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先生的娇太太时〕〔半岛有妖气〕〔快穿炮灰女配又要〕〔我可以点化万物〕〔回到农家当幺女〕〔方羽唐小柔!〕〔帝国再起〕〔第二世界的除灵师〕〔私人定制大魔王〕〔剑侠风云志〕〔我的全英雄皮肤〕〔亮剑之杀敌爆装系〕〔超神学院之泰坦核〕〔艰难登仙路〕〔从绝代双骄开始穿〕〔超绝圣医〕〔九叶芝兰〕〔重修升级之路〕〔反派天王〕〔仙灵漫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26章 深夜拍门
    景小王爷不要脸起来,那就是特别的不要脸。

    历经两世,他把最大的耐心和痴恋都用在了云萝身上,常因为她的一句话、一个眼神,甚至是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而心绪浮动,不能自已。

    云萝的回应让他欣喜若狂,狂喜之后却是更大的不安和更深的贪恋。

    他想要更多。

    于是一点一点的试探靠近,做些小动作,说些不那么规矩的话,看到云萝并无不悦和反感,他就觉得心都要飘起来了。

    再努力努力,说不定什么时候阿萝就突然答应嫁给他了,就像她突然承认看上了他一样。

    只是看上哪里够呢?还要执手白头,终老一生。

    这一世,定要平平安安的老死在榻上,谁也不许英年早逝。

    身后的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景玥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忽然抓着云萝的手腕,牵着她就往旁边避开了。

    几乎在他们离开的同时,院子里的人呼啦啦的涌了出来,云萝转头便看到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惧慌乱,仿佛遇到了多可怕的事情。

    蒋华裳的尖叫嘶喊盖过了所有其他的声音,满腔的癫狂和愤恨,相隔几十米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蒋五娘疯了!”

    有人忍不住喊了一声,几乎所有人都在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全然没有了刚才围观看热闹时的悠然惬意。

    云萝站得远远的,看热闹的对象便从顾安庭与沐国公府,转到了惊慌失措往外涌的夫人太太和小姐公子们身上,看了会儿,才又转回到敞开的院门内。

    尖叫嘶吼、疾言厉斥、横冲直撞,各种杂乱的声音传出,但不管蒋华裳还是顾安庭,甚至是沐国公府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从院子里跑出来。

    混乱很快平息,连蒋华裳的声音都消失了,没一会儿,又见蒋大夫人衣衫微乱,发髻更是松散的走了出来,团团朝着外面的人赔罪道:“小女失态,惊吓到了各位贵客,都怪妾身管教不当,纵得她任性妄为,受不得一点不如意,妾身在此向诸位赔罪了。”

    不管有没有真的受到惊吓,面对国公夫人的赔罪,在场诸人皆连忙表示无妨,并在蒋大夫人和匆忙赶来的沐国公几番客气之后,逐渐散去。

    还未到中午,赏菊宴就散了,虽也有人留下吃完了宴席,但气氛终究是没那么愉快,面对略显空荡的席位,在场之人的说话声亦是压得十分低微。

    云萝没有吃席,在中午前就跟着公主娘辞别了沐国公府,郑嘟嘟自是跟着她,与他一起的还有玩得没过瘾的蔡嵘和另外两个小郎君。

    他们听说安宁郡主养了一只黑白色的食铁兽,都好奇的很,尤其当听说那只食铁兽在一个多月前一口咬断了安如郡主的胳膊,他们……他们更激动了。

    于是央了家中长辈,又求得云萝点头,就要组团去长见识了!

    一行人辞别,卫漓却暂且留在了沐国公府帮忙招呼剩下的客人,让主人家能腾出空来处置自家的事。

    回家的路上,云萝得知了那时候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原来是蒋华裳早就藏有利器在身,眼看着算计不成反倒让自己落入了更难堪的境地,心气儿一激,就把匕首拿了出来往身边划拉,一下子把站在她身边毫无防备的两位婶婶给刺伤了。

    &bamuart.nbsp;   院子里顿时乱了套,蒋华裳更是趁着混乱之际再刺伤几个丫鬟,朝一直安静站在角落里的蒋三郎和蒋四姑娘兄妹俩扑了过去,然后被回过神的顾安庭夺了匕首,制止。

    云萝倒是一点都不好奇,她家公主娘当时明明没有在现场,却为何会知道得比她还清楚?

    这话听过了,在耳朵里留一会儿,然后就被她随意的塞进角落,只问了一句:“蒋华裳会被如何责罚?”

    这事肯定是不能再善了的。

    之前与顾安城私奔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如今又算计妹婿,刺伤两位婶娘,让蒋家在那么多的贵客面前颜面尽失,哪怕她蒋华裳是长房嫡出的姑娘,沐国公府恐怕都要容不下她了。

    卫漓一直到天黑才回家,不仅帮忙把沐国公府宴后的事情安排好,也带回了那边的最新消息。

    蒋二夫人腿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经大夫包扎,已无大碍;蒋三夫人受伤却要更重一些,直接在腹部被刺了一刀,血流不止,太医现在还守在沐国公府救治。

    除这两位夫人之外,蒋华裳的亲兄长,蒋世子在阻拦她的时候,手臂被划了一下,还有三个丫鬟受伤程度各不相同,但好歹都没有特别严重,无性命之忧。

    如今,有老夫人和沐国公坐镇,府中混乱已平息,蒋华裳暂且被关押在祠堂,所有人都在等着三夫人清醒过来。

    云萝本以为这就是别人家的事情,像她这样的外人顶多看个热闹,其实并无关系。却没想到当日深夜,沐国公和夫人亲自拍开了衡阳长公主府的大门。

    “深夜拜访,扰了殿下清梦,是我夫妇二人唐突无礼,还请殿下恕罪。”蒋大夫人开口就先赔罪。

    不过半天的时间,她虽在出门前刻意收拾过,形容却依然憔悴苍白,显然这半天过得十分煎熬。

    长公主连忙亲手把她扶住,说道:“以你我两家的关系,何必说这些客套话,若非有要紧事,你们也不会这个时候上门来,想必时间也紧张,你直说便是。”

    蒋大夫人轻轻的拭了下眼睛,说:“都是我家那个孽障闯下的大祸,她三婶如今还躺在榻上,情况却是越发危急了,宫中几位太医都说,应是内腹破损,出血不止,不论如何都得先止血,若伤口过大,还要加以缝合,他们……他们说郡主医术精湛,或许有能力一试。”

    沐国公拱手作礼,躬身朝长公主行了个大礼,说道:“我们也知此行十分冒昧,却别无他法,还请安宁郡主能出手相助,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蒋家都感激不尽。”

    长公主又把他扶起,叹息道:“你们这时候登门,我就猜到了所谓何事,已着人去把她叫起,我再使人过去催上一催,但她愿不愿意走这一趟,我却不敢保证。”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云萝快步踏进门来,衣衫整洁,但满头青丝却不过随手一束,先朝沐国公夫妇行了个礼,不等他们回礼就问长公主:“娘,你深夜叫我过来,有什么要紧事?”

    长公主把事情一说,最后却说:“去不去都由你自己。”

    “我去看看!”

    她把药箱都随身带过来了。

    马车被赶得飞快,蒋大夫人不得不抓住一边的窗户壁板才能坐稳,抬头却见云萝安坐如钟,似乎并没有受到马车颠簸的影响,到了嘴边的安慰解释就说不出来了。

    于是换了个话题,问道:“郡主精湛的医术,不知师承何人?”

    我奶奶。

    顿了下,云萝才说:“我长大的郑家,有一个同族的叔爷爷医术精湛,我从小跟着他学,又胆子大,能抓一些动物来练手,因此会一些特殊的手段,其实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比我厉害。”

    蒋大夫人莞尔,脸色也略松快了一些,“郡主太谦虚了,太医们都说郡主医术精湛,见多识广,年纪轻轻就已把他们给比了下去。”

    云萝看了眼她的脸色,没有多言,只是往她的身旁塞了几个软垫。

    蒋大夫人下意识的往软垫上倚靠,神情愈发舒缓,但很快就想到了自家女儿,不禁眉头轻蹙,脸色愁苦。

    都是一样的教养,她从没想到竟然会把小女lcshc.儿教成这个样子,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马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沐国公府,

    刚一停下,守在门口的蒋三郎就急匆匆迎了上来,亲自伺候云萝下马车,又一路领着她进了沐国公府,往后院方向快步走去。

    越靠近后院,就越热闹,蒋三爷、三夫人的院子里更是灯火通明。蒋三郎一路过来,已将他母亲的情况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直说得气喘吁吁,到院门口的时候,更是被云萝利索的落在了后面。

    他紧追两步进了屋,然后扶着屏风喘气,一双眼睛则紧紧的盯着云萝看。

    云萝在病榻前看到了正在给三夫人擦脸的蒋四小姐,也看到了三夫人身上已插满银针,却仍面若金纸,口鼻溢血。

    蒋四小姐飞快的让开到了旁边,看着她的目光殷殷,还有极深的自责。

    她大概是觉得,她母亲受伤是因为她?是因为她与顾安庭定亲,才惹得蒋华裳嫉恨发狂,做出那样的疯狂行迹?

    云萝很快就没有工夫去想蒋四小姐的心思,因为太医们都围了上来,与她仔细的说明三夫人此时的情况,探讨伤情,sdwwt.她也开始清洗双手,亲自检查诊断。

    三夫人的伤在上腹部,从表面看,就是一个小小的孔洞,在她检查的时候,旁边一个太医说:“这伤口是从下往上刺进腹中的,应是伤在脾胃,眼下的问题就是外面的血止住了,但内里却一直在渗血,有一部分还从口鼻溢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大周仙吏〕〔极恶龙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