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以爱为牢只为你〕〔医等富少〕〔皇子出山〕〔最强上门狂婿〕〔道极妖尊〕〔空町座的大剑豪〕〔我师傅是林正英〕〔三界主宰〕〔秦天梦雪〕〔三宝来袭:权少独〕〔华娱之巨星崛起〕〔重生之日本努力家〕〔王爷的美味小娇娘〕〔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赵东苏菲〕〔赵东苏菲_〕〔美女的超强近卫赵〕〔保安赵东〕〔我生活在唐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02章 充数的滥竽
    擂鼓震天,旌旗翻飞,西静湖边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而在湖边视野开阔的位置上,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搭起了高台和棚子,供贵人坐在里面观龙舟赛。

    皇帐自然是在最高最中间的位置,沿着他的两边,勋贵世家、文臣武将依次排列,一边看比赛,一边各家之间的往来应酬也没有落下。

    衡阳长公主府的位置就紧挨着皇帐,文彬和郑嘟嘟在结束祭祀之前就被府中下人带到了这里,在龙舟赛开始之后,就趴在前面的围栏上看得津津有味,激动的额头上的汗珠都在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太子殿下就正襟危坐在隔壁的棚子里,绷着小脸,一副十分正经的模样,眼珠却滴溜溜的直往这边瞄,然后轻轻地撇一下嘴角,似乎十分的不屑。

    泰康帝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眼中不由浮现一丝笑意,又好奇的转头往隔壁棚子里看了眼,转头跟皇后说:“那就是浅儿养父母家的两个弟弟,听说一路跟着浅儿从江南到冀北,又从冀北到京城,一声辛苦都没有喊,倒是难得。”

    皇后也往那边看了一眼,说道:“小的那个瞧着比太子还要年幼呢,竟能受的住千里跋涉的辛苦,确实不容易。”

    “听说才六岁,比太子还要小两年。”

    竖着耳朵听爹娘说话的太子殿下闻言,又撇了撇嘴,并暗哼一声,在他五岁那年,他不也从京城到了江南吗?比胖嘟嘟还要早一年呢!

    郑嘟嘟可不知道大彧最尊贵的一家人正在关注他,他正在看湖面上飞驰的龙舟。

    龙舟在湖面上划行,打个转已进入回程,湖边的气氛随着龙舟飞快靠近终点而越发的热烈。

    “咚咚”的击鼓声震荡得空气都起了涟漪,走在最面前的两艘龙舟相距不足半个船身,龙舟上的人鼓足了劲儿,随着鼓点都使出了最大的力量,飞溅的水花将他们身上的衣裳也全都打湿了。

    岸边,百姓加油呼喝,高台上,年轻的小郎们跳起来吆喝,就连平日里矜持温柔的姑娘也忍不住的心情激荡,在凳子上坐不住了。

    “大哥!快快快!把你平时揍我的力气使出来,后面要追上来了!”

    喧腾的呼喝声中忽然响起的这一声显得格外突出,附近的人几乎全部都转头看了过去,看到了成安侯府的棚子里,一杆彩旗从里面探了出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正双手紧握旗杆,跟着鼓点用力摇晃,“快快快快……”

    旁边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成安侯夫人以手遮面,一副羞于见人的模样。

    郑嘟嘟也好奇的转头看了眼,又看一眼自家哥哥。

    原来京城的哥哥也是要打弟弟的。

    但他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回到了龙舟上,两艘龙舟朝着终点几乎是飞射而来,紧挨着他们,有第三艘龙舟也飞快的追了上来。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半天高,郑嘟嘟也忍不住激动的双手拍打着身前的围栏,跟着周围的人一起呼喊了起来,声音融入到浪潮之中,几乎要把头顶的这一片天空都给涤荡了。

    终于,第一艘龙舟冲过了终点,第二、第三紧随其后,相距不超过半艘龙舟的长度,再之后好几息,才是第四、第五……

    在第一艘龙舟冲过终点的时候,郑嘟嘟就激动的跳了起来,文彬虽不如他这样神情外露,却也双眼放光,握紧了双手。

    “是大哥!大哥他们赢了!”郑嘟嘟转头跟云萝分享获胜的好消息。

    他口中的大哥就是卫漓。

    兄长获胜,云萝当然高兴,但她更多的注意力却落在了几乎并排冲过终点的第二、第三艘龙舟上,因为其中一艘龙舟上面竟然全都是年轻的姑娘。

    现在,她们正在跟另一队争论到底谁是第二,谁是第三。

    长公主见云萝留意到那边,就跟她说:“都是些武将家的姑娘,你之前在各宴席上应该都曾照过面。你回来得迟了,若早几天,也能去跟他们比一场。”

    比什么?赛龙舟吗?

    云萝默默的收回了视线,一本正经的说道:“那还真可惜。”

    前三名的队伍都受到了皇上的嘉奖,还有赏赐。

    赏赐很丰厚,但被一队二十几个人一分,顿时就减薄了。

    泰康帝又对其他人勉励了几句,然后带着皇后和太子打道回宫。

    恭送这最尊贵的一家人离开之后,湖边的其他人也逐渐散了,有的打道回府,有的约定到街上、茶楼酒肆里去继续交流感情,有的则就近在湖边游玩。

    各有风采的龙舟被拉上了岸,湖面上缓缓的多出了画舫游船,长公主对云萝叮嘱交代一声,就与几个交好的夫人登上一艘画舫游湖去了。

    卫漓将他得的奖赏塞给了云萝,再三确定了不用他作陪之后,也约上几个好友去了附近的酒楼。

    温如初带着她的弟弟妹妹们走了过来,说:“我让丫鬟带了好些粽子和点心,还有一小壶雄黄酒,无需到酒楼里去与人拥挤就能用午食。”

    正巧,云萝这边也带了许多。

    于是一伙人沿着湖边绕到了浅湾那儿,与他们同方向的人还不少,大都是些少年人和小姑娘,身后跟着的丫鬟小厮手上也都拎着食盒,抱着席子。

    云萝他们才挑了个平坦的树荫坐下,明明已经跟着皇上、皇后回宫去的太子就带着几个侍卫找了过来,看到打开的食盒里的各色食物,还不忘先嫌弃一句,“你们准备的也太过简陋了!”

    简陋吗?

    云萝缓缓的剥开一个粽子,头也不抬的说道:“酒楼里倒是很丰盛,要不你去那里吃?”

    太子轻哼一声,直接挤进她和郑嘟嘟之间坐了下来,又朝对他行礼的温如初等人道了声“免礼”,然后转头就盯上了云萝手上已经剥好的粽子。

    云萝察觉他的目光,看他一眼,然后张嘴将粽子咬去了一个角。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只能气呼呼的自己从食盒里扒拉了一个粽子出来,解开绳子,剥开粽叶,糯米与粽叶黏连成丝,也沾了他满手。

    真是吃粽子的胃口都被败坏了!

    被败坏胃口的太子殿下气呼呼的一口气吃了两个粽子,还喝了半杯带着奇怪味道的雄黄酒,惹得他连连皱眉,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郑嘟嘟拿着一个剥开的粽子看看他,又越过他看看三姐,有点不高兴。

    他虽然很喜欢瑾儿哥哥,但是更想和三姐坐一起!

    过了午时,浅湾里就热闹了起来,年少的小郎们纷纷推出了他们的龙舟,要跟京城的同龄人一决高下。

    这里的规模跟上午在西镜湖上不能相比,但热闹程度却不低。

    都是精力充沛的小郎和小姑娘,聚集在这片不大的浅湾里,那真是跟下饺子似的整个水面上都是各色各样的小龙舟。

    人小,龙舟也小,一艘龙舟上能容纳的人数亦比不得正常龙舟,十来个人坐成两排一起划桨,还有自己人跟自己人打架的。

    十岁往上的少年好歹还能有序的比赛,那些五六岁,七八岁的小郎和小娘子们连船桨都拿不稳当,胡乱划水,纯粹就是来玩的。

    上午的龙舟赛有序而激烈,下午的龙舟赛则是乱糟糟又状况百出,站在水里护卫安全的小厮和侍从比龙舟的数量还多,就防着哪个小祖宗万一不甚落水的时候好及时出手把他救起来。

    安全有保障又无长辈管制,小祖宗们都玩得很开心,离开时,没有一个人的身上是干爽的。

    傍晚时分,云萝把三个湿漉漉的弟弟拎上了马车,换上干爽的衣服之后再每人灌下一碗姜汤,直把三人辣得满头大汗,几乎要从头顶冒出热气来。

    把碗放下,又用干爽的帕子擦去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太子忽然说道:“表姐,我今天不回宫了。”

    正打算先送太子到宫门口的云萝闻言一顿,然后朝车夫说道:“回府。”

    太子当即露出了一个笑容,转头跟郑嘟嘟凑到一起,语态嫌弃的说道:“你刚才打了我好几下,还说会划船。”

    郑嘟嘟一脸无辜,“我们的龙舟不是游出去了吗?”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不会划船,船怎么能飘得出去呢?他刚才可是看见有人一直在水面上原地打转!

    太子双手环胸,“哼”了一声,“龙舟游走又不是你一人之功,你就是那充数的滥竽。”

    虽然学堂里才学了蒙学,但“滥竽充数”这个成语,郑嘟嘟却在开蒙之前就学过了,因此一下子就听出了瑾儿小哥哥是在骂他。

    郑嘟嘟于是就不高兴的把原本要分给小哥哥的点心塞进了他自己的嘴里,鼓囊着腮帮子气哼哼的说道:“你才是滥竽呢,我学了三天,划得可好了!”

    “划得好你还一直往我身上拍?我的手都被你拍疼了!”说着就撩起袖子给他看,在手臂外侧果然红了一块,像是被什么拍打所致。

    郑嘟嘟眼珠一飘,略心虚的伸手摸了摸,想想觉得不够,就又凑过去嘟嘴“呼呼”的吹了两下。

    一点点心的碎屑从他嘴里飞了出来,粘在太子的手臂上,恶心得太子殿下连忙往后退,拿帕子在手臂上蹭了两下,怒道:“嘴里有吃食的时候,不许张嘴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