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夏言景祗最新章〕〔上门神豪何金银〕〔我在末世要稳亿点〕〔何金银江雪〕〔主人公叫叶辰和苏〕〔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就是个做玩具的〕〔霍海云晴〕〔叶落落慕少棠〕〔林炎柳幕妍〕〔万亿神婿霍海〕〔古武狂卫霍海〕〔最强豪婿霍海〕〔邪婿来袭霍海〕〔盛世大明〕〔超强狂婿〕〔王蜜王大山〕〔情深不寿言总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05章 本宫要去接舅舅
    从消息传来说景玥要回京了,到他终于即将到达京城,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大半个月。

    进入五月下旬,天气已经十分的炎热,烈日骄阳炙烤着大地,街上的行人都躲在阴凉里行走,路边的大黄狗四肢摊开在地上,吐着舌头呼气,不时的有人从它面前走过,它也只是懒洋洋的掀一下眼皮。

    这个时候,若是能够坐在四面通风的雅舍或凉亭里,摇着扇子,喝着冰镇的酸梅汤,倒也不失安逸。

    如果脚边再放上一盆冰块,顺着和风徐徐,把冰凉也吹拂到身上,就更惬意了。

    衡阳长公主府的花园里有湖,湖中有挨挨挤挤的碧绿荷叶和婷婷玉立的荷花,在荷叶的簇拥中,还有一座湖中亭,被湖水和莲叶映衬得格外清凉。

    云萝把躺椅搬进了这里,吹着风,乘着凉,几乎感觉不到夏日的暑气,还有是有若无的淡淡花香在鼻尖飘荡,舒服的就要睡着了。

    正半梦半醒之间,忽然有一阵脚步声在廊桥上响起,蹬蹬蹬的又快又急,仿佛有多要紧的事情来找她。

    “表姐,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云萝睁开眼就看到了又跑出宫来的太子殿下,也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走的太急,小脸红彤彤的满头汗水。

    目光从他严丝合缝的衣襟扫过,他今日穿了一身天青色常服,外罩一层菱纱衣,好看是挺好看的,热也是真热。

    再是清凉的料子,穿上两层三层,便也凉快不到哪里去了。

    云萝拎起放在冰盆里的银壶,倒了半杯酸梅汤,“嘟嘟回屋午睡去了,你怎么这个时候出宫?”

    太子端起半杯酸梅汤就“咕咚咕咚”的一口闷了下去,觉得不过瘾,索性就自己伸手去拿银壶,要给自己再倒上两杯。

    然后,装着酸梅汤的银壶被云萝无情的拿走了,“半杯足够了,歇会儿再喝。”

    太子眼巴巴的看着那壶酸梅汤,想要撒个娇或者闹个脾气,但对上云萝的目光,他便气哼哼的把杯子扔在了桌上,“有何了不起的?本宫愿意喝,那是看得起它,你倒是小气吧啦的。”

    云萝不跟他计较,只是把酸梅汤挪得离他又远了一些,也不放回到冰盆里面,而是搁在桌子上,任由它冰凉的温度逐渐往上升,银壶的外面很快就凝结出了一层小水珠。

    热了一路的太子殿下忍不住的往那边看,又飞快地收回目光,对云萝的小动作嗤之以鼻。

    多金贵的东西啊,还值得她这样小心戒备?不喝就不喝,他还不稀罕呢!

    他在果盘上挑挑拣拣的拿了颗杨梅,刚放进嘴里就皱起了眉,酸得他直流口水。

    “这是哪个奴才买的?这么难吃也敢放到你的桌上?”

    云萝也觉得难吃,所以见他刚才伸手的时候就没有阻拦,对于他此时的反应亦没有半点意外。

    太子在石凳子上坐了会儿,忽然扭着身子说道:“我舅舅马上就要回来了,他此次赈灾有为,又是一大功。”

    云萝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最怕见到你舅舅吗?”

    “胡说!”他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不服气的说道,“本宫堂堂太子,一国储君,岂会如此胆怯?他虽是我舅舅,但也是臣子。”

    云萝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

    太子殿下觉得他被轻视了,却又有种习以为常的平静,想想又觉得不甘心,便冷哼一声,“若非本宫年纪尚幼,又岂能被你们欺负?”

    “那你就赶紧长大吧。”

    太子殿下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嫌弃地看着她,忿忿的吐出了两个字,“敷衍!”

    一阵凉风从湖面上吹过来,带着淡淡的水汽和幽幽莲花香,几乎要把亭子里的最后一点暑热都给吹散了。

    迎着风,太子惬意的眯起了眼睛,又看了眼云萝身下的躺椅,有些眼馋,但一直到郑嘟嘟午睡后到这里来找三姐,云萝都没有一点要把躺椅让给太子表弟的意思。

    脚步踏在木制的廊桥上,发出的声音又脆又响,把桥下湖里的锦鲤都惊动了起来,水面上涟漪不断,荷叶浮动,莲花轻点。

    听到这个脚步声,太子就知道来者何人,当即从石凳上跳了起来,转身迎向廊桥的方向。

    远远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儿七拐八弯的跑过来,跑到近前终于发现太子了,顿时惊喜的喊了一声,“瑾儿哥哥!”

    太子往前踏出了一步,又矜持的停下脚,下巴轻扬,说:“你这午休也睡的太久了,现在都什么时辰了?”

    郑嘟嘟一点都没有被批评的自觉,还咧嘴冲他傻乐,无惧冷脸拉着他就说:“今天不是休沐,瑾儿哥哥你怎么出宫了?先生如果晓得你逃课,会不会打你手心?”

    太子被气得心口一堵,伸手就在他脸上用力的扯了一把,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你吗?我的先生都十分严厉,便是我都不敢轻易逃课,不过就算我犯了错,他们也不敢打我。”

    说到最后,他不禁有些得意,然后就被云萝一扇子拍在了后脑勺上。

    “哎呦!”他转头气呼呼的对云萝说,“大胆!你竟敢打本宫?!”

    云萝看着他,拿着大蒲扇的手蠢蠢欲动。

    太子殿下瞬间就跳远了,冲她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拉着郑嘟嘟就跑出了凉亭,奔走在廊桥上,还听见他大声的说道:“我舅舅明日就要抵达京城,我要出城去接他,今儿就不回宫了!”

    云萝的手一顿,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摇扇子。

    蒲扇的风大,轻轻摇晃就能扇得发丝飞扬,睫毛轻颤。

    次日,云萝到正院的时候,太子就已经坐在那儿,还顺手把睡懒觉的郑嘟嘟也挖了起来。

    看到云萝,他扬着下巴嫌弃了一句,“好慢,我都等你半天了。”

    云萝先朝长公主和兄长行礼,然后在太子的对面坐下,“等我做什么?”

    太子的眼珠骨碌一转,说:“我要出城去迎接舅舅。”

    云萝还没说话,卫漓就先开了口,“又不是班师回朝,还值得太子殿下您亲自出城迎接?”

    自从知道了景玥对他妹妹的心思,卫小侯爷就对这个好友充满了敌意和审视,对于太子表弟这几乎明目张胆的行迹,他亦十分的看不上眼。

    太子觉得表哥说得十分有理,他真是一点都不想去迎接,舅舅不在京城的日子,他呼吸的空气都是清新的!

    但想到出宫时母后与他叮嘱的话,他飞快的看了云萝一眼,哼唧着说道:“并不是以太子的身份出城,而是作为外甥去迎接舅舅。”

    算了,就当是看在母后的面子上。

    卫漓说:“那待会儿就让侍卫们护送你出城。”

    太子拒绝跟他交流,转头就跟云萝说:“表姐,你陪我一起出城吧!”

    云萝头也不抬,无情的拒绝道:“不去。”

    “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出城吗?若是万一遇到了劫匪刺客什么的,该如何是好?”

    云萝抬头对上他可怜巴巴的眼神,表情冷淡,“侍卫不是人?你身边伺候的那么多宫人都不是人?若遇劫匪刺客,你只需安心的躲在马车里,相信侍卫们定能护你周全。”

    京城脚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刺客和劫匪?就算真有,你当那么多侍卫都是吃素的吗?

    太子就瞥了郑嘟嘟一眼,鼓着脸说道:“嘟嘟也要陪我一起去!”

    “哦,那拜托瑾儿哥哥多照顾着一点。”

    “……”

    卫漓心情愉悦,长公主则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争执,并不加入其中或向着谁。

    郑嘟嘟左右看看,睁着迷蒙的大眼睛问道:“三姐你不去吗?那我也不去!”

    瑾儿哥哥虽然很好,但跟三姐比的话,肯定三姐更重要,他要陪三姐!

    太子殿下的脸都黑了,气呼呼的瞪着郑嘟嘟,“郑文安,你这个小骗子,明明说好了你要陪我出城去接我舅舅!”

    郑嘟嘟看着他,又看看云萝,十分的为难,还有点委屈,“可你不是说我三姐也会去的吗?”

    要是早知道三姐不去……他其实还是想去的,对于一个坐不住的孩子来说,任何一个能够玩耍的地方都值得他去转上几圈。

    而且,这可是钦差大臣回京,有衙役开道,侍卫随行,身后还有一溜的囚车,关押着要被带回京城问罪的贪官,就跟戏文上唱的一样。

    不说郑嘟嘟,就连文彬都想去看看呢。

    但他如今在望山书院旁听读书,书院里的先生学富五车、才华横溢,所教内容与他在县学时不大相同,他也舍不得轻易请假。

    云萝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迟疑了下,终于还是说道:“出城就不必了,大热天的,人家赶了半天路,还得在十里亭顶着大太阳跟你寒暄,瞎折腾。不如去街边找个茶馆酒楼坐着等?”

    太子觉得这样不好,“坐在那儿等,与看热闹有何区别?我是要去迎接舅舅的,迎接!”

    云萝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你去吧。”

    反正她才不要冒着烈日出城十里去接人呢,站在城门口也不要!

    ------题外话------

    昨晚实在太困了,原本只是想眯一下,结果一觉醒来,天就亮了。(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