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25章 你要把我看牢
    景玥和云萝一左一右的牵着郑嘟嘟的胖手离开了,全程无视身后的安如郡主,仿佛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反倒是郑嘟嘟,走出几步远还转头往后张望,大眼睛清澈,漆黑的眼珠骨碌碌的打着转。

    安如郡主追了两步,又在嘟嘟转头张望的时候停留在原地,一路目送直到再看不见三人才不甘的收回目光,身子摇晃着就要往后跌去。

    身后一直安静守候着的丫鬟们连忙上前接住了她,表情有心疼,有紧张,也有愤愤不平。

    “郡主何苦这样糟践自己的身子?您伤势未愈,之前又失去了那么多血,太医们都嘱咐了要仔细调养方好,您不顾身子出门赴宴已是让王妃很不高兴,若是再让她知晓您来找……”

    安如郡主一眼扫过去,说话的丫鬟当即闭上嘴不敢再多言。

    “你们不说,我娘自不会知晓我来找过景哥哥,别忘了你们究竟是谁的人!”她下颌绷紧,满眼不甘,左手摸着已愈合许多,但尚未拆除夹板的右手胳膊,垂眸喃喃道,“景哥哥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虽也不曾上心,但他从未对我说过那样过分的话,都怪卫浅那个狐媚的贱人!”

    贴身的丫鬟们皆都眼观鼻鼻观心,不敢随意附和,眼角的余光则不住的往四面八方扫视,防备着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外人,若是被她们听见了郡主说的这些话,怕是要传出很不好的传言。

    刚才被一眼打断的丫鬟小心的拉了下她的手,轻声说道:“郡主,这里人来人往的这样热闹,有什么话都等回家去再说吧。”

    沐国公府赏菊宴,花园子里到处都是走动赏景的贵人,身份地位哪怕比不上安如郡主,彼此相差也不会很远,说上几句闲话想必是没什么会顾忌的。

    安如郡主的手指无意识的用力,忽然“嘶”了一声,飞快的松手,但不甚被抓疼的伤口却一时间都止不住疼痛感,她的脸色也不禁越发的白了,忍耐之余,表情中更是浮动着丝丝缕缕的烦躁和怨毒。

    她爱慕景玥许多年,无论如何都是舍不得怨恨他的,于是将满腔怨恨尽数倾泻到了云萝身上。

    但不管她心里如何怨恨,身为被怨恨的目标,云萝却连多提她一句话的意思都没有,转身就带着嘟嘟在花园一角找到了正跟别的小郎玩得开心的蔡嵘小公子。

    看到嘟嘟,蔡嵘当即扔下了其他人,小跑着迎上来,远远的就抱怨道:“嘟嘟,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知你今日要跟表姨一起来这里,特意催着我娘早早的过来,本来我还能多睡半个时辰呢!”

    到了跟前,又团着小手像模像样的朝云萝和景玥行礼问安。

    &qmtaobao.nbsp;   两个小伙伴顺利汇合,郑嘟嘟看着他手里没来得及放下的矢筹,好奇问道:“你们在玩投壶吗?你赢了没有?”

    小孩玩的投壶,就连矢筹都格外的秀气小巧。

    蔡嵘将矢筹往边上一扔,兴致缺缺的说道:“没什么意思,我还是更喜欢和你玩。”

    随着蔡嵘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个别家小郎,有相识的,也有不曾见过的,一群人围在一起,也逐渐把热闹转移了地方。

    云萝见他们玩得开心,就默默的退到了一边,找一个相对清净的地方,只把兰香留在了那边。

    这段日子以来,兰香几乎成了郑嘟嘟的丫鬟,不管去哪里都跟随左右,照顾得十分尽心。

    十月的天气微凉,太阳落下来照在身上就0752w.暖融融的,十分舒服,云萝转头看向身旁的景玥,他正举着扇子,给她遮挡落到脸上的阳光,桃花眼中波光潋滟,仿佛这是一件让他多喜欢的事。

    抬头看一眼他的手,云萝缓缓的往树荫下走了一点,正好遮住了小半个身子,跟他说:“你不去赏花看景与人应酬吗?”

    他把扇子缓缓收起,摇头摇得十分干脆,“这种花宴甚是无趣,吟诗作赋、比斗玩乐,说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之事,倒不如找个清净的地方自得其乐。”

    虽然云萝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但听了他的话,还是问道:“既然这样无趣,你又为何要来?在家里独自呆着,不是更亲清净?”

    他幽幽看了她一眼,双目含笑,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却又仿佛什么都说了。

    云萝偏开眼,忽然听见隔着楼阁的那个方向传来一阵喧闹。

    她看过一眼就站在原处纹丝不动,却见景玥忽然转身跟站得远远的随从说:“你留在此处看着些小郎们,别让他们乱跑。”

    随从躬身领命,景玥又侧首对云萝说:“我听着似有熟人的声响,不如过去看看?”

    云萝闻言便点头,抬腿往那边走去,走出几步远,还能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和喧闹,是小郎君们听见了声音想去看热闹,却被景玥的随从带着沐国公府看守的下人一起拦住了。

    两人都不去管身后的闹腾,绕过敞轩楼阁,又穿过半个花园,一直来到花园边沿供客梳洗歇息的小院子里。

    小院子里此时围着许多人,并且还有更多的人听到动静后聚拢过来。云萝慢了一步,被人群挡在外面,正想着是要挤进去看,还是先在外面看看情况,就被看到她的温二姑娘一把拉了进去。

    旁边的人见到他们,都往旁边让了些,给云萝和景玥留足了通行的空间。

    毕竟不是市井小民,哪怕看热闹也都控制着音量和举止,做不到挤挤攘攘的,所以云萝进去得很轻松。

    温如初的表情十足激动,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努力压着声音说:“沐国公府还真是多灾多难,前年的赏花宴被闹了那样大的一场热闹,去年好歹平平安安的过了,没想到今年又闹出事来,也不知以后再办赏菊宴,心里会不会有阴影?”

    说着就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云萝被她拉到了最前面,抬眼就看见屋里的顾安庭,还有许久不见,京城中人都以为在外面尚未回来的蒋华裳。

    云萝不由得眼皮一跳,这两个人怎么会一起站在这屋里?

    顾安庭的脸色漆黑如墨,蒋华裳则倒在他脚边不远的地方,衣衫不整。

    光只是这一个画面,就能让人想象出许多旖旎,围观者窃窃私语,有相信的,也有质疑的,更有疑惑蒋华裳是何时回京的,他们竟然半点没有得到消息。

    蒋大夫人见外面聚集的客人越来越多,想出来把他们都请到别处,顾安庭却忽然伸手拦住了她的动作,扬声说道:“既然已经被这么多人看见,此时请他们离开反而更惹人猜疑,倒不如敞开了说,把事情说清楚。”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却让蒋大夫人变了脸色,不由抬头哀求的看着他。

    顾安庭却垂下眼眸不与她对视,表情冷硬,“伯母若要怪罪,小侄也无话可说,只是因为五姑娘,贵府的小姐公子还有我在外行走都几乎抬不起头来,如今再添这一桩故事,传扬出去也不知会把我们说成什么样。”

    他又抬头看着蒋大夫人,肃容道:“为了小侄的婚事,祖母她老人家本可以安享晚年,却还要费尽心思的筹谋,如今好不容易定下来,对四姑娘,我不敢说有多倾慕,却也是真心敬重和喜爱的,亦不愿给我们的婚事再添变故。”

    就在上个月,顾安庭与同样受蒋华裳连累被退了亲的蒋家三房嫡长女,蒋四姑娘定下婚事,彼此已交换庚帖,正式进入了成亲的流程。

    也因此,顾安庭今日才会出现在沐国公府的花宴上。

    蒋三夫人此时也开口帮腔,“我也很疑惑,五娘是如何进到花园里来的?守门的婆子都瞎了吗?”

    她以前还曾羡慕长房又定了个好女婿,如今这个好女婿阴差阳错的落到她的头上,虽然过程实在堵心,但这个结果她是满意的,也不愿意把这个女婿再还回到大房。

    顾安庭的家事、人品、相貌、才能样样不缺,她是真不明白蒋华裳当初怎么就昏了头的跟顾安城勾搭上了。

    看上顾安城的相貌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点?看上顾安城是个文雅书生,而顾安庭只会舞刀弄剑?

    没事,她就喜欢有武艺的女婿!

    蒋华裳既然已经放弃,如今回头想要抢回去,还得看她这个当婶婶的愿不愿意www.ruichengtech.!

    蒋三夫人目光如刀,恶狠狠的瞪着蒋华裳,要不是当着满府客人的面,她此时就想扑过去狠狠地抓她的脸。

    蒋华裳坐在地上嘤嘤哭泣,曾经端庄大气的蒋五姑娘如今已面目全非,这一副娇弱的作态让许多当家的夫人太太们面露不喜,蒋大夫人更是脑壳疼,却不得不强忍住。

    蒋三夫人目露嘲讽,说道:“去外面走了一遭,五姑娘倒是把这小妇戏子的作派学了来。”

    “三妹!”蒋大夫人厉声呵斥,“这都是些什么下作话?有你这样说自家侄女的吗?”

    蒋三夫人撇嘴,她还有更难听的话呢。

    但看了眼外面看热闹的那么些人,她总算没有当着外人的面太下长嫂的脸,只说:“我现在就想确认一下,这个女婿还是不是我的?”

    蒋大夫人扶额说道:“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你女婿!”

    她也很钟意这个女婿啊,可惜女儿眼瞎,生生的把他推了出去,还连累家族蒙羞,如今回头想抢,又哪里会有这样便宜的事?

    蒋华裳脸色一变,抬头唤道:“母亲……”

    大夫人当即厉喝一声:“你闭嘴,我还未与你算擅自出门的账,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她又哀哀切切的转头看向顾安庭,却见顾安庭直接撇开了脸,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眼中神采乱闪,她缓缓的伸手抓住了乱糟糟敞开的衣襟。

    正要有所动作,从旁边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扼住了她的手腕,一直没有出声的蒋二夫人在她耳边恶狠狠的说道:“还嫌不够丢脸?你当这满院的客人都是傻的不成?这些夫人太太们什么场面没见过,你现在就算是把自己扒光了,也没人会以为顾世子意图轻薄你!”

    想到自己的宝贝小儿子因为她受到外面人的奚落嘲笑,考场失利,大受打击差点一命呜呼,蒋二夫人就恨得不行。

    这一年多来,她从未给这个侄女好脸色,此时亦是言辞如刀,刀刀戳在蒋华裳脆弱不堪的心上,说完后更是如同抓到了多恶心的东西,用力甩开她的手,拿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掌心。

    大夫人将这些看在眼里,却不能说什么,毕竟是蒋华裳有错在先,闯下那样大的祸,如今能容她继续留在家里已是格外开恩,哪怕被禁足在后院,哪怕受些言辞奚落,这又算得了什么?

    看到这里,云萝转身就想要离开,温如初见了便转头问道:“你不看了?”

    “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有些人心怀不甘,偷偷溜进园子里来自导自演的一出栽赃陷害。”

    温如初点点头,旁边听见云萝这话的另外几个人也是脸色各异,却没有一个反驳她,认为她说得不对的。

    顾世子又不是疯了,跟蒋华裳撇清都来不及呢,如何还会凑上去?况且,照理来说,蒋华裳应该是进不来花园的,此时却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走出院子,景玥倾身在她耳边说道:“你可不是会轻易开口替人说话的,可见与卫逸之做好朋友还是有些好处的。”

    云萝侧目睨了他一眼,忽然问道:“听说以前有许多小姑娘喜欢你,其中不乏有胆大心思活络的,会不会也使些手段算计来与你亲近?”

    景小王爷面上镇定,心里却瞬间紧张了起来,仔细打量她的脸色,斟酌着话语装作随意的开口道:“似乎有一些吧,我不大记得了,总归不是被打出去就是被扔出去,如何都不能被占了便宜。阿萝你以后也得上点心,要把我看得牢牢的,不能让任何一个对我别有用心的小姑娘靠近我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