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10章 他家厨子做菜好吃吗
    !

    太子殿下带着满腔的怨气回宫了,万万没想到,他在舅舅心里的地位已经降落到此等境地,虽然他一直也都不敢抱太大的期望。

    景玥对此毫不愧疚,也对他的怨念无动于衷。

    多大的脸啊,竟然妄图跟阿萝比较!阿萝是他能比得上的吗?

    景玥随随便便的把他送到皇宫门口就不再管他了,至于今日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他相信即便他不说,皇上和皇后也肯定早已知晓,所以何必再多费口舌?

    赈灾回来之后,他便仿佛又闲了下来,但别以为他闲着就会愿意费时间带孩子,陪伴阿萝难道不香吗?

    太子被他舅舅敷衍的态度气得不要不要的,气哼哼的回宫,决定以后都不理他了。

    而在衡阳长公主府,文彬正不安的询问云萝,“三姐,我们是不是给你闯祸了?”

    他不是郑嘟嘟那样的懵懂小孩,他明白太子的身份不一般,今日为了救郑嘟嘟落水,放在寻常人家算不得什么,太子涉险却是极严重的事情。

    因此,不由得心中难安。

    云萝向来不太会安慰人,此时听他这么说,便想了下,说道:“不是很要紧,他愿意出宫找你们玩,就是把你们当伙伴,没有摆储君的架子,你也不必太紧张。今日之事是意外,起因又不在于你们,皇上和皇后娘娘知道了也不会责怪。”

    文彬微微放下心来,然后他又听见云萝说:“不过总归是有些过错的,作为惩罚,你们之后几天都不许再出门玩耍,尤其是郑嘟嘟,我看他有些玩野了,你身为兄长,这几天下学以后就在家里好好的教导他,顺便把落下的课程补上。”

    郑嘟嘟正对着烟白团子垂涎欲滴的模样,并没有十分注意哥哥姐姐的说话内容,不经意间听到这句话飘进了耳朵里,不由得抬头呆呆地看着云萝。

    云萝在他的胖脸上捏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你似乎快要连《千字文》都背不出来了。”

    郑嘟嘟当即不服气的说:“没有!我现在就能背给你听!”

    在上学堂之前,他就已经能把《千字文》背下来了,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忘记?

    他如今都快要把蒙求、声律学完了!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乖乖地认下了三姐对他的责罚,虽然他不是很明白三姐为何要责罚他。

    大概是因为他不顾自身安危,擅自跳下水去救人,结果没把人救起来,还差点把自己给搭上,更连累了哥哥们也一起遭殃?

    想到此,他不禁忧伤地垂头叹了口气,连毛茸茸的烟白团子都暂时不能吸引他了。

    傍晚的时候,卫漓访友回来,看到蔫头耷脑的郑嘟嘟,不由笑着摸了下他的头,说道:“我在城外都听说了你今日的丰功伟绩,小小年纪却有一颗侠义之心,救了落水的杨小公子。”

    郑嘟嘟下意识地把头扬了起来,下一秒又低头不好意思的说:“不是我把他救上来的。”

    卫漓笑着说道:“你小小年纪,却敢跳下水去救小伙伴,这本身就已经很厉害了。不过你年纪还小,救人这种事且轮不到你上阵,以后可不能这般冲动,不可让自己置身险境。”

    郑嘟嘟有些沮丧,但它还是乖乖的点头说:“我晓得了。”

    为了这件事,三姐都罚他不能出门玩耍了,还要每天在哥哥的监督下读书,想想就觉得日子难过,好生忧伤。

    一直到晚饭后,文彬和郑嘟嘟下去休息了,长公主才对云萝说起那个杨小公子的事情。

    杨家小公子今日落水,显然并不是一场意外,而且之前文彬也曾说,那小公子是被人推下水的。

    云萝虽然把京城各家的名册都背了一遍,谁家跟谁家是什么样的关系也能大概理清,但说她对这些家族有多么了解,那还真没有。

    而此时此刻,她从公主娘的口中把这个杨家更深入地了解了一遍。

    杨家是功勋世家,先祖也曾煊赫,得封国公,谋得满门富贵,鲜花着锦。

    然而几代下来,从国公到侯爷再到伯爷,这爵位随着一代代继承而一降再降,眼看着就要到头了。

    当然,爵位下降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除非世袭罔替,不然任何一个勋贵之家都面临着一样的问题。况且,爵位就只有一个,其他不能承爵的儿郎只要争气,又有家族在背后支撑,一样能在朝堂上混得风生水起,若是再争气一些,承爵时不降等,甚至更上一层楼也不是稀奇事。

    比如常宁伯府的大公子张睿,也是爵位眼看着要到头,但他不足弱冠就高中状元,京城里不知多少世家勋贵,甚至是皇室宗亲想要把闺女嫁给他,常宁伯夫人挑儿媳妇挑的眼都花了。

    但这杨家显然与张家不同,杨伯爷没有多大的才能,平时也不惹事生非,安安分分的是个平庸之辈,在贵族满地跑的京城甚至算不上是一号人物。

    但这样一个照理来说,应该会被人时常忽略的人,多年前因为娶了个好媳妇而被人津津乐道,近几年又因为宠妾灭妻而成为众人茶余饭后的消遣。

    今日被推下水的杨小公子正是杨伯爷的嫡子,而推他下水的则是杨家庶长子。

    “贱坯子就是贱坯子,二十来岁的人了还一事无成,谋害起自己年幼的弟弟倒是心狠手辣。”长公主对这种人是极其不屑的,尤其是此人的无脑行为还连累到了自家孩子,于是更添几分厌恶。

    太子殿下无意中被搅入其中,此事就注定了不能被当作是家事善了,尤其这还是庶子谋害嫡子,传扬出去,一下子就戳中了无数当家夫人的肺管子。

    杨伯爷宠妾灭妻并不是什么秘密,以前大家都当是看个笑话,毕竟又不是多重要的人物。现在因为他家庶子谋害嫡子,连累了太子殿下落水,这事情一下子就上升到了另一个阶层。

    因为此,文彬和郑嘟嘟这对乡下来的小兄弟俩也落入了更多人的眼中。

    文彬第二天从望山书院旁听回来的时候,找上了云萝,跟她说起了今日在书院,突然有许多人来找他交朋友,让他很是为难。

    他之前顶着安宁郡主养弟弟的身份,虽不至于被欺负,但其实许多人对他这个乡下来的小子有些不以为然,现在却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为何不一样?不一样在何处?他苦思冥想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写了一篇文章,拿着跟云萝讨教。

    三姐总是能教他一些先生们不会教,甚至是不敢教的东西。

    这些东西,他知道了也只敢藏在心里自己琢磨,不可轻易宣之于口。

    郑嘟嘟从门外悄悄地探出了一颗脑袋,见哥哥姐姐并没有注意到他,而且似乎正忙的样子,就悄摸摸的往后退,然后一溜烟的往花园跑过去。

    两刻钟后,他嗷嗷叫着跑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个神情紧张着小厮。

    云萝抬头就看到了一只血淋淋的小胖手,手背上三道抓痕触目惊心。

    文彬脸色大变,一下子冲了过去捧住他的胖手问道:“你干啥去了?咋伤成这样?”

    郑嘟嘟哭唧唧的说道:“我想跟食铁兽玩,它就挠了我一下。”

    小厮站在门外,也是吓得不轻,“郡主恕罪,小的没发现郑小公子过来,看见的时候他已经蹲在了笼子前。”

    看到郑嘟嘟那明显心虚的样子,云萝不用听小厮的话就能想象得到,他是怎么悄悄的避着人溜过去意图撸熊猫的。

    结果熊猫没撸成,反被熊猫撸了。

    郑嘟嘟这一路跑来的动静可不小,原本候在外面的兰香和月容也都闻声跑了进来,正好听到小厮的话,又看到他肉乎乎的胖爪子上几道血淋淋的口子,吓得惊呼一声。

    倒是云萝淡定得很,抓着郑嘟嘟的手看了看,然后接过月容及时找出来的药箱打开,止血、消毒、清理、上药、包扎一气呵成,还有闲心问他:“知道它为何叫食铁兽吗?”

    伤口被包了起来,郑嘟嘟也跟着平静下来,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呆了一下,然后小心的、斟酌的,带着几分试探的回答道:“是因为它吃铁吗?”

    说着,小脸就变了颜色,看着自己被包扎得更胖了的小胖手,突然好庆幸是怎么回事?

    文彬叉着腰站在旁边生气,“你咋就这么调皮?说好的要听话,听话,你根本就不听话!”

    郑嘟嘟小心的摸了摸自己还全乎的小爪子,强行把眼泪憋了回去,声音却依然十分委屈:“我都受伤了,哥哥你还凶我。”

    文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云萝则拍了下他的脑袋,说:“一点皮外伤而已,手掌还全乎着,骨头都没有受伤。”

    这一副好像很失望的口气是咋回事?

    郑嘟嘟抱着自己还隐隐作痛的手,更委屈了。

    他受伤了,哥哥姐姐却一点都不安慰他。

    云萝似乎没有看到他的委屈,而是看着他被包成粽子的手,然后转头跟文彬说:“右手受伤了,不好写字,你暂且教他背书吧,多背一些。”

    晴天霹雳!

    当着郑嘟嘟的面,她虽如此说,但转头她就去了花园,抓起憨萌憨萌的小食铁兽,把它才长出来的锋利指甲给“咔嚓咔嚓”全剪了。

    过后,她摸着在脚边打滚卖萌的团子,捏起它软乎乎的爪爪,特别淡定的说:“要做一只软萌温柔的团子,不然……”

    团子似乎感觉到了危险,蓬松的毛毛忽然抖了一下。

    景玥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家阿萝专心摸团子的模样,不禁对他亲手送出的这个礼物产生了一丝嫉妒。

    他当初到底是为何会想要送她这样一件礼物?

    云萝察觉他的靠近,抬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从景玥的角度往下看,看到的是云萝蹲在地上小小的一团,浅黄色罗裙仿佛给她蒙上了一层柔光,看上去软乎乎的,比她手上的团子还要绵软。

    虽然她的表情实在称不上绵软,但哪怕面无表情,当她用那双清澄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就觉得她格外乖巧,让人想要将她搂在怀里,摸摸她的头。

    景玥忽然不自在的目光游离,正好就游离到了毛团子的身上,顿了下,说道:“听说它把嘟嘟的手挠伤了。”

    这懒洋洋的摊在地上任摸任捏的毛团子,实在看不出有多凶猛。

    云萝低头继续摸,淡然道:“皮外伤,痛过了他就会记住教训。”

    如果不是深知她的脾性,听到这话,怕是要以为她并不关心受伤的弟弟,此时还能这样平静淡然的说话,玩熊猫。

    景玥敛袖在她身旁蹲下,抓起一只熊掌捏了捏,看到了已经被修剪平整的指甲,不由轻笑一声。

    云萝莫名的看他一眼,不知他突然笑什么。

    “阿萝。”他陪她一起玩了会儿团子,忽然问道,“过几日,广平王府的芙蕖宴你可会过去?”

    云萝眉头一皱,“又是赏花宴?”

    景玥莞尔,“京城这地界,多的就是各类赏花宴,总要为交际应酬找个名目。”

    真是一句大实话。

    云萝想了下,问道:“这是以谁的名义发的帖子?广平王府的厨子做菜好吃吗?”

    此话一出,她看到景玥一下子就笑了开来,层层绽放的灿烂笑容配上他的绝色容颜,好看得让人神迷。

    他的眼里含着笑,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专注的看着她,说:“是广平王太妃发的请帖,各家的厨子都有其独特之处,总不会难吃。”

    紧接着,他又说:“瑞王府的厨子也不错,还有专长做江南菜式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