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09章 凶残的人类
    !

    云萝不知道景玥为何会送她一个这样的礼物,但她确实有一点喜欢没错儿。

    对于这种外表憨萌的生物,不管它的本性有多凶残,总是惹人喜欢的。

    尤其是当它乖乖的在你怀里躺平,任撸任摸的时候,就连景玥都忍不住多看了它一眼。

    然后他指尖微动,缓缓的将目光落回到专心撸猫的云萝身上,问道:“阿萝喜欢蒸着吃还是炖着吃?”

    云萝的手一顿,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盯着它看,神情若有所思。

    她还没吃过熊猫肉呢,不过听说它不怎么好吃,曾经有人拿它炖萝卜,实在难以下咽最后喂了二师兄。

    于是,在小食铁兽感觉到危险之前,云萝就收回了目光,伸手抓住它后颈上的皮毛把它轻松的拎了起来,并在它张嘴意图咬她的时候,一把握住了它的嘴鼻,冷眼睥睨,杀气毕现。

    烟白团子瞬间就怂了。

    再凶猛的生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它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把它拎在手上的这个人类小姑娘比它还要凶。

    云萝略满意的收回视线,将它往怀里一揣,跟景玥说:“它的肉不好吃,别浪费了。”

    烟白团子在云萝怀里轻轻的叫了一声,声音嫩嫩的,脆脆的,既不像猫也不像熊,仿佛在应和云萝的话,景玥却莫名有种被挑衅了的错觉。

    他眯了眯眼,然后伸手将它从云萝怀里拎了出来,语气温柔的说道:“虽还是只幼崽,份量却不轻,你若喜欢,可在闲暇时摸摸毛以作消遣,平时还是让下人照料吧。”

    云萝伸手掰开了它的嘴,看到嘴里锋利的犬牙和发达的臼齿,说道:“还得找个身手灵活力气大的人来照料。”

    小团子扭着头挣扎,发出“呀呀”的声音,与它可爱的外表和声音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那惊人的咬合力,若换个力气小一些的,根本就掰不开它的嘴。

    云萝在它闪闪发光的犬齿上敲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手。

    松开了束缚,它又轻轻的“呀”了一声,听起来似乎有点可怜,下一秒它却盯着景玥的手缓缓的伸出了刚长出利爪的熊掌,并一点点张开了嘴。

    再下一秒,它在地上摊成了一张饼,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两个人类都不是它能对付的。

    在瑞王府走了一圈,云萝收获了一只烟白团子,还有带着浓郁民族特色的首饰和布料衣裳若干,又被景玥亲自护送着回家。

    今日休沐,文彬被他的新朋友带着出去玩了,郑嘟嘟也颠颠的跟着去,据说是要去游湖。

    夏日炎热,暑气正浓,玩水真是一件让人觉得惬意舒爽的事,家中长辈看得再严,也挡不住小郎们奔向凉快的脚步。

    毕竟,就连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两条腿呢。

    于是长辈们就给他们身边安排上一群侍从小厮,既是看管他们不得到危险的地方去玩耍,也是万一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及时相救。

    云萝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了三个湿漉漉的小郎君。

    衣裳已经换上了干爽的,头发却还没来得及晾干,一缕缕的贴在脸上和脖子上。

    郑嘟嘟还好,上学堂后才开始留头,头发如今也不长,文彬和太子却披头散发的,看上去甚是狼狈。

    “你们掉水里了?”

    文彬和郑嘟嘟皆都噤声,低着头偷偷的交换目光,太子则用力的“哼”了一声,说:“遇上两个蠢货,真是晦气!”

    自从文彬他们进京之后,太子往宫外跑的次数就明显增多了,逮着了空的往外跑,而皇上和皇后也是心大,一点都没有要约束他出宫的意思。

    此时,三个人排排坐在通风处晾头发,脸蛋都红扑扑的,头发糊在脸上、脖子上,闷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水。

    太子烦躁的摸了下脖子,摸出一手的水迹,不由皱着眉头更觉得烦躁了。

    贴身伺候的宫奴连忙小心的撩起头发,并用干爽的帕子小心的给他擦拭,却很快就被太子推开,只自己拿帕子胡乱的擦了几下。

    宫奴委屈的站在旁边,又拿眼角小心瞄着文彬和郑嘟嘟那边,觉得殿下跟他们学坏了,自他们来到京城,殿下的许多事情都没有了他们这些奴才的用武之地。

    可他不敢说。

    郑嘟嘟悄悄的往文彬身上挨了挨,没有如往常那样的昂首挺胸、理直气壮,而是耷拉着脑袋,还带有几分心虚的说道:“是我先掉进水里的,哥哥和瑾儿哥哥是为了拉住我才掉下水。”

    云萝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很是平静的问了一句,“你不是会凫水?”

    还不会走的时候,郑嘟嘟就被云萝扶着在水里扑腾了,白水村和河对面桥头村的小子们,也很少有不会凫水的。

    郑嘟嘟抓了下乱糟糟的头发,苦恼的说道:“我被抓住了,划不动。”

    “嗯?”

    郑嘟嘟悄悄的戳了文彬两下,文彬直接瞪他一眼,然后跟云萝说:“一个小公子被人推进了水里,当时嘟嘟就站在旁边,想也没想就跳下去救他了,结果被那个小公子缚住了手脚,两人差点一起沉下去。”

    云萝的目光微沉,但不等她说什么,文彬紧接着又说道:“是我没有看顾好嘟嘟,三姐你要罚就罚我吧。”

    这时候,郑嘟嘟也抬起了头,急急的说道:“三姐,要不是哥哥和瑾儿哥哥跳下来救我,我就要沉到水下面去了,你骂我就好了!”

    云萝目光微垂,淡淡的说道:“见义勇为是好事,我骂你干嘛?”

    郑嘟嘟的手指在身下的席子上抠了抠,显得有些不安,噘着嘴委屈巴巴的说道:“可是哥哥说,三姐教过我们,不经思考的冲动行事是莽夫行为,我虽然不记得了,但三姐说的肯定没错。而且,当时旁边其实有好多侍卫小厮,他们比我大,也会凫水,就算我不跳下去那个小哥哥也不会出事。”

    而他就算跳下去也没有把那个小哥哥救上来,甚至还差点被一起拖进水底。

    太子皱着眉说道:“遇事哪里能思考许多?你看我和你哥哥见你掉水里,不也想都没想的跳下去救你了吗?”

    长公主一直在笑盈盈的看着文彬和郑嘟嘟对云萝解释并撒娇,听到太子这话,顿时就脸色一变。

    云萝也抬眸看向了他,“你对这件事很骄傲?”

    太子脸色微变,抿着嘴不说话了。

    郑嘟嘟茫然,文彬则看着云萝,神情有些不安。

    景玥忽然伸手按在太子的头顶,笑眯眯的说道:“为朋友涉险境,没想到咱太子殿下还有这等义气,真是让人欣慰,也值得表扬。不过,这似乎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行事冲动、思虑不周,看来是太傅教得还不够。”

    太子当即瞪了他一眼,好气,又无力反驳。

    长公主又安坐了回去,对景玥说道:“时辰也不早了,等把头发晾干之后,还要劳烦你送他回宫。”

    景玥看了眼云萝,然后恭敬的应下:“是。”

    太子顿时朝长公主喊了一声,“姑母~”

    长公主不为所动,甚至还说:“莫要撒娇,多少人想让你舅舅亲自护送都只能是妄想?你们舅甥俩许久未见,他好不容易回京了也不得空,这一趟还能让你们亲香亲香。”

    太子嫌弃的看一眼景玥,又看着云萝冷哼了一声。

    谁要跟他亲香?还有什么妄想?他恨不得能做表姐的贴身侍从呢!

    长公主也看向了云萝,眼角的余光却在瞅旁边的景玥,眼底有一丝意味不明,然后把云萝叫到了跟前,笑问道:“今日出去玩了什么?”

    云萝说:“在吴国公府门外看了会热闹,然后去瑞王府拜见了老太妃。”

    长公主身形微动,下意识的把脊背挺直了些,瞥一眼景玥,然后问道:“怎么突然到瑞王府去了?今日出门时也没见你带什么东西,该不会是空手上门的吧?”

    云萝眉头一颤,当时没注意,又是临时决定,她还真是空手上门的,现在想来,却不禁觉得有些难为情。

    “你呀!”长公主点了下她的额头,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亏得老太妃和善,不然怕是要把你打出门外。”

    景玥觉得这件事必须要拯救一下,就说道:“殿下多虑了,祖母她十分喜爱阿萝,又岂会因为一点外物而不满?况且,当时是我临时起意邀请阿萝去家中,要说失礼,也应该是在下失礼了。”

    长公主觉得他话中有话,用心极其险恶,看他的眼神也更多了几分审视,哪怕这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

    景玥就站着任由她看,面含微笑,风度翩翩,做足了乖顺的姿态。

    长公主差点就被他给骗了。

    太子坐在旁边,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里对舅舅充满了鄙夷,要不是怕被他打,他真想大声的说他装模作样!

    正在心里给自己找乐子,他又听见舅舅说:“在蜀地抓了一只食铁兽,虽凶了点,但模样倒是憨态可掬,难得阿萝喜欢,就一起送了过来,也能让她在闲暇时逗个趣儿。”

    太子气得瞪大了眼睛,质问道:“为何本宫的礼物只是一个木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