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14章 听说你看上阿玥了
    撩完就跑,云萝一点都没觉得她的这个行为有什么不对。

    一直到广平王府的赏花宴散宴,她都坐在菡萏轩内没有再出去,毕竟外面日头渐高,越来越炎热了,有冰盆凉风,她为何要出去接受烈日的洗礼?

    赏花宴,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吃吃喝喝说闲话,赏花赏景赏美人,云萝把席上的吃食都尝了个遍,感觉非常满意。

    游过花园、赏过景,又吃过宴席、歇了午晌,交好之人联络感情,之前没有交集的也可以结成新朋友,到傍晚日头西斜,阳光没那么猛烈的时候,衡阳长公主才带着儿女告辞离开了广平王府。

    云萝也是在这个时候才再次见到了景玥。

    当时景玥就与卫漓站在一起,看似好友之间相谈甚欢,其实他就是特意在这儿等云萝的。

    卫漓知道他的心思,因此心里嫌弃得很,脸上也没几分笑容,言语还带着刺,若非场合不对,他都要出口驱赶了。

    景玥倒也识趣,不管私底下如何,面上却是给足了好友面子,不管卫漓怎样冷言冷语他都仿佛没有脾气一般。谁让这位是阿萝的亲兄长呢?想要在他和阿萝之前找点麻烦添点堵真是太容易了,所以,且忍了他!

    顾安庭在旁边都看呆了,回过神来后不禁失笑,看着景玥这难得谦卑的模样,忍不住帮他跟卫漓说了几句好话。

    “阿玥从小就样样拔尖,长辈们说起他来无不交口称赞,倒是把我们这些人衬得越发黯淡无光了,也不知多少人在惦记着他。虽说脾气不大好,但那是对别的姑娘,对安宁郡主却是难得的温柔细致,还把你给的气也都忍了,以前何曾见过他对谁忍气吞声?”

    虽然这话说得不是特别动听,但景玥还是给了顾安庭一个好脸色。

    没办法,恋爱中的男人就是这么卑微!

    卫漓并不为所动,低头理着袖子,神情冷淡的说道:“这么点气都受不了,还敢惦记我妹妹?”

    顾安庭不由一乐,“行吧,知道你是舍不得妹妹,不过姑娘长大了都要嫁人的,再舍不得也不能拦着不放啊。”

    他大概是想到了他自己,话到最后不由叹息一声,又说:“常听人说,女子嫁人就如同二次投胎,稍有不慎就是一世困苦,确实马虎不得。”

    景玥看着门口的方向,悠然说道:“世间多的是薄情寡义之辈,所以难得遇上一个合适的,就千万不能错过。”

    卫漓不禁侧目,放眼京城千百世家子,心性最凉薄冷酷的恐怕就是这一位了。

    顾安庭也为景玥的大言不惭而咋舌,不过观他这两年来对安宁郡主的态度,只要长眼睛的都能看出他是什么心思。

    尤其去年的宫宴上,景玥曾当着满朝文武、西夷使者的面直言心悦安宁郡主,之后虽没有更进一步的动静,但其实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观望着呢。

    简王世子宗钧站在旁边,表情有点复杂。

    www.sdetu.   因为妹妹在去年与安宁郡主的冲突,他和卫漓之间也出现了一丝裂痕,平时不可见,却时常会在不经意间显露,带来一点化不开的尴尬。

    至于景玥……他其实一开始是跟卫漓交朋友的,通过卫漓才逐渐跟景玥相熟,逐渐有了之后的交情。

    顾安庭转头看到格外安静的宗钧,微顿了下,说道:“钧今日好斯文,一直看着那边侧门,这望眼欲穿的样子,果然成了亲就是不一样,跟我们这些打光棍的都玩不到一块儿了。”

    宗钧脸上微热,瞪了顾安庭一眼,说道:“你也就现在还能取笑我,听说太妃正忙着给你张罗亲事,想必也要好事将近了。”

    顾安庭脸上却并无喜色,叹了口气,“随缘吧。”

    蒋华裳和顾安城的事情对他的影响其实还是很大的,虽然他是真的无辜,但退了婚后再说亲,别人总会下意识的多思量一二。

    蒋三郎从他们身后过来,刚好听见最后两句话,顿时脚步一顿,然后转身就飞快的溜走了。

    虽然怨恨堂妹蒋华裳任性妄为,但每次见到顾安庭,他还是忍不住会有些心虚气短。

    顾安庭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过来又走的蒋三郎,目光一顿,然后缓缓的转开了视线。

    就如同蒋三郎看到他会心虚,他看到蒋三郎其实也很尴尬,不论有多么的兄弟不和,但顾安城终归是广平王府的公子,而就是顾安城和蒋华裳两个人,把两家人都害惨了。

    另外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蒋三郎的动作,面面相觑,然后齐齐移开目光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正好,www.yjjy126.那边女眷开始从门内出来,让几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衡阳长公主带着云萝,简王妃则带着她的儿媳妇,两拨人前后脚出门,都是丫鬟环伺、浩浩荡荡。

    看到迎上来的四个郎君,两个长辈都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相互问候一声后就各自登上了自家的马车。

    简王妃在登上马车之前,转头看了眼和卫漓一起站在衡阳长公主车驾前的景玥,目光一闪,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这还真惦记上那丫头了。”

    www.panshoubang.  宗钧扶着母亲,闻言手上稍用力,轻唤了一声,“母亲。”

    心里有些无奈,这不是早就知晓的事情吗?何苦还要做出这样不讨喜的行为?不过是白白的失了自己的脸面。

    简王妃沉默了一会儿,沉沉的呼出一口气,拍了下宗钧的手背,轻声说道:“我知晓的,只是心里有些不舒坦罢了。”

    明知道怪不得景玥,怪不得卫浅,却还是忍不住迁怒,这大概就是为母之心吧。

    她又叹了口气,然后才在儿子、儿媳的搀扶下钻进了马车。

    简王府的车马缓缓行驶离开广平王府的时候,衡阳长公主也坐稳了,掀起帘子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转头跟站在马车旁的景玥说道:“不必相送,你也赶紧回家去吧,走慢一些,到家就能开席吃晚食了。”

    景玥透过窗户和长公主的缝隙看向坐在另一侧的云萝,手指轻抚掌心的缰绳,欠身说道:“也不急于这么一时半刻,左右顺路,还是先送您回府才能安心。”

    顺路?绕了两条街的顺路吗?

    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景玥,直把他看得几乎要绷不住脸了才收回目光,然后放下了掀帘子的手,说道:“那就有劳了。”

    马车缓缓驶离广平王府,景玥和卫漓骑马护在旁边,但走着走着,景玥就从这边绕到了马车的那一边。

    也不知是不是凑巧,正好云萝掀起帘子往外看,然后就和他的目光对上了。

    景玥侧首朝着她笑得比头顶的落日余晖还要绚烂,在马背上稍稍伏身,与她的目光持平,轻声问道:“阿萝今日玩得可开心?”

    云萝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轻点头,说:“那道蒸鱼很好吃。”

    景玥不由莞尔,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还说:“我回头问安庭要一份菜谱送去府上,你以后想吃了随时都能吃到。”

    “会不会太麻烦?”

    “不过一道菜谱而已,安庭和广平太妃都不会吝啬的。”景玥虽心里猫抓似的,但却绝口不提感情之事,反而跟她谈论起了美食佳肴,“还有别的菜让你特别喜欢吗?”

    云萝把窗帘子掀得更开了一点,说道:“都挺好的,我又不挑食。”

    景玥觉得这话没毛病,所有那些阿萝不喜欢的吃食,都是因为厨子的技艺不到家,把菜式和味道都做坏了。

    “城里最近新开了一家烤肉铺,掌柜的是个西域胡商,所有的肉类都用西域特有的香料腌制,用炭火炙烤后,香味能飘到几条街之外,你何时有空,我带你去尝尝?”

    烧烤啊?

    云萝目光微亮,忽然就觉得饿了。

    长公主坐在马车里,假装不在意,连看都没有往这边看一眼,实际上却竖着耳朵在听两人说话,听到这儿终于忍不住转头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真是一言难尽。

    这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景玥就在这略显怪异却又意外和谐的氛围中把云萝送回了衡阳长公主府,顺便还约定了下次带她去吃烤肉的日子。

    长公主憋了一路,直到目送景玥离开,又转身进府之后才拉着云萝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都跟温家的二姑娘承认你看上阿玥了?”

    落后一步的卫漓忽然抬起了头,惊道:“这是何时的事?妹妹你当真……”

    “看上了景玥”这五个字真是完全说不出口,只是想想,小侯爷就觉得心口好痛。

    他白白嫩嫩、玉雪可爱的妹妹竟然看上了景玥!?

    云萝看到兄长的脸色都变了,就试图安慰他,“我没想现在就嫁给他,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品性也不差,又正好喜欢我,我暂时还没找到比他跟好的人选。”

    卫漓稍微好受了一点点,但依然心痛得不得了。

    长公主看着一脸正经的女儿,却不禁脸色古怪,总觉得乖女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大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