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一刻天堂,后一〕〔温情一生只为你〕〔死对头忽然拐我去〕〔七小姐驾到通通避〕〔豪娶天价小娇妻〕〔超级龙兵郝建柳如〕〔上门赘婿岳风柳萱〕〔傲世神婿杨凡〕〔战神狂婿杨凡〕〔龙婿杨凡〕〔狂婿归来杨凡〕〔屠尽万雄的战神杨〕〔永夜组织杨凡〕〔我只会拍烂片啊〕〔混元武帝〕〔萱轩不离〕〔抬龙棺〕〔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首席继承人陈平〕〔至尊战神秦轩林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29章 十里亭
    十月的京城已经甚是寒凉,尤其清晨夜晚,更是瑟瑟,百姓们行走在街上,多是缩着脖子,团着手,以免寒风从领子袖口的缝隙里钻进去。

    云萝在天微亮的时候就和公主娘一起坐着马车出城,卫漓今日特意请假,和骑着小马驹的文彬一起骑马相随在车旁,还有马车里迷迷糊糊、东倒西歪,尚未完全清醒的郑嘟嘟。

    长公主本不想带他,怕他清晨起不来,只管安心在屋里睡觉便是,他却不听,非要跟着,还言之凿凿的说绝对起得来,他每日醒得可早了。

    云萝看着他现在歪歪扭扭,眼睛都要睁不开的模样,发现他来了京城之后,好像确实有些懈怠了,若在村里,他这个时辰早就应该起来,准备去上学堂。

    看来以后得多督促一些,晚上早点睡,清晨就能早点醒。

    想虽这样想,但她还是随手把他搂了过来,让他靠在她的身上继续睡眠。

    车马出城,直到十里外。

    此时旭日东升,淡淡的阳光逐渐拂洒在大地,虽不够明媚,却也将清晨的寒气驱散了几分。

    云萝下了马车,又与兄长一起将公主娘扶下,转身进了路边的十里亭。

    郑嘟嘟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马车内只有他一个人了,迷蒙了一瞬后蓦的清醒过来,蹭蹭蹭的爬出马车,一出来就闻见一股食物香味,然后他看到哥哥姐姐们竟然在他睡着的时候,在外面摆起了满桌的吃食茶点,还点起了小炉子,正在咕噜噜的煮茶汤。

    不是来接老夫人的吗?怎么像是出门郊游?

    小厮过来把郑嘟嘟抱下了马车,长公主摸了摸他温热的手心,又给他压一压睡得松散的领口,说道:“出门时也没有好好的吃上早食,又赶了这一路,嘟嘟饿了没?”

    郑嘟嘟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目光就盯上了石桌上的一碟鸡蛋糕。

    他虽然在出门前吃了两个花卷,一叠蒸饺,还喝了半碗粥,但睡过一觉就又饿了。

    于是自动挤到了云萝和卫漓之间,至于亲哥哥文彬,在很多时候,他们都是相看两相厌的。

    事情的起因,都是因为争宠啊。

    他一边啃着卫大哥哥拿给他的鸡蛋糕,一边好奇问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吗?卫奶奶啥时候会到?”

    卫漓便说:“现在时辰还早,约莫中午时分才能到。”

    “那都要吃午饭了!”

    文彬转头看了眼他手里的鸡蛋糕和鼓鼓囊囊的脸,嗤笑道:“现在就惦记上午饭了?郑嘟嘟你晓得你现在有多胖吗?”

    郑嘟嘟当即不服气的反驳道:“胡说!才没有很胖呢!爹娘都说我可像三姐小时候了,胖乎乎的可招人稀罕了!”

    云萝侧目,面无表情的睨着他。

    文彬亦是朝他翻了个白眼,说道:“爹娘那是哄你的,他们大人就是觉得胖乎乎的才好看,其实三姐小时候才没有你这么胖呢!”

    郑嘟嘟就瞄了眼云萝,他也无法想象三姐胖乎乎的会是啥模样,但又不甘心落入下风,便说道:“你咋晓得三姐跟我不像?明明许多人都说我最像三姐!”

    “都说了是哄你的,我可是和三姐一起长大的,你跟她像不像我能看不出来?”

    郑嘟嘟看看文彬,又看看云萝,忽然觉得好委屈,手里的鸡蛋糕都不香了,“我都没见过三姐小时候。”

    长公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摸摸他的额头,笑道:“真是个傻小子,你出世的时候,你三姐都九岁了,你如何还能记得她小时候的模样?”

    文彬就忍不住的越发得意,眉毛飞扬,说:“我小时候都是三姐带我玩的,一开始读书也是三姐亲自教的,有人欺负我都是三姐保护我的,你可比不上。”

    郑嘟嘟嫉妒极了,从鼻腔深处重重的哼了一声出来,愤愤道:“你被人欺负了竟然还要三姐保护,太没用了!”

    文彬不由被噎了下,郑嘟嘟多机灵的一个小孩啊,见哥哥好像被他说住了,顿时也就不那么生气了,反而也稍稍得意了起来,仰着胖乎乎的小脸说道:“我可从来没有被欺负过,还能保护三姐!”

    云萝没忍住,按了下他扬起的脑袋,道:“你以为别人为什么不敢欺负你?只是因为你是郑嘟嘟吗?”

    难道不是吗?

    郑嘟嘟眨眨眼,甚是不解。

    见他fg668.这理所当然的小样儿,文彬哼笑一声,但最后也没有说出长辈们的坏话。

    他有印象的,小时候受的欺负全都来自于家里,外面的人反而并不会欺负他。后来分了家,虽然老屋那边依然时不时的弄点事出来,但他觉得日子一下子就好过了无数倍。

    看着他们兄弟斗嘴,卫漓不禁莞尔,对于没有亲兄弟,也没有此等经历的他来说,甚至是有些羡慕的。

    长公主也是看得有趣,更对宝贝女儿小时候的经历十分好奇,便问道:“你们小时候都是怎么过的?”

    虽然她很早就让人调查了女儿在乡下的日子,但她现在依然很乐意听他们说上一说。

    外人调查的,哪里有日夜相处的兄弟更了解清楚呢?

    若有机会,她甚至想与郑家夫妇见上一面,听他们说说浅儿小时候的事迹,那定是十分有趣的。

    日头逐渐高升,阳光洒进了亭内,暖融融的烘烤在身上,让人觉得十分舒适和惬意。

    文彬说起他与三姐一起长大的经历,说得双眼晶亮、滔滔不绝,郑嘟嘟也插诨打科的说上两句,虽然他小小的脑袋里其实并没有记住许多事情,有限的记忆中,大部分还仅仅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这让他有点苦恼,总觉得小时候的自己好像不大聪明的样子,竟然把跟三姐一起玩过的事情都差不多要忘记光了。

    日高三尺的时候,从京城方向来了一队送行的人,在相邻的另一个亭内依依不舍、挥泪告别,把郑嘟嘟和文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京城几个方向的十里亭总是要比别处的更热闹,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送别和迎接,或者旅客途经此处暂停歇息,因此并非只有一座凉亭草庐,而是沿着官道,相隔几步的十余座亭舍连成一片,旁边还有买吃食茶水的小贩。

    旁边亭舍内,是远嫁的姑奶奶回京省亲后又要离去,兄嫂侄儿送出十里,白发苍苍的兄妹俩执手相看,皆都眼泪汪汪的,感叹今生不知是否还能再相见,旁边的小辈下人们都不由得伤怀哭成了泪人儿。

    郑嘟嘟趴在栏上往那边张望,也忽然伸手揉了揉眼睛,惹得文彬侧目相看,“你哭啥?”

    胖嘟嘟侧了下身,不想理他,但没一会儿就又转了回来,眼泪汪汪的跟他说:“三姐及笄之后,我们就要回家了,以后是不是也很难再见到三姐了?”

    文彬愣了下,忽然一扁嘴,也有点想哭了。

    这边小兄弟俩的话也引起了那边人的注意,转头看到两个俊俏小郎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便善意的朝这边点了点头。

    两人就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回到了亭内。

    却有一个六七岁的小郎蹬蹬的从那边亭内跑了出来,指着云萝说道:“你是那个姐姐?”

    云萝看一眼,便认出了他,朝他点点头。

    一对年约而立的夫妇在他后面追了出来,拉着他喊:“四郎,你莫要乱跑。”

    那小四郎就指着云萝说:“爹,娘,这个就是去年在街上送了我两个泥人的姐姐。”

    那夫妻愣了下,想了会儿才想起这件事来,不由也抬头看向了云萝。

    这一见便是一愣,他们一时也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就觉得这姑娘看着就与寻常人不同,身旁亭外守着的丫鬟小厮亦是十分气派,让人不敢冒犯。

    他们看一眼就迅速的收回了目光,那男子垂眸拱手说道:“多谢姑娘送小儿礼物,小儿时常惦念,十分喜欢。”

    云萝淡然说道:“不过两个小玩意,不必放kdkd8.在心上。”

    又见小四郎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还跟她说:“姐姐,再也没在街上看到过你呢,于大叔家的肉饼还是很好吃的。”

    “我家离得太远了,往来不方便。”

    他歪了歪头,“是吗?我有去找康平坊的,走出了好远都没有找到。”

     ycgdjt.;云萝看了眼他的两条小短腿,眼里不禁浮现一丝笑意,但她更惊讶的是他的记忆力,看年纪不过与郑嘟嘟差不多,但她在一年前跟他随口说的一句话,他却至今仍记得清晰,还一眼就把她认了出来。

    不由侧头看了眼两次把她淡忘的郑嘟嘟,是别家小郎太聪明,还是自家嘟嘟有点笨?

    “康平坊”三个字让正在依依惜别的人也都转头看了过来,刚才过来的时候就觉得那边亭里的人富贵逼人,因此不敢多看,原来竟是住在康平坊的大贵人?

    三个老人对视一眼,然后那老爷子率先走了出来,拱手说道:“老朽承平坊卫平川,家中小儿淘气不懂规矩,惊扰了贵人,还请贵人恕罪。”

    长公主忽然出声,“你姓卫?不知是魏紫的魏,还是……”

    “有幸,倒是与镇南侯府同一姓氏。”

    长公主轻笑了一声,“竟与我儿女同姓,倒是有缘。”

    卫平川愣了下,随之脸色一变,住在康平坊那种地方的贵人,夫家又姓卫,他想来想去都只想到一个人。

    “长长长公主?!”

    当朝长公主其实并非只有一人,但不说封号,只呼长公主的,必然是衡阳长公主。

    他他他竟然在长公主的面前大言不惭的说与卫侯府同姓?!

    他一边惊,一边又羞得老脸通红,连连作揖道:“小老儿有眼不识泰山,竟在长公主殿下面前大放厥词,让殿下见笑了。”

    长公主温声说道:“老丈不必多礼,本宫见你家小郎甚是机灵聪慧,与我女儿又有一面之缘,正好我这儿也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郎,不知可否请他一同过来玩耍?”

    卫平川想也没想的说道:“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于是,卫小四郎就被请到了亭内,与郑嘟嘟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然后齐齐转头看向云萝。

    长公主都被他们的反应逗笑了,便拿了点心给小四郎吃,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也胖胖的,吃着点心就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回道:“我叫卫筑。”

    “刚才听见你爹娘叫你四郎,可是你上头还有三个哥哥?”

    “嗯,大哥二哥是大伯家的,三哥是三叔家的,我是我爹娘家的。”

    一问一答,他利利索索的就把自家的情况给交代干净了,长公主和卫漓他们也知道了他与云萝的渊源来自于几个肉饼和两个小泥人。

    去年景玥乔装出京,云萝出了瑞王府后绕道而行,偶遇四文钱一个的肉饼摊子,胖乎乎的卫筑小郎让云萝想到了郑嘟嘟,进而促进了回江南的念头。

    两个胖小郎略略熟悉之后就很快玩到了一起,等到那边送别姑奶奶远去,一桌子的点心已经被他们消灭了大半,看得长公主都忍不住食欲大增的吃了两块莲蓉酥。

    分别时,卫筑还把自家的详细地址说给了郑嘟嘟,并邀请他有空到他家去玩耍,郑嘟嘟欣然答应。

    来来往往又有好几拨人,到将近午时的时候,远远的看到又有一队车马朝这边行来,比之前的任何一支车马队伍都要浩浩荡荡。

    所有人都不由站了起来翘首以盼,等到看见骑马走在最前面的两三护卫,看到那眼熟的面孔,云萝与卫漓就直接奔出了凉亭。

    长公主跟在他们的身后,也匆匆往前迎上去,脸上笑意盈盈,“终于等到了。”

    那边的车队忽然加速靠近,显然是发现了在十里亭迎接的人。

    马蹄声声,车轮辘辘,哪怕漫天的灰尘飞扬也不能阻挡马车的窗帘被撩起。

    有人从窗内探出了头,朝这边喊道:“小萝,文彬,嘟嘟!”

    云萝的脚步蓦然一顿,郑嘟嘟也愣了愣,反倒是一向斯文的文彬当即蹦了起来,往前飞奔而去,“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