚!”

    郑贵本想上前招呼一声,闻言不由得脸色一变,嘴边的话就默默的收了回去,垂眸把刘月琴扶到一旁坐下,说:“你蹲了半天先歇会儿,剩下的事放着我来。”

    时隔一年半,刘月琴又有了身孕,如今肚子还看不出来,但郑贵显然十分小心,把刘月琴扶到边上坐好之后就挽起袖子蹲到了水盆边洗碗,动作利索一点都不见生疏,显然在家里也没少做这种事。

    “小姑可真是有福,小姑爷会疼人。”刘大舅母忍不住酸了一句。

    刘老汉却觉得这话格外刺耳,瞪了眼大儿媳妇,然后扯着泪汪汪看着小女儿的老婆子快步离开。

    云桃看得愣神,她的外公外婆已经不在了,跟舅家的关系也不是很和睦,但现在看到刘家这些人,她突然觉得自家的几个舅舅、舅母其实也挺和善的是怎么回事?

    目送刘家人离开,云桃蹬蹬的跑了过去跟郑贵说:“叔,我来洗吧,你去忙别的。”

    云梅也走了过去,慢悠悠的,洗得却格外细致。

    云萝看了眼盆里乱七八糟油腻腻的碗,转身拿了把扫帚。

    所有的家务活中,她最讨厌洗碗,尤其是这种酒宴过后油腻腻的碗筷,浸入到水盆之中都感觉要莫大的勇气。

    跟洗碗相比,扫地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云桃左右瞄了瞄,见大家都在忙活自己的,就难掩兴奋的跟云萝说道:“三姐,小姑真的跟大姐夫滚在一起了?你说,这事会咋解决?小姑和大姐本来就已经结了天大的仇,这样一来,岂不是更好不到一起了?”

    “你还想让她们好到一起?”云萝没想到她会有这样天真的想法。

    云桃连忙摇头,“我又不傻,小姑和大姐自从那件事后就彻底闹翻了,见了面也跟斗鸡似的,哪里还能和好?我只是觉得她们以前多好啊,见天儿的凑在一起说我们的坏话,好像她们才是亲的。”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云桃想了想,发现还真是,她只记得小姑和大姐以前关系好,却没想到那也已经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

    那时候还没有分家,她也还小,但每天都吃不饱、挨饿的记忆真是太深刻了,她觉得她一辈子都忘不掉,也总觉得那些事都还在眼前。

    但今天发生的事真的太劲爆了,生生的压过了二姐出嫁的热闹。

    她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幸亏二姐已经出门子了,不是被这么一闹腾,今天的喜事还咋办?唉,也不晓得二姐咋样了,明明就在一个村,我们却不能去看二姐和栓子哥的婚礼,这都是啥人定下的规矩啊?”

    云萝对此也有些怨念,“唰唰”的扫着地,幽幽说了句:“传说中的老祖宗定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