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03章 怄气
    虽然满嘴的嫌弃,但太子殿下一点都没有要回宫不跟他们玩了的意思,甚至当夜幕降临之后,他拒绝了皇姑母给他另外安排客院的行为,强行挤到了郑嘟嘟的床上。

    到了京城后,文彬和郑嘟嘟虽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但卧室却是分开的。此时,文彬看着已经把鞋子甩飞到几尺外的太子殿下,不禁欲言又止。

    就郑嘟嘟那睡相,他真担心睡到半夜三更,太子殿下会被他从床上踢下来。

    冒犯储君,这是要被杀头的吧?

    可惜,太子殿下此刻正是兴奋的时候,虽然从小就有内侍陪他睡觉,但奴才跟小伙伴是不一样的,他此时脑海里正在循环流转着“抵足而眠”、“秉烛夜谈”、“联床风雨”等词语,莫名激动,看着郑嘟嘟的眼神都是亮晶晶的。

    以前有没有过这样,他不记得了,恍惚是有的,又好像没有。

    唉~没办法,他当时还小呢。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还没说上几句话,过了平常睡觉的时辰,郑嘟嘟就扛不住的睡意会周公去了。太子巴巴的说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转头看到郑嘟嘟扭手勾脚的姿势极其扭曲,微张着嘴小呼噜打得欢快。

    不由气极,愤愤的伸手,用力一推,推得郑嘟嘟在床上转了个身,咕哝几声后睡得更香了。

    太子就瞪他,意图用眼神把郑嘟嘟瞪醒过来,然后他瞪着瞪着,不知不觉中也眯起了眼睛,缓缓的睡着了。

    睡到半夜,忽然响起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惊得门外守夜的奴才一下子跳了起来,想要冲进屋里去查看,却发现内室的门被从里面落了闩,就趴在门缝中往里轻轻的喊了两声:“殿下,郑小公子。”

    没人回应他,耳朵贴在门缝上,隐约的似乎能听见呼吸声和几声梦呓,一室安宁。

    他在外面转了几个圈,还出门到窗户那边去检查了一番,发现全部都被从里面闩上,也没有别的异常动静,于是就回到了屋里,提着一颗心在榻上躺下。

    次日,云萝看到他们的时候,太子的脸是黑的,郑嘟嘟也噘着嘴满脸委屈,文彬跟在两人身后,仰头望天,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云萝并没有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似乎对这些一点也不好奇,然后她很快就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别扭。

    据说,昨晚睡到半夜,郑嘟嘟把太子殿下一脚踹到了地上,太子殿下在地上躺了半夜,早上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是凉飕飕的,于是他一气之下把郑嘟嘟从床上掀了下来。

    郑嘟嘟在睡梦中被掀翻到地上,不仅美梦惊醒,还不慎磕到了额头,一下子就懵了,回过神来就是巨大的委屈,委屈得都不想跟瑾儿哥哥说话了。

    两人因为这件事情,同桌吃早食的时候都相互不理睬,没有讲一句话。

    对此,不管长公主还是云萝,或者卫漓都没有一点要给他们说和的意思,甚至没有对他们的斗气多添一分关注。

    长公主还跟文彬说:“我今日要去报馆准备下一期的印刷,你是否要与我同行?”

    文彬顿时眼睛一亮,下一秒就转头看向了云萝。

    云萝低头啃大肉包子,明明没有看他,却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就头也不抬的说:“看我做什么?想去就去,不想去就拒绝。”

    文彬就朝长公主拱手说道:“有劳伯母带我去开眼。”

    在旁边听了一耳朵,郑嘟嘟当即也不肯落下,连忙说道:“我也要去!”

    太子撇嘴,又冷哼一声,微扬着下巴神情倨傲的说道:“那有什么好看的?到处都是油墨的气味,臭得很。”

    为了节省成本,报馆使用的墨并不是好墨,因此气味不大好闻,加上纸张、模子、油脂、软胶泥等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还真有些臭。

    郑嘟嘟一点都没有被吓到,乡下孩子什么样的臭味没有闻到过?

    不过他对于太子的话还是产生了惊奇,以至于都忘记了他们还在相互怄气,“瑾儿哥哥你已经看见过报纸是咋写出来的吗?”

    “笨,报纸不是写出来的,是印刷出来的。”

    “啥是印刷?”

    太子噎了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用语言来解释何为印刷。

    文彬就转头跟郑嘟嘟说:“把文章雕刻在木板上面,刷上墨水印到纸上就是印刷,书店里的书籍除了手抄本之外,几乎全都是印刷出来的。”

    郑嘟嘟用力的想了想,不由惊奇道:“雕刻在木板上面?那得多费时间呀!”

    太子这下又找到了嫌弃郑嘟嘟的点儿,“你是不是傻?雕刻虽费时间,到完成之后可以印刷成千上万本书籍,可比手抄快多了。”

    吃过早食,一伙人就浩浩荡荡的前往报馆。

    乌石巷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样子了,这条相对僻静的小巷子因为大彧报馆的存在而被无数人关注,往来走动的人流多了,两边的铺子屋舍也跟着身价百倍。

    马车缓缓驶入巷子里,文彬和郑嘟嘟一路都把窗帘掀开往外张望,在终于停下的时候,你推我攘的往外冲了出去。

    宽敞的门面,高悬的匾额,踏上台阶进入报馆,只见大堂里左右两面都陈列着与墙等高的架子,架子上一层又一层的堆叠着微黄的报纸和崭新的书籍。

    有两个书生模样的人正站在一侧书架前小心的翻阅书籍,有中意的就放进脚边的篮子里。

    此时,那两人脚边的篮子都还空空如也。

    听到动静,两个书生转头看来,目光从冲在最前面的郑嘟嘟和太子身上扫过,又看向紧跟其后的云萝和文彬,最后才看到慢悠悠走在最后面的长公主和卫漓。

    两人连忙将手中的书放回到书架上,然后拱手朝长公主行礼道:“学生见过长公主殿下。”

    长公主如今跟常来这里的书生已经十分面熟了,看了眼他们脚边的篮子,温和说道:“不必多礼,你们这么早就来选购书籍?”

    如今报馆里不仅印刷报纸,就在三个月前,长公主突然找上朝中的大臣,国子监和其他书院的先生,收罗了大量的文稿,刊印成册之后就放在这里售卖,一下子就吸引了京城内外的无数学子。

    在这个雕版和手抄本横行的时代,文人们想要正经出版一本书籍可不容易,那都是几年乃至几十年的呕心沥血,都未必能写出一本传承后世的书籍。

    又不是上不得台面的话本子,有身份、有地位、有真才实学的文人是不屑于写这种消遣的玩意的。

    但是有一天,长公主突然找上门来,从他们往年积存下来的随笔文章中挑了几篇,说要给他们刊印成书籍!

    还没有从长公主的荒唐行为中回过神,新出的《文秀报》头版上就突然出现了江南书院山长林炳文的一片文章,吸引了无数人来哄抢,《文秀报》也在瞬间拔高了好几层台阶。

    之后,诸多新的书籍面世,有朝中某官讲述为官之道,有户部某位大人记录下来的民生,翰林院某大人对《道德经》的注解,国子监某位先生详细阐述了科举项目的内容,注意事项,以及如何破题……

    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迅速的风靡了全京城,甚至有几本书籍还出现了抢购的热潮。

    京城的大人和先生们突然发现,出版书籍比他们原先以为的要简单多了。

    其他书肆见了也想要效仿,但他们很快就发现把一篇文章雕版出来所需花费的时间和成本太大了,几乎没有一家书肆能承受得住这样巨大的耗费。

    很显然,大彧报馆有不为人所知的更快、更有效的印刷术。

    早就应该想到的,那一月两期的《大彧月报》的雕版虽不是很多,但也要费不少时间,缘何他们刊登出来的内容却能那样迅速?

    与两个书生打了个照面,之后长公主就带着孩子们到了楼上。

    虽说端午佳节,朝廷和书院都有休沐,但大部分人还是在继续为各种事情忙碌工作,比如报馆里的几位主编和伙计们,为了赶印初十发表的报纸,他们甚至比前几天还要更忙碌。

    听到动静,刘霖从他的工作间探头出来,看到云萝,不由得一愣,然后飞快的将手里的笔往边上一搁,侧身走了出来。

    先向太子、长公主和卫漓行礼,然后朝云萝作揖道:“八个月未曾见到郡主了,郡主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云萝将文彬和郑嘟嘟往他面前一推,说道:“我这两个弟弟对报馆十分好奇,带他们来开开眼。”

    又跟小兄弟俩说:“这是报馆的总编刘霖,目前两份报纸上的内容皆由他负责排版。”

    刘霖忙摆手说道:“不敢不敢,在下不过是个打下手的,所有事项都需经过长公主殿下的审核,在下才能着手安排。”

    低头看到两个满脸好奇的看着他的小少年,刘霖目光一顿,看着文彬问道:“这位小兄弟一身的书卷气,可是在读书?”

    文彬赧然一笑,拱手说道:“小子如今在县学就读。”

    “这么小就考入县学了?厉害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