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295章 相信自己人
    面对文彬的问题,云萝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她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她把报纸后面的内容都大略的翻阅了一遍,然后递给文彬,说:“你可以试着自己去查明究竟。”

    文彬不禁若有所思,“若按报纸上所列的日子推算,从朝廷确认冀北灾情,派遣钦差赈灾到如今已有三个月,即便寒冬腊月行走不易,在路上耽搁的时间也不该超过一个月,两个月还不够那些大人们赈灾完吗?”

    不知想到什么,他又说:“好像确实不行,滇南水灾,至今没有看到报道说瑞王爷已结束赈灾回京。”

    云萝却说:“他现在之所以还未离开滇南,是留在那里修建堤坝,恢复民生,赈济之事却早已经完成,之前逃离的灾民也大都回到了原籍。”

    文彬愣了下,这是他从未接触过的领域,也是书上没有的,因此听着就不禁有些茫然。

    云萝也就没有再多解释,见此时天色已不早,估计又要赶不上下一个宿头了,索性就没有继续赶路,而是在附近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扎营。

    一顶顶最多只能容纳四五个人的小帐篷在空地上支起来,与马车一起围成了一圈,然后捡柴火的、进林子寻摸吃食的分头行动。

    可惜,干柴有许多,想在林子里找到吃食却困难得很,许多树干上连树皮都被剥走了。

    云萝也在林子里转了一圈,并让文彬将这干旱后的山林状况仔细观察,记录下来。

    夜色降临,没有人在附近找到新鲜的食物,甚至连清水都没有,只能拿出硬邦邦的干粮,就着储备在水囊中的水随便对付一顿。

    都不是娇气的人,就连郑嘟嘟都能把干粮泡水吃得津津有味,吃完后他就开始犯懒,东倒西歪的意图靠到云萝或文彬的身上。

    侍卫们看得有趣,又为刚才遇到的事情感到惊诧,罗桥皱着眉头说道:“这儿离大河也不过两日路程,怎么旱成这样?”

    他们两日前在大河边靠岸,因为位置偏僻了些,以至于走了两天都没有遇上城镇。当然,也可能是他们错过了。

    但大河里水流奔腾,蔚为壮观,怎么看也不像是缺水的样子。

    云萝之前没有特别注意,但现在回想,却发现这一路来其实早已经有了干旱的迹象,只是她潜意识的以为北边不如江南雨水丰沛,所以在看到沿路有些荒芜的景象的时候也没放在心上。

    而如今冰雪消融,无数的支流汇聚而下,大河正是水流丰富的时候,浇灌了沿岸的大片土地,但这里显然已超出了它的浇灌范围。

    大彧的地势决定了河流的走向,自西向东,自北向南,丰沛的河水能浇灌南边的大片土地,往北的土地却要依靠延伸的支流浇灌,而如今,冀北道境内的几条支流近乎全部干涸。

    云萝用树枝迅速的在地上勾画出了冀北的地形,将报纸上刊登的几个受灾州府一一描绘出来,然后画了一个大范围的圈。

    她就着这个圈给文彬和郑嘟嘟讲解冀北的山川、河流与地理,又点出了他们此时所处的大概位置。

    郑嘟嘟刚开始还能跟得上,但很快就听晕了,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迷茫和懵懂。

    与他相同情况的还有大部分侍卫,仅有那么两三人还能勉强跟上云萝的速度,他们也正是这一月来学识字学得最好的。

    这一讲,就是整整一个时辰,文彬迅速的吸收着新知识,把云萝讲的与他之前看的地理志结合到一起,受益匪浅。

    而郑嘟嘟,他今晚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在结束的时候,他指着代表他们此时所在的那一点说:“我们现在在汀州!”

    盯着地上那个复杂得如同麻花的圈圈,两个侍卫在拼命记忆,闻言便顺着那根胖乎乎的手指头往上看,并“啪啪啪”的鼓起掌,赞扬道:“嘟嘟少爷真聪明,我们如今可不就在汀州嘛!”

    郑嘟嘟于是弯起眼笑得可得意了,小胖手继续在地上点着,“潍州,复州,衡州,汝州,邳州,陈州。”

    然后手指直往上,穿过旱灾区域,一直到冀北道的最北边,用力一点,“这里是幽州!”

    虽然除此之外他就再没有听懂别的更多,但云萝还是赞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很厉害。”

    郑嘟嘟更得意了,捧着云萝的手说道:“三姐,以后你还教我。”

    “好。”

    文彬抬头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低头在空白册子上勾勾画画,意图把地上那个杂乱的图形更清晰的记录下来。

    一直等到他记录完,云萝才跟他说:“回头我给你画一幅舆图。”

    文彬……文彬默默的把手上的册子收了起来,又有些迟疑的问道:“我能看舆图吗?”

    这可不是轻易能看的东西,律令有言,私藏舆图是要被判刑的。

    云萝的眼神往上一飘,肯定的说道:“看看也无妨,不过是些大概的方位。”

    像她年前请祖母帮忙送到京城去的那份舆图那样精细是不可能的,行走在路上,她没有随身带那么多工具,也没有许多时间,画的顶多就是个粗略版地图。

    时间不早,文彬和郑嘟嘟被打发到马车上去睡觉,云萝坐在火堆旁又烤了会儿火,然后才上马车去歇息。

    上车前,她转头往漆黑的林子里看了一眼。

    火堆哔啵,燃烧了一夜,将围绕着它的几个帐子都烘得热乎乎的,三班轮换守夜,保准了安全的同时也让每个人都有足够的休息时间。

    山林的清晨并没有多少生机,好多树枝上都光秃秃的,或是才将将冒出几个叶芽,以此来表示它们经历了一年的干旱,如今仍然还活着。

    就连夜间的露水都吝啬得很,不过稍稍打湿了枝头而已,但凭着这一点湿气,枝头的叶芽也似乎比昨天的要稍微长大了一点。

    云萝看着那一点点努力生长的叶芽看了很久,直到文彬拎着揉眼睛的郑嘟嘟起来,在兰香准备早食的时候,云萝领着两人钻进了林子里。

    郑嘟嘟尚未完全清醒,一边走一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转头看周围的景色,发现不管往哪边看都是差不多的一片暗黄。

    “三姐,我们要去哪里?”

    文彬则转头在营地里看了一圈,问道:“三姐,罗侍卫他们去哪里了?”

    郑嘟嘟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挂着一滴泪水,眯着眼睨他,道:“笨,肯定还在睡觉。”

    文彬翻了个白眼,不想跟他说话,嘴巴却控制不住的嘲笑他,“也不晓得到底谁才是笨蛋,罗侍卫他们啥时候睡过懒觉?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睡不饱吗?”

    云萝不插手他们的兄弟之争,在林子里转着转着就登上了一座山岗。

    站在山岗顶上,郑嘟嘟突然指着山岗的另一边说道:“那里有好多人!”

    他这一声直接就把那里的人惊动了,有人转身朝这边走上来,走得近了便认出正是刚才小兄弟俩争论的罗桥。

    “郡主。”他朝云萝拱手作揖,又与文彬和郑嘟嘟行礼道,“就等着两位小公子过来了。”

    两人不由得转头看向云萝,啥意思?

    云萝没有给他们回答,而是领着他们到了人群聚集处。

    从山岗翻过又往下走,文彬的脚步越走越慢,惊疑不定的看着前方的人,这不是昨天拦路抢劫又被他们放了的灾民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还又被侍卫们抓起来了!

    罗桥跟着他停下了脚步,说道:“昨晚大伙儿都睡下以后,守夜的兄弟到附近巡逻,发现了这些人在我们营地旁边鬼鬼祟祟的打转,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为防意外,侍卫当时没有马上惊动他们,而是跟着那个人到了此处,这才发现他们的寨子离我们的营地这么近,且他们显然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好心放过而收手。”

    文彬的脸色不大好看,迟疑道:“会不会有误会?他们或许并没有坏心。”

    虽然他也说不清,若没有坏心,这些人为啥要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他们的营地旁去打转。

    罗桥说道:“我也希望这只是误会,但我觉得您应该到他们的寨子里去看一看,看过之后,您大概就不会以为他们是无辜良善的普通灾民了。”

    “寨子里有什么?”

    罗桥没有回答,而是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文彬自己去看。

    他其实是有些犹豫的,因为寨子里实在没有什么好景色,那里的情景甚至不利于少年郎的健康成长。

    但郡主显然不这么想,所以他的意见并不重要。

    文彬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郑嘟嘟也用力抓紧了云萝的衣角,一起缓慢的朝山寨门里走过去。

    那些昨天见过的面孔看到他们,要么避开了目光,要么就朝他们求饶,模样依然可怜。

    但这一次,文彬绷着脸没有再露出同情之色。

    虽然还未看见寨子里到底有什么,但他显然更相信罗桥这个自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