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一刻天堂,后一〕〔温情一生只为你〕〔死对头忽然拐我去〕〔七小姐驾到通通避〕〔豪娶天价小娇妻〕〔超级龙兵郝建柳如〕〔上门赘婿岳风柳萱〕〔傲世神婿杨凡〕〔战神狂婿杨凡〕〔龙婿杨凡〕〔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只会拍烂片啊〕〔混元武帝〕〔萱轩不离〕〔抬龙棺〕〔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首席继承人陈平〕〔至尊战神秦轩林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87章 因为你太胖了
    在吵吵闹闹中,云萝带着文彬和郑嘟嘟在外面玩了半天,回来后她与老夫人商议了一下,然后派人向江南书院的林山长递上了拜帖。

    到傍晚,随着小厮一起回来的还有林山长的回帖,说他明日要出门访友,请老夫人和安宁郡主在廿六那天上门做客。

    掐指一算,还有三天。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云萝也并没有闲着,晨起练武,然后陪祖母一起吃早食。

    年节将至,府上要置办不少东西,最忙碌的却要数会见从各地汇聚过来的管事们,云萝帮着祖母理账、主持中馈,一天下来几乎没有歇息的时候。

    老夫人早就知道云萝的算数极好,一本账册在她手上从头翻到尾,账也就算好了,比府上几十年的老账房都要迅速又准确。

    两天时间,一年汇总的最主要账册就全被她翻了一遍,挑出几本有错漏的,其余则盖上红印封存起来。

    老夫人的心情是极好的,就连有两名管事发生了错漏,一名管事出现了亏损,她也没有过于责难。

    “自郡主回来之后,老夫人的胃口都好了不少,之前还特意吩咐下来,今年要多定些烟花爆竹,好在除夕夜给郡主赏玩。”大丫鬟又给老夫人添了一碗饭,表情也是十分的欢喜。

    老夫人嗔了她一眼,“就你多嘴,不过是些玩意,哪年都少不了。”

    可以前也没这么多呀。

    郑嘟嘟抱着碗筷好奇的问道:“啥是烟花?”

    老夫人笑眯眯的说道:“烟花就是放到天上去的爆竹,在天上炸开的时候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

    郑嘟嘟想象不出来,表情有些懵懂,又问道:“啥时候放烟花?一定要在除夕吗?”

    “除夕最热闹,城里的富裕人家大都会在子夜放烟花,漫天的花火,把天空都照亮了。”老夫人耐心的解释,又说道,“但最好的烟花却在京城,等嘟嘟再大些,让你姐姐带你去京城玩耍。”

    郑嘟嘟转头看了眼云萝,不知想到什么,两根眉毛忽然扭了扭,然后跟老夫人说:“京城好冷的,连河道都结了冰,三姐说,京城的冬日,积雪能有一尺厚,我就算去了也不敢到外面玩耍啊,冻坏了咋办?”

    老夫人忍俊不禁,笑得更开怀了,说:“穿得厚实一些,再在怀www.yyywbt.里捂个小暖炉,就能出门了。你姐姐去年过年时在家里堆了个屋子那么高的雪人呢。”

    郑嘟嘟顿时“哇”了一声,“那得多少雪啊?”

    江南冬天也会下雪,有时候下得还挺大,却总是积不了几天就会迅速融化,若想要堆个屋子那么高的雪人,恐怕要把方圆几里地的雪都收集过来才行。

    “我最喜欢踩雪,但是我娘总不让我玩。”经常把鞋子打湿,还要被揍。

    家里常备竹梢,高高的插在门框的缝隙里,就等着他犯错,随时都能拿下来抽打。

    对此,郑嘟嘟是很不服气的,为啥爹娘从来都不打哥哥?

    心里想什么,他几乎都在脸上表露了出来,老夫人看着他那肉呼呼的小脸上不断变换的表情,越发的乐不可支。

    晚膳后,她目送着高低不同的姐弟三个身影告辞离开,一路蹦蹦跳跳、吵吵闹闹的,不由笑叹道:“这可真是热闹。”

    锦兰院中,书房里的灯烛火光明亮,云萝坐在书桌前提笔书写,火盆放在脚下,上好的银霜炭缓缓燃烧,驱散了书房里的寒冷。

    文彬和郑嘟嘟与她隔着书桌坐在对面,两双脚在火盆边晃悠,一人捧着书籍,一人则在专心的解九连环。

    翻过最后一页,文彬费了两天时间,终于把这一册书看完了,探头往书桌上看了一眼,见三姐仍在专心的书写着什么,就没有出声打扰。

    云萝却察觉了他的动静,笔下不停,说道:“想看什么书自己去找。”

    文彬却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反而问道:“三姐,我能抄几本书吗?”

    卫府有藏书楼,整整四面墙,抬头望不到顶,其中珍贵典籍的比例更是www.dzgrdjt.十分惊人。

    据说,先祖随太祖皇帝打天下的时候,别人抢金银珠宝,他老人家却把别人不要的书籍全收拢了过来,还为此特意建了一座藏书楼用来收藏那些书籍,哪怕他本身是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粗人,哪怕一直到云萝她爹那一代,卫家才终于出了个正经的读书人。

    听祖母说,江南书院的林山长自从第一次进入卫家的藏书楼之后,就经常找各种借口来借书。

    借不够,他还要抄。

    云萝也进过藏书楼,她如今小书房的书籍就有一部分是从藏书楼里找出来的,包括文彬此时手上的那一卷。

    对于文彬的请求,云萝没有犹豫,直接从书桌里抽出了一本空白册子递给他,又指了指笔架上挂着的笔,说:“自己挑一支顺手的。”

    她无权将这些书籍送人,但让文彬抄上几本还是能做主的。

    郑嘟嘟百忙之中抬头看了一眼,看到哥哥和三姐头对着头的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眨了眨眼,然后默默的转了个身。

    学堂都放假了,为啥还要读书写字?

    这一抄就抄到了郑嘟嘟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云萝亲自送他们回客院歇息。

    次日就是腊月廿六,云萝依然天不亮就起床,推门出现却发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竟是昨晚下了一场雪。

    她蹲在院子里捏着雪球玩了会儿,然后开始练武,练到一半的时候,文彬也过来了,先是绕着院子跑了几圈,把好好的雪白都踩得七零八落的,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开始蹲马步。

    这一套动作他做得已经很熟练了,就算云萝不在,他也每天都有练习,虽没有练出多厉害的功夫,但身体确实是倍儿棒。

    他是要走科举之路的,所以武艺好不好不是十分要紧,主要还是强身健体。

    晨练结束,姐弟俩一起到了客院,郑嘟嘟仍睡得四仰八叉,小呼噜打得欢实。

    文彬皱眉看着他,表情是满满的嫌弃,直接上手就用力的摇晃了几下,“郑嘟嘟,起床了!”

    郑嘟嘟咕哝几声,转个身又缩进了被窝里面。

    文彬轻哼一声,“再不起来,我们可不管你,把你一个人落在这里了啊。”

    鼓囊的被窝蠕动了几下,刚钻进被窝的郑嘟嘟又挣扎着钻了出来,眼睛还紧紧闭着,嘴上却先撒起了娇,“不要!”

    “那你快起来。”

    他从侧着到躺着再到趴着,整个人都在扭转挣扎,床榻却仿佛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把他牢牢的粘吸在上面,拱了半天都没有拱起来,费尽力气,也不过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看不见的缝,然后又迅速的闭上了。

    文彬就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轻轻的“噈”一声,郑嘟嘟张开了小嘴直接用嘴巴呼吸,肉肉的脸更是在枕头上挤压变了形。

    云萝都忍不住的伸手戳了两下,细嫩又有弹性,让人戳了还想戳。

    郑嘟嘟由着他们又捏又戳的,顶多扭两下以作反抗,但就是睁不开眼睛。

    然后,他忽然听见三姐在他耳边说:“嘟嘟,上学要迟到了。”

    郑嘟嘟“唰”的一下坐了起来,眼睛还没睁开,手就往床边平时放衣裳的地方摸过去。

    一摸,摸了个空,他又摸了几下,然后才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有点陌生,好像不是在自己的家里。

    不等他回过神来,一件棉袄就兜头落到了他的身上,眨眼给他穿戴整齐,裹得严严实实像一只会滚动的球。

    “我为啥要穿这么多?”

    “不多,我们穿的跟你一样。”

    郑嘟嘟顿时一脸怀疑,目光不住的在云萝和文彬两人身上打转,“为啥我看不出来?”

    文彬当即一把刀扎了过去,“因为你太胖了。”

    可惜郑嘟嘟从不觉得自己胖有什么不好,闻言反而更挺起了小身板,特别义正言辞的说:“村里人都说,三姐小时候也胖乎乎的,我们家就我最像三姐!”

    莫名又被扎了心的云萝:“……”这个弟弟不能要了,还是把他留在府里吧。

    留肯定是不能留的,用过早食后,老夫人就带着他们出了门,登上马车,缓缓的朝城门口走去。

    林山长家并不是府城内,而是在小舜镇上,从他家徒步而行,登上小舜山、进入学院,也不过半个时辰而已。

    郑嘟嘟趴着窗户看外面的人来人往,看街边的铺子和各色摊贩,两只眼睛简直要忙不过来,还指着外面的东西不断询问。

    老夫人就与他一一讲解,十分的有耐心,甚至可以说是心情愉悦。

      她似乎又尝到了当祖母养小孙孙的滋味。

    逸之当年也是这样,看到什么都觉得稀奇,小嘴一天到晚都问个不停的呢。

    马车从街上行驶过去,又出了城门,沿着官道往小舜镇的方向前行。

    一出城,放眼望去就是白茫茫一片,车轮碾过,发出“簌簌”的声响,更多的却是碾过泥泞时飞溅起来的泥水。

    郑嘟嘟看着旷野中未曾被人破坏的雪地,眼睛都亮了,一脸的蠢蠢欲动。

    然后,他忽然指着窗外说:“三姐三姐,雪地里躺了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