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撒糖甜蜜蜜〕〔苏雨涵叶辰〕〔初见深情:左少,〕〔林阳苏颜〕〔不死的我只好假扮〕〔我对系统求婚了〕〔重生之万界天尊〕〔爱你成瘾:偏执霸总〕〔重生大唐我为世界〕〔秦一飞杨若曦超强〕〔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创造的万事屋〕〔凤落蛮荒叶清心〕〔重生,偏执老公的〕〔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唐芯秦南枫〕〔网游之远古争霸,〕〔秦烟陆时寒〕〔夏笙儿权玺〕〔炮台法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16章 长公主催婚
    听说云萝在书房看了一天的书,景玥登门拜访,也陪着她在书房里坐了一天。

    长公主傍晚回府时听说此事后,脸上的表情真真是一言难尽,忍不住怀疑,她家浅儿不仅有点渣,还这样不解风情吗?

    正常的小姑娘难道不是应该抓紧每一个无人打扰的机会,拉着情郎去看花看水看风景、谈天说地增感情吗?为何她家浅儿如此画风清奇、与众不同?

    她说看上了阿玥,难道只是随口胡说,其实并没有真的中意?看她表现好像跟以前也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女儿长大了,过不了几年就要嫁人,长公主自然是十分不舍,千挑万选,看谁都觉得配不上她闺女。可是看到云萝这样不解风情的样子,长公主心里也愁得很,好担心她这样冷淡会把优质好女婿给吓跑了。

    虽然有不如意之处,但景玥确实是极优秀的,放眼京城甚至是整个大彧,能比得上他的年轻郎君也没有几个。

    之前,长公主当他是个疼爱的小辈,当女婿却是不理想的。

    手段狠厉、性情冷硬,对可爱的小姑娘动手时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看着就不像是个会疼惜娘子的。即便后来看到他待云萝的态度与众不同,长公主心里有所松缓,但也始终隔着一层顾虑。

    如今喜欢着,自是千好万好,但若是万一哪天情浅了,他是不是也会那样对她家浅儿?她的女儿是要一辈子享福的,可没有嫁个人反而要担惊受怕被欺负的道理!

    可是现在,她却有那么一点点担心景玥会被她闺女的冷淡吓退是怎么回事?

    兴冲冲的来找姑娘谈情说爱,结果安静的陪姑娘在书房里枯坐了一天,想想都觉得败坏兴致。

    一顿晚膳,云萝就光听公主娘看着她叹气了,心里也不禁有些无奈。

    &nbslongfacai.p;  明明之前还一副谁都配不上她的姿态,为何转眼就忧心忡忡的仿佛她会嫁不出去?

    在家里看书有什么不好?外面的日头那样烈,不仅热,还会晒黑娇嫩的皮肤,怎么想都不划算。

    她吃下一块肉,见公主娘一脸忧伤连吃饭都没什么胃口了,就把刚夹起的那块晶莹红亮的肉转个方向送到了长公主殿下的碗里,特淡定的说道:“我今天看了两本书,获益匪浅,娘应该感到高兴。”

    长公主更没胃口了,“你还看了两本书?”

    云萝目光澄澈,清泠泠的仿佛一眼就能望到底,看着她就好像在问,有什么问题?

    长公主有心想要提点她几句,又觉得姑娘家不必过于主动,就该让景玥吃些苦头才好,另一方面,又为她的不解风情而发愁。

    斟酌了下,她问道:“浅儿,你昨日说的看上了阿玥,莫非只是开个玩笑,其实并没有那个意思?”

    “您怎么会这样想?”云萝又吃了两块肉,把饭碗里的最后一粒米饭吃进嘴里,然后放下了碗筷,说道,“看上是看上了,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了变故,所以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真是越说越渣了。

    长公主勉强自己把肉强咽了下去,微蹙着眉头说道:“其实也不算小了,你若是当真有心,现在定下婚约,走过三书六礼,稍不注意就是两年。”

    这种事情,暂时还不在云萝的考虑范围,便说道:“我不着急,娘与其操心我的婚事,不如先帮哥哥娶个夫人回来。”

    说起自己的婚事也是淡定从容,没有一点小姑娘该有的羞涩。

    长公主连叹气都懒得叹了,瞥了眼左手边的卫漓,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也是个没出息的,阿玥与你一般年纪,都开始惦记起你妹妹来了,你却至今连个可惦记的小娘子都没有!”

    怎么就突然烧到他的身上来了?jcgg168.

    卫小侯爷无奈,又有些意难平的轻蔑,说:“何止是刚开始?当年在江南第一次遇上妹妹的时候,景玥就惦记上了。”

    长公主估摸着一算,顿时越发的生气,“一样的年纪,又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你们的差距却为何这样大?那么多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难道都没有一个能让你中意的?”

    古今催婚,大致都有着类似的套路。

    云萝成功的把火力反弹到了兄长那边,吃饱喝足,然后就在公主娘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给哥哥催婚的时候,她粗略的一告辞就飞快的溜走了。

    第二天,景玥又来了。

    今天,云萝没有看书,而是在药房里称量、研磨药粉,打算配几样新药出来。

    景玥主动接过了研磨的工作,石杵在舂桶里碾压杵捣,发出“笃笃”的连串声响,他神情认真仔细,仿佛在做一件极重要的工作。

    期间,他还询问云萝各色药草的药理和功效,一问一答,倒是比昨天在书房里看书要热闹多了。

    郑嘟嘟今天没有出去玩耍,就特别乖巧的坐在小凳上前后推拉着碾子,虽然人小力弱,碾了半天都没有把切成小粒的草根碾碎,但他做得十分认真。

    他玩起来十分调皮,但在需要安静坐下的时候,也能很乖的坐在小板凳上,这一点就跟其他的孩子大不相同。

    药房里除了云萝和景玥,就是郑嘟嘟了,丫鬟们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碌,之前在这里给云萝打下手的月容也在景玥出现后没了用武之地,退出了门外。

    忙了半天,云萝就收获了好几个瓶子的各类药粉及药丸,被她仔细收藏在柜子抽屉里。

    郑嘟嘟好奇的看了几眼,甩着他有些酸的小胖手问道:“三姐,你又做了啥药?”

    云萝随口回答道:“治疗风寒的药丸,驱虫的药粉,止痒的膏药,跌打损伤止血的金疮药。”

    郑嘟嘟的双眼亮晶晶的,踮起脚就要往抽屉里张望,很有兴趣的问道:“有了那些药丸,我以后如果着风寒生病了,是不是就不用喝苦苦的汤药了?生了别的病,是不是也都能做成药丸?”

    云萝低头看他,意有所指的说道:“该喝还是要喝,汤药的效果更好。”

    “我觉得慢慢好也没关系。”

    云萝面无表情的“呵”了一声,郑嘟嘟当即就闭上嘴安分了下来,还朝她笑得一脸谄媚。

    景玥看着那一抽屉的新药若有所思,不由问道:“这金疮药的药效,与你上次送来的相比,如何?”

    云萝转身从另一个药柜中拿出了一块灰白色的疙瘩,跟他说:“这是我去年在桂州找到的,名为三七,有活血化瘀、消肿定痛的功效,用来制作金疮药,目前发现的药草中,再没有比它更好的原料了。”

    景玥被它吸引,接过拿在手上翻来覆去也没有看出什么来,“此物产于桂州?以前从未曾听说过。”

    他倒是不怀疑云萝所说的功效。

    云萝便说:“医书上说南国神草金不换,说的就是这三七。人参补气,三七补血,味同而功亦等,为药之最珍贵者。”

    景玥一愣,“南国?”

    “滇南。那里的气候环境十分有利于三七生长,桂州与滇南相邻,气候相似。其实不止是三七,西南的山林里生长着许多珍贵的草药。”

    景玥看着手心里的那一块三七,又抬头看她,忽然失笑,倾身过来低声说道:“陛下对此事肯定很有兴趣。”

    云萝眨了下眼,也缓缓的弯起了眼角。

    虽然只有一点点,若不仔细看的话甚至都看不出变化,但景玥仍是觉得一下子就满足了。

    然后他听见云萝问他,“你难道不感兴趣?”

    景玥莞尔摇头,“上好的金疮药能救无数将士的性命,别说是我,就连朝中的文臣都会多重视几分,但滇南与西北相邻又不隶属西北,我已经跑去威慑了一回,不好再轻易插手了。”

    云萝觉得他们想得真多,“组个商队到滇南去收购就行了,不过一味药材而已。”

    但她也猜到了他的顾虑,便没有再继续多说,转身拎着郑嘟嘟出了药房。

    &nitwoa.bsp;   之后,陪他在园子里撸了会儿看似懒洋洋,却总是冷不丁的意图拍谁一熊掌或张嘴咬人的黑白团子,气氛甚是和睦。

    黑白团子再凶猛,在云萝和景玥两人的面前也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躺平了任摸,让郑嘟嘟从头到脚的摸了一遍,摸出一身臭汗。

    到傍晚,景玥在长公主回府之后告知了一声,然后就带着云萝出门去吃那个两天前曾说起的西域烤肉,身后还跟着卫小侯爷和郑嘟嘟两根尾巴。

    想单独相处?

    只要有卫小侯爷在,就最好想也别想!

    郑嘟嘟牵着云萝的手,没察觉到两个大哥哥之间的眉眼争斗,只一个劲的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跟云萝说:“哥哥他竟然在外面玩得晚饭都不回家里吃,等他回来的时候,三姐你一定要好好责罚他!”

    真是一个无时无刻都不在想着给哥哥挖坑的好弟弟。

    主要是要让三姐晓得,他比哥哥乖多了!

    无奈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从他的身后就幽幽的传来了一个耳熟的声音,“郑嘟嘟,你又在说我坏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