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82章 我这是行侠仗义
    ,。

    郑家老屋的门外围满了人,大都是听到动静跑过来看热闹的,虽然不管郑大福还是郑丰年兄弟们都很不欢迎他们,但乡里乡亲,他们也不好出言驱赶。

    再说,村里存不了事,不管想不想被人知道,郑玉莲和朱大郎的这件事反正是已经在村里传开了,如今再多一桩李氏被亲家推搡摔倒,不管是动了胎气还是已经小产的事故,似乎也没啥好隐瞒的。

    反正家里这么大动静,就算想瞒也瞒不住。

    云萝慢悠悠走到的时候,郑大夫正在给李氏诊脉,被屠六娘请来的刘氏和吴氏却并没有搭手照顾李氏,而是在正屋东间里伺候孙氏换衣裳。

    孙氏中气十足的骂声从东间传出来,“糟瘟的混账东西,撒野都撒到我老郑家来了!我家花儿一样的大闺女嫁给你个死了老婆的鳏夫,你不晓得好好待她也就罢了,竟还祸害到长辈的头上来,老天爷迟早落个雷下来劈了你们!”

    虽然瘫了一年多,但孙氏也只是瘫了而已,身体的其他方面反而因为好吃好喝的养得倍儿健壮,即便隔着窗户和门,骂声也丝毫不见虚弱。

    然后听见一个陌生的女声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家大郎的错,请大娘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这应该就是朱大郎的亲娘,郑云兰的婆婆了,也不知是本性如此,还是自觉理亏,声音软绵绵的似乎没什么底气。

    云桃踮着脚尖往里面看,又转头问云萝,“三姐,我们不进去看看吗?”

    她们现在站在靠近大门口的角落里,连身旁凑热闹的乡亲都没怎么注意到她们。

    云萝摇摇头,“看看就好,不要参与进去。”

    看热闹和被人看热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体验。

    云桃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但听云萝这样说,就悄悄的往屋里钻了一会儿,很快又钻出来,跟云萝轻声说道:“刚才我走后,爷爷打了小姑一个大耳刮子,奶奶心疼小姑,着急下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把手掌和额头都摔破了。”

    老两口对郑玉莲的宠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云萝一直深有体会,因此郑大福终于忍不住的动手把他小闺女给打了,就不由得让人觉得惊讶。

    这个小闺女多宝贝啊,二十一岁了还挑三拣四的养在家里,哪怕失了清白,坏了名声也一门心思的想要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个好郎君,怎么也舍不得像李氏那样给郑云兰找了个鳏夫。

    结果,郑玉莲还就跟这个鳏夫勾搭上了。

    不,朱大郎如今也不能被叫鳏夫了,因为他已重新娶妻,又有了媳妇。

    “玉莲真是越来越胡闹了,之前她娘给她挑的那么些人家,哪一个都不必朱大郎差许多啊,她眼界高看不上,结果现在竟然跟自己的侄女婿……也不晓得她是咋想的。”

    “真是不害臊,这要是我家的丫头,我宁愿压着她到山上去做姑子,也不会再养她在家里丢人现眼。”

    “就是苦了云兰,那丫头虽然前两年一时想不开做了件坏事,但也只有那一件不好的事而已,之前之后都还算勤恳,替她爹娘在村里照顾老人,出嫁后也相夫教子,没有亏待前头留下的两个女儿。”

    人们总是健忘的,因为眼下的郑云兰受了委屈,就不由得开始对她心生怜惜,对她之前所做的错事也不觉得有多么的不能原谅了。

    郑大夫从东厢上房里出来,顿时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竖起了耳朵,并听见他老人家说:“丰年媳妇年纪不轻了,本就怀得不大稳当,这一惊一闹一摔倒,胎就没有坐住,已经落了。”

    当即有人“哎呦”了一声,直道可惜。

    刘氏和吴氏手忙脚乱的给孙氏收拾干净,从东间出来就听见这话,妯娌两不由对视一眼,然后转身去看望李氏了。

    不管妯娌间的感情交情如何,李氏又是长嫂,出了这样的事,刘氏和吴氏自当要去慰问一声,顺便帮她把身上沾满了污血的衣裳换下来。

    但要说多伤心难过,那是没有的,不说刘氏和吴氏,就是李氏这个当事人,也不过是有些可惜而已,更多的反而是愤怒。

    这个时代,尤其在乡下,孩子出生后夭折的人家不知凡几,像郑丰谷兄弟三人下面的孩子至今没有一个折损才是十分的难得。想当年,郑大福和孙氏也是死过孩子的,郑二福原本还有个小儿子,但胡氏在临盆的时候难产,差点一尸两命,那个孩子生下来哭了一声,然后就没了。

    李氏如今有儿有女,连孙子都有了,对肚子里那个孩子还真没多看重,但再不在意,这样轻易的没了还是有些难过。最主要的却是,她是因为被亲家推倒才会掉了这个老来子。

    朱家人在听到郑大夫的话后就变了脸色,朱老爹忽然伸手就打了朱大郎一个耳光,押着他跪在郑大福和郑丰年的面前,说道:“事情全因这个畜生而起,大伯和亲家不管是要打还是要骂,我都没有半句话能说。”

    朱大娘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缩了回去,只是看着被他爹押在地上的儿子,既心疼又无奈恼恨。

    郑大福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又新增了两条,坐在凳子上,脊背却往后驼出一个罗锅,闻言便深深的看了朱大郎一眼,然后转头跟郑丰年说:“这是你女婿,你觉得这事该咋处理?”

    郑丰年看了他爹一眼,神色中有些踌躇,小心问道:“爹以为呢?”

    郑大福敲了敲桌子,不悦的说:“我在问你,你倒反而问起我来了?”

    郑丰年又往郑二福那边看了眼,低头沉吟半晌,说道:“云兰虽受……受了委屈,但眼下她的事反倒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还是玉莲。她……她那样,眼下也没几条路好走了,要么让她老死在娘家,或出门做姑子去,要么带着肚子赶紧嫁了,要么把肚子打了之后再赶紧嫁出去。”

    郑大福的表情又羞又气又悲痛,抬手又在桌子上拍了两下,说:“我问你咋处理你女婿,你说玉莲干啥?”

    真是一句句都在戳他的心!

    郑丰年飞快的看了眼他的脸色,垂眸说道:“如今两人也算是密切相关,且不论大郎做出这等混账事后要如何处罚,就说事情的解决之法,也无外乎当做啥事都没有,或者索性就娶了玉莲。”

    这话一出,郑大福还没说话,郑丰收就生气的说道:“大哥好歹是个秀才,咋想得出这样混账的主意?你是想让你女婿休了你闺女后转娶小妹,还是索性让小妹去给侄女婿当个小妾?我郑家这么多人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郑丰谷也皱眉说道:“就算大哥你放弃了继续科举,但文杰还在读书呢,你好歹给自己的亲儿子留点脸面。”

    这话看似寻常,郑丰年却觉得心上被扎了一根又一根的尖刺,根根分明,扎得他心头血都仿佛在咕噜噜的往外冒。

    他不由得恼羞成怒,“我何曾做了决定?不过是把可能的事都列举出来,大家一块儿商量商量。小妹毕竟也……那个孩子是去是留,去该如何去,留了又该如何安排,都是亟待解决的大事,也与朱大郎息息相关。”

    听了他的话,朱老爹当即表示道:“此事全由大伯和亲家做主,我家都没意见。”

    朱大郎抬头嗫嚅了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对着这一屋子的岳家长辈,他又不敢说话,一时间目光游离,嘴唇也颤抖了起来。

    刘氏和吴氏看完李氏出来了,郑大福看见了就喊道:“老二家的、老三家的,你们也进屋来坐着,商量商量事。”

    主要是朱大郎的娘也在这里,若是起个争执,郑家一伙儿大老爷们都不好跟她吵,孙氏和李氏如今都躺着,屠六娘年纪小,辈分也不合适,那就只能让刘氏和吴氏顶上了。

    妯娌俩对视一眼,刘氏说道;“我先到灶房给大嫂煮碗红糖鸡蛋水。”

    郑大福挥手道:“让她儿媳妇和闺女去!”

    两人就转身进了堂屋,走到门口的时候,刘氏的眼角忽然瞥见了站在角落偷偷看热闹的云萝和云桃,不由脚步一停,转头瞪了两人一眼,“回家去!若是得闲了没事做,就把家里整理一下,把地扫扫干净。”

    这是小姑娘家家该凑的热闹吗?

    刘氏这一说,原本没有注意到姐俩的人也都看到了,云桃就缩了脖子,朝着也在瞪她的吴氏咧嘴嘿嘿一笑,并在吴氏举起手要打她的时候拉着云萝转身就跑了。

    “大人就是无理取闹,又不是多了不得的事,我就算人不在老屋也能晓得那里的境况,全村人都晓得了呢。”

    云桃钻出人群,拉着云萝往村西边走去,嘴里咕咕叨叨的尽是不满。

    云萝的手指轻捻,侧目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看就不看,也不是多稀罕的事,等长辈们商量好之后再去问,他们自然会把事情跟你说。”

    “那我爹娘若是不告诉我呢?”

    “你不是说全村人都知道了吗?说不定那话传得比你爹娘还要快。”

    云桃仰着头想了想,发现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

    回到家,文彬还在屋里提笔练字,云梅则安静的坐在火盆旁,正拿着一块糕啃得美滋滋。

    云桃看到她就愣了下,她刚才出去看热闹,好像压根就没有想到还有个云梅。

    幸好她乖乖的坐在屋里没有到处乱跑,不然若是跑丢了要满村的寻找,事后肯定是要被娘骂的。

    看到她们,云梅倒是很高兴,眉眼弯弯的朝她们笑得又软又甜。

    云萝迎着她的笑脸,转身翻出了一本《千字文》,搬个小板凳坐在火盆边,对姐俩说道:“闲着也是闲着,来读书吧。”

    云桃探头看了眼,说道:“这《千字文》老早就学过了。”

    “那你还会背吗?字都认识了吗?”

    云桃于是就缩了回去,抓着耳朵不说话了。

    几年前是磕磕巴巴的背诵过,但分家后就没有再读书识字,以前背过学过的也忘得差不多了。

    在读书声中,文彬又写好了一张字。

    把几张字整理成一叠,又拿着毛笔到院子里清洗干净,然后他拿着书也围到了火盆边。

    中午,郑丰谷和刘氏都没有回来,云萝让兰香去老屋探听了情况之后就自己把午饭解决了。

    到傍晚,朱家两口子带着他们的女儿回了双桥村,郑丰谷兄弟几个还在老屋,但刘氏她们却回来了。

    在云桃缠着吴氏询问的时候,郑嘟嘟他们也从镇上放学回来了。

    此时天色已昏暗,云萝一边听灶房里传出的声音,一边听郑嘟嘟叽叽喳喳的跟她分享今日学堂里的新鲜事。

    “多宝今天又被大孩子欺负了,坐他后面的人故意打翻砚台,把他的衣裳都给染黑了。”

    “他经常被人欺负?”

    “是啊是啊,他太笨了,被欺负也只会哭,我有时候看他可怜就会帮他欺负回去,但是不能让先生看见,不然会被先生责罚的。”

    “那你今天帮他了吗?被先生看见了没有?”

    郑嘟嘟于是幽幽的叹了口气,嘟着嘴不满的抱怨道:“都怪小虎,明明让他去看着先生有没有过来,结果先生都站在他身后了,他还一个劲的在那儿拍手喝彩。”

    真是一点都不难想象那个场面呢。

    云萝摸了下郑嘟嘟的狗头,“先生罚你什么了?”

    郑嘟嘟就捧着他的小胖手眼巴巴的看着她,“打了两下手心,好疼的!”

    云萝看了看,又伸手轻轻的捏了两下,发现确实有点红肿,但并无妨碍,便甚是冷酷无情的丢开他的手,说:“在你欺负同学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个结果,所以被先生打手心也是活该。”

    郑嘟嘟捧着小胖爪子超委屈,“明明是他先欺负多宝的,我这是打抱不平、行侠仗义。”

    “不是,那个人欺负同学固然不好,但你用同样的方法欺负回去,你与那位欺负人的同学有何区别?”

    郑嘟嘟顿时张大了嘴,半晌拧着小眉头一脸苦恼的问道:“那我应该咋办?我才不要跟先生告状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