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28章 腿麻
    云萝在蒋三夫人清醒后就告辞离开了沐国公府,虽然三夫人尚未真正脱离危险,但有太医在,之后的事情已不需要她再费心了。

    走在廊道上时,还遇见了几个仆妇婆子正在与蒋华裳纠缠,下手不轻,大约是想要把趁她们不注意就逃出祠堂的蒋华裳扭送回去?

    云萝看了一眼,那边的蒋华裳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一行人,忽然直勾勾的盯着云萝,双眼之中满是怨毒和阴恻,说了一句,“多管闲事!”

    那些正扭着她胳膊腿的婆子们顿时脸色大变,匆匆朝云萝几人躬身一礼,就要把蒋华裳拖走。

    蒋华裳挣扎得厉害,还不忘朝云萝喊叫,竟是因为云萝出手救活蒋三夫人,而把她给怨恨上了。

    送她出门的蒋三郎已是满脸怒火,迈步就要朝那边过去,却被云萝伸手拦下了。

    她看着虽挣扎激烈,但还是被婆子们一点点拖走的蒋华裳,表情平静得仿佛面对的并非谩骂,而只是个不知所谓的跳梁小丑。

    她忽然开口说:“你应该庆幸三夫人还活着,如此你才有一线生机,不然,你以为你还有活路?”

    听到云萝开口,几个婆子倒是暂停了动作,只是抓着蒋华裳,似乎是要等她把话说完再扭送五小姐回祠堂。

    而蒋华裳也忽然安静了一瞬,然后阴恻恻的笑了起来,明明样貌并没有多大改变,却再也没有了曾经的风华,盯着云萝说:“你难道以为我还要感激你?我如今活着还不如死去!”

    蒋三郎怒火攻心,怒斥道:“落到这步田地,你怪得了谁?是我们逼你与未婚夫的异母弟勾搭成奸,还是当初与安庭定亲时未曾问过你的心意?害家族蒙羞,牵连家中姐妹也跟着坏了清誉,你回来后家中并不曾过多为难,依然给了你容身之地,你却不知悔改,反倒嫉恨姐妹长辈,这么多年的教养都丢到狗肚子里去了!”

    可惜他的这番话并没有让蒋华裳感觉到丝毫的懊悔和愧疚,甚至神情愈发狰狞阴沉,“满口自规矩教条的蠹虫,我本与二郎两心相印,若非你们从中阻挠,我们又如何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这不知悔改还愈发无耻的话,气得蒋三郎胸口发堵,简直要呼吸不过来。

    又听她说道:“分明是把我关在后院不得见人,就是给了容身之地?呸!道貌岸然的小人!与其被你们践踏羞辱,我宁愿拉着你们一块儿去死!”

    “但你舍不得死。”云萝忽然说道,“你若胆敢去死,就不会做出这些多余的事情。”

    蒋华裳的所有表情都瞬间僵在了脸上,蒋三郎见她如此,忽然就不生气了,只觉得厌恶和恶心,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跟云萝赔礼道:“家里如今一团乱,惊扰了郡主,还请郡主恕罪。”

    云萝神情淡淡的并不把这点事放在心上,从蒋华裳的身上收回视线,转头对蒋三郎说:“不妨事,走吧。”

    蒋三郎当即领先半步,要送他们出门。

    转身之前,云萝还顺手把身旁的景玥给一起拉上了。

    景小王爷愣了下,眼里迅速的浮上暖色,轻轻的笑了一声,并十分顺从的被她拉着走。

    “阿萝可是怕我对她做什么?”回衡阳长公主府的路上,景玥厚着脸皮钻在云萝的马车里不肯下去,就之前云萝的行为解释道,“蒋家已经容不下她了,就算我什么都不做,她也落不到好下场。”

    所以,哪怕真要做点什么,他也不会在沐国公府内动手,万一因为看到她太可怜,让原本怒火中烧的长辈们生出了一点怜惜,在之后处置她的时候手下留情,岂不得不偿失?

    云萝淡淡的瞥他一眼,没有开口就仿佛把什么都说了www.pnxyw.。

    景玥轻笑一声,不着痕迹的朝她挨近了些,伸手在她眼旁轻抚了下,皱眉道:“怎么还是这样红?要不再闭眼歇会儿?”

    &ndfzhifu.bsp; 云萝闭了下眼睛,然后十分干脆的身子一歪,斜斜倚靠在旁边的软枕上。

    但她觉得这样有点不舒服,最后把软枕往怀里一搂,换个方向枕到了景玥的腿上。

    景小王爷一下子觉得半边身子都酥了,僵硬了半天才逐渐舒缓,然后小心的扯过一旁的大氅把她盖得严严实实,手也顺势轻轻的落在了她手臂上。

    眼眸低垂,他看到阿萝呼吸清浅,已迅速的睡了过去,下边的脸被压得变形,粉唇微嘟,肌肤瓷白,让他不禁心中也酥酥的麻痒了起来,很想做点什么,却又怕打搅了她。

    马车走得缓慢,几乎感觉不到颠簸,经过闹市的时候,景玥就把手贴在了她的耳朵上,直到进了长公主府,她自动醒来。

    小脑袋从他的腿上离开,景玥怅然若失,怎么醒得这样及时?他还想抱她下去呢。

    把盖在身上的大氅交给在外面车辕上吹了一路冷风的月容,又理了下颊边几缕凌乱的发丝,云萝起身就要下马车。

    走到车门口,她转头疑惑的看向景玥,“你不下车?”

    景玥把手轻轻的搭在了腿上,怅然道:“我还想回味一下阿萝枕在我腿上的美妙感觉。”

    云萝眼角一抽,当即转身就钻出了马车。

    等她落地,转身远离,还留在马车里的景小王爷忽然轻“嘶”了一声,手在腿上轻捏并小心的伸展腿脚。

    太没出息了!在雪地里蹲上半天都不曾麻过腿!

    已经离马车有十来步远的云萝忽然www.lylfzdh.脚步一顿,然后走得更快了,月容抱着大氅都几乎要跟不上。

    长公主听说女儿回来了,就坐不住迎了出来,在正院门口差点与云萝撞上。

    她一眼就看到了云萝通红的眼睛,顿时心疼得跟什么似的,“这是一晚上没睡?眼睛怎么红成这样?”

    云萝反手扶着她往屋里走,解释道:“清晨睡了会儿,眼睛是因为昨晚上在身旁点了太多灯烛,被烟熏的,很快就会消退。”

    确定她没事,长公主才问起了蒋三夫人的情况,云萝如实相告,正说着,就听见门外蹬蹬蹬的脚步声,郑嘟嘟拉着文彬飞快的跑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景玥,风姿卓越,丝毫看不出腿麻站不起来的窘迫。

    云萝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被郑嘟嘟的无数问题给包围了。

    “三姐三姐,你的眼睛怎么了?一夜没睡?一夜没睡也不会这样红啊!”

    “三姐三姐,你去给昨天的那家夫人治病了吗?我都不晓得,那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三姐三姐……”

    好吵!

    云萝面无表情的把他从腿上扒拉下去,抬头看向文彬,“今日怎么不去上学?”

    文彬赧然道:“去了,先生下午要带学生去赏秋,我就提早回来了。”

    其实就是惦记昨晚半夜三更被请去给人治病的云萝,连游玩都没有心思。

    长公主目光柔和的看着这两个孩子,扭头跟云萝说:“一早起来没见到你,他们就一直惦记着,这不,一听说你回来,就跑来看你了。”

    又转头看向景玥,细细长长的眉毛往上一挑,问道:“阿玥怎么也过来了?”

    月容束手安静的站在旁边,此时忽然屈膝说道:“王爷今日一早就去了沐国公府,刚才又陪着郡主一同回府。”

    长公主便“哦”了一声,侧目去看自家闺女,却见她脸色平静,没有露出一点羞意或赧然,不由得呼吸一顿,然后看着景玥的表情都越发的柔和了。

    真是个好孩子,一点都没有因为她家浅儿的冷淡而退缩呢。

    云萝莫名的看了公主娘一眼,总觉得她前后的态度变化有点大,是因为景玥听说她半夜被请到沐国公府,于是就一大早就登了沐国公府的门?

    emmm……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表扬的行为。

    没说上几句话,云萝就被公主娘赶去休息了。

    沐浴之后先吃上一大盆鸡汤面,然后再暖暖的睡上一觉,一直睡到傍晚,醒来的时候,眼睛的红肿就已消退了大半。

    长公主松了口气,文彬和郑嘟嘟也松了口气,只有不曾见到她回来时模样的卫漓,盯着她眼里的红血丝看了好一会儿,眉头皱得紧紧的。

    次日,蒋家送来了好几车谢礼,是蒋世子和蒋三郎亲自送来的,并将三夫人此时的情况与长公主和云萝告知了一遍。

    三夫人正在好转,虽然昨晚上有些发热,但将天亮的时候,热度就退了,早上还在太医的看顾下吃了半盏温水和两勺米油,食后无异常。

    长公主松了口气,云萝转身回屋拿了一盒药粉递给蒋三郎,“这是我新制的金疮药,你拿去给太医看看,若合适就用上。”

    蒋三郎感激的接了,没留多久便告辞离开。

    大总管匆匆从外面进来,满脸的喜气洋洋,躬身说道:“殿下,郡主,老夫人已经到了灞河渡口,不日就要进京了。”

    长公主顿时惊喜道:“当真?”

    大总管笑眯眯的说道:“不敢忽悠殿下,老夫人一靠岸就遣了小厮来报,因行礼较多,可能要到明日午后才能抵达京城。”

    云萝也愣了下,“祖母怎么突然来京了?”

    长公主笑着点了下她的鼻子,道:“傻丫头,月底就是你的生辰,母亲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缺了你的及笄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