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小傻妻〕〔叶无缺玉娇雪〕〔万世为王〕〔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夫人总想气我〕〔温阮霍寒年〕〔我在大明当暴君〕〔秦溪傅靳城〕〔地表最狂男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楚烈萧诗韵〕〔我对系统求婚了〕〔都市:我相亲就变〕〔从地摊开始的修真〕〔暗影谍云〕〔秘战无声〕〔娘子万安〕〔魔王不必被打倒〕〔冰山总裁宠上瘾〕〔盛世狂妃:傻女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93章 真是个小机灵鬼
    刘氏脱口而出一句赌气的话,却被郑嘟嘟当了真,之后无论她再怎么解释劝说都被他当作耳旁风,生动的演绎了何为“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简单的说,就是“不听不听我不听”,他甚至开始自己动手收拾起了外出的行囊,一刻都等不及的模样。

    年前去府城,他已经看着娘亲收拾过了一次行囊,所以现在自己动手做起来也是一副很有经验的架势,把他最喜欢的衣裳和玩具都搬了出来,意图塞进一个小小的包袱之中。

    刘氏看他忙得满头汗还乐颠颠的模样,无奈头疼之余,又觉得有些好笑。

    “你还小。”她再次意图劝说,“这可不是去府城,慢悠悠的也不需两天就能抵达。你三姐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光只是坐马车可能就要好几个月,路途颠簸,甚至有时候可能连马车都不能坐,要用两条腿走路,你哪里能跟得上呢?”

    郑嘟嘟抱着他的木马转了个身,气哼哼的说道:“我走路可快了,哥哥都追不上我!”

    “他那是让着你呢,不然你真当以为你这两条小短腿能跑得过你哥哥?”

    郑嘟嘟从喉咙底下咕哝了两声,背着身不说话了,但态度却丝毫没有软化,反正三姐和哥哥不能扔下他一个人在家里!

    刘氏强行把他的身子扳了回来,苦口婆心的说道:“嘟嘟是个乖孩子,听娘的话,你现在还小,等长到你哥哥那么大的时候,再跟着你三姐去很远的地方玩好不好?”

    郑嘟嘟的眼睛里浮现了点点水光,十分委屈的说道:“我不想当乖孩子。”

    刘氏一噎,又说:“你三姐和哥哥要出去,你也要跟着他们一块儿走,家里现在住着的那些侍卫哥哥们也要跟着离开,家里就只剩下爹娘了,这么大的房子,只爹娘两个人住着,害怕了咋办?”

    郑嘟嘟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娘,你们都已经是大人了,不怕不怕。”

    刘氏:“……”

    眼珠一转,郑嘟嘟又说道:“娘,你和爹害怕的话,就把二姐叫回来啊。”

    “你二姐已经嫁人了,以后就是你姐夫家的人,哪里还能经常往娘家跑?”

    郑嘟嘟无法理解这句话,还疑惑的问道:“明明一直都是我家的,姐夫咋能霸着不放呢?太过分!”

    他决定要去把二姐叫回来,这样就算他不在家里,爹娘也不会寂寞害怕了。

    不过这个事情现在还不能跟娘说,万一他没把二姐叫回家里来,娘拿这个当借口不许他跟三姐去玩咋办?

    郑嘟嘟暗搓搓的打着他的小心思,还忍不住为此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刘氏的劝说再次以失败告终,这若是放在别人家,恐怕要拎起扫把就打了,小小年纪,主意却这么大,连爹娘的话都不听,不是欠打还能是啥?

    但不管郑丰谷还是刘氏,都性子相对和软,当不了严厉的父母,甚至在曾经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云萝对两个弟弟的教导比他们当爹娘的还要多,云萱也被她一心护着,几乎面面俱到。

    有云萝的例子在前,不知不觉的,郑丰谷和刘氏也下意识的做什么事都跟孩子们有商有量,很少会因为孩子调皮而扬起手就打,一直打到听话为止。

    也就郑嘟嘟年纪最小、最调皮,偶尔把刘氏气急了会抓着他打他的小屁股,郑丰谷却是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过他。

    离云萝要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郑嘟嘟的心思也越发浮躁,听不进爹娘的劝说,至于云萝,她虽觉得郑嘟嘟年纪还小,恐禁不起长途跋涉,但见他这样坚持,却也不想打击他,所以不支持,但也不劝。

    一起走,她自当尽力照顾好他,留在家里,更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云萝在一开始就把其中的风险和艰难仔细的跟郑嘟嘟说了,然后告诉他,他只要能说服爹娘,她就带他走,若爹娘不同意,哪怕他到时候躺地上打滚都必须留在家里。

    所以刘氏当时赌气的一句话被郑嘟嘟瞬间抓住,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开,连云萝都为他的坚持感到惊讶。

    这天,郑嘟嘟趁着家里人都有事情忙碌的时候溜了出去,直奔村尾栓子家。

    一个时辰后,云萱被他拉了回来,朝着刘氏得意的说道:“娘,你看,我把二姐叫回来了,让二姐陪你和爹,你们就不会害怕了!”

    看到闺女,刘氏当然是高兴的,但看到云萱明知道嘟嘟这几天在闹腾啥,还纵容他跟他回来,刘氏就没那么高兴了。

    她用力点了下郑嘟嘟的额头,嗔骂道:“你就仗着你二姐宠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又瞪了眼云萱,道:“你就纵着他吧!且不说危险辛苦,只说他这么小个人,跟着跑到外面去不是给小萝添麻烦吗?”

    云萱抿嘴一笑,说:“我倒是想不理他呢,可他撒娇撒泼的,硬是把我拉了回来。”

    或许真有这个原因,但云萱若是真的不愿,就凭郑嘟嘟这么个小人,他能拉得动谁?

    云萱倒未必赞同郑嘟嘟出远门,她其实就是禁不起小弟的撒娇。

    郑嘟嘟还在用力的把云萱往刘氏面前推,说:“我都把二姐叫回来了,你也不要再拦我了好不好?小孩子都要说话算数,大人更不能出尔反尔,你明明早就已经答应我了。”

    还一直劝劝劝的,您要不是我娘,我早就不跟你玩了!

    刘氏把云萱拉过去后推到旁边,瞪着郑嘟嘟说道:“咋就这么不着家?留在家里还能亏了你不成?”

    郑嘟嘟就用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她,见娘竟然铁石心肠、无动于衷,就又眼巴巴的看向了爹。

    郑丰谷那颗老父亲的心呦,怎么也硬不下来。

    轻咳一声,他转头跟刘氏轻声说道:“要不就应了他吧,不然以他这倔脾气,还有的要闹呢。”

    郑嘟嘟的小耳朵非常灵光,把这句悄悄话完整的听进了耳朵里,顿时眼睛一亮,不等刘氏回应就转头兴奋的跟云萝说:“三姐,你看,爹也答应了!”

    郑丰谷:“……”

    不,我并没有!

    但禁不起郑嘟嘟的坚持,他们最终还是答应了。

    日子到了正月末,文彬和郑嘟嘟各自收拾行囊,告辞了家人,跟着云萝再次离开了白水村。

    这次,他们不再只是到府城,但府城依然是必经之路。

    村里人知道小兄弟俩要跟着云萝到很远的地方去游玩,甚至是要去京城,年长者都觉得郑丰谷和刘氏瞎胡闹,嘟嘟才几岁,咋能放他出去那么远的地方?

    这个时代出远门,凶险并不仅仅来自外界,还有本身的疾病,一个水土不服就能毁了一个好好的人。

    年轻人,没见识过太多凶险的人却不以为然,只对能够到京城去的这件事表示羡慕。

    他们有生之年都到不了京城,甚至连府城长啥样都没见识过,多少人一辈子都窝在出生的地方?

    三个孩子一下子都走了,郑丰谷和刘氏顿时觉得家里冷清了许多,甚至整个村子都好像少了点鲜活气,对远行的三人亦是满怀惦念。

    郑嘟嘟却像是被放出去的鸟,欢快极了,这次还与年前到府城去不同,他这是要去更远的地方游玩,是要去见大世面的!

    虽然他不是很明白啥是大世面。

    一行人先到府城,在府城留了两天,老夫人也给他们准备了许多路上需要的东西,吃的穿的用的,无所不包,无一不精。

    她的孙女,就算是出门在外也要过得金尊玉贵,舒适惬意!

    二月二,龙抬头,府城里举办了盛大的活动,云萝带着两个弟弟去见世面,然后像每一个丧心病狂的老师一样,给他们布置了一篇写文章的作业。

    郑嘟嘟才开蒙一年,还未曾学习如何写文章?

    没关系,就把心里想的那些话写下来,不必拘泥于格式,就算前言不搭后语,错字满篇,语句不那么通顺,也没关系。

    二月初三,云萝辞别祖母离城北上,带着文彬和郑嘟嘟开始了这一次的大彧环游。

    他们白天赶路,遇上风景好的地方就停下来流连一会儿,时间的长短根据风景的好坏而定。遇上热闹就看一会热闹,文彬有时候还会去跟路途上遇见的行人聊天。

    到晚上,赶得上宿头就去投奔客栈,赶不上便窝在马车里过一夜,最后面的马车里还放了不少小营帐,支愣起来足够他们一行人露营。

    过了正月,天气就可见的暖和了起来,扎营的时候烧上一堆火,铺上厚厚的毡子,夜宿荒郊也不会觉得寒冷。

    文彬会趁着休息的时候读书写字,或听偶尔同路的行人说话,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好好的逛一逛,把他觉得稀罕的事记录下来,有时候还会发表一番感叹,累积下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有的文采平平,有的却读起来使人觉得心中通畅。

    郑嘟嘟则是大部分时间都在玩耍,玩了两天以后,他突然开始有点想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