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傻女〕〔黄河镇妖司〕〔重生后她惊艳了全〕〔混沌天帝诀〕〔万古第一神〕〔逢春〕〔江湖枭雄〕〔大明1551〕〔七零炮灰是个狠人〕〔红龙皇帝〕〔背锅大掌门〕〔秘战无声〕〔我的二十四诸天〕〔军嫂重生记〕〔顾九墨离辰〕〔超强狂婿〕〔上门为婿〕〔求求你当个妖吧〕〔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之我有灵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39章 友谊的小船要翻了
    外面冰天雪地,路上也可能被积雪封路,天上还一直没有停止下雪,云萝并不觉得此时出门赏雪是一件趣事。

    但出门没有,在家里的雪地中玩上一会儿,还是可以的。

    侯府与长公主府比邻而居,且开着相通的小门,两处府邸加起来,便是无比的庞大,供几个人嬉闹玩耍是足足的。

    今日休沐,卫漓没有当值,文彬和嘟嘟也没有上学,就连太子殿下都溜出宫来了,漫天的大雪和堆积了三寸厚的积雪都不能阻挡他奔出宫门的脚步。

    因此,镇南侯府的后院几乎要被闹翻了天,黑白团子都被从隔壁长公主府抱了过来一起玩耍。

    亭子里架起了炉子,煨上小酒热汤,暖着点心小菜,卫漓拉着景玥、文彬和栓子结了个诗会,对着满院的雪景吟诗作赋也甚是风雅。

    郑嘟嘟只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就表示这一点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便偷偷摸了两块点心,拉着太子殿下到亭外的雪地上去玩耍了。

    太子殿下今日出宫,也不是来参加什么诗会的,平日在宫中每天与学业打交道,难得休沐,他一点都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因此十分愉快的跟着郑嘟嘟出去,并很快跟从隔壁过来的毛团子滚到了一起。

    见了几次之后,黑白团子如今也是太子殿下的心头好,可惜他心里再喜欢,以他的身份和如今的年纪,都是不被允许养这种威猛凶兽的。

    那边三小只的打闹动静吸引了亭内围炉作诗闲谈的几位,景玥的目光却落在另一边已经滚出了两个大雪球的云萝身上。

    两个雪球一大一小,但即便是小的那个也有直径近三尺,大的那个更是惊人的比她人还要稍高一些。

    两只雪球紧挨着,云萝蹲下身,张开双手便将小的那个抱了起来,轻轻一抛,那雪球就仿佛空心的一般,没有一点点份量,甚是轻灵的往上飞起并落到了大雪球的上面,两球叠加,便有了雪人的一个初始模样。

    她踩上高凳子,用手中的小铲子在“雪人”身上不住的搔刮,想要打磨出人形的轮廓。

    郑嘟嘟和太子逐渐被她的动作吸引,带着团子一起围拢了过来,仰头看着眼前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无比巨大的“雪人”,三双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三姐三姐,这个雪人比你院子里的还要大!”

    云萝不理他,专心致志的磨着两球相接处的缝隙,意图磨出圆润融洽的模样。

    但偏偏,越是打磨,那类似于脖子的地方就越是形状奇怪,渐渐的呈现出了一个扭曲的形状。

    郑嘟嘟站在下面双眼晶亮、跃跃欲试,努力踮着脚尖扒拉在大雪球上面,不住说着:“三姐,我帮你,我帮你啊!”

    太子却后退一步,反倒把“雪人”看得更清楚了,看着云萝手下逐渐扭曲的雪团形状,太子殿下丝毫不知婉转为何物,直说道:“你这是堆的什么妖魔鬼怪?晚上天黑时若有人从这边经过,怕是要被吓出病来的!”

    云萝手上的动作一顿,转首垂眸,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太子表弟。

    太子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二字,撇着嘴角拧着眉,双手环胸,似乎连靠近触碰都会玷污了他太子殿下金贵的双手。

    郑嘟嘟转头看看瑾儿哥哥,又抬头看看被他扒拉着的“雪人”,最后又看向他,义正言辞的说道:“这是还没做好呢!做好了就会跟院子里的那两个一样好看。”

    文彬在亭子里听见了这话,差点将口中的茶汤喷出来,然后默默的放下茶盏捂住嘴,目光游离了一瞬,就算昧着良心,他也没法说出郑嘟嘟这样的话来。

    这难道就是他总能无时无刻吸引三姐关注的原因所在吗?

    云萝也不由得眉心一抽,看了郑嘟嘟一眼,又默默的看着眼前正在越发扭曲的形状。

    9sof. 她虽手艺不怎么样,但审美还是挺正常的。

    忽然就没了堆雪人的兴致,云萝从高凳上跳下来,脚步一转就转到了后面,然后伸手一推,庞大的、稳稳扎在地上的“雪人”瞬间就被她给推倒了,朝着太子殿下无情的压下。

    “嘭”一声,巨大的雪球散落一地,把太子殿下埋得结结实实。

    & 郑嘟嘟也受到了连累,来不及逃跑,面朝下的趴在雪地里,只余一颗脑袋和两只手在外面扑腾。

    云萝没有去管他,只从散乱的雪堆里先挖出了太子殿下的脑袋,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从懵逼到龇牙咧嘴,伸手就按着他的脑袋又往下埋了一点。

    太子气极了,放眼整个皇城,没人胆敢对他这般无礼冒犯!

    哦,除了他舅舅。

    他一点都不指望坐在那边亭子里看热闹的舅舅会来救他,因此张嘴便喊道:“表哥救我!”

    卫漓嘴角一抽,被他们闹得真是什么谈诗论书的气氛都没有了。

    放下茶盏,暗叹一口气,卫小侯爷转头对云萝说:“妹妹,当心莫要着凉了。”

    云萝按着太子脑袋的手松了些,见他被气得面上泛红,头顶都快要冒烟了,便说道:“无事,太子殿下这些年来每日勤学苦练,身体很是健壮。”

    这并非虚言,太子年纪虽小,偶尔看起来似乎还挺淘气的,但他其实学习十分勤奋刻苦,读书练武,一日都没有落下,那些年被毒物损伤的身体也已修复,但养成的性格脾气却终究遗留了下来。

    所幸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连帝后都没有想要特意把他扭转过来的意思。

    太子被云萝的话气得鼻孔里面都要喷出滚烫热气来了,扭头躲开她的手,被埋在雪里的身子也用力17eng.扭转挣扎,终于被他挣出了一只手。

    得了一只手的自由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却并不是帮助身体的其余部位从雪堆里挣出来,而是手臂一挥,扬起一捧雪花就朝云萝飞了过去。

    云萝后退两步成功避开,倒也没有再为难他,只是搂过一旁雪地里打滚的毛茸茸,一边摸毛,一边温暖被积雪冻得冰凉的手,一边看两个弟弟在雪地里挣扎,心情甚是愉悦。

    雪人,她是不想堆了,以后都不想堆了,但把弟弟们埋进雪地里,看着他们奋力挣扎的模样,似乎也很能调剂心情。

    景玥侧身趴在栏上,看着云萝使坏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扬声问道:“阿萝,可要过来喝一碗热汤?”

    两个人已经基本要从雪地里挣出来了,郑嘟嘟虽然被埋得少,但太子的年纪更大,因此进度相差无几。

    云萝揣着比她还要大的毛团起身,脚步一转就进了亭内。

    这里虽也有两面敞风,但因为火炉子的存在,比外面却是温暖了许多,再喝上一碗热汤,顿时觉得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

    太子和郑嘟嘟并没有落后她多久,很快就沾着一身雪花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太子的双眼喷火,郑嘟嘟则满脸控诉,委屈巴巴的说道:“我又没有说三姐的雪人不好看。”

    文彬将他身上的积雪掸干净,伸手摸了下脖子,发现他被埋在雪地里这么一会儿,身上竟一点都不见冷,还热得冒气。

    太子殿下身上的雪也同样被掸干净了,重重的在矮凳上坐下,捧起一碗热汤就喝进了肚子里,再重重的把碗往桌上一放,哼道:“大概是嫌你睁眼说瞎话,一味奉承非好儿郎所为。”

    郑嘟嘟人顿时就生气了,“才没有奉承,三姐本来就是最好的!”

    太子嫌弃撇嘴,“瞧你那谄媚的嘴脸,说出这样肉麻的话,我都替你感觉羞耻。”

    郑嘟嘟瞪大了眼睛,又鼓起脸,眼看着友谊的小船就要翻了。

    长公主身边的大丫鬟雀儿匆匆进了园子,看见这里气氛正好,不由脚步微顿,然后快步来到亭外,屈膝说道:“禀侯爷、郡主,长公主殿下出报馆时候遇上有人当街斗殴,被惊了马车,不甚撞伤额头和肩膀,现正在报馆中歇息。”

    卫漓当即被惊得站了起来,“母亲被伤得如何?”

    雀儿又是一屈身,说:“已就近请了大夫来看,额头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只是肩膀被撞狠了,左边整只手臂都有些抬不动。”

    太子不由得惊呼一声:“这么严重?”

    卫漓亦是目光一沉,云萝却已经放下揣在手上的毛团,抓着兄长的手就直往外走,“先去看看再说。”

    一伙人都没了继续玩闹悠闲的心思,牵了马就直往报馆奔,而不擅骑马的几个则被落在了后面。

    都没来得及听丫鬟说说事故的始末,他们一路疾行,却也费了不少时间才赶到报馆。

    进了乌石巷,就察觉今日这里是不同以往的冷清,应该说,自开设了报馆,乌石巷里已经有很久没这么安静了。

    巷道两旁的铺子里都有客人,但一个个都只是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却并不踏出门槛。

    报馆外围了一队足有二三十人的兵丁衙役,也不只是听说长公主意外受伤之后来保护的,还是来调查情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