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85章 出发府城
    时间一晃就到了腊月中旬,随着郑嘟嘟的放假,再过三日,文彬也从县学放假回家了。

    而在这期间,郑玉莲和朱大郎奸情被撞破这件事也勉强算是有了个结果。

    也不知究竟是付出了什么代价,答应了怎样的要求,在事情发生的几天后,朱家人请了轿子来把郑云兰接回去,郑玉莲则被郑大福关在家里,要给她落胎,还要赶紧找户人家把她嫁出去。

    给郑玉莲找婆家,这原本是孙氏这个亲娘的事情,只是孙氏从去年就一直瘫痪在床上,别说出门给她相看人家了,连坐起来都要人搀扶照顾。

    孙氏有恙,身为长嫂的李氏也能为郑玉莲做主。这种因缘之事,李氏也确实比郑大福这个当爹的更方便处理交流。

    然而,郑大福如今就算对这个小闺女失望透顶,却也是真的不放心把这事交给长媳去办,于是就托到了刘氏的头上。

    刘氏顿时就被惊呆了,随之而来的是惶恐和为难。

    这个事情可真是为难极了。

    且不说她与小姑子的关系从来没有亲近过,就郑玉莲如今的名声还有她身上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想要给她找个好人家简直跟登天似的,若是找得不好,郑玉莲日后在婆家受了委屈什么的,不得怨到她头上来呀?

    刘氏简直要愁白了头发,避着外人,她还偷偷的家里抱怨老爷子真是会为难她,她宁愿给小姑子准备一副嫁妆,也不想做主去说人家。

    郑丰谷也愁得很,后来还是云萝给他们出了主意,让他们到老爷子那儿问明白他老人家对小女婿的要求之后直接托到媒婆那儿,等媒婆那边有了回应再去询问老爷子的意思。

    “你们就当一个在中间跑腿的,有事没事多问问老爷子,不要自己做决定。”

    郑丰谷觉得他小闺女说得对,又跟刘氏两人关起门来商量了一晚上,然后就当真照着老爷子的要求到镇上去寻媒婆了。

    白水村没有正经的媒婆,有个陈二阿婆倒是热衷于给人做媒,时不时的会客串一把媒人喜婆子,但她毕竟不是以此为生的正经媒婆,况且这几年来,陆陆续续的也被孙氏和郑玉莲得罪得差不多了。

    郑丰谷直接找的镇上官媒人,虽然没有仔细说明郑玉莲的情况,但人家吃的就是这口饭,向来消息灵通,媒婆之间虽有竞争关系,但有时也会互通有无,对郑玉莲其实早有耳闻。

    毕竟,她可闹出过不少事,又是郑丰谷的亲妹妹。

    郑丰谷如今在整个庆安镇都是数得上名号的人物,即便他只是个家有几十亩田地,开着小食肆的庄稼汉子,却谁也不敢忽视他的份量。

    他可是养大了卫家大小姐的人!

    卫大小姐就算回到了卫家,也没有与养父母生疏,养姐出嫁,她不仅送上了丰厚的添妆,还千里迢迢的从京城赶来,更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担起了送嫁之责,亲手抱着养姐上花轿。

    腊月十九的一大清早,郑丰收家就请了屠夫到家里,宰杀了一头大白猪。

    灶房里烧出了一锅又一锅的滚烫热水,刮毛、清洗、开腹、拆解……院子里混杂着各种气味,实在不那么好闻,但却没人嫌弃。

    云萝带着郑嘟嘟从食肆过来的时候,日头已经高升,照在已经被刮干净猪毛的大白猪上,往上冒着蒙蒙的热气。

    郑嘟嘟顿时“哇”了一声,几步跑过去和双胞胎小哥哥一起围观,云萝看了一眼后则闪身进了灶房,跟云梅排排坐在灶膛前的长矮凳上,看云桃和三婶来来回回的忙碌。

    云梅从兜里掏出了两颗小毛栗,分给她一颗,细声细气的说道:“要留着肚子,等会儿吃好多的肉。”

    “啪”的一声,云萝轻轻一捏就把坚硬的毛栗壳捏碎了,掏出里面泛黄的果仁塞进嘴里,粉糯微甜,味道不错,她就侧过身把云梅兜兜里剩下的几粒毛栗子全掏了出来。

    云梅不由看了她一眼,又看她一眼,干脆把手上的那一粒也塞进了她手里。

    到中午,一整头猪的肉都已经拆解完成,吴氏把两只前蹄和一扇排骨单独放到一边,进来跟还坐在灶膛前烘火的云萝说:“小桃说你后日就要去府城了,三婶给你留了几块肉,你到时候别忘了带上。”

    云萝没有拒绝,答应了下来。

    猪头猪尾上锅蒸,文彬坐着驴车回来的时候,肉香味已经飘得半个村子都能闻见了。

    文彬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同行的还有栓子、郑文杰和李继祖。

    四人同在县学读书,平时休沐,偶尔也会结伴同行,但大部分时候,与文彬同行的都只有栓子,因为李继祖并不是每旬都回村,郑文杰也因为种种原因与两人并不亲近,甚至听说,在书院里碰见了也很少会打招呼。

    “那你们今天怎么一起回来了?”在三叔家吃了一桌子的大肉,回到家后听文彬说起同行之事,云萝就问了这一句。

    如果换个人问他,文彬说不定就含糊过去了,但这是三姐,他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的直言道:“大概是因为我们今天租了一辆驴车吧。”

    他一边整理着带回来的书籍,一边说道:“我们平时来回都是各花几文钱搭车的,今天放假,因为东西不少,我和姐夫还有继祖哥就商量着一起去租了辆驴车,在我们把东西都放好,将要启程的时候,大哥忽然找了过来,说要与我们结伴,结果到了村里也绝口不提分担租金之事。”

    这就有点不要脸了。

    云萝问他:“从县上到村里,租一辆驴车要多少钱?”

    “平时只要六十文,今天书院放假,这租金也就顺势而涨了,要八十文钱,但我们平时搭车,只需三文钱就能到镇上。”

    从白水村到庆安镇约二十里路程,从庆安镇到长乐县还有三十余里路,驴车单程走一趟也需要半天时间。

    郑嘟嘟跟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又掰着手指算了算,突然生气的说道:“大哥明明应该付二十文钱的,哥哥,我们去问大哥要回来!”

    文彬侧头看着他,“你这算得倒是没错,你们学堂里已经开始教你算学了吗?”

    “没有,我自己学的!”眯着眼一副好得意的模样。

    文彬就见不得他嘚瑟,嘴角一撇,问道:“那你再算算,八十文车资,我、姐夫和继祖哥三人分担,应该每人付多少钱?”

    这可把郑嘟嘟为难坏了,他伸着十根胖乎乎的手指头算了半天,算得双眼迷瞪,两根眉毛纠结成一团都没有算出个结果。

    看到他这样为难,文彬一下子就觉得心气儿顺了,连往书架上摆放书籍的动作都轻快了许多。

    郑嘟嘟却不是轻易会屈服的人,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八十文钱,三人分担,应该每人出多少钱?

    想得太多,他晚上就睡得不踏实,第二天便赖床起不来了。

    左右学堂已经放假,郑丰谷和刘氏一大清早就到食肆开门做生意,云萝蹲在屋檐下刷牙漱口的时候,文彬就站在东间的窗外,故意大声说道:“三姐,郑嘟嘟他起不来床,我们去府城吧,别等他了。”

    屋里当即响起了一声惊呼,然后郑嘟嘟抱着他的棉衣棉裤就蹬蹬蹬的跑了出来,满脸的紧张和委屈,“等等我,不许把我落下!”

    文彬看到他这紧张的模样,开怀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

    云萝拍了下他的脑袋,走进堂屋迅速的帮郑嘟嘟把衣裳鞋袜都穿上,然后让他自己去洗漱。

    兄弟俩排排蹲在屋檐下,嘴里含着温水“咕噜噜”的漱口,一大一小两个,五官相似,动作一致,就连彼此往对方身上甩的眼刀子都是一样一样的。

    洗干净,关上大门,姐弟三人就往村口的食肆走去。

    吃过早食,云萝又带着他们一起到油坊去看了看。

    油坊的房子已经建好了,榨油所需的木制工具之前就拜托给了村里的木匠李宝根,如今也打磨得差不多了,预计在过年前就能榨一轮。

    罗桥这两天就在和里正商量,要在村里招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汉子到油坊上工,招了伙计之后还要抓紧教他们榨油的技术和步骤,也是忙得很。

    有时候,他莫名有种不务正业的错觉。

    他明明是郡主的侍卫,却为何总是做一些管事才会做的事情?

    因为油坊的事情,云萝去府城的时候就没有带上他,只带了兰香和两个车夫,以及六名侍卫相随。

    文彬好歹年长几岁,还算自持,郑嘟嘟却是在马车里东摸摸西摸摸稀罕得不得了,半点没有离别爹娘的依依不舍。

    终于,他把马车里面摸了一遍,小胖手开始对着紧闭的车窗蠢蠢欲动。

    明明这条到镇上的路他几乎每天都要来回,但坐在马车里往外看和坐在牛车上一路晃悠,总感觉连看到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

    文彬简直受不了他的闹腾,忍无可忍,忽然伸手一把推开了窗户,顿时,外面的寒风呼啸着席卷进来,把凑在窗户边蠢蠢欲动的郑嘟嘟吹得脸都一下子绷紧了。

    他“哇”的惊叫一声,一头扎进了车内的软垫上。

    文彬躲在窗边却是一点都没有被冷风吹到,见郑嘟嘟这没出息的样儿,便冲他哼笑两声,慢条斯理的把敞开的窗户又给关上了。

    “坐在外面车辕上看风景更美,你要不要出去?”

    郑嘟嘟趴在软垫上揉了揉被风吹僵的胖脸儿,朝他哼哼了两声,“你去!”

    云萝不管兄弟俩的争执,随着马车的摇晃忍不住眯起眼,有些困倦,但即便打瞌睡,她的腰杆儿也挺得直直的。

    在靠近庆安镇的时候,车马迎面遇上了另一乌篷马车,两方擦肩而过的时候,云萝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好气派的马车,就连拉车的马都这样神骏,难道是卫家郡主?”

    这个声音已不年轻,却仍习惯性的微微掐着嗓子,显出几分娇和嗲,不像是正经女子的腔调。

    兰香凑到窗户边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异样来,反倒是文彬若有所思,“这好像是镇上媒婆的声音。”

    云萝不由看向他,“你还能听出媒婆的声音?”

    文彬顿时脸微红,有些羞赧的说道:“在金来家里看见过上门的媒婆,当时好奇多看了几眼,就记住了,她们说话的调子总是跟寻常人不同。”

    郑嘟嘟听不懂这些,只是看到哥哥的表情觉得很有趣,就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被文彬恼羞之下一把用软垫摁住了脸。

    兄弟俩当即又闹成一团,云萝默默的坐远了些,又听兰香轻声说道:“这一路过去就那么几个村子,年关下也不是说媒的好时候,她不会就是去白水村的吧?”

    白水村如今就只有一个着急说媒的人——郑玉莲。

    云萝听过就抛开了,不管是不是,郑玉莲究竟如何她并不在意,不过若是能尽快解决她的事情,让爹娘早点放下这个突然落下的责任,也是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