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之我是至尊〕〔众神世界〕〔剑剑超神〕〔九星之主〕〔医鸣惊人:残王独〕〔当反派逆袭成主角〕〔我的精灵使是美少〕〔我在日本当警部〕〔权臣宠妃王炸了〕〔洛诗涵战寒爵〕〔在港综成为传说〕〔我要做驸马〕〔修仙太快怎么办〕〔明明可以养老却无〕〔叶玄叶灵一剑独尊〕〔无限血核〕〔禁欲总裁,求放过〕〔神魔书〕〔斩月〕〔剑仙三千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94章 讲故事
    启程三天,一行人尚未走出江南道的地界,这天晚上他们夜宿一座小镇的客栈,人深人静时,云萝已经宽衣睡下,却忽然被敲门声惊动。

    “笃笃笃”的响了三下,然后听见文彬的声音轻轻的传进来,“三姐,你睡着了吗?”

    兰香迅速的披衣而起,点燃了桌上的灯盏,转头见郡主已经穿戴整齐后,才走过去将房门打开。

    房门开启,文彬侧身钻了进来,皱着眉头有些愁闷的说道:“本不想来吵你的,只是嘟嘟不知为何躲在被窝里哭,问他为啥他也不说,就一个劲的抹眼泪。”

    云萝理着袖口褶皱的手一顿,然后快步出门到了隔壁。

    油灯在桌上静静的燃烧,灯芯往外挑了一些,使得火苗高窜,也把房里照得甚是明亮。

    郑嘟嘟就坐在被窝里抹眼泪,看到云萝进来,还不好意思的转了个身,不让她看见他红通通、水润润的眼睛。

    云萝径直走过去,伸手一摸,摸到他露在被窝外面的肩膀冰凉,就把被子往上拉了些,将他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颗圆滚滚的小脑袋。

    “怎么了?”

    郑嘟嘟抽了下鼻子,却低着头摇晃两下,有些难为情,还有点委屈的说道:“没事。”

    话说着,泪珠就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落到被子上迅速晕染。

    云萝看了眼被头上的那点水迹,问道:“没事你哭什么?是身子不舒服?”

    说着就要想解开被窝去给他把脉,结果被郑嘟嘟扭着身子避让了过去,急忙说道:“没有没有,我真的没事!”

    云萝怀疑的看着他,“那你做噩梦了?”

    郑嘟嘟摇摇头,迟疑一下,又点了点头。

    云萝:“……”

    兰香却忽然神色一动,问道:“嘟嘟少爷可是想家了?”

    郑嘟嘟顿时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又小心的觑着云萝的脸色,明显被说中了心事,却不知为何不敢承认。

    云萝也愣了下,又奇怪的看着他,道:“想家就想家,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我们现在走得也不是很远,就算送你回去也费不了许多时间。”

    “不要!”郑嘟嘟飞快的,急忙拒绝,从被窝里挣出了双手,抓着云萝的袖子紧张的说道,“我才不想家呢,三姐你不要送我回去!”

    他好不容易才能跟三姐出来的,才不要就这么被送回去呢!

    虽然有些想爹娘,但他还能忍住。

    他睁大了眼睛,巴巴的看着云萝,水汽却有些控制不住的在眼眶里凝聚,挂在睫毛上摇摇欲坠,“三姐,我不要回去,也没有想爹娘!”

    云萝摸了摸他头顶,说道:“好,不送你回去,不过想爹娘才是正常的,我也想呢。”

    郑嘟嘟的眼泪于是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抱着三姐的手臂哭得可伤心了。

    站在床边的文彬也用力眨了眨眼睛,把眼里涌上来的热气驱散,人却不自觉的往云萝身边靠近了过去。

    他也有些想家了,明明之前在府城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想念。

    云萝转身把文彬塞进了被窝里,让小兄弟俩挤成一团,她自己也脱了鞋子把脚伸进去暖着,一本正经的说:“好了,我们来讲故事吧。”

    她的声音清冷,语调平平几乎不起一点跌宕,把本该波澜迭起的故事讲得平平淡淡,几乎没什么趣味,但文彬和郑嘟嘟却都听得津津有味,听到后来,随着夜晚的加深,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虽然行程不快,但对孩童和小小少年来说,其实还是有着不小的负担,如今静下心来,自然就抵挡不住睡意的侵袭。

    云萝见他们睡熟,就小心的收回脚,给他们掖了下被子,然后带着兰香悄然回到了隔壁客房。

    伺候着云萝睡下,兰香忽然说道:“两位少年都还小,白天有事占据心神自不会多想,夜晚安静下来却难免会想家。郡主,下次不如让奴婢照顾两位少爷吧。”

    云萝犹豫了下,却拒绝道:“不必,既然跟着我出来了,就要今早习惯。”

    话虽如此,但之后的几天她却还是花费了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两个弟弟,尤其是晚上的时间,她会挑着书上的历史人物给他们讲故事。虽然讲得不如说书先生那样精彩纷呈,但对已经习惯了她这般语态的文彬和郑嘟嘟来说,说书先生讲得花里胡哨,还不如三姐讲的更能让他们静下心来。

    他们并不会每天都能赶上宿头,经常会在野外找了个平坦的地方扎上帐篷,反正带了那么多侍卫呢,并不需要太过担心安全问题。

    况且,又不是往深山老林里钻,就算在野外也是在官道附近,一般不会有凶猛的野兽出没,出现的小动物则大多成了他们的腹中肉。

    因此,每当夜宿野外的时候,云萝给弟弟们讲故事时还总是会围着一群人旁听,无形中把这群大老粗们的文学水平都提高了一个档次。

    原来秦始皇幼时还是个被亲爹抛弃在他国受尽欺负的小可怜;原来苏妲己妖妃祸国,只不过是替残暴的君主背了黑锅,人们总是千方百计的想要为当权者的错误找上几个替罪羔羊,似乎这样就会显得他们更高尚、更无辜。

    侍卫们听得连连点头,觉得他们家郡主真是厉害,就连讲故事都跟说书先生不一样,不是那种大快人心的大圆满,却发人深省。

    “发人深省”这个成语还是他们刚从文彬小公子那儿学的,路途上并能够经常遇到新鲜事,有时候难免无聊,为了打发时间,云萝就让文彬在闲暇时给郑嘟嘟上课,侍卫们跟着旁听,不奢望他们能精通诗词歌赋,但哪怕只是多认识一个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这个时代的文盲率是很高的,在某些贫困的村子里,甚至可能一整个村子都没有一个识字的人,而此时护送着云萝的这些侍卫们,其大部分都出身贫苦,没什么机会上学读书。

    读书使人开智,读书使人明理,读书能促进社会的发展……

    云萝一直觉得,读书还是很有用处的。

    看吧,她的侍卫们跟在郑嘟嘟后面一起学《千字文》,还没学过一半呢,就连平时说话都文雅了不少。

    云萝刚这么想着,就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骚动,然后有人怒骂道:“我你姥姥的,活的不耐烦了,竟敢打劫到你爷爷的头上来!”

    “……”云萝沉默着把郑嘟嘟塞到了马车角落里,然后推开窗户往外看,“怎么回事?”

    马车已经停了下来,罗桥始终护卫在马车一侧,此时便躬身说道:“前面拦了几个小毛贼,您不必担心。”

    这得是多大胆的小毛贼才敢来打劫他们这一群人?她此次出行,可是带了二十多精壮的侍卫。

    侧头看到文彬和郑嘟嘟好奇的表情,云萝目光一动,忽然说道:“文彬你带着嘟嘟到去前面看看。”

    文彬愣了下,郑嘟嘟却已经跃跃欲试的拉着他就要往马车外钻,最后成功把他拉了出来,直奔前方。

    云萝坐在马车里动也不动,只是跟罗桥说:“你去看着点,只要两人性命无虞,不管干什么你都不要插手。”

    “是。”

    罗桥刚应下还没动身,就听见了前面传来郑嘟嘟的一声惊呼,他一惊,下意识看了眼云萝,然后飞快的朝前奔去。

    云萝却依然无动于衷的模样,只是凝神沉思,问兰香,“你之前有听说这里有山匪出没吗?”

    兰香摇头道:“此处四野开阔、坡地平缓,实非匪徒盘踞的好地方,这一路过来也未曾听说有劫道之人。”

    但其实,他们这一路过来,因为没有刻意往城镇里走,已经有两天没有遇到人了。

    但云萝也觉得这里不是个拦路抢劫的好地方,因为人若想逃,四面八方都是逃生路,就连两边山坡都十分平缓,树木长得稀稀拉拉的,树冠都秃了。

    云萝的目光透过马车的窗户,看向了山坡上那些稀稀拉拉的植被,缓缓的沉下了眼眸。

    前面似乎起了冲突,她甚至听见了“锃锃”的拔刀声,郑嘟嘟的惊呼声也变了调,显出了几分紧张和惊慌。

    云萝终于从马车上下来了,但她却不是往前去冲突之地,而是转身上了旁边的山坡。

    兰香紧跟着她,不由得皱眉说道:“这山也太荒凉了。”

    云萝蹲下在地上抓了一把土,还拔出匕首往地上戳了几下,将泥土往外翻,全是些干巴巴的土坷垃,几乎看不见一点湿意。

    兰香也终于看出点什么来了,迟疑道:“这么干?得多久没下雨了?”

    六七年前,江南也出现过一次干旱,那还只能算得上是一场小干旱,却也让几州的百姓受灾,尤其是夏收时的那场大风暴雨,更让许多百姓人家几乎颗粒无收。

    回想起当年场景,兰香忽然打了个颤,面上也露出了几分惊慌,“这里发生旱灾了?”

    当年江南的干旱,云萝的印象不是很糟糕,因为庆安镇的受灾情况不是特别严重,她所见的也就是村民比以往更加的缩衣节食,粮价上涨,借粮的人多了不少,村里还来了一拨流民,但除了大家都比较紧张之外,并没有闹出什么事端。

    但这并不表示她就不知道天灾对百姓的伤害。

    她又往山坡上走了一段,沿着一棵半死不活的树根往下刨土,一直刨到两尺的深度仍不见一点水汽。

    这情况可比七年前白水村的那场小旱灾严重多了。

    而且,如今已是三月初,原本此地应该正是积雪消融,万物复苏的时节,怎么会两尺以下的泥土都不见水汽呢?这是从去年干旱到了现在?

    行走一个月,他们现在所在的这里已经分属冀北道的地界,但与冀北道的首府幽州还隔着好几个州府的距离。

    打斗的声音渐歇,郑嘟嘟“呼哧呼哧”的跑了回来,径直冲向马车,却没有在马车里找到三姐,不由得一呆。

    慌忙转头四顾,在山坡上找到云萝的时候,他掉头就又跑了过去,拉着她就往前面跑,喘着大气说道:“三……三姐,快去看,那些山……山贼跟书上写的,一点都不像!”

    这些拦路打劫的匪徒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与其说他们是劫人财物的贼寇,不如说他们更像是难民。

    不,他们本就是难民,天灾人祸,去年庄稼地里颗粒无收,他们活不下去了便聚集于此落草为寇。

    云萝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有二三十人全都被侍卫们押着跪在地上,一个个皆神情惶恐,哆哆嗦嗦。

    一个或许是领头人的汉子看到云萝过来,便鼓足了勇气求饶道:“公子饶命,去年大旱,地里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我们实在是饿极了,只想抢……抢到一点粮食,不是故意要冒犯您的。”

    其他人也跟着他求饶,甚至还有磕头的,那模样实在是可怜。

    为了方便行走,云萝此时做着男儿打扮,所以被认成是个公子也没错处,但她看着这一地的难民却似乎并没有多少动容,更显得冷漠和凉薄。

    她冷漠的扫视而过,看向了文彬和郑嘟嘟。

    两人从没有遭遇过这样的事情,看着这些可怜巴巴的人便不由得露出了同情之色。

    云萝便问他们,“你们觉得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文彬没想到三姐竟然会问他这个,不由得愣了下,转头看了看这些可怜的灾民,便斟酌着说道:“他们也是迫不得已的,但拦路抢劫终归不是好事,不如责罚一顿后放了他们?”

    “如何责罚?”

    文彬顿时就为难了,不住的看着这些人,想要找出能责罚他们的办法。

    但是能罚什么呢?要钱没钱,要物没物,就连力气恐怕都没有几分,看他们刚才被侍卫大哥们轻易制服就晓得了。

    郑嘟嘟扯了下云萝的衣角,说道:“打他们一顿!”

    这可真是简单粗暴。

    文彬却觉得不合适,指着那些人对郑嘟嘟说道:“你看他们,一个个都皮包骨连力气都使不出来,被打之后若是病了肯定没钱请大夫吃药,然后说不定就死了。”

    郑嘟嘟被吓了一跳,咬着手指拧起了眉毛,半晌叹了口气,说道:“那还是算了吧,我们不跟他们计较,放了他们吧。”

    罗桥听到这话不禁欲言又止,但看了郡主一眼,他又把嘴边的话收了回去,安静的站在旁边。

    云萝看着文彬问道:“你觉得呢?”

    文彬有些迟疑,但还是说道:“还是放了他们吧。”

    “好。”云萝当即就示意侍卫将人放开,没有对两个弟弟的绝对做出置喙。

    侍卫们领命松手,那二三十人面面相觑,终于从茫然中反应过来,当即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跑进了林子里。

    在逃跑的过程中,有一块淡黄色的东西从刚才最先求饶的领头人身上掉了下来,他脚步一停,但看了看身后的云萝等人之后,他终是没有转身回来捡,飞快的消失进了林子里面。

    转眼间,这里就只剩下了云萝这一行人。

    一个侍卫走过去将那个掉落的东西捡了起来,“咦”了一声,转身呈到云萝面前,说:“竟然是一份报纸。”

    这是一份被叠成了小块的《大彧月报》,发行的日期是正月廿五,云萝因为二月初离开了江南,这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卖报人,所以她也不知这份发行了一月有余的报纸上面刊登了些什么内容。

    将这份被叠成小方块的报纸一层层展开,文彬和郑嘟嘟也都好奇的凑了过来,就着云萝的手一起。

    还未完全展开,文彬就指着头版说道:“好巧,头版就说的是冀北旱灾。”

    冀北的横州、复州、潍州三府的大部分地区,与之相邻的汀州、汝州、邳州、陈州等府的部分地区,从去年正月后就滴雨未下,致使地里的庄稼严重减产,甚至有些地方几乎颗粒无收。

    当地官府意图瞒报灾情,以至于朝廷一直在去年的十月才得到消息,当即派遣官员前往冀北暗中查探究竟,并提前预备了大量的赈灾物资,只能灾情确认就能即刻送往冀北。

    然,寒冬腊月,大河被冰封,官道行走不易,即便是就近调拨粮食也要花费许多时间,为防百姓饥荒,朝廷已下令本地官府先开粮仓赈济,本报过后还会将各地赈济的钱粮数额刊登出来,若发现某地上报的赈济数额与实际发放的出入过大,朝廷必严惩不贷!民间的有识之士若有证据证明官员贪酷,亦可将证据递交给此次冀北赈灾的钦差大臣——户部温尚书。

    文彬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指着那些打劫的灾民离开的方向,问道:“朝廷既然已经派出钦差来赈灾,他们怎么还会为了果腹而在此拦路抢劫?是这位温尚书贪污了,还是本地官府阳奉阴违、不听从钦差大臣的指令?”

    眉头一皱,他又说:“如今都已经三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