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缘未尽情难绝〕〔非洲酋长〕〔诸天冒险家〕〔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我走路成了世界首〕〔穿梭魂器〕〔子凡界〕〔火影:开局一双神〕〔二婚甜妻:祁少,〕〔桃源首富〕〔农妻山泉:极品傻〕〔豪门战神〕〔乡村小神医〕〔万世为王〕〔道门野史〕〔英雄联盟之天秀中〕〔重生修正系统〕〔婚路漫漫: 祁少追〕〔从食铁兽开始称霸〕〔将门医妃当自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15章 登堂入室景王爷
    小侯爷受到了暴击伤害,感觉短时间都不能好了。

    衡阳长公主倒是还算淡定,甚至因为自家闺女略渣的表现而有一点点心虚,之后的一整个晚上都在似有似无的观察云萝。

    因此,晚膳时间的气氛就有些不同寻常的异样,让在外面玩了一天,还不了解情况的文彬和郑嘟不禁疑惑和一点点紧张。

    私下里,当只有云萝和郑嘟嘟的时候,文彬好奇的问了一声为何,云萝想了下,回答道:“大概是因为我说看上了景玥,让他们感觉有些不习惯?”

    文彬霎时瞪大了眼睛,郑嘟嘟更是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脸上已露出了委屈之色,可怜巴巴的问道:“三姐也要跟二姐那样,嫁到别人家去,成为别人家人了吗?”

    云萝摸了下他的脑袋,就像是摸食铁兽一样,都是毛茸茸的,“想多了,还早得很。”

    郑嘟嘟却并没有被安慰到,不知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低头嘟囔道:“三姐本来就不能一直住在家里,有了第二、第三个家之后,肯定要更忙了。”

    云萝的手一顿,弯腰下去看他的表情,问道:“想家了?”

    也不知怎么就戳中了他的伤心点,郑嘟嘟忽然抹起了眼泪,抽着鼻子说道:“我都快要忘记爹娘二姐长啥样了!”

    那小模样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云萝不禁沉默,半晌缓缓的吐出了一句:“你是鱼吗?记忆这样短暂,不过几个月不见就把人的相貌忘记了!”

    文彬原本还被郑嘟嘟勾起了思念伤感,现在也被云萝这句话给逗笑了,捏着郑嘟嘟的脸毫无兄弟爱的嘲笑道:“你可真有出息,之前两次都忘了三姐的模样,现在离家还不到半年,你连爹娘的模样都要忘记了?”

    郑嘟嘟又气又急,一气之下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吹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鼻涕泡。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云萝和文彬都默默的看着那个晶莹剔透还反射着光的鼻涕泡,郑嘟嘟亦是双眼几乎聚成了斗鸡眼,莫名的连呼吸都屏住了,似乎生怕呼吸得大声一些,就会把这个泡泡给撑炸。

    它顽强的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炸了,云萝和文彬当即嫌弃的齐齐后退一步,只远远的递给他一块帕子。

    郑嘟嘟一边擦鼻子擦脸,一边满脸控诉的看着他们,气得连想家这个事情都忘记了。

    不过,当他被哄睡着之后,文彬也向云萝提出了告辞,“我们已经在京城住了一个多月,见识了许多以前从不曾见识过的风光,现在回去的话,我还能去乡试上见识一下,为下次考试添一点底气。”

    云萝一时沉默下来,半晌才摸了下他的头,说:“好。”

    被这样亲密的摸头,文彬不禁赧然的抿嘴一笑,眼里的光芒却更灿烂了,抬头看着云萝说道:“三姐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再到京城来看你的,你回江南看望老夫人的时候,也要回家住几天。”

    云萝的目光微软,又摸了摸他的头,“好!”

    姐弟俩商议妥当,就差定下行程了,却在第二天文彬向长公主和卫漓提出辞别的时候遭到了挽留。

    &dahuawuliu.nbsp; 长公主说:“还有四个多月就是你们三姐的及笄礼,从京城到江南来回不便,你们不打算等她的笄礼之后再回去吗?”

    文彬不禁迟疑。

    郑嘟嘟拉着他问道:“哥哥,啥是及笄礼?很要紧吗?”

    文彬一时不知怎样跟蠢弟弟解释明白这个问题,长公主就说道:“过了及笄,你们三姐就不再是个孩子,而是个大人了。”

    郑嘟嘟顿时羡慕得不行,问道:“那我啥时候才能及笄?”

    长公主忍不住笑了起来,把他拉到面前跟他解释,“你是郎君,郎君成年称及冠,十五及笄,二十及冠。”

    郑嘟嘟不满的说道:“我想要及笄!”差了五年呢!

    长公主越发的乐不可支,卫漓亦是忍俊不禁,不由掩嘴轻咳了一声。

    文彬被蠢弟弟气得翻起了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小娘子才及笄呢,你是男孩子当久了想换成小娘子?”

    郑嘟嘟下意识看了眼一旁垂眸喝水的云萝,觉得当小娘子也没啥问题!

    &nbszzbazz.p;  他虽没有嘴上说出来,但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掩饰,乐得卫漓都没忍住伸手摸了下他的头。

    长公主则抬头跟文彬说道:“听说望山书院的几位先生都十分喜欢你,想必也舍不得你这样着急离开。望山书院在外面虽声名不显,但在京城还是有些名声的,每逢考试总能占上几个名额,先生们也都饱读诗书,各有所长,辛苦来一趟京城,不妨再多学几个月?”

    文彬忍不住就心动了。

    他不知声名显赫的江南书院是怎样的,但只跟他之前读书的长乐县学相比,京城望山书院的先生们确实更加的学识渊博、见识广,也能让他学到更多的东西。

    身为一个喜欢读书的学子,这是一个很难拒绝的提议。

    卫漓看了眼云萝,然后转头跟郑嘟嘟说道:“听说你昨日就约好了要与蔡嵘去熙园玩耍,时辰不早了,我要去办差正好顺路,送你一程?”

    郑嘟嘟年纪小,但也没这么好哄,闻言先看了看三姐和哥哥的脸色,得到他们同意之后才牵住了卫漓的手,双眼亮晶晶的说道:“谢谢大哥哥。”

    卫漓牵了郑嘟嘟的小胖手,又跟文彬说道:“望山书院就在熙园的边上,文彬可要与我们同行?”

    文彬拱手道:“劳烦大哥了。”

    就算要离开,也不能立刻站起来就走,总要跟先生和结识的小伙伴们告别一声,承蒙他们这一个月的照顾。

    卫漓带着兄弟俩出了门,云萝目送他们离开,又转头看向了公主娘。

    长公主本来正舒坦的靠在软垫上,接触到她的目光就迅速的坐直了身,指尖从袖口拂过,抬头看着门外已经淡淡升起的日光,说道:“我也该去报馆了,浅儿在家若是无聊,不如去找阿玥玩耍。”

    说完就带着人出门去了,把云萝独自一人扔在了家里。

    云萝缓缓的收回目光,顺手把家里的一些事给处理了,然后离开正院回了自己的院子,显然并没有想要出门找谁去玩耍的意思。

    她觉得,做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也挺好的。

    可惜,她想安静的宅在家里,有人却偏顶着个大太阳的上门打扰,还连个拜帖都没有。

    看着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景玥,云萝有些忍不住的怀疑,衡阳长公主府的门禁何时这样松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长公主府的门禁松动,而是景玥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把这边的府门趟熟了。

    不过今天还是他从滇南回来后的第一次,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云萝的院子里。

    云萝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终于还是把他让进了书房里。

    景玥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进门后随意的一扫,就将屋里的陈设尽收眼底。

    书房布置得很精致,但一看就知并非云萝的手笔,应该是长公主和丫鬟们安排的。

    眼里的笑意愈浓,他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坐下,看了眼反扣在桌上的一本书,说道:“我家的藏书楼里也有不少藏书,你若喜欢可以去看看,也不知有没有你喜欢的。”

    云萝重新拿起了尚未看完的书籍,一边看一边回答,“我家藏书楼里的书都不知何时才能看完,以后再说吧。”

    其实京城两府中的藏书并不很多,江南卫府的藏书楼才是规模庞大,若是传了出去,能引得无数文人学子趋之若鹜。

    她似乎看到了有意思的内容,提笔就在旁边空白处写上几笔,书房里多了一个人并没有影响她的专注力。

    景玥便也安静的坐在旁边,并不觉得无聊。

    他随手拿了一本书,却只是摆个样子而已,半天都没有见他翻过一页,到后来更是干脆直接捧在怀里,只专心看着云萝。

    阿萝认真看书的模样真是百看不腻,越看越可爱。

    一缕青丝垂落在她瓷白的颊边,随着她翻书或执笔的动作轻轻摇曳,摇得他的心也跟着晃悠悠,手指轻颤,想为她将这一缕头发别到耳后。

    大概是他的意愿太强烈,云萝忽然抬手,用手中笔杆的一端挑起那缕发丝,迅速的别到了耳朵后面。

    景玥怅然若失,恨不得能够化身为她手中的一杆笔、一本书,被她捧在掌心。

    想想就觉得心都要酥了。

    云萝终于抬头看向了他,毕竟瑞王殿下的存在感还是很强烈的,yimengspace.想要当他不存在,其实挺不容易。

    “今日并非休沐,你却闲坐在这里,是没事干了吗?”

    景玥的手臂支着椅子扶手,坐得懒洋洋却十分好看,桃花眼中含笑,煞有其事的说道:“滇南的后续事务已转交给六部,不需要我再插手,西北如今还算安稳,没有大的战事,我留在京城确实没什么别的要紧事。”

    如今最要紧的事,大概就是娶个媳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