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超级女婿韩三千〕〔超强狂婿〕〔总裁爹地宠翻天〕〔超级女婿〕〔唐朝贵公子〕〔做首富从捡宝箱开〕〔被渣后她嫁给了九〕〔战尊叶凡〕〔九龙战神叶凡谭诗〕〔叶凡谭诗韵〕〔主角叶凡谭诗韵〕〔叶凡谭诗韵〕〔叶凡谭诗韵笔趣阁〕〔战尊叶凡〕〔叶凡谭诗韵〕〔一号战尊〕〔我在古代日本当剑〕〔一号战尊〕〔唐思雨邢烈寒慕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91章 郑嘟嘟的悲伤
    这是云萝第二次来拜见亲祖父,看到的依然是个乱糟糟、脏兮兮的老头,完全不能想象他与祖母站在一起琴瑟和谐的模样。

    当年太公选他做女婿,固然看重他的才学,但相貌定然也是不差的,不然一个寒门学子怎么配得上他如花似玉的掌上明珠?

    就算只是个赘婿,那也是镇南侯府的赘婿,是大彧女侯的夫!

    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在陈举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让他身上已经再也看不见丝毫曾经的风流俊美,活脱脱一个又残又脏的糟老头子。

    所以,出轨需谨慎啊。

    听到动静,陈举人用力的从床上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她。

    他形容憔悴皮包骨,脸上纵横交错着数不清的沟壑,眼眶凹陷,更显得两只眼珠子往外暴突,看起来甚是可怖。

    但云萝什么可怕的场景没见过?不过一个枯槁的残废老头,除了一点点视觉上的冲击之外,感觉不到任何威胁。

    她进屋后随手把拎着的几样东西放在相对整洁的桌子上,朝着床榻上作揖拜了一下,说:“孙女给祖父拜年,祝您老福寿安康。”

    这可真像是句嘲讽。

    陈举人两只暴突的眼珠忽然转了一下,手又不知从被窝里摸出了什么东西,奋力的朝云萝扔过来,并恶狠狠的喊道:“滚出去!”

    他的表情很凶,声音却粗哑得难以分辨,仿佛长时间没有喝水,被粗糙的食物划伤了嗓子。

    云萝转头看向了从她进来后就一直缩在角落里不声不响的老妇,声音淡得听不出丝毫质问,“留你在府中,是祖母感念你与我祖父情深义重、两心相悦,卫家花钱费粮的养着你,也是要你这个贴心人好好照顾我祖父,却为何我祖父不仅身上不洁,连吃食都似乎被苛待了?”

    老妇浑身颤抖,小心的抬头瞄她一眼,形容十分的可怜。

    陈举人如今未必把这个曾经的红颜知己多放在心上,但他显然更厌恶云萝,或者说,他仇恨着所有的卫家人,因此就“呵呵”的怪笑了几声,两只眼珠子死盯着云萝,说:“我如今这样都是谁害的?你以为我稀罕待在你卫家?不孝的狗东西!”

    云萝侧头看他,“您若是不愿留在卫府,我倒是可以送您出去,不知您想去您两个私生子的谁家?听说他们都很孝顺,您去了他们家中,肯定能安享晚福。”

    陈举人顿时脸色一变,他在这里尚且能活命,真到了那两个不孝子的家里,怕是不出半月就要被饿死。

    看他的脸色,云萝就明白了他的心思,随之眼眸低垂,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您并不想去,那孙女就先行告退。”

    后退两步转身就走,不过刚走出两步就又停了下来,侧首对角落的老妇说道:“我希望你能把我祖父打理得干净一些,毕竟他若是染病死了,你也就没了继续存在的必要。”

    她对这个亲祖父没感情,就算以亲疏论,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在祖母那一边,但看到他脏得整个屋子都在散发着恶臭味,实在有些糟心。

    看到老妇颤巍巍的跪了下来,似乎误会了她的意思,云萝往旁边一让,默了默,然后没有解释的径直离开。

    门外,陈秋娘慌忙站直了身体,拧着袖子有心要跟云萝搭话,然而,不等她定下心,云萝就已经从她面前翩然走过。

    她看着云萝离开的方向站了会儿,然后匆匆转身进屋,屏住呼吸将老妇用力的扶了起来,“奶奶,你怎么跪在地上了?难道是堂妹她责罚了你?”

    陈举人在床上瞪眼,“什么堂妹?别忘了你是陈家人,卫家的崽子跟我陈家没有一点关系!”

    陈秋娘在暗地里撇嘴,陈家是多富贵的人家?她倒是想跟卫家有关系呢,那也得人家看得上啊!连这一声堂妹,她都只敢在私下里偷偷喊,不敢让外面的人听见。

    这里要不是卫府,她才懒得来看两个又脏又臭的老不死呢!

    云萝回到正院,立刻就得到了老夫人全方位的关心和问候,一副“乖孙女你受委屈了,竟然要去面对那两个腌舎的老贱人”的模样,逗得云萝都忍不住笑了一声。

    老夫人顿时捧着她的脸,稀罕得不要不要的,“小姑娘就该多笑笑,我家小萝笑起来的模样多好看啊,再没见过比我孙女更标致的姑娘。”

    就连文彬和郑嘟嘟都稀罕的凑了过来,长这么大,他们都没见三姐笑过呢,平时能得她一个软和些的眼神就已经十分难得了。

    被人这样围观,云萝哪里还笑得出来?瞬间就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与他们对视。

    郑嘟嘟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忽然挑出他今日收到的最大最好看的荷包塞到了云萝的手里,“三姐,给你!”

    然后仰着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云萝……云萝想换个弟弟。

    大年初一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从初二开始,老夫人每天都要带着云萝出门做客。

    文彬有时候会跟随,有时候则会跟他新交的小伙伴去逛街游玩参加文会。郑嘟嘟在跟着哥哥去玩了一次,发现文会竟然不是像上次那样围着炉子烤肉吃之后,他就不想再跟了。

    不过初三那天,他和哥哥一起去袁家给姑婆姑丈拜年。

    一直到初六,卫府设宴招待客人,云萝主理此事,老夫人则坐在旁边,偶尔给她指点一二,做个查漏补缺的活。

    宴席平稳度过,宾主尽欢。

    期间,陈秋娘曾意图往办宴席的园子里凑,却尚未靠近就被拦了回去。

    初七,文彬提出了告辞,说回村里还要拜年走亲戚。

    云萝就把他们托付给了来府城给老夫人拜年的金家人,请他们一路照顾,送小兄弟俩回村,而她自己则继续跟着老夫人去拜年,直到过了初十才空闲下来,然后直奔白水村。

    村里,过年的气氛尚未消退,虽不如前几天热闹,但依然有客人前来,或出门做客,如今家家户户谈论的都是去年腊月新修建的榨油坊。

    那豆油黄橙橙、金灿灿的,可香了!

    剩下的豆渣加水和面摊成饼还能继续当粮食,虽然味道很奇怪吧,但肚子饿狠了,吃土都香。

    实在吃不了,挖个坑沤肥,填补田地的肥力也是极好的。

    这几年来,通过各种增加田地肥力的办法,村里养出了不少肥沃的良田。

    那草子在每年秋收后撒到地里,到春耕的时候就长老了,收下籽后连根带茎叶的翻到土壤下,肥得很!

    去年,癞子家的一亩田因为肥力过足,一阵风过去,稻秆都倒伏了,收割的时候费了不少劲。

    多新鲜啊,田地竟然还会有肥力过足,把庄稼都补倒了的时候。

    云萝到村里之后,先往老屋、二爷爷家、三叔家和云萱家分别送了礼,然后拜访里正,与里正签了一份契约:一年内,油坊的收益全部归她,一年后,油坊交给村里,但她到时候会把如何榨豆油的方子公开告知世人。

    其实,云萝一直觉得,她就算把方子公开,真正会尝试着去做的人未必有许多,毕竟建一座油坊可不便宜。但只要有那么些人去做,豆油的数量增加必然导致价格下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家家户户都吃得起油了。

    油水足,每个人所需的粮食就会减少,同样的粮食能养活更多的人。

    云萝默默的把这个事情在小本上记了一笔,然后开始劝说郑丰谷和刘氏到府城去过元宵。

    “爹,娘,府城有元宵灯会,一整条街上都是各色灯笼,我带你们去看看。”

    刘氏却拒绝道:“三年前,你不是带我们看过中秋的灯会了吗?都是灯,应该也没啥差别,就不去打扰老夫人了。再说,怪冷的,躲在家里烘火不好吗?”

    您说得好有道理!

    其实云萝自己也觉得元宵节好冷,大晚上的出门去看灯,还不如躲家里舒服自在。

    所以刘氏拒绝,她也就真的不再继续劝说,而是跟她商量起了要带文彬一起走的事情。

    郑丰谷和刘氏虽然舍不得长子远离,但考虑之后还是同意了让他跟云萝出去见见世面,不就是大半年没得见面吗?有云萝看着,肯定不会让他受委屈。

    但是临到要走,刘氏还是忍不住的心生不舍,“这么快就要启程了?”

    “也不是马上就走,现在还冷,且越往北越冷,路上行走不方便,还是要等稍暖和一些再动身。”

    刘氏连连点头,“之前听你说,京城那边的河面跟平地似的,能在冰上走马车,一场大雪落下,一夜就能没到人的大腿,那得多冷啊,还是开春了再去吧。”

    云萝说:“那倒不用,我们慢慢走,路上就要走很久,遇到好玩的地方再停留两天,时间就更费了。”

    刘氏还是觉得时间紧迫,她还有许多东西没有收拾准备好呢,晚上睡觉时就和郑丰谷念叨起了这件事,然后,被明明已经睡着,却不知啥时候又醒过来的郑嘟嘟听见了!

    三姐要带哥哥去很远的地方玩,还要玩大半年才回来,但是不带他?!

    家里瞬间就翻了天,云萝和文彬接连被吵醒,大半夜的披衣而起,一家人聚在堂屋里哄郑嘟嘟。

    向来好说话的郑嘟嘟今天却特别难哄,就算三姐亲自哄他都不好使。

    想想三姐要带哥哥去玩,却不带他,还要瞒着他不让他知道,他就觉得太伤心了,悲伤逆流成河,“哗哗”的从眼眶里流出来。

    郑丰谷从门外端了个火盆进来,放在屋中间,以免更深夜凉的把几个孩子冻着了,看到哭闹的小儿子便只觉得束手无策,只能帮他擦一擦鼻涕眼泪,说:“快别哭了。你还小,还不能跟你哥哥那样出远门。”

    郑嘟嘟顿时哭得更伤心了,一</a>扭头直扑云萝的怀里,两只小胖手用力抓着她的一片衣角,一边哭嚎一边用力的摇头说:“不要不要不要!我也……嗝,我也要去!”

    眼泪都沾到衣服上了,很大可能还有鼻涕,云萝真是嫌弃得不要不要的,伸手抓住他的后颈想要把他拉开,他却抓得更用力了,挂在她身上,钻进她怀里,还控诉道:“三姐只喜欢哥哥,不喜欢我,哇——”

    文彬的眉头跳了跳,下意识想要再刺激刺激他,不过对上云萝警告的眼神,他好歹忍住了没有火上浇油,而是说:“你这样说,三姐得多伤心?她明明对你比对我好。”

    这话也是说得气鼓鼓的,三姐竟然为了郑嘟嘟瞪他,好气!

    郑嘟嘟悄悄从云萝怀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用那双湿漉漉泛红的眼睛看着文彬,“那为啥带你去玩,却不带我?”

    文彬朝火盆便靠近了些,斜睨着他说道:“才不是去玩的呢,你晓得外面有多危险吗?路不好走,天气骤变还要被大雨淋湿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甚至还可能遇上山贼,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还会水土不服。你晓得啥是水土不服吗?就是吃不好、睡不好、上吐下泻哪哪都不舒服。所以我们不带你是保护你呢,你可别不识好人心。”

    刘氏在旁边听得脸色发青,都不想放文彬出去了怎么办?

    郑嘟嘟却半点没有被吓到,吸了下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不怕!我也要去!”

    文彬:“……”

    真是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的小鬼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