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仙婿〕〔乱世:开局截胡战〕〔岂是蓬蒿〕〔火影之一拳系统〕〔一世狼王〕〔青萍〕〔狼性燃情:快被总〕〔第八密度纪〕〔我以阴府镇阳间〕〔我穿越成了旁门左〕〔大道玄途〕〔比邻〕〔绝代神婿〕〔万界大轮回〕〔冥王异界生活〕〔异世之神鬼奇门〕〔本妃想低调,王爷〕〔你们的仙帝回来了〕〔重生九零:小哥哥〕〔替嫁娇妻,老公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30章 惊喜重聚
    文彬用从未有过的速度朝着马车飞奔而过,跟在没来得及停下的马车旁,透过敞开的窗户,他看到了已经有大半年没见的爹娘。

    越发的惊喜,“爹,你也来了?”

    马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从郑丰谷和刘氏后面的另一辆马车内又出来了两个熟悉的人。

    郑嘟嘟人小腿短,落后了几步,本来也是奔向爹娘的,但在看到后面马车上出来的人时却当即转了个方向,胖乎乎的身体一点都没有影响他奔跑的速度,“二姐!”

    后面马车上的,正是云萱和栓子。

    六岁的郑嘟嘟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再也不是几天不见就会把人淡忘的笨小孩了,因此虽大半年不见,他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陪taocibeizi.伴他比爹娘还要多的二姐。

    所有人都下了马车,刘氏拉着跑到面前的长子,欢喜得几乎要看不够,“瘦了,也长高了许多。”

    她转头去看奔向云萱的小儿子,脸上的神情忽然可疑的凝滞了一下。

    郑丰谷一步过去,把从他身边擦过的郑嘟嘟拎了回来,这一拎竟是颇为沉手,便将他抱在怀里颠了颠,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娘还担心你人小出远门会不会吃不惯、睡不好、禁不住路途颠簸,就你现在这份量,应当是过得极好的。”

    郑嘟嘟在爹的怀里扭了两下,笑嘻嘻的喊了一声,“爹!”

    云萱和栓子也走了上来,伸手捏了下郑嘟嘟脸上的小肥肉,又捏捏他的小胖手,不禁笑道:“别人远行都是瘦一圈,你咋更胖了?”

    对于刚刚遭受了来自亲兄长的一**击伤害的郑嘟嘟来说,正是最听不得别人说他胖的时候,闻言,当即不服气的反驳道:“瘦了的,是到了京城后,公主婶婶家的饭菜太多太好吃了,我又舍不得剩下,才稍微胖了一点点,不信你去问三姐!”

    云萝和卫漓先过去把祖母从马车上扶了下来,问候一声,此时也正好往后走过来,听到郑嘟嘟这话,却一点都没有要帮他遮掩的意思,直说道:“干粮你都能吃两块,一路途经各地,面对味道风味各不相同的吃食,你只有欢喜的,从没有吃不惯,除了风吹日晒黑了点,并不曾消瘦过。”

    文彬就站在他旁边,“嗤”一声笑了出来,郑嘟嘟从他爹的怀里高高在上的俯视,与哥哥对视,眼睛里噼里啪啦的似有火光四射,然后“哼”一声,兄弟俩一起扭开了头。

    这与在家里时无异的模样,郑丰谷和刘氏见了,并没有因为他们兄弟争闹而不悦担忧,反而觉得松快。

    随后也不去管两人,刘氏把云萝拉到了面前,伸手在她身上虚虚的比划了几下,说道:“咋长得这样快?正月时还在我额头这儿呢,现在却比我都要高了,身上可有啥不舒服的?腿酸抽筋啥的还犯不犯?”

    刘氏并不是矮小的人,与身材高大的郑丰谷站在一处甚是相宜,但云萝这几年长得飞快,如今确实比刘氏还要高一点儿。

    面对这絮絮关切,她面色淡然且平和,说道:“我没事,倒是爹娘,这大半年在家里一切可好?”

    刘氏摸着她的手笑道:“我们就在村子里,有啥好不好的?就是你们几个都离了家,有时候会冷清些,但你二姐时常会回来,喜鹊和柱子也都是好孩子,忙完了家里的还要过来给我们搭把手。”

    喜鹊和柱子就是栓子的弟弟妹妹,云萱的小姑子和小叔子。

    云萝转头看向云萱,忽然目光一顿,落在了她在腹部格外宽大的袄子上。

    云萱不由伸手遮了一下,目光低垂,脸上露出些羞赧之色。

    长公主与老夫人特意在前面多说了几句话,此时相携过来,也看到了云萱与常人不同的身形,不由惊讶道:“大姑娘这是有喜了?”

    actiondt.云萝、文彬虽一直叫云萝“二姐”,但那是从郑大福那儿排的序,即便是分了家,这称呼也一直没有改变。但若只论郑丰谷一家,云萱就是长姐,大姑娘。

    虽然她已经嫁人了,但如果是娘家人的话,继续叫一声姑娘也没有错。

    郑丰谷他们见了长公主,连忙要行礼,但不等他们拜下,就被长公主身旁的丫鬟嬷嬷们扶了起来,长公主笑脸温柔,说话也十分亲近,说:“切莫这样多礼,你们是浅儿的养父养母,辛辛苦苦把她养到这么大,就算要行礼,也该是我先向你们行礼才是。”

    郑丰谷和刘氏吓得连道不敢,比面对老夫人和卫小侯爷都要紧张得多。

    这可是长公主殿下呢,皇上的亲姐姐,向来只在戏文中见过这样的贵人,却比在戏文中的还要更尊贵,更让他们不敢轻慢!

    长公主似乎没有看见他们的紧张拘束,还拉住了刘氏的手,说道:“那我们谁也不必跟谁行礼了,就当是亲戚相处,岂不甚好?”

    刘氏紧张得手臂都僵硬了,感觉到长公主的这只手比细瓷丝绸都要更加柔滑,她真怕自己粗糙的手掌把她给刮伤serhuins.了,听见长公主的话,也只有呐呐的点头。

    长公主就又说:“一直遗憾未能亲自与你们相见,亦十分向往浅儿从小长大的地方,刘姐姐可得跟我多说一些浅儿小时候的事情,之前虽也听人说了一些,但他们哪里有你们当爹娘的知晓更多呢?”

    刘氏惊讶于长公主的平易近人,又听她说起云萝,便一点点的放松了下来,没有一开始那么畏惧和紧张了。

    老夫人没有说错,长公主真真是个极宽和温柔的人,没有架子,对他们这样粗鄙的乡下人也一点都不嫌弃。

    此时又听见云萝在旁边拉着云萱问:“几个月了?怀着身孕你怎么还到处乱跑?”

    一边问着,一边下意识的伸手搭上了云萱的手腕。

    云萱由着她动作,脸上的羞意明显,轻声说道:“也没啥大不了的,一路过来不是坐车就是乘船,老夫人还特意安排了一个大夫和两个嬷嬷照顾,比在家时都要轻松。”

    她是真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乡下人家,谁家妇人怀孕了都是一样的家里家外忙不停,她虽被娇养了几年,但这个娇养也是相对于乡下来说的,其实家里的活儿并没有少干。

    相比于劳累,她更不愿意错过妹妹的及笄礼。

    乡下没那么讲究,也没那个条件讲究,但她听说,大户人家是极重视女儿家及笄的,仅次于出生和婚嫁。

    云萝见她脉息强健,约五个多月的胎已经坐稳,哪怕赶了几千里路途也没有一点动胎气的迹象,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旁边,栓子已经和文彬、郑嘟嘟说上话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没有从云萱身上离开,郑丰谷也有卫漓作陪叙话。

    今日与老夫人同行的除了郑家人,还有几位卫家的族老亲眷,都是专程为月底云萝的及笄礼而来的。

    话稍叙,并在十里亭内歇脚用了点吃食,一行人就又登上马车、骑上马,缓缓的朝京城走去。

    长公主上了老夫人的马车,郑嘟嘟也被刘氏拉住了,他趴在窗户边看着外面骑马而行的哥哥姐姐们,眼里的羡慕就快要满溢出来。

    刘氏也在看文彬,惊讶道:“文彬都会骑马了?”

    郑嘟嘟越发的愤愤不平,说:“书院里就有教骑马,但之前哥哥骑得不好,还是离开家的路上三姐亲自教他的!”

    刘氏摸了摸小儿子的头,安慰道:“等你大了,让你哥哥教你骑马。”

    郑嘟嘟撇嘴,他才不稀罕呢!

    文彬就骑马走在旁边,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便转头朝郑嘟嘟挑衅的看了一眼,还打马绕着马车转了一圈。

    郑嘟嘟更气了,忍不住朝跑在前面的云萝喊道:“三姐,我也要骑马!”

    云萝转头睨了她一眼,不太想带个肉团子在马背上。

    卫漓莞尔,放慢了速度,落到这辆马车旁,伸手把郑嘟嘟从窗户提溜了出来,放在身前的马背上,“我带你可好?”

    “谢谢大哥哥!”

    老夫人在前面的马车上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转头跟长公主说:“逸之与郑家的小郎们倒是处得很好。”

    长公主的目光也落在外面,闻言便笑道:“他没有亲兄弟,又从小老成自持,跟太子隔着宫墙往来不便,浅儿喜静还是个姑娘家,如今倒是寻到了做兄长的乐趣。”

    说着,又不禁有些怅然。

    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如此,就已经很好了。”

    云萝转头看了眼带着郑嘟嘟骑马的卫漓,她以后或许可以稍微活泼些?

    经过一个路过时,从另一条路上奔来一队快马,马蹄扬起漫天的尘沙,踏得大地都在震颤。

    他们踏过路口与卫家走到了同一条路上,忽然勒马放慢速度,当先的红衣公子诧异的看着云萝,“阿萝?”

    视线掠过她身后的车马队伍,透过窗户看到了第一辆马车上长公主和卫老夫人,又是一惊,随之殷勤的驱马走了过来,“老夫人,您这静悄悄的进京,可是要把人都吓一大跳。”

    老夫人笑眯眯的看着他,说:“又不是多了不得的事,还得大张旗鼓的?倒是阿玥你,这是刚从哪里回来?”

    “不过是去营地上转了一圈,可惜错过了您进京的消息,不然今日定也要出城迎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只会拍烂片啊〕〔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