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栋梁〕〔苏厨〕〔市井之徒〕〔牧龙师〕〔家有悍妻怎么破〕〔叶无缺玉娇雪〕〔超品命师〕〔厉少,你老婆马甲〕〔侯府小哑女〕〔龙飞凤仵〕〔术修大巫〕〔火影:从双神威开〕〔大师兄又败了〕〔我在聊天群假扮孙〕〔江湖岁月〕〔轮回仙神道〕〔重生八零后我要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我不想再陪仙二代〕〔修仙满级后我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04章 可有心悦之人
    报馆的占地面积一开始就不小,开阔的门面之后还有更大的后院,分割成一间间宽敞的屋子,里面有油墨,有胶泥,有大量的纸张,有印刷需要的所有东西,露天的天井里还有几口巨大的水缸。

    云萝离开京城八个月,报馆在长公主的手上又往外扩建了一些,将后面的两家住户的院子收购合并。

    然而,即便如此,地方也似乎有些不够用了。

    《大彧月报》从一开始的几万份,到如今几十几百万份的印刷,逐渐的在整个大彧境内都铺陈了开来,单单只是专门负责印刷的伙计就有上百人。

    文彬和郑嘟嘟就像是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在刘霖的带领下将报馆内外都参观了一遍,看得津津有味、目不暇接。

    掌管报馆外务的霍军师还拿出了一匣子磨损过度,不能再使用的活字给两人玩,甚至是亲自上手教他们如何排版,如何刷墨,如何印刷。

    这些活字虽无法再用于报纸的印刷,但只是拿来把玩的话,却足够了。

    到午后,刘雯和秦书媛也联袂而来,先来拜见长公主,见到云萝都很是高兴。

    “早知道您今日要来报馆的话,我就不去赴宴了。”秦书媛笑着与云萝说道。

    云萝看着这一对未婚夫妻,问道:“你们去赴了谁家的宴?”

    刘雯说:“我二婶在京城附近的一个庄子后山上挂满了蜜桃和李子,有许多都已熟透了,便邀请我们到庄子上去玩耍,偷得几分野趣。”

    “那这个宴可推拒不得。”长公主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又说,“再有几个月就要成一家人了,要赶紧把关系处好。”

    刘雯不由得脸色微红,秦书媛反倒比他更自在一些,还朝长公主福身道:“让殿下费心了,几位夫人都是和善的性子,不会为难人。”

    刘家三代……不,嫡脉至少有五代没有姑娘出生了,已故的老相爷是独子,一生没有娶妻,仅有刘相一个儿子。

    刘相倒是子孙繁茂,与嫡妻生了足足五个儿子。其中长子又有四个儿子,次子三个儿子,刘三爷目前已有二子,听说三夫人腹中又怀了一个,估摸着可能还是个儿子。刘四爷子息最单薄,至今仅有一子,五爷成亲没几年,如今膝下也有两个儿子了。

    光是弟弟,刘大公子如今就有十一个,却一家人盼圆了眼睛都盼不到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因此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刘家的夫人太太们在家中特别金贵,说话特别有份量,在外面走动应酬时,又格外的和气,尤其是看到别人家的漂亮小姑娘的时候。

    只为了这个,刘家的几位郎君就是许多人家选女婿的上佳人选。

    家世显赫、门风清正、长辈和善,不纳妾、不流连烟花之地,日后生个儿子也不嫌弃,若是万一生了个女儿,那真是要被全家人捧到心口上了。

    长公主看着刘雯若有所思,忽然问道:“你下头也有好几个弟弟到适婚之龄了吧?可都曾说定姻缘?”

    刘雯愣了下,才说道:“二弟与他姨母家的表妹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三弟拜师清河书院的山长,几年前,母亲便替他求娶了曲山长家的小娘子。”

    长公主目光微闪,笑道:“看来本宫还得多备上两份礼,在你和媛丫头大婚之后,紧跟着就要往府上送。”

    闲话几句,刘雯和秦书媛就告辞到了隔壁的书房,长公主也把云萝和卫漓招了过去,让他们帮着一起审核文章新闻。

    一直到傍晚,先送太子回宫,然后回府。

    文彬和郑嘟嘟依然对印刷这件事保持着极大的兴趣,吃过晚食就抱着小小一匣子的活字回屋自己去玩了。

    云萝原本也想告辞,却被长公主拉住,却并不跟她说话,而是和蔡嬷嬷说:“刘相家的四郎有十六七了吧?”

    蔡嬷嬷躬身说道:“殿下好记性,刘四郎年方十六,是刘二爷的嫡次子,长得斯文俊秀、一表人才,前年秋考中了秀才,今年又要下场考乡试,若是考中的话,十六岁的举人,便是放在京城也不多见。”

    长公主“嗯”了一声,目光一闪,状似无意的询问云萝,道:“浅儿觉得如何?”

    云萝眼角一抽,一点都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卫漓似乎也没想到母亲会突然说起这个,不由愣了下,又轻咳一声,说道:“母亲,妹妹还小。”

    “不小了,还有半年就要及笄了。”

    及笄后就可以说亲出嫁当别人家的媳妇了。

    长公主忽然眉头一蹙,刚还有几分兴致的脸色也迅速的淡了下来,一脸忧伤的摸着云萝的手,说道:“怎么疼都疼不够的娇娇,却终要到别人家去过日子,说不定何时还要被欺负苛待,我就恨不得把你养在身边一辈子。”

    顿了下,迟疑的问道:“要不给你招亲,挑个上门女婿?有娘和你哥哥在旁边盯着,定不能让你受一点委屈。”

    卫漓不由得眉头一皱,虽然晚辈不可言长辈之长短,却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当年曾祖父看中祖父的时候,也觉得他虽出身贫寒,人品才学却上佳。”

    长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挥挥手让兄妹俩都赶紧滚。

    云萝二话不说,站起来告辞一声就飞快的离开了正院。

    长公主见她如此,不禁莞尔,跟蔡嬷嬷说:“还真是个孩子呢,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都不着急,说起来也不害羞。”

    蔡嬷嬷笑道:“有殿下操心呢,郡主只需要安安心心的过自在日子就好。”

    轻哼一声,带着几分别样的娇气,说:“都是讨债的冤家!”

    卫漓追着云萝出来,一直把她送到了汀香院门口,目送着她走进院子,忽然问道:“妹妹可有心仪之人?”

    云萝转身看他,“哥哥怎么也问这个?”

    卫漓眉梢微动,看着她说道:“你确实到年纪了,不论祖母还是母亲都十分关心此事,你若是有心仪之人,只管说出来,咱家总不至于还要让你受委屈、为难自己。”

    云萝歪了下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哥哥比我更大,也早该娶妻了,你可有心仪之人?”

    卫漓掩嘴轻咳了一声,“莫要转移话题,女儿家总是要比男子更贵重些。”

    云萝团着手,眼角轻弯,说道:“祖母也很关心哥哥的终身大事,我此次回江南,她老人家特意问起了你的婚事,还说你若是不喜欢京城的姑娘,也可以到江南去找,无论是高门贵女、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她都喜欢,反正我们家又不需要依靠媳妇来撑门面。”

    这话说得卫漓都不自在了,看着她说完这话后就转身脚步轻快的进了屋,不禁摇头失笑。

    他究竟是为何要跟妹妹说起这种话题的?

    哦,景玥要回京了。

    他原本是想要先问一下妹妹的心意,然后再跟她说此事,不过现在……又不是多重要的人,何必还要特意跟妹妹说起呢?

    卫小侯爷眼眸轻垂,十分心安理得的回了自己的院中。

    云萝是在两天后才知道景玥完成了滇南的赈济救灾和安置百姓,不日就要押解犯事的官员及其亲属回京。

    滇南这一场水灾淹没了无数的城池和村庄,灾情蔓延了整个滇南道三分之一的地域,灾民过百万,严重的区域几乎整个村庄的百姓都外出逃难去了,要不是景玥带着大批粮食和人马及时赶到,百万灾民眼看着就要发生暴动。

    到了那里之后,赈济放粮、安抚百姓、收拢灾民、妥善安置,缺一不可,决堤的缺口要重新堵上,受灾的百姓除了眼下的粮食之外,还急需下一季耕种的粮食种子。

    所幸滇南湿热,便是冬季也能种植庄稼,从江南紧急运送过去的土豆和玉米种子种出了比其他任何粮食都更多的产量,极大的安抚了受灾百姓的心。

    一直到这个时候,确定了百姓们回归正途,不会再起暴乱,景玥才收拾收拾东西,带着人打道回京。

    “听说滇南道的道台都被锁进了囚笼,要押回京城问罪呢。”温如初说到此处,不由得一脸感叹。

    那可是道台,封疆大吏,说倒就倒了。

    文彬在苏小郎苏琼的引荐下征得了先生的同意,能够到望山书院来旁听授课,今日是第一次,云萝闲着也是闲着就亲自送他过来。

    温如初从她弟弟那儿得知此事,也跟着过来凑热闹,其实就是趁机找云萝说话聊天。

    她在年前定了一门亲事,此后就被温夫人拘在家中学规矩礼仪、女红针线,轻易不许她出门玩耍。

    越不让她出门,她就越想出来,挖空了心思的找出门的机会,哪怕出来也没干什么特别的事情,也觉得外面的空气都比家里的新鲜。

    马车停在树荫下,她坐在车辕乘风,晃着两只脚说道:“除了道台,那守在严重的几个州府也有大批官员被抓,听说如今的滇南,有些衙门里都快要空了!”

    云萝摇着扇子,菱纱团扇精美雅致,可惜风力弱了些,扇十下还不如蒲扇的一下。

    听了温如初的话,眸光微敛,淡然问道:“滇南总督也被抓了吗?”

    温如初一愣,摇头道:“这个倒是没听说,不过总督掌管军务,发生水灾跟他没太大干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