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她抢了反派BO〕〔执着随风再不爱你〕〔快穿之女配化神攻〕〔无双赘婿沈默〕〔偏执首辅赖上我〕〔林家娇女种田忙〕〔寒门狼婿〕〔我在东京召唤妖怪〕〔人中之龙沈默〕〔史上最强炼气期方〕〔我家掌门太牛皮了〕〔神州战神叶君临〕〔靳封臣与江瑟瑟〕〔史上最强炼气期方〕〔龙王殿创始人〕〔异术强婿〕〔秦浩林冰婉〕〔重生花之梦〕〔青玉元夕传〕〔木叶拳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34章 争不过
    郑丰谷和刘氏花费八千八百两银子,给云萝在京城买了两个铺子,这件事情很快就在整个镇南侯府和衡阳长公主府内传遍了。

    &nyyltsj.bsp;  老夫人和长公主得知后,并没多说什么,只让云萝把契书仔细收好,之后对郑家人的态度在客气感激之外,更多了些亲近敬重。

    郑家夫妇把云萝当亲女儿一样的养育长大,这本身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如今更是早早的为云萝的以后做打算,拿出的东西比给他们亲生女儿的还要多,如何不叫人感动?

    就算那些银子确实是靠云萝的本事才挣回来的,但落在他们手里,就是他们的东西,不管云萝还是卫家人都从未想过要以此居功,郑丰谷和刘氏若不是依然当云萝是亲闺女一般,会愿意挖空大半家产来给她置办东西?

    下头可还有两个年少的儿子呢!

    世道如此,人们总是更愿意把家产传给儿子。

    没过两天,外面的人也知道了此事,在老夫人出门应酬时便有人询问,老夫人每每都有感叹,“他们辛苦养大的女儿,就因为身上那点血缘回到了卫家,已是骨肉分离般的不舍,如今还掏空家产给她在京城置办产业,似乎生怕我们会委屈了小萝似的,老身和殿下得知后亦是十分汗颜。”

    有人便忍不住说酸话,“没想到他们住在乡下,家资倒是不菲。”

    老夫人有时候对这些人置之不理,有时候则会回说:“虽是乡下人,但郑家的两口子都是勤俭厚道的实诚人,家中产业、良田皆不少,夫妻俩还在村口开了个小食肆,每日天不亮就开始忙碌,到天擦黑都未必有得歇,辛辛苦苦攒起每一文钱,平日都舍不得给自己多置办一身新衣裳,最大的花销大约就是给两个儿子读书的费用了。”

    www.izufe.  说到这里,她就会话锋一转,说:“他家幼子是个极机灵的,才六岁就已经把几本蒙学都学了一遍,《千字文》更是倒背如流,比不得三岁能诗文的天纵之才,如今也不能肯定以后是否会荒废,但他家长子却十岁就考中了秀才,今年若不是被我家小萝带来京城,想要过了小萝的及笄之后再回去,原本也是要去秋闱场上试一试的。”

    然后,她抿一口茶,又说:“不过他家的女婿今年考中了我们江南乡试的第三十二名,名次虽只落于中游,但寒门学子,能在及冠之年考中举人也是很了不得了。”

    家中富贵,但家中读书的子孙似乎还比不上一个寒门学子的几位夫人、老夫人们面面相觑,莫名觉得被卫老夫人秀了一脸。

    有交好的老夫人见她这样便觉得有趣,感叹道:“如此可见,这家人倒是后劲十足,家中子弟都有出息,过上几年,说不定又是一个朝中新贵。”

    主要还是有卫家在后头不遗余力的帮衬,想不起来也难。

    卫老夫人笑了笑,说道:“说到朝中新贵,翰林院的袁探花与郑家也是有亲的,他祖母是郑家的亲姑奶奶,他还得叫我家小萝的养父一声表叔呢。”

    “哎呦,这一家子亲戚,咋都是学识有成的读书人?”

    “那袁探花在翰林院两年有余,听说极得上峰喜爱,有心要举荐他入户部,但他却主动上表,似乎想要外放。”

    “多少外地的官员想要入京而不得,他怎么反倒想往外走?”

    说起朝中有名的青年才俊,夫人们的话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可惜那袁承在进京前就定下了亲事,定的还是他恩师江南书院林山长的嫡女,不然的话,不足弱冠就高中探花,定是要被京城的夫人老爷们抢了去当女婿的。

    想想京城里的优质未婚郎君,卫家正好也有一个呢,还是顶尖的那一层!

    心中痒痒,嘴上就忍不住问了出来,“这都多少年了,老夫人难得回京一趟,不会只为了郡主的及笄礼吧?说起来,小侯爷的年纪也不小了,不知何时才能请我们吃上一杯喜酒?”

    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但家中有优秀的儿郎,也同样会被许多人家给盯上,或旁敲侧击,或直来直去,或不着痕迹的提起家中待嫁的闺女,也或许是借着询问婚事的由头隐晦的探听他家挑媳妇的要求。

    安宁郡主她们是不大敢想了的,毕竟景家小王爷已表现得那样明显,跟宣告天下也差不多了,她们对比了一下自家儿郎跟景小王爷的差距,哪怕仅仅是为着安全着想,也不得不默默退散。

    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倒不至于担心景玥会因此跟他们家族为难,但他若是看情敌不顺眼,找机会揍上一顿,被揍的自家儿郎岂不委屈得很?他们当长辈的还不好说什么。

    最主要的是,哪怕拼着挨揍,他们也争不过景小王爷啊!

    同样的,也因为有云萝,原本明里暗里在盯着景玥的那些有闺女的人家,近来的心思也淡了不少。

    没看见卫老夫人一进京,多年不曾开门宴客的瑞王府就大开府门,邀请卫老夫人上门做客,景老太妃更是亲自在门口迎接吗?

    据说,要不是卫老夫人拜帖递得快,景老太妃原本是要去镇南侯府拜访的。

    但这世上之人,有的识时务有眼力见,也有的胆子总要比一般人大上一些,好不容易看上一个人,便想再努力一把。

    比如,安如郡主。

    今天是云萝到沐国公府为蒋三夫人复诊检查伤口愈cxwj05.合情况的日子,毕竟她伤在上腹部,太医不好查看,医女又技艺不精,让蒋三爷父子父女三人有些不是那么放心,而云萝既然一开始就接了此事,之后的养伤阶段若有需要,她也不会拒绝。

    这是蒋三夫人术后,云萝第二次登门复诊,或许是因为上次登门的时候,景玥亲自陪着她过来,安如郡主不知从何处得知她今日又要复诊,就早早的来到了沐国公府探望蒋三夫人。

    在二门处接到云萝,蒋四姑娘便有些尴尬的跟云萝说:“安如郡主今日一早就来探望我母亲,如今还在我母亲屋里说话安慰。我其实与她的关系并没有那样亲密,因为我家是三房,她以前和五妹妹会更要好一些。月前她断了手臂,也只公中备了份礼前去探望,我却不曾上门探病。”

    蒋四姑娘身份不如蒋华裳,以前在外的才名美名也都不如蒋华裳,但这并不表示她就是个蠢笨的,蠢笨到看不出安如郡主借口探病到她家来的目的究竟为何。

    她迅速的看了眼护在云萝身边的景玥,心里头无奈极了。

    听说安如郡主的胳膊是被安宁郡主养的宠物咬断的,但简王府却并没有因此问责长公主府和侯府,其间定有外人不知晓的缘由,或许就与景家的这位小王爷有关。

    去年西夷使节来访的时候,安如郡主也曾在宫中落水,虽没有亲眼看见,但听说安宁郡主也被牵扯其中,她之前曾听顾安庭不经意间提及,那大概又是跟景王爷有关的。

    事情都出了两遭,简王和简王妃怎么还不多看着些安如郡主?如今还跑到沐国公府来堵人,难道是觉得蒋家反正已经把脸面丢尽,她宗玉在这里丢些人也算不得什么吗?

    探的什么病啊?她母亲受伤都十多天了,该探病的人家也早就来探望过了。

    云萝也转头看了眼景玥,对上他无辜中还带着点委屈的眼神,她默默的撇开了目光。

    景王爷却对她的表现不那么满意,悄悄的伸手扯了下她的袖子,凑到耳边轻声说道:“阿萝,你可要把我看好了,待会儿见到那安如郡主,也不知她会不会又想占我的便宜,你千万不能让她得逞。”

    他呼出的热气轻轻的拂在她耳朵上,让云萝不适的揉了下耳朵,又觉得耳根脖子那一片都有些痒痒的,直痒到了心上,让她眼中不由得多出一丝潋滟,瞪了他一眼。

    “若不想看见,你直接避开她就是。”

    景玥看着她的双眼愣了一下,然后又看着她的耳朵露出了一个奇异的表情,忽然低头轻笑道:“这不行,若是她要欺负你,我不在旁边看着,如何保护你?”

    云萝被他笑得不自在,又想揉耳朵了,还想揉一揉心口。

    但面上却依然是冷冷清清的,淡然说道:“她欺负不到我。”

    “即便如此,我也只有看着你才能安心。谁知道她疯起来会对你做出什么?亏得当日她对付的是我们家团子,若是想对你不利,哪怕只擦破点油皮,我也是要心疼的。”

    蒋四姑娘走在旁边,偶尔悄悄的瞄景玥一眼,脸上的表情真真是一言难尽。

    原来,景王爷跟安宁郡主私下里相处是这样的吗?

    不对,眼下还有她这个外人在旁边跟着呢,身后的丫鬟也不缺,他说话还这样不收敛,那他在私下里说话得多大胆不知羞啊?

    蒋四姑娘脑补了一路,补得粉面桃腮,都不敢拿正眼去看云萝和景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