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娘子种田记赵〕〔方羽唐小柔最新章〕〔快穿之这个反派只〕〔诸天古卷〕〔透视神级狂兵〕〔陆山河江月蓝〕〔透视医武兵王〕〔少侠带我闯江湖吧〕〔顾先生的娇太太〕〔盖世战神萧破天〕〔救世一个魔〕〔祁少深爱:诡计娇〕〔林雨时厉承西〕〔诸天龙行〕〔洪荒之圣道煌煌〕〔陈峰夏梦瑶〕〔实力拒绝被宠爱〕〔江宁和林雨真〕〔炉石之种田领主〕〔夫人她又被全网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08章 景玥的礼物
    贪污修堤款项以致玉湖决堤,隐瞒灾情导致流民四起,这些都属于政事,出事后首先要被问罪的就是执掌政务的道台和各州知府,与掌军镇守边关重镇的将军总督并无干系。

    虽然在流民四起的时候,滇南驻军曾把守各地关卡,禁止滇南灾民流落到外面,但甄庆完全可以说他是受各地官府所托,帮忙维护治安,预防滇南的人口大量流失,甚至以防灾难过后有可能发生的民变。

    维护当地百姓安危是他的职责,虽也能上达天听,但是向朝廷上报灾情却并非他本职,主动上报未免有越俎代庖之嫌,极易坏同僚之间的情分。

    真是万万没想到当地的官员会那样胆大包天,竟意图隐瞒灾情以逃避朝廷的责罚。

    他以为他们早已经上报了呢,天天盼着朝廷派出钦差来赈灾,为了守住各大小关卡,不让灾民流窜出去,影响到邻近州府的民生,将士们也十分辛苦。

    即便明知道这些都只是借口而已,但没有足够切实有力的证据,甄庆顶多不过是被申饬几句,受些不痛不痒的责罚,想要趁机把他从滇南挪开,却还不能够。

    他在那里经营多年,就算被撸了总督之职,新上任的总督也轻易站不住脚跟,甚至可能连命都要奉送在那儿。

    甄庆之于西南就如同景玥之于西北,位置和距离的变化在很多时候并不能影响他们对军队的掌握,也不是皇上和朝廷说拔就能拔了的。

    但滇南去年发生那样大的水灾,就算朝廷暂时没有动他,他本身在当地甚至是军中的威望也必然不同以往。

    滇南的犯官们都被关押在了天牢,围了吴国公府近一年的禁军也在景玥回京的三天后撤离了,仿佛皇上已经确定滇南之事与掌军的甄庆无关,更与甄家无关,罪魁祸首当是被关押在天牢里的那些贪官污吏。

    云萝在吴国公府外亲眼目睹了禁军撤离的整个过程,看着甄家大门前那两尊去年才新换上的镇门兽,手指在刀柄上摸了又摸。

    景玥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笑得十分好看,说:“石匠雕刻这样一对石狮颇为不易,就且放过他们吧。”

    云萝反驳道:“石匠以此为生,应该很高兴有新生意上门才对。”

    话虽如此,但她还是把手从刀柄上松开了。

    主要是,这一次她没道理。

    她又不是无理取闹的刁蛮姑娘,她其实可讲道理了!

    讲道理的卫大小姐被景王爷从吴国公府的大门前拉走了,还拿话哄她,“回程时途径蜀地,特意给你带了蜀地特有的小东西,你或许会喜欢。”

    “礼物?”云萝一脚踏在马车的车辕上,转头看他,语气中有那么一点点惊讶。

    景玥扶她上马车,然后特别规矩的骑马紧跟在旁边,说道:“本该早两天就送去府上,只是回京后白日里总不得闲,晚上又不好冒然登门,便耽搁了下来。”

    这话说的,好像回京当天就半夜翻墙进衡阳长公主府的那个人不是他。

    云萝掀开帘子往外看着离得越来越远的吴国公府,又转头看向景玥,“是什么东西?你直接派个人送来就行了。”

    “那如何能显示出我的诚意?”

    云萝怀疑的又看了他一眼,然后放下帘子,安静的等着他带她去拿礼物。

    景玥看着轻轻晃悠的布帘子,成功阻挡了他看阿萝的目光,不禁怅然的暗叹一声。

    马车一路往瑞王府驶去,从侧门进入。

    这是云萝第二次来瑞王府,府中的下人并不多,却一切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干净整洁,对上门的客人也十分恭敬。

    据说,瑞王府是整个京城最难进的府邸,自景玥的父母双双过世之后,就再没有设宴邀请过宾客,就连当年皇后出嫁也只请了几个世交而已,比皇宫还要拒人千里。

    云萝倒是没有不被欢迎的感觉,甚至,她刚一进去就在花厅里见到了老太妃,就好像是特意在这里等着她似的。

    老太妃拉着云萝的手,笑得脸上都起了好几层褶子,既高兴又带着几分责怪的说道:“你这丫头,回京城快一个月了都没有来看看我这个老人家,害我天天盼,盼得眼睛都圆了。”

    这话若是换一个人面对,不知要多受宠若惊,云萝却莫名觉得老太妃看她的眼神让她有些不自在,便垂眸说道:“不敢打扰您老清净。”

    “真是傻话,别人我自然懒得多看,你却不同,老身一见你就觉得喜欢,恨不得留你在身边日日看、时时看,你若是我家的小姑娘,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景玥忽然轻咳了一声。

    老太妃转头就瞪他一眼,然后继续笑眯眯的跟云萝说:“端午那天也没好好的说上几句话,之后又一直没寻着机会问上几句,你祖母一个人在江南可还好?何时能进京来跟我们这些老姐妹见上一见?她再不回来,老身怕是要见不着她了!”

    云萝便说:“祖母她身体康健,每日清晨都要练武半个时辰,精神极好。您老也身体安康,定能长命百岁。”

    老太妃一乐,挥挥手说道:“古来几人能长命百岁?我如今就已经很长寿了,唯一惦念的也只有这不成器的孙儿,还有就是能在故去前再见一见你祖母。”

    景不成器的孙儿玥支着下颌懒懒的坐在旁边椅上,闻言便说道:“卫老夫人不能进京,您老可以到江南去找她玩啊。”

    老太妃又瞪了他一眼,“啧”一声,然后拉着云萝的小手手一脸忧伤的感叹道:“老了就玩不动了,也禁不起长途颠簸,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云萝抿着嘴角,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出她的眼神有一点僵直和呆怔,不知要如何温和又不失礼的安慰明显就是在讨安慰的老太妃。

    想了想,她勉强想出一句,“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的存在就是最大的价值,怎会没有用处?”

    老太妃笑眯了眼,又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笑眯眯的看着云萝,有种忍不住想要逗她的蠢蠢欲动。

    这卫家的小姑娘真是越看越可爱,冷冷淡淡说话的模样更可爱。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若是不能讨来当孙媳妇,真是想想都觉得心痛。

    于是,老太妃强行忍住了逗弄云萝的心思,免得吓坏小姑娘,增加孙儿求娶路上的难度。

    她要做一个慈祥、温柔、善解人意的祖母!

    打定主义,她转头跟景玥说:“浅丫头难得来一趟,上回也没来得及好好招待,你带她在府里到处走走看看,只管做你们要做的事,不必在这儿陪我这个老婆子。”

    接收到祖母的眼色,景玥敛眸掩住了眼中的笑意,然后站了起来朝老太妃垂手说道:“我从蜀地给阿萝带了个新鲜玩意儿,您老人家要不要一块去看看?”

    老太妃挥手拒绝道:“那都是你们年轻人玩的玩意,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你们自个玩的开心就好。”

    景玥与她告退一声,然后拉着云萝退出了花厅。

    老太妃看着两人相携离开的背影,笑眯了眼,随着目光移动,又在景玥拉着云萝的手腕上顿了顿,脸上的褶皱都仿佛要放出光来。

    真没想到,有生之年她竟然还能看到她这个不解风情、丝毫不知何为怜香惜玉的孙儿会费尽心机的占小姑娘的便宜。

    这边,老太妃在自顾自的偷乐,越想越美。那边,景玥也带着云萝到了王府的花园,把她带到了一个笼子面前。

    他指着被关在笼子里的那个黑白毛团说道:“我走过不少地方,但这东西似乎只在蜀地出现,且性情暴躁,十分凶猛。我觉得你或许会喜欢,便捉了一只来送你。”

    云萝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只暴躁的凶猛毛团,不带情绪的感叹了一句:“哦,熊猫。”

    这笼子里关着的不正是一只黑白分明的熊猫吗?还是一只奶声奶气的小熊猫。

    站在笼子边负责照顾的侍从茫然抬头,说道:“启禀郡主,此乃食铁兽,别看它长着似乎很笨拙,实则性情残暴,行动十分迅猛,能轻易的咬碎人骨。”

    在他说话的时候,云萝已经打开了笼子,并朝笼子里伸进了手。

    侍从顿时惊呼一声:“郡主小心!”

    几乎同时,笼子里的熊猫已张开大嘴,舞着爪子朝云萝猛扑了过来。

    侍从的脸色大变,也朝着笼子猛扑了过去,意图阻止食铁兽对郡主的攻击,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他眼睁睁看着食铁兽扑到了郡主的身上,然后被郡主抓着脖子后面的皮毛,单手拎了起来。

    “呀!”食铁兽在她的手上挣扎,发出一声如孩童一般的清脆叫声。

    云萝一巴掌拍在它的脑门上,又在它茸茸的皮毛上强行撸了一遍,语调轻缓,特别平静的说:“安静点,不然炖了你。”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她的话,或者只是单纯的被她武力压制,这食铁兽竟然当真安静了下来,看上去又憨又萌。

    侍从:“……”从未见过它这样乖巧的模样。

    景玥走到云萝身边,歪着头看她,桃花眼里盛满了温柔笑意,“这礼物是否合你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