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86章 新报纸
    顾及着郑嘟嘟还小,时间也不紧张,马车从白水村到府城的这一路就走得慢悠悠的,中午日头好的时候还停下在路边玩了好一会www.dpstextile.儿,因此当天傍晚没能赶到府城,而是在一个小镇上投宿客栈。

    次日一早,他们继续上路,依然不紧不慢的,期间遇到好玩或好看的风景都会停留下来,一直到午后才终于进了府城。

    老夫人早已等候多时,远远的看到云萝就先忍不住笑开,并对文彬和郑嘟嘟的到来表示了欢迎,还拉着胖胖的郑嘟嘟稀罕了一会儿,捏着他的脸说他真像她家的孩子,可把郑嘟嘟给得意坏了。

    她的孩子等于三姐,所以他果然最像三姐了!

    文彬很快就感受到了来自亲弟弟的神情显摆,仿佛他长得像三姐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不禁让文彬气得牙痒痒,若不是当着老夫人的面,他又想对他家的小胖子言语打击外加动手动脚了。

    但其实他们俩的眉眼官司还真躲不过老夫人的眼,看到他们这活泼的模样,老夫人也忍不住的笑意舒和,觉得整个府邸都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变得鲜活了。

    她把小兄弟俩安排在了最靠近锦兰院的客院,离云萝很近。

    近两天的行程,虽然不曾着急赶路,但梳洗过后坐下来,被暖融融的熏笼一烘,小兄弟俩就感觉到了困乏,于是被拉到了榻上去歇息,云萝则跟着祖母又回到了正院。

    从云萝回到江南但现在已有一个多月,却有近一月的时间留在白水村,老夫人拉着她就稀罕得看不够,也有说不完的话。

    询问了她这一月在村里的日子,确定她不曾受委屈,日子平顺又清净之后,老夫人又问道:“听说你在村里造了个榨油作坊,进度如何?”

    云萝说:“房子已经造好了,现在就差几样木具和伙计,罗桥留在村里继续负责后续,若无意外,在过年前就应该能榨出第一批豆油。”

    今天离过年只剩下八天了,看似很短,却足够做许多事情。

    老夫人爱惜的摸摸她的头发,说道:“我之前听罗桥说,你想要把榨油的方子公布于众,你可知这会让多少银子从你的手指缝里溜走?”

    云萝不由看了她老人家一眼,从神色中看不出她是什么意思,但似乎并不像是不赞同的样子。

    沉吟一下,便说道:“在我离开京城之前的三个月,豆油已经给我挣了上万两银子,如今又过去三个多月,挣得肯定比之前更多。”

    “即便如此,你还是要把这个方子告诉世人吗?这还仅仅只是一个作坊的收益,若是扩大规模,把豆油卖到更多的地方,挣回来的将是金山银山。”

    云萝的神色丝毫不变,“我知道,但是我要金山银山做什么?”

    “你不是想要在各地都买房子建报馆的据点吗?这所需要的银子可不下于一座金山。”

    云萝觉得这不对,“报馆若是不能盈利自我周转,需要靠着外来的银子不断填补才能生存的话,很快它就会彻底垮塌。”

    老夫人愣了下,随之若有所思,道:“此话虽有理,但据我所知,这大半年来,你那个报馆一直都是入不敷出。”

    “那祖母你以为,它会一直亏损下去吗?”

    老夫人又愣了一下,然后忽然就笑了开来。

    “罢罢罢。”她似笑似叹的说道:“你既然如此有信心,那便照你的去做吧,就算一直亏损也无妨,左右咱家并不缺这点银子。”

    这财大气粗的模样,让云萝也忍不住的软了目光。

    老夫人转头拿出一个锦盒塞她手里,说:“这是在城西六月坊的一处小院子,门房两边的倒座往外开门就是现成的铺子,因为那儿的地段稍偏了些,往来的行人不多,之前就一直闲置着,你拿去用来收发报纸却还算合适,院子里头的厢房里也能安置看守之人。”

    祖母都这样说了,云萝肯定不会怀疑这个院子是否合适,打开锦盒拿出里头的地契看了看,地契上除了详细地址、面积之外,连地契上的名字都改成了她的,且盖了官府红印。

    云萝把地契重新收好,问道:“这院子得多少银子?”

    老夫人当即瞪了她一眼,“不过是个闲置小院儿,本就是自家的东西,以后也要分给你和逸之的,你难道还打算花钱问祖母买?”

    云萝原本还真确实有这个打算,但现在却摇头,说:“不是,我就问问。”

    老夫人就露出了笑容,保养得宜的脸上依然光洁白皙,只在眼角颊边有些微褶皱,镌刻着时光赋予她的气韵悠然。

    其实老夫人和孙氏的年纪相仿,但是,孙氏瘫痪在床已是垂垂老矣,老夫人却依然光彩照人,看上去比李氏她们都似乎要更年轻一些。

    云萝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问道:“祖母用的是什么面脂香膏?”

    老夫人也伸手摸了下,不在意的说道:“就那么些东西,用来用去还是你做的最好使,冬日不干,夏日不腻。”

    她笑眯眯的看着云萝,又说:“我们家人相较而言不太显老。”

    哦,这就是天生丽质加上保养得宜。

    云萝想到了她一直到十岁以后才开始抽条长大,而至今,她都未曾来葵水,莫名有点喜滋滋的。

    dzgrdjt.

    发育得晚,于是以后也老得慢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算胖到十五岁,她也是愿意的。

    休息一晚,第二天她就出门顺着地契上的地址找了过去。才刚进巷子,就感觉到了前方的热闹,抬头便见那小院的四间倒座往外开了门,装饰成铺子的模样,此时正有人搬着各色东西进进出出。

    文彬看着那个小院有些傻眼,半晌转头问云萝,“三姐,不是说是个小院吗?”

    这看着可不像是个小院的样子,门房加倒座共五间宽敞的房子,宽度六丈有余,而且,还是个两进的院落。

    站在敞开的门口往里看,能看到里面的正屋、厢房,还有堂屋旁通往后院的走道,所以,至少也是个两进的院子没错吧?

    几人站在门外,很快就引起了忙碌的人们注意,一个穿着斯文长袍却高壮得像头熊的独眼伤疤脸大跨步走了过来,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何人,到这里来有何事?”

    郑嘟嘟“嗖”的一下躲到了云萝身后,然后探出半个脑袋往外看,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些许紧张,更多的却是好奇。

    这壮汉看见郑嘟嘟的动作,默了下,然后嘴角轻扯,面颊抽搐,似乎是想要笑,却笑得格外狰狞。

    在郑嘟嘟一点点往云萝身后缩的动作中,他应该也察觉了自己笑得有多吓人,干脆就绷着脸不笑了,看一眼文彬,再看一眼云萝,扫过他们身后跟着的两名侍卫,最后又转回到了云萝的脸上,表情有些犹疑。

    这姑娘看着有点面熟,好像是郡主,可惜他当初见郡主的时候因为长得太高站在了最后面,眼神又不好,没能够把郡主的相貌看清楚,所以……这位到底是不是郡主?

    听说郡主上个月就到江南了,但一直住在乡下养父母家中,没听说她啥时候回府城啊。

    云萝将信物递给了他,说:“我过来看看你们安排得怎样了。”

    看到信物,独眼再不怀疑,连忙双手将信物奉还,抱拳行礼道:“小的拜见郡主,承蒙郡主挂心,都安置得差不多了,等着下一波兄弟过来,我们就能返回京城。”

    随着他的声音,很快就更多的人朝这边涌了过来,纷纷躬身行礼,“拜见郡主。”

    云萝跟着他们在院子的里外都转了一遍,又听暂时管事的几个人将事情禀告仔细。

    腊月初九,他们运送着报纸抵达越州府,之后被卫府的管事直接带到了这边,将钥匙交给他们之后就离开了,并不过多插手这边。

    他们在离京前就知道了郡主预备在江南的越州府建立一处方便收发报纸,安置伙计的据点,霍军师还特意召集了几拨领队的头领叮嘱此事,所以他们来了这里后也不慌,一边有条不紊的往其他州府分发报纸,一边迅速的把小院改造完成了。

    云萝听完之后,就说:“你们都是相对健全之人,以后恐怕还要继续往来运送,不过在其他兄弟们到来之前,暂时就不要回京了,这边的据点管理、分派事情、卖报都需要不少人手,需要你们先做着,等过年后开春,该来的人也差不多能到齐。”

    是的,相对健全,而在他们身后,还有更多的、更不健全的兄弟无力谋生。

    所以对云萝的安排,他们没有任何意见,哪怕往来运送比坐镇据点和卖报都要辛苦许多。

    “任凭郡主差遣!”

    云萝又指着后院说:“后面的五间抱厦和两间厢房都收拾出来,让留在这里的人都有个歇息住宿的地方。越州城的房子贵,租赁也不便宜,后面只有几间房,如果不嫌弃就挤一挤,若是想自己去赁房子住的,也由得他们自己。”

    笑容吓到了郑嘟嘟的独眼刀疤脸当即说道:“郡主仁慈,为小的们想得这样周到,有个栖身之处就已经很好了,哪个不知足的竟敢嫌弃,简直枉费了郡主的一份心!”

    云萝一一看过这些身体各有不便的人,垂眸说道:“我能力有限,如今也只能做这么点事,等以后报馆开始挣钱了,多设几个据点,也能多请些伙计。”

    另一人动容道:“郡主太谦虚了,您此举对我们许多兄弟来说,无异于救命之恩。”

    云萝忽然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们因为保家卫国而流血、落了满身残疾,甚至失去谋生的能力,却要被人嘲笑奚落,甚至是默默的等死吗?

    这是不对的!

    云萝离开院子,在堆放着几沓剩余报纸的铺子里找到了文彬和郑嘟嘟。

    &n“三姐三姐,你看,我都没见过这张报纸!”郑嘟嘟举着一张报纸指给她看,说,“哥哥说这是话本子!”

    文彬用力咳了一声,瞪一眼郑嘟嘟,然后略显心虚的瞄了云萝一眼。

    话本子可不是啥正经书,三姐晓得他看了话本子,会不会不高兴?

    跟着云萝出来的一人见此便说道:“自从院试后在报纸上刊登了京城案首写的那篇文章,报馆里就时常会收到各书生投来的文章,据说有些还是有可取之处的,置之不理未免可惜,但刊登在大彧月报上又不大合适,长公主就说要另外开一份报纸,专门用来刊登那些文章,这就是第一期,不过,似乎并没多少人愿意掏钱购买。”

    说到后面一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都要听不见了。

    云萝将这份名为《文秀报》的报刊迅速的浏览了一遍,转头问那人,“卖得很不好吗?”

    那人都有点不敢说,莫名有种当着人闺女的面说她娘坏话的心虚感,支吾了半晌才说道:“倒是卖出了几份,有个兄弟特意跑到小舜镇上去叫卖,然后……然后听见那些书生们说……说还没他们写得好呢,白费了八文钱。”

    云萝不由默然。

    跑到江南书院的门口去卖秀才,甚至可能连秀才都不是的人写的文章,你们真是好大的勇气。

    卷起手上这份报纸塞进袖子里,云萝从荷包里掏出了八文钱给他,“我拿走一份,这是八文钱。”

    她决定回去后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份《文秀报》。

    离开这里,郑嘟嘟哒哒的跟在她身边,抬头好奇的问道:“三姐三姐,这些报纸不是你的吗?为啥你也要花钱买啊?”

    文彬悠悠漫步,斜睨了他一眼,说道:“笨蛋,这些报纸出入都是要记账的,三姐今天若是白拿了一份,账上的数目就对不上了,到时候就要负责此事的人掏钱赔上。”

    郑嘟嘟朝他用力的哼上一声,转头跟云萝告状道:“三姐,哥哥他骂我是笨蛋,你快打他!”

    文彬:“……告状精!”

    “坏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极恶龙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