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傻女〕〔黄河镇妖司〕〔重生后她惊艳了全〕〔混沌天帝诀〕〔万古第一神〕〔逢春〕〔江湖枭雄〕〔大明1551〕〔七零炮灰是个狠人〕〔红龙皇帝〕〔背锅大掌门〕〔秘战无声〕〔我的二十四诸天〕〔军嫂重生记〕〔顾九墨离辰〕〔超强狂婿〕〔上门为婿〕〔求求你当个妖吧〕〔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之我有灵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37章 像新娘子
    今日,镇南侯府正堂之内宾客满座,无数人在与旁人应酬之际,也在对着门口翘首以盼。

    吉时将至,赞礼唱词,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宾客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长公主开礼,然后云萝在赞者引领下出现在了堂前,身着采衣,脚踩布履,青丝未束,一切都是最朴素的样子。

    脚步轻迈,云萝缓缓的走进门来,表情淡然、目光平静,走至场中,转身朝宾客行礼,然后正坐在席上。

    温如初跪在她的身后,执梳为她梳发,十分轻微的,她还听见了温二姑娘的一声轻叹,放在她头发上的手便多摸了两下。

    云萝嘴角轻抿,垂眸沉凝,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感觉到。

    梳子放下,作为正宾的英国公夫人起身,长公主相陪,盥洗手后相互见礼,再各自归位,而此时,云萝转了个身,背对着宾客。

    英国公夫人年纪四十有余,长得白净丰腴,笑盈盈一团和气的模样,在她身上几乎找不到一丝锋锐,天生带笑的脸仿佛庙堂里最慈悲的www.baitaob.菩萨。

    她是整个京城众所皆知的有福人,出身富贵,嫁得公侯,公婆慈善,夫君钟情,儿女孝顺又有出息,过了大半辈子,就没有遇上过不和顺的事,不知有多少人家想要请她添福加礼,但她却很少会应承。

    今日看到她做了安宁郡主笄礼的正宾,许多夫人都下意识转头看向了一旁帮主人招呼宾客的赵婂,也不知蔡夫人此次应承是否与她儿媳妇有关?

    她的声音也是十分温柔的,祝辞被她高声吟颂,云萝觉得心情都要被她抚平了,“令月吉日,始加元服……”

    有司奉上罗帕和发笄,云萝能感觉到蔡夫人的双手温柔的为她梳头绾发,最后将发笄插入其中。

    温如初上前为她正笄,并扶她起来,受了蔡夫人的祝贺,然后回到东屋换上素衣襦裙。

    再出来时,她来到了郑丰谷和刘氏的面前,端端正正的下跪,行大礼。

    夫妻俩顿时惊愕得手足无措,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等到回过神,云萝的头都已经磕完了,刘氏不由得抹了下眼睛,连忙伸手把她扶起来,说着:“不必这样,不必这样。”

    云萝抿唇,眼角微微的弯了一下,“要的,若没有你们,我长不到这么大。”

    郑丰谷也忍不住的抹了下眼睛,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咧嘴朝她露出一个十分憨厚的笑容。

    云萝后退一步,又朝他们一揖,然后转身到了长公主的面前,再次端端正正的跪下,行大礼。

    这次是感谢生育之恩。

    长公主也红了眼眶,看着她行礼后又正坐在席上,温如初取下了她的发笄,蔡夫人为她簪上精美的发簪,目光软得能滴出水来。

    也是真的滴出水来了,那种欢喜中夹杂着心酸的复杂感觉,让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笄是白玉笄,是郑丰谷和刘氏从江南给她带来的。

    簪是凤首簪,是长公主亲自设计并命人打造的。

    曲裾深衣端庄而明丽,仿佛一下子从纯真的豆蔻少女进入了含苞待放的花季。

    二拜拜师父,感谢他当年将她从河边捡起来,并常伴身边守护她长大。

    发髻被散开重新梳头,有司第三次奉上发饰。

    这一次是一顶凤首衔珠的赤金冠,无一处不精致,发冠下,还有用极细的珊瑚和金珠穿成细长流苏,从头顶往后一直垂到了脚后跟,若再仔细看,便能看见每一粒金珠珊瑚珠上都刻画着不同的祥纹福字。

    在它出现的瞬间,下面观礼的宾客就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n听说,这是皇后娘娘亲赐的,果然精致绝伦、非同寻常,配上红色的大袖礼服,便是清清冷冷的小姑娘也多了些艳色,衬得本就精致貌美的安宁郡主霎时明艳动人,却又眉眼冷肃,让人不敢直视。

    那边年轻的公子们又不禁起了些骚乱,无数目光落到她身上,然后一个个全都被景小王爷用眼睛剐了。

    有的赧然收回了目光,有的愤愤与景玥对视,有的则扼腕叹息,抢不过啊!

    景玥把那些不安分的眼神全威吓了回去之后,目光就落在云萝身上,看着她头顶的发冠上,忽然勾唇轻笑。

    前世错过了,到死都没能送出一支发簪,今生,阿萝却在笄礼时戴上了他的发冠。

    虽然从阿姐那儿过了一道手。

    三拜天地祖宗,然后置醴、醮子、字敏之。

    不管是名还是字,全都是卫侯生前就取好的,据说当年长公主二胎有孕,他一心盼着是个姑娘,早早的就翻遍诗经辞典,写下了满满好几页纸的名字,最后圈出“浅”和“敏”二字,难以取舍,后来就说,若是个姑娘,就叫卫浅,小字敏之,若还是个儿子,就从剩下的字里随便选两个。

    卫漓的字“逸之”就是那个时候随便定下的。

    聆训、揖谢、礼成。

    坐在下面观礼的郑嘟嘟忽然凑到身旁的太子哥哥耳边,轻声说道:“三姐这样好像新娘子。”

    太子看着大红礼服赤金冠,盛装而行的表姐,下巴微扬,特得意的说:“别人家的新娘子都没姐姐好看。”

    郑嘟嘟惊奇的看着他,“瑾儿哥哥见过很多新娘子吗?”

    太子一噎,“也没有很多,但反正都没有我姐姐好看。”

    “对,我三姐是最好看的!”郑嘟嘟一点意见都没有,还说,“我以前见过最好看的新娘子就是我二姐,其他的我都不大记得了,反正没我二姐好看,更没有我三姐好看!”

    与他们一起坐在兄弟席的卫漓听了一耳朵,那表情顿时一言难尽,伸手在两颗小脑袋上各拍一下,轻斥道:“休要胡说!不过及笄而已,离嫁人还远着呢。”

    郑嘟嘟晃了下小脑袋,掰着胖胖的手指头说道:“我二姐是十六岁定亲,十八岁嫁人的,三姐现在十五岁,明年就可以定亲了!”

    嗯,没错,郑嘟嘟现在认知里的嫁娶标准就是他二姐。

    看他这个煞有介事的样子,卫小侯爷不禁觉得心口发堵,不想跟他说话。

    郑嘟嘟却好像说起了兴致,偏要拉着他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大哥哥大哥哥,我三姐嫁人的时候我就九岁了,说不定能背得动三姐了呢!我们那儿新娘子出嫁要兄弟背出大门的,我二姐出嫁的时候我哥哥就背不动二姐,我也背不动,最后还是姐夫亲自背出去的,唉~”

    小侯爷:“……”你这是连送妹妹出嫁的事情都要跟我抢吗?

    太子也凑过来兴奋的说道:“我们京城也是要兄弟背上花轿的,到时候你一个人如果背不动的话,我可以帮你啊,我也是姐姐的弟弟呢。”

    郑嘟嘟当即“好啊好啊”的,两颗小脑袋又凑到一起,兴致勃勃的讨论起了要怎么背云萝上花轿。

    说到后来,太子殿下忽然话锋一转,说道:“为何都是背上花轿?其实我觉得撅着屁股背在别人背上的样子怪丑的。”

    郑嘟嘟一呆,是……是这样吗?

    太子见他发呆,接着又反问了一句:“你不觉得吗?明明前一刻还莲步款款,下一刻就趴到了别人背上,撅着屁股什么仪态都没有了,还会把原本整洁的衣裳弄乱。”

    郑嘟嘟眨眨眼,他不觉得这有啥问题,他可想爬到哥哥姐姐的背上去让他们背着走了!

    虽然说得小声,但这窃窃的说话声就在耳边,卫漓想要听不见都难,思绪也莫名的被他们给带走了。

    背着确实不那么雅致,但那是因为力气不够,抱不动家中姐妹才会选择用背的,他到时候完全可以抱着妹妹上花轿嘛。

    卫小侯爷忽然捂了下胸口,表情也在瞬间冷漠。

    不,他一点都不想!

    笄礼之后是宴席,所有宾客都转道去了设宴的厅堂,卫漓在席上扫了一圈,却找不见景玥的身影。

    他几乎下意识的要出去寻找,却被宾客们拖住了脚步,只得在心里又将景玥记上一笔。

    景玥此时却到了云萝的院子里,他好像对侯府也很熟悉,完全不需要问路就直接到了这里,站在屋外窗下,伸手在窗棂上轻叩了两下。

    他从未主动进过云萝的闺房,只除了那一次云萝在大雪天气赤脚出来,他送她进屋,把她塞进了被窝里面。

    窗户打开,露出的却不是云萝的脸,而是温如初。

    景玥脸上的笑容瞬间就落了下去,让温二姑娘恍惚以为看花了眼,不由飞快的眨了两下,转头看一眼屋内,然后笑嘻嘻的对他说:“王爷是来找云萝的吗?她正在换衣裳,你要不在外面等一下?”

    说着又冲他眨眨眼,满脸的揶揄之色。

    有云萝在身后呢,温二姑娘现在一点都aozidao.不怕他!

    叶蓁蓁也探头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捂嘴偷笑。

    景玥一脸冷漠的扶着窗户,“啪”一声把它们合上了,不想看见这些不在宴席上,却跑来扰阿萝清净、还能进阿萝闺房的混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