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府重生富贵妻〕〔最难不过说爱你时〕〔寒门崛起〕〔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玉鼎真人你徒儿又〕〔江宁林雨真〕〔星空风暴之速度为〕〔天下倾覆〕〔全服都知道我暗恋〕〔镇神司〕〔天庭收租系统〕〔穷光蛋〕〔海贼之手术大将〕〔时笙顾霆琛.〕〔我就是豪门〕〔林隐张琪沫〕〔时笙顾霆琛〕〔战爷,团宠夫人路〕〔逍遥小地主〕〔时笙顾霆琛_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92章 三姐,娘答应了
    郑嘟嘟闹了半夜,甚至把相距不远的郑丰收两人都惊动了,拍门来问发生了啥事。

    哭到后来,他自己哭累睡着了,却仍然紧紧抓着云萝的衣角,还要时不时的睁开眼看她一下,睡得很不踏实。

    之后的几天,他一直亦步亦趋的跟着云萝或文彬,绝对不让两人一起离开他的视线,甚至在开学之后拒绝去学堂,愁得郑丰谷和刘氏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这个年,夫妻俩其实过得不太安稳,归根结底全是因为郑玉莲的那一点破事。

    老爷子突然性情大变,对郑丰谷这个以前从不重视的二儿子投注了极大的期望,只相信郑丰谷能给他的小闺女找一个还算过得去的人家。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也不敢再期望郑玉莲能嫁个好人家,只要过的去就行,不傻不残,哪怕年纪大些、家徒四壁呢,总好过继续把小闺女留在家里。

    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他都不敢把事情交托给长子和长媳,放眼望去,值得他依靠的就只有郑丰谷这一个儿子。

    这一次,连孙氏都没有再出幺蛾子。

    当然,就算她想闹腾,也无处施展。

    在床上瘫了一年多,她已经深深的意识到了曾经被她寄予厚望的长子到底有多不可靠,而曾经任由她捏扁搓圆的次子也已今时不同往日。

    如果说郑丰谷还只是脾性强硬不少,但好歹会经常来看望两位老人,郑丰收却因为双胞胎和云梅的接连出事,老两口却偏心长子息事宁人,对他们的成见极深。虽不至于断绝往来,但若非必要,他绝不轻易到老屋。

    所以,看来看去,郑大福觉得只有次子才顶得起事,而且那两口子一向厚道,肯定不会坑害亲妹子。

    这真是给夫妻俩出了一个好大的难题。

    从年前到如今正月都过了大半,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媒婆往村里跑了好几趟,郑玉莲的亲事却依然迟迟定不下来。

    刘氏那样厚道的性子都忍不住跟人抱怨,时至今日,小姑为何还能这样挑剔?她明明连朱大郎那样的人都看得上,媒婆来说的那几户人家虽然有些不如意,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未必比不过朱大郎。

    贫困人家娶不起媳妇,年纪大了,死了婆娘或一直光棍,有个女人愿意跟着他们过日子就已经很满足,他们并不会很在意女方的贞洁。

    寡妇都不愁嫁,郑玉莲却为何宁愿跟侄女婿厮混都不愿意正经的嫁人?

    是的,刘氏总觉得郑玉莲并不是真的以为那些人有多么多么不好,而是单纯的不想嫁人。

    这可真是愁死个人!

    今天,镇上的媒婆又来了,刘氏不得不硬着头皮到老屋去接待媒婆,顶着李氏的冷眼,她如今也已经很淡定了。

    媒婆姓管,人称一声管妈妈,是庆安镇上数一数二的官媒,纵横庆安镇几十年,从没有她说不成的媒,如今虽然在郑玉莲这儿碰了不止一次壁,但这并不能消退她的激情。

    千挑万选,她今日又挑中了一个合适的对象。

    那小伙姓马,家就在镇上,家境虽不富裕,却也有一个不小的院子,因为抚养弟妹耽搁了年岁,如今年已二十有八,弟妹都已成家,他也能安下心来给自己做打算了。

    马大郎下头有两个弟弟,都十分敬重长兄,知道兄长是因为他们才耽搁了自己,如今他们都有了各自的小日子,不再是兄长的拖累,便主动说不愿跟兄长分父母留下的祖宅,等大嫂进门之后,若不嫌弃,他们愿对她如大哥一般敬重,若大嫂嫌弃,他们愿按月给钱,就当是赁了如今暂住的屋子,日后也会尽早搬离。

    除了三间三厢的房产外,还有八亩良田,两个弟弟也都不要全让给了兄长,马大郎愿意拿出其中的一亩良田做聘礼,另有银戒指、银手镯和若干衣裳料子。

    江南地贵,一亩上等良田的官方价格是十八两,但在很多时候,你就算拿着二十两银子都未必能买到一亩良田。

    所以马家拿出的这一份聘礼当真是不轻了。

    “马家之前穷是因为爹娘去得早,留下一屋子孩儿,如今二郎三郎都已长大娶亲,两个妹妹也都嫁得不差,马大郎独得一座房子和八亩良田,以后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很能够过日子了。”管妈妈对刘氏说,“太太是金贵人,虚的我不敢说,也不敢瞒太太,马大郎的腿脚有些不便,但那是硬伤,除了不太好看之外,并不影响日常过日子,且有一把子好力气。”

    刘氏觉得这个人选真是很不错的,她甚至觉得郑玉莲有些配不上人家,就算人家年纪老大,家里穷,还瘸了腿。

    就凭着他当年以一个半大小子的年纪,养大了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且两个弟弟都是知恩的好郎君,就可知马大郎的人品也肯定差不了。

    刘氏转头去看公爹,见他老人家的脸上有意动,就知道他肯定也满意。

    当然,儿女说亲不能太随意,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的。

    郑大福就说:“若妹子所言属实,这马大郎虽年纪大了些,但他愿意拿出这么大笔聘礼,应该也有不少人家愿意把闺女许配给他,怎么……”

    他虽然很想说他的小闺女千好万好,但内心里也明白,郑玉莲真没那么好,甚至在如今的婚姻市场上前景惨淡,就连丧偶的鳏夫都未必看得上她。

    马大郎可说是这一个月来最出挑的人选了,还有这么多聘礼,就是穷苦人家的黄花大闺女都能娶得。

    管媒婆就看了刘氏一眼,未语先笑,“说了老爷子恐怕要笑话的,马家大娘的夫婿在咱白水村的肥皂作坊里做伙计,曾有幸见过玉莲姑娘,说与他大舅哥听,马大郎不由就起了心思,觉得玉莲姑娘如今不过年少任性,其实本性不坏,是能当家撑门面的好姑娘。”

    说来说去,主要还是因为郑玉莲是郑丰谷的亲妹妹。

    但两家说亲,不论贫穷或富贵,都免不了利益的考量,马家是因为郑丰谷,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因为云萝的存在才对郑玉莲有了那点心思,并不是多么奇怪和不能接受的问题。

    甚至郑玉莲应该感谢云萝,云萝的存在让她在婚姻市场上的竞争力都增加了许多,让她今时今日不至于落到无人问津的下场。

    郑大福也明白这个道理,也深知他如今没有挑剔和介意的资格,正考虑此事的可行性时,忽然听见被关在西间的郑玉莲趴在门后说:“爹,你要把我嫁给一个又穷又老又丑的瘸子吗?”

    郑大福顿时脸色微青。

    郑玉莲趴在门后继续说道:“我不要,嫁给这样的人,我宁愿一根绳子吊死!”

    郑大福连呼吸都急促了,顾不得有外人当面,丢不丢脸,呵斥道:“胡闹,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就要死要活的,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

    缓了口气,他又继续说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此事由不得你!”

    西间发出了一阵混乱的碰撞声,仿佛郑玉莲在屋里横冲直撞,声音十分的激烈。

    郑大福简直是坐立不安,又朝着管媒婆赔笑道:“让妹子见笑了,这孩子被她娘惯的无法无天,有些不知好歹,我却觉得这马大郎很是不错。”

    管媒婆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郑玉莲的胡闹,此时更能做到面不改色,“老哥哥老嫂子一看就是疼闺女的,不过您说的也对,这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没有由着姑娘家自个折腾的道理。玉莲姑娘如今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耽搁下去,往后恐怕更难说亲,我走遍这十里八乡,却也挑不出比这更好的人才了。”

    话说得客气,意思却也明显,管媒婆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她真是从未见过如此溺爱女儿的人,本是穷苦农家女,倒是养出了一副刁蛮的小姐脾气。

    郑大福呐呐的点头,看到他这样,刘氏都不由得急了,在旁说道:“爹,儿媳倒是觉得这马大郎与小姑挺合适的,不如挑个日子先相看相看?”

    郑大福尚未回应,就先听见郑玉莲在屋里尖叫道:“刘月娘,你按的什么心,你要是觉得合适,有种你自己嫁给他啊!”

    刘氏也不由得脸色铁青,反倒管媒婆劝慰了一句,“这姑娘也不要恼,郑二太太真真是一心为你考虑……”

    “咚”的一声也不知什么被砸到了门上,十分响亮,把堂屋坐着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又听见郑玉莲骂道:“下九流的瘟老婆子,为了挣那点媒人钱,真是什么鬼话都说的出来,也不怕死后下地狱被拔舌头,滚开!”

    事情似乎又搞砸了,刘氏将管媒婆送出来的时候不得不跟她赔礼说好话,管媒婆被气得不轻,差点连刘氏的面子都不顾了。

    把人送走之后,刘氏转身看了眼老屋,她以前都会折身回去问候婆母和公爹的意思,有时还能商量一下,但这一次,她也被气坏了,当即头也不回的气冲冲回自家去。

    回到家时,郑嘟嘟正缠着文彬气哼哼的说着:“你们就是不肯带我,不喜欢我了!我不管,我就是要跟着你们出去玩,你们要是敢偷偷跑走,我也会跑出去的,我一定会跑出去的!”

    刘氏头疼不已,加上刚才在老屋受的气,语气便也不由得重了些,说:“一个个都是不着家的,你想去就只管去,看我会不会惦记你!”

    这话冲口而出的瞬间她就后悔了,没想到郑嘟嘟那个小没良心的当即眼睛一亮,几乎从原地蹦起来,十分响亮的答了一声,“好!”

    然后转身“哒哒哒”的跑进了云萝的屋里,大声喊着:“三姐三姐,娘答应了,娘都答应我跟你们一起走了!”

    刘氏,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拦住,无力的说道:“不是,没有,你听娘跟你解释。”

    郑嘟嘟却表示“不听不听不听”,钻进云萝的屋里就躲起来了。

    刘氏呆了半晌,分外沉重的放下了手,转头对上长子惊讶又疑惑的目光,“娘,有出啥事了?今天不是有媒人来给小姑说亲吗?又不成?”

    刘氏的心情更沉重了,真觉得这事比给自己闺女找夫婿还困难,想当年,云萱和栓子的亲事就是水到渠成,她确实没怎么费心。

    但这事她不好跟年幼的儿子说,便无力的挥了挥手,让他自己去玩,又转头看一眼云萝那屋,透过窗户还能看到云萝坐在书桌前看书,郑嘟嘟在叽叽喳喳的说话,但就是看不见他的人影。

    刘氏:“……”这种儿子生了有何用?天天就想着出去玩,一点都没有离家的不舍和惶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