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88章 我还是个孩子呢
    行驶的马车缓缓的在路边停了下来,打开窗户就能看到路边躺着一个人,雪地里还留着一串从路边到那儿的脚印,看起来甚是凌乱,像是在最后的意识迷糊之际胡乱走动,偏离了官道。

    从这里,甚至还能看到那应该是个姑娘,穿着浅红色上袄,靛青的裙摆。

    走得更近一些,她裙摆下露出的一双精致绣花鞋也落入眼中,不过此时这双绣花鞋上早已经沾满了泥泞脏污,都看不清上面绣的究竟是什么。

    她侧卧在地,几乎整张脸都埋在积雪里,侍卫们在两步外停下了脚步,兰香和另一个丫鬟走上前伸手试探了一下,然后将这姑娘翻了个面,随之发出了一声惊“咦”。

    云萝的目光也落到了她的脸上,见是一个与她年纪差不多的姑娘,即便紧闭双眼,被冻得脸色发青也不失秀丽之色,两弯细眉紧蹙着,分外的惹人怜惜。

    只是,看她的衣着,应该是富裕人家的姑娘,www.senlinffm.也不知为何会独自一人晕倒在雪地里。看雪地上残留的痕迹,应该是在清晨雪停之后才到这里的,这是天不亮就从家里出门了?

    哪户人家这么心大?

    云萝想过去给她把脉检查下身体,却被兰香拦下了。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名为秋菊的大丫鬟转身去找老夫人,兰香则凑在云萝耳边轻声说道:“郡主,这好像是陈家的姑娘。”

    “陈家?”云萝愣了下才想起来她那个被打断了腿圈禁在府中的祖父就姓陈,便又问道,“是老爷子的本家,还是他的私生子?”

    她恢复身份两年有余,见过一次祖父和他的情人,却还没见过那两人的私生子及其子女呢。

    听说,那两位叔叔在成年之前一直被养在他们的爹娘身边,长到十六岁就迁出了卫府,但老夫人并不禁止他们进府看望父母,只是每次都走的角门。

    老夫人虽恼恨夫婿出轨,更是手段惊人的直接将其双腿打断,与他的红颜一起关在卫府偏院中双宿双飞,却并不曾虐待他们的两个私生子,当然,也绝不会优待。

    兰香见郡主这么淡定,莫名的被哽了一下,说:“据奴婢所知,陈大如今有三儿两女,长女十七,已在去年出嫁了,次女才不过九岁。陈二有一子三女,长女名唤秋娘,与郡主的年岁相同,离奴婢最后一次见她也已经有快三年了,与这位姑娘的相貌差不离。”

    说着话的工夫,老夫人也下了马车走过来了,垂眸看了眼躺在雪地里的小姑娘,眉头轻挑,似乎有点意外,但更多的却是冷淡,“还真是陈二家的大丫头,这一大早的就倒在这里,是半夜就从家里出来了?”

    陈氏两兄弟并没有住在府城,而是住在离府城三十多里的一个小镇上。

    他们倒是想要背靠着卫府留在府城,可惜老夫人并不愿意让他们依靠,且府城的花销也不是当年被从卫府赶出来的他们能承受得起。

    不过老夫人虽不待见那俩私生子,却还不至于对这么个小姑娘见死不救,于是就吩咐丫鬟们把他抬到后面的马车上,并让车夫驾车送她回去。

    刚吩咐完,陈秋娘就悠悠转醒过来,迷糊中听到了老夫人要把她送回家去的话,慌忙说道:“我不要回家。”

    老夫人已经转身,闻言就又转了回去,问道:“你是从家里逃出来的?”

    陈秋娘这才认出老夫人,神色不由得一慌,吃力的爬起来要对老夫人行礼,“秋娘拜见老夫人。”

    老夫人并不阻拦,由着她起来又跪在马车上磕了一个头,一脸的冷漠。

    陈秋娘小心的抬头瞄了她一眼,神情是畏惧的,紧张的咬着嘴唇,两弯细长的眉毛愈发的往中间聚拢,拧着衣角说道:“爹娘要把我许配人,得了彩礼好给兄长说亲,我……我不愿意嫁给一个咳血的病秧子,便跑了出来,求老夫人给我做主。”

    老夫人冷笑了一声,颇有些意味不明,“你是哪个牌面上的人物,还轮得到我来给你做主?”

    陈秋娘不由得脸色一白,眼睫上迅速的凝结了泪珠,将落未落。

    但她不敢反抗老夫人,甚至连正眼相对都不敢,一时就觉得世界都灰暗了,倒还不如刚才真真冻死在雪地才好。

    越想越觉得悲从心来,不禁抽泣一声,挂在睫毛上的泪珠也终于滴落下来,灼得她冰冷的手背都不由得颤了一下,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真是我见犹怜。

    老夫人却丝毫不见怜惜,反而神色中还露出了几分厌恶,觉得她真是颇有那人年轻时的风采,不亏是血脉相承的亲祖孙。

    当然,身为有风度的老夫人,她还不至于对着一个孙辈的小姑娘恶言相向,只是不耐烦的说道:“给你留两个人,不管你想回家还是想去哪里,都由得你。”

    说着看了眼身旁的秋菊,那丫鬟心领神会,屈膝领命。

    索性今日出门并没有带许多丫鬟,虽少了一辆马车,但在车辕上坐一个,马车内伺候一个,也不显拥挤。

    侍卫们护拥着马车再次启程,留下原地一辆马车和一个车夫、一个丫鬟,陈秋娘跪坐在乌篷马车内,目送着老夫人的宽敞大马车远去,脸色仍白到透青,缩着身子轻轻打着冷颤,问站在马车旁的丫鬟,“老夫人这是要到哪里去?”

    秋菊双手交握在腹前,垂首恭送老夫人和郡主,听到陈秋娘的话便转头说道:“老夫人要去拜访林山长,不知陈姑娘接下来要去哪里,奴婢早些送你过去,也能早些回去伺候老夫人。”

    陈秋娘眼睫一颤,却不回答秋菊的问题,反倒又问道:“与老夫人一起的是大伯家的妹妹吧?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呢,却偏偏是这般狼狈的模样。”

    她与云萝同岁,却早出生了几个月。

    秋菊抬眸看向她,姿态恭谨,言语中却带着警告,“郡主好性儿,从不在意这些微末小事。不过,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下次见面,陈姑娘莫要忘了向我家郡主行礼问安,妹妹什么的恐怕不大合适,还是叫郡主比较好,或者,称大小姐也是可以的。”

    什么玩意儿,还敢跟她家郡主攀亲,亏得老夫人不在这儿了,不然怕是要大嘴巴子打过去。

    陈秋娘缩了下身,泫然欲泣,配上她衣衫微湿,脸色苍白的模样,确实十分的楚楚可怜。

    “是……是我唐突了,多谢秋菊姐姐提醒。”

    秋菊无动于衷,“奴婢不过是个丫鬟,当不起陈姑娘的这一声姐姐。”

    陈秋娘不禁有些无措,求助的看向站在马车另一边的车夫。

    车夫正在抬头看天,然后转头跟秋菊说:“秋菊姑娘快上马车吧,小的瞧着这天色怕是还要下雪。”

    秋菊“唉”了一声,手按在车辕上直接就跳上了马车,车夫也跳上车辕,转头问陈秋娘,“陈姑娘是要回镇上,还是到哪里去?”

    陈秋娘这回没有再含糊,垂首捏着衣角轻声说道:“我想去找祖父,劳烦小哥送我一程。”

    哦,那就是要去卫府了。

    车夫面无表情的转回身,扬鞭策马,带着马车掉了个头朝越州城返回。

    他们往府城返回的时候,前往小舜镇的马车上也正在谈论此事。

    “祖母既然不喜欢她,为何还要管她?”

    这句话让老夫人愣了下,随之莞尔道:“我才不管她呢,不过是见人有难顺手为之,就算今日遇到的是一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

    云萝却觉得,还不如救一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呢。那陈秋娘看似可怜,但她言行中的某些小动作,总让人觉得不适。

    正这么想着,就听见祖母说:“你别看她楚楚可怜的,其实心思多着呢,跟她那个奶奶一样,当年可不就是凭着这副模样把你祖父勾得三迷五道的。当然,你祖父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以后找夫婿可得擦亮眼睛,长相才华固然重要,人品更是重中之重。”

    怎么突然说到她找夫婿上了?

    老夫人却觉得这才是要紧事,比分析陈秋娘的心思品性重要多了,拍着云萝的手说道:“不过你也不必紧张,左右还有我和你娘给你盯着呢。祖母我当年的眼光不怎么样,但你娘有眼光啊,一眼就相中了你爹。要不是出了点意外,你爹不在了,他们如今必然是被世人艳羡的恩爱眷侣。”

    想起早逝的儿子,老夫人的眼中也不禁泛起了一丝泪光。

    云萝见状,便说道:“我还小呢,祖母不如先操心哥哥的婚事。”

    老夫人顿时把外露的情绪一收,忧心的说道:“翻过年,你哥哥就十九了,娶亲早的,如今孩子都要呱呱落地了,他却连个定亲的姑娘都没有。你娘写信说她相看了全京城的姑娘,急得嘴上都起泡了,你哥哥还不紧不慢半点不着急,真是跟你们爹一样一样的。”

    云萝不禁弯起了眼角,问道:“祖母对孙媳妇可有什么要求?回去后我跟哥哥说,让他照着您给的条件找媳妇。”

    气氛又松快了起来,老夫人默默的盘算起了江南这边有什么好姑娘,各地的世交家中又有哪些合适的人选。

    文彬忽然凑到云萝耳yyywbt.边,轻声问道:“三姐,你也要嫁人了吗?”

    “……没有。”

    文彬怀疑的看了她一眼,又忧伤了叹了口气,说:“我晓得迟早都会有那么一天的,不是景公子也会有别人。”

    云萝眼角一跳,“跟景公子有何关系?”

    文彬眉头微扬,带着几分得意的说道:“景公子不是心悦你吗?去年他护送你回来的时候,我都看出来了,不只是我,爹娘也看出来了。”

    老夫人从沉思中回神,诧异的说道:“阿玥?”

    云萝下意识反驳,“没有的事,他们都看错了。”

    老夫人却若有所思,也不知到底相信没有。

    云萝警告的瞥了文彬一眼,垂眸端正的坐在坐凳上,默然不语。

    郑嘟嘟左右看看,神色懵懂,听得不是很明白。他便晃着两条小短腿去抓桌几上的点心,抓了一块先递给云萝,在云萝伸手接过的时候,他忽然攀着她的手臂靠近过来,高高的举起他的手来捏了下她的耳朵,问道:“三姐,你热吗?”

    点心被反手塞进了他的嘴里,云萝一脸冷漠的把他从手臂上撕下去,“坐好,别乱动。”

    马车在官道上拐了个弯,缓缓的进入小舜镇。

    街上两边的商铺因为书院的放假而冷清了许多,甚至有些铺子已经关门歇业,等来年书院开学前再开。

    但镇上仍住了不少人,有本地居民,书院的先生和外地学生,因此,进入巷弄里后,反而并不见冷清。

    林山长家就在巷子的深处,一路过去,不时能遇到穿着儒衫的学子走过,其中一个小院里还在开文会,吟诗作对的很是热闹,酒香、肉香和点心的甜香味都飘出到院子外面来了。

    郑嘟嘟不由凑在窗户前皱着鼻子嗅了两下,文彬也凑在窗户前往那边看,目光微亮,有些好奇和向往。

    就连老夫人都轻笑了一声,说:“真有活力。”

     又对文彬说:“过年前后,城里有许多书生举办的文会,待会儿就问林山长讨要几份请柬。林山长家的小公子与你年纪相仿,也是去年考中的秀才,请他带你一起去,文会上也能相互有个照应。”

    文彬面色赧然,下意识看了眼云萝,然后对老夫人说:“谢卫奶奶。”

    郑嘟嘟不甘落后,当即说道:“我也要去!”

    文彬并不想带他,就问他:“你会吟诗作赋对对子吗?琴棋书画你会哪一样?你难道想要去背《千字文》给他们听?”

    郑嘟嘟呆了呆,转头问云萝,“三姐,啥是文会?”

    云萝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文会就是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读书念诗写文章,弹琴下棋画画,完了还要评比出好坏来。”

    郑嘟嘟于是就明白了是咋回事,转头跟文彬说:“那我不去了,这是你们大人的事。”

    文彬斜睨着他,“你不是说你已经长大了吗?”

    “没有,我还是个小孩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大周仙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