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聆阴〕〔超越狂暴升级〕〔大奉打更人〕〔团宠龙女萌萌哒〕〔医神小农民〕〔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36749〕〔无敌真寂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星空三界〕〔全球游戏:只有我〕〔时倾澜薄煜城〕〔成吉思汗的动物军〕〔医武高手闯天下〕〔三爷,夫人她又惊〕〔小妻太娇嫩,枭爷〕〔神医狂妃:邪王的〕〔超级豪婿〕〔爹地快来,巨星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79章 真是个修罗场
    云萱出嫁,文彬和郑嘟嘟身为亲兄弟,押着嫁妆随行,抬着嫁妆的则都是同族的郑家堂兄弟们,郑小一和郑小二因为年纪太小被吴氏留了下来不让他们跟去添乱,郑文杰却也跟着一块儿去了栓子家。

    同一个村,上午热闹在郑丰谷家,下午则大部分人都去了李宝根家凑热闹、吃喜酒,郑丰谷家又属于村西最边上的位置,因此,郑玉莲和朱大郎被刘大舅母撞见在稻草垛里的时候,除了自家人,并无其余人家被惊动。

    郑丰谷他们都没了心思继续整理酒席过后的混乱,全都押着郑玉莲和朱大郎两人飞快又尽量不惊动人的去了老屋,只把云萝等几个孩子和未出嫁的姑娘撇开在了这边。

    后来,小胡氏也带着郑小虎过来了,帮着云萝一起把该整理的都整理了,该清扫的都清扫干净,该还的东西也要赶紧还,免得耽误了主人家使用。

    有云萝的十几个侍卫在,都是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儿和年轻汉子,扛抬搬运的重活只管交给他们,所以郑丰谷兄弟们虽然被那一桩突发事件绊住了脚步,但在小胡氏的指挥下,还是很快把事情都忙活完了。

    忙完后,云萝捧出了一大盘各色点心干果放在堂屋里让他们坐着闲磕牙,屋门半闭,火盆烧得暖烘烘的。

    此时离傍晚也不远了,云萝往刘月琴的手里塞了个紫柰,说:“我估计老屋那边还有得闹,晚饭什么的就不指望他们了,还要小姨和伯娘待会儿帮把手,做晚饭的事就拜托你们了。”

    这点小事,刘月琴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小胡氏则抓了把指甲盖大的毛栗子让小虎和小一、小二自己剥,也算是拘着他们给他们打发时间,并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安心,家里的事我们都会帮你理出来的,别的事,你们小姑娘家家的也不用去理会,那些事情跟你们啥关系都没有。”

    话虽这么说,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好奇呢?尤其云桃本来就是姐妹几个最热衷于探听八卦的。

    于是她闻言就朝小胡氏凑了过去,贼兮兮的问道:“伯娘,小姑真的和大姐夫抱在一起了?你们都看见了吗?爷爷和大伯他们想要咋办?出了这样的事,朱家那边肯定也要通知叫人来吧?”

    小胡氏就伸手用力的点了下她的额头,骂道:“贼丫头,这不是你该探听的事,若被人晓得,当心坏了你自己的名声!”

    “这不是没外人在吗?伯娘你就跟我们说说呗,反正这事吧,等我爹娘回来,我肯定就会晓得。”

    “那就等你爹娘回来了再跟你说吧。”

    “别呀,这坐着多无聊啊,做晚饭又还早,伯娘不打算说几句闲话打发时辰?”

    小胡氏被她逗笑了,见这屋里确实也没有不好说话的外人,便把小虎三个小的赶到边上去玩,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事情可不好处置,一个不好传了出去,那就是天大的丑事,整个郑家都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看着眼前跟花儿一样的几个侄女,小胡氏把嘴边那句“你们以xygylp.后说亲也要受影响”的话咽了回去,只说:“眼下最好的法子就是当做啥事都没有,赶紧把你们小姑嫁出去,还要嫁得远远的。不过,我估摸着这事真想要瞒过人恐怕并不容易。”

    她看了眼云萝,显得意有所指。

    云萝也明白她的意思,这事目前知道的可不仅只有自家人。

    卫家的侍卫不会长居白水村,又是云萝的人,肯定不会也不敢多嘴传扬这种丑事。因为有他们,刚才家里便没有留下许多帮忙收拾的乡亲,自家兄弟和刘月琴、郑贵夫妇也不会把事情传扬出去。

    可除了这两方人,还有憋着气离开的刘家人呢。

    就算这些人都能守口如瓶,老屋的前后左右都有邻居,家里的动静稍微大一些就会被人听见,尤其隔壁的大牛媳妇有事没事都喜欢站在两家相隔的墙下听热闹,老屋里就没啥事能瞒过她的耳朵。

    云萝忍不住想到了几年前,大牛媳妇踩着梯子趴在屋顶上往老屋看热闹的场景。

    不由得眼角一抽。

    刘月琴皱眉说道:“其实刚才真不该带着人回老屋去,相比村里人多眼杂,这边倒清净许多,姐夫和三叔家都在这里,占个屋商量事也是可以的。”

    小胡氏便叹气道:“都气糊涂了,压根就没想到这一茬,到了老屋才想起来,已经引得附近几家人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了。”

    村里真是很难存住事,今天还是因为郑丰谷和李宝根两家结亲,许多人都到李宝根家凑热闹去了,不然刘大舅母喊出来的那会儿,就不晓得会有多少人跑里看热闹。

    云桃拨了下火盆里的碳灰,把埋在灰烬里的炭火扒拉出来,热度顿时扑面而来,她也问道:“那爷爷他们现在是要咋办?”

    小胡氏说:“不晓得,我就跟着往老屋走了一趟,过后不是很快就过来这儿了吗?”

    www.178gou.   见云桃的眼珠骨碌一转,心里想啥脸上都露出来了,便伸手又是一点,嗔道:“你给我安分些,坐在屋里暖烘烘的吃果子不舒坦吗?”

    云桃无奈被拘在这里,不许她往老屋去探听这种腌舎事。

    歇了会儿,眼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小胡氏就拉着刘月琴和兰香出门到灶房里又忙碌了起来。

    煮上一大锅米饭,煮熟后把米饭盛进饭桶里盖上盖子温在灶上,又将锅里残留的锅巴和中午吃剩下的米饭一起在锅里煸得焦香和软,倒进几大瓢水,烧开后就是一锅喷香的泡饭。

    不缺吃的人,这一锅泡饭比白米饭更有吸引力。

    中午的剩菜不多,但有一整桌厨下的菜式余留了下来,小胡氏就做主把这桌菜热了热,又添了几样,然后分成两份,一份留着这边,一份则装进菜篮子里盖上厚布要送去老屋。

    送饭菜的活儿自然用不上小胡氏她们,罗桥带着几个人拎上满满当当的菜篮子就出门往老屋送去了。

    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个新消息——郑云兰怀孕了,郑玉莲也怀上了。

    小胡氏霎时被震得筷子都掉到了地上,云萝都不由得感叹了一句,“这可真是个修罗场。”

    云萝虽不关心郑丰年那家人的事,但回到了村里后,耳朵总是会听到些事情,因此知道郑云兰嫁到朱家两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却没想到偏偏在这个节骨眼爆出了怀孕的事情,更糟糕的是,郑玉莲也怀上了。

    顿了下,云萝又问了句:“两个都是朱大郎的吧?”

    罗桥的脸扭曲了下,憋着笑点头说道:“据说是的。属下送饭过去的时候,郑大夫正好给两位……姑娘把完脉,因此听了一耳朵。更多的,因为属下等人的出现,老爷子他们都没有再多说,属下等放下饭菜就回来了。”

    云萝便看了他一眼,然后让他们下去吃晚饭,不然饭菜都要冷了。

    堂屋里只有一桌人,小胡氏、刘月琴、云萝、云桃、云梅、三个臭小子和兰香。

    郑贵原本也在这边,见这里不是女人就是孩子便不好意思www.njhsdk.坐下,后来被侍卫们拉到了灶房旁的那间厢房里去一起用餐。

    堂屋门关上,屋里暖融融的,还能听见厢房那边男人们吃饭说话的声音。小胡氏无意识的抓住了云萝递给她的干净筷子,一副三魂去了两的震惊模样,喃喃说着:“这可真是造孽,无论如何都是容不下这种事的。”

    恐怕谁家都容不下这种事,若事情果真如此,摆在郑玉莲眼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是带着肚子嫁给朱大郎,二则是落了胎后嫁给别的男人,最好嫁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当然,如果她有本事,娘家又足够厉害,她带着肚子嫁给别的男人也未尝不可,想当年,屠六娘不就是带着肚子嫁给了郑文杰,让郑文杰毫无知觉的戴了顶青翠碧绿的大帽子吗?虽然那个孩子并没有成功的生下来。

    至今,郑家人也不知道屠六娘婚前的那个奸夫究竟是谁。

    云萝忽然皱了下眉,握着筷子托有所思道:“郑文杰之前被戴了绿帽子,现在郑云兰被亲小姑戴了绿帽,这绿帽子出现的概率也太大了吧。”

    今天可是她二姐的大喜之日,遇上这种事情真是好生晦气。

    刚略微回神的小胡氏又陷入了沉思,她女婿如今可是官身,听说那些当官的纳妾十分寻常,甚至还有相互赠送小妾的倒灶事,如今她家蔓儿随夫远在西北,不会受委屈吧?

    想得越多,小胡氏就越发的焦心,当下也顾不得郑玉莲他们了,拉着云萝的手就问道:“小萝啊,虎头他现在是不是也在西北?你能跟他通上信不?也不晓得他那儿离他姐姐、姐夫远不远,得闲了还是要去看看他姐过得好不好,人生地不熟的真是受了委屈都没处说。”

    云萝觉得她担心得不无道理,虽然李三郎之前的性情厚道纯良,与云蔓情投意合、感情甚笃,但当了官之后免不了会有些改变,谁都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受不住诱惑让蔓儿姐受了委屈。

    纳妾之事在这个时代的官宦富贵人家实属正常,但在娶一个媳妇都千难万难的乡下人眼里却依然是个稀罕事,尤其那有可能要纳妾的还是自家女婿,那可真是太糟心了!

    所以云萝一口就应承了下来,说道:“我会尽快想办法给虎头捎信过去,让他得空去看看云蔓姐姐。不过,伯娘你也不必太担心,李三郎只要不傻,就不敢给云蔓姐姐受委屈。”

    小胡氏点点头,微皱着眉头饭都要吃不下了。

    “文杰还只是秀才呢,就纳了个不正经的回家,弄得家里没一天消停,你爷爷奶奶也跟着受气受累没个清净,真不是个好东西!”

    也不知这“不是个好东西”骂的是那小妾还是郑文杰。

    吃过晚饭,天色也逐渐昏暗了,灶房里点着一盏油灯,勉强照亮锅灶上的那一小块地方,兰香便就着这一点亮光把锅碗瓢盆都洗干净。

    罗桥带着几个人出门了,美其名曰去看看昨天刚批下来的那一块地,想一想该怎么建油坊。

    到戌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和说话声,是李继祖和李狗蛋兄弟两拎着灯笼把文彬和郑嘟嘟送回来了。

    文彬的脸色瞧不出异常来,郑嘟嘟却脸颊红通通的,双眼迷瞪瞪的一个劲傻笑。

    云萝一眼就看出了究竟,嫌弃的伸手抵住朝她扑过来的小胖子,皱眉道:“喝酒了?”

    李狗蛋咧嘴露出他的大白牙,笑得贼坏,李继祖倒是有几分难为情,说道:“一时没看住,让他喝了两杯酒,已经给他灌了一碗鸡蛋水下去,但人还是有些迷瞪。”

    村里喝的酒大都是从镇上打来的,普遍度数不高,但郑嘟嘟才不过五岁而已,偷喝了两杯就有些醉了。

    云萝不悦的捏了下他的小胖脸,对李继祖说道:“没事,我待会儿再给他灌点解酒茶就好,辛苦你们送他们回来。”

    “这是应该是。”李继祖没看到郑丰谷和刘氏出来,又见小胡氏和刘月琴夫妇这么晚了竟还在这里,不禁有些诧异,但他什么都没有多问,只说,“时辰不早,我们就先告辞了,你们也早些歇息。”

    “路上小心。”

    目送灯笼逐渐远去,云萝随手把摇摇晃晃的郑嘟嘟往文彬怀里一塞,然后关上了大门。

    文彬此时才开口问道:“三姐,家里出啥事了吗?爹娘咋不在家?”

    云萝扶着大门想了下,回身跟他说:“也不知到底算不算大事,小姑和朱大郎在那般的稻草垛里苟且,被大舅母撞了个正着,如今爹娘和三叔他们全都在老屋商量怎么处置这件事,晚饭都是这边做了送过去的,今晚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信息量太大,文彬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由愣了会儿,然后蓦的瞪大了眼睛,“大大大姐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