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蜜恋:总裁趁〕〔至尊战神狂婿〕〔从签到开始制霸全〕〔怪兽:开局召唤哥〕〔极品透视民工〕〔签到从捕快开始〕〔权爷,你老婆是团〕〔重生六零幸福攻略〕〔陆先生偏要以婚相〕〔透视神医女婿〕〔至尊强婿林阳〕〔半步人间〕〔开局绑定女武神〕〔娱乐从龙套到神级〕〔我穿成了极品婆婆〕〔首富被当成小可怜〕〔苏小柠墨沉域〕〔大唐好伙计〕〔荒野求生之不小心〕〔这个天下我做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贵女有点冷 第345章 无所求
    齐老爷子的问题来得出人意料,景玥不由得面上微热,但却并没有否认,只将云萝引见给两位老人家,云萝也借此得知了他们的身份,乃是曾经的理国公和夫人,如今的靖安侯之父母。

    云萝当即就把他们和记忆里那份庞杂名册中的人对上了号。

    据说,理国公乃是先皇的伴读,凭着与先皇的交情和信任,曾经也是在朝中呼风唤雨般的人物,先帝朝的混乱荒唐也有他的一份功劳。www.trontrophy.

    那时候,像泰康帝这样不被先帝宠爱,忽视到了犄角旮旯里的小皇子,哪怕他是正宫嫡出也不能被他放进眼里。

    这样的人物,照理来说,随着泰康帝的逐渐掌权,应该得不到一个好下场,他也确实在十几年前,还身强力壮的时候就上表将爵位传承给了儿子。

    但也仅此而已,齐侯爷承爵时只是按照规矩降了一等,并没有被过于为难,这些年甚至还逐渐得势,并非那些空有爵位的闲散勋贵。

    这固然有泰康帝当时势单力薄不敢对他们这些先帝遗臣下手的原因,但最大的功劳还是要归于齐老爷子在先帝驾崩后的紧要关头,推了泰康帝和长公主一把,之后又十分有眼力见的退出了朝堂中心,把手里的那部分势力全交给了长公主。

    这不仅仅是有眼力见,也是十分具有魄力的,还惊掉了一大群人的下巴,毕竟当时朝局混乱,皇帝年幼,正是最好掌控的时候,他却那样轻易的抽身离开,实在是匪夷所思。

    然而如今看来,他却因此保住了自家的富贵,当时意图掌控幼帝,满足自己私欲野心的朝臣勋贵,此时还在朝中出没的,可没有几个了。

    齐老公爷卸下职位后就带着夫人开始到处游山玩水,一走十几年,期间几乎没怎么回过京城,便是回来也悄悄的,从不与勋贵世家和朝臣多接触,唯一一次大张旗鼓进京还是在他们的女儿,前广平王妃病逝之后。

    没错,前广平王妃是他们唯一的女儿,顾安庭正是他们的亲外孙。

    顾安庭兄妹三人这些年来一直得广平太妃的偏爱,刨去祖孙情,未尝也没有这两位老人家的原因,虽然他们出门远游极少回来,但这不是还有靖安侯在京城呢吗?

    安平侯杜家和靖安侯相比,势均力敌,但若是再加一个看似会被皇上忌惮猜疑的齐老公爷,那份量就立刻不一样了。

    猜忌了这么多年,齐家不也一点点的重新获得了皇上的信任?

    而此时,得知云萝的身份,这两位久别京城的老人家看她时也不由得多了几分打量,齐老夫人笑言道:“一直有所耳闻,甚是好奇能种出土豆玉米那等天赐珍宝,又开设报馆,开阔天下百姓视野的该是何等风采的人物,今日一见,才恍然回过神来,这还只是个不足二八芳龄的小娘子。”

    齐老公爷也摸着胡子说:“竟是比你爹还要更出色几分。”

    老夫人看向了景玥,说道:“你们这一辈人,都比父辈更出色。十三岁初入战场,十六岁便攻占了西夷王庭,掌一方大军,镇一方安宁,比你父亲和两位兄长都厉害。听说卫小侯爷十四岁就金榜题名、入朝为官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景玥是先瑞王的幼子,前面除了当今皇后这个长姐之外,还有两个兄长,都年长他许多,比当今皇后还要更年长,却和父亲一起全死在了十五年前的北疆沙场。母亲受不住刺激,也随后而去,偌大的景家就只剩下了一个老太妃和一对孙儿,等皇后嫁入宫中,更是只剩下年幼的景玥陪着老太妃,说一句相依为命也不为过。

    此时听见齐老夫人的这番话,他淡然浅笑,却深知他只是占了重生的便利,并没有比谁更出色。

    前世经历了那么多事,总得留下些什么,不然岂不白活一场?

    亭外响起了郑嘟嘟的呼喊声,小嫣儿百忙之中转过头,看到出现在下方视野的一行人,歪着脑袋不知想了些什么,忽然站起来转身就摇摇晃晃的跑到了云萝面前,手臂一张,先抱住大姐姐的大腿再说!

    季千羽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胸口发堵,指着她说道:“真是白疼你了,看到好看的大姐姐,就连娘亲都不要了?”

    小嫣儿歪着圆圆的脑袋冲她“嘻嘻”的笑,伸出一只手摊开,将躺在手心里的一朵不知从哪儿捡的梅花递给了她,另一只带着肉窝窝的小爪子却把云萝的裙摆抓得紧紧的。

    “娘,漂酿,给你!”

    季千羽总算有点安慰,捡过她90base.手心那朵已经蔫了,还掉了一片花瓣的梅花,并顺手摸了下她的小肉爪子,皱眉问道:“小猴儿,你把手套扔哪里去了?”

    &nbxiangxuen.sp; 傅大姑娘无辜的眨眨眼,一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样儿。

    最后还是傅彰在路边捡到了他闺女的两只棉实手套,并在傅大姑娘不情不愿的表情下强行给她戴上了。

    寒冬腊月,大人露着手尚且受不住,更何况是她一个皮娇柔嫩的奶娃娃?

    那边,景老太妃和卫老夫人也与齐家老两口碰上面了,一阵寒暄之后还是寒暄,亭小容不下许多人,两位老太太就只留了几个丫鬟婆子在身边,其余人则被她们打发到外面,先行一步上山到寺庙中去。

    其实说来话长,但直到他们站在兰若寺的寺门前,时间也不过辰正而已,日光刺破云层,投射下万丈金光,把兰若寺的大门院墙都映照得金碧辉煌。

    郑嘟嘟仰着脑袋“哇”了一声,转头跟身旁的栓子说:“姐夫,别忘了求符,保你金榜题名,还要保我二姐母子安康。”

    出门前,二姐可是特意跟他嘱托了的,这样重要的事情当然不能忘记。

    刘氏摸了下他的头,笑道:“急啥?先去拜菩萨。”

    他们在府中通晓此事的婆子带领下依次拜佛,云萝在后面跟了一会儿,却趁着空隙转身就溜出了大殿。

    空气中到处都缭绕着浓郁的香烛烟气,今日寺中的香客也格外多,没有哪里是清静庄肃的。

    她转身往寺庙的后面走去,好歹也来过两回了,对于踩过的地盘,并没有那么容易忘记路径。

    往后出了寺庙,就是后山,山上景色优美,秋日枫叶红如花,冬日雪景赏心悦目,还有在枝头冒出来的零星花苞随风摇曳,拂动一段清冽幽香。

    等再过些时日,枝头的花苞竞相开放,将会有诸多文人墨客不顾严寒的上山来雪中赏梅。

    云萝不是这样浪漫的人,赏不出这景致有多骚动人心,就算只是一点花苞,都有人对着它们吟诗作赋。

    这行为落在她眼里,只觉得这人有点傻,撇开头就看见了另一边,站在一方大山石上的景玥和傅彰。

    两人凑在一起似乎在说什么要紧事,脸色严肃,傅彰还一边听着景玥说话,一边频频点头。

    很快,景玥也发现了云萝,便跃下山石朝她走了过来,“这么快就拜好佛了吗?”

    “没有,还在拜呢,我先出来走走。”

    她不信佛,今天纯粹是陪长辈过来,但是跟在他们后面求神拜佛,机械的做一些重复又固定的动作,她想不出这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出来四处走走,就当是补上今天被耽搁了的晨练。

    傅彰也走了过来,闻言笑道:“你这丫头,连求神拜佛都这么不尽心。”

    “我并无所求。”就算有所求,也不会来找所谓的佛祖菩萨。

    傅彰“哈哈”一笑,伸手就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一如她小时候。

    云萝拿眼角睨他,并无情的后退离他三步远。

    她现在虽然不太矮了,但还是不想被摸头。

    傅彰看着她“啧”了一声,又转头跟景玥说:“徒儿长大了,倒是跟师父也没那么亲近了,以前老子还把她架在脖子上掂量呢。”

    景玥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话题,让他羡慕得很。

    于是对云萝说:“我们刚才正在讨论齐老公爷为何突然回京,阿萝怎么看?”

    “他们不是顾安庭的外公外婆吗?顾安庭和蒋四姑娘定亲,婚期将近,他们说不定就是回来喝喜酒的。”

    景玥一愣,完全没往这方面想呢。

    傅彰摸了摸额头,纳闷道:“难道是我们想多了?”

    实在是这一对老夫妻离京多年,突然悄咪咪的出现在了兰若寺外,让人想不多想都难。

    皇上如今虽对靖安侯还算信重,但对于那些先帝时期的老臣,尤其是深得先帝信重的权臣,仍有忌惮,谁知道齐老公爷突然回京,会闹出点什么。

    有些事情、有些人,就算你想要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也会有人主动上门来给你找事儿。况且,谁也不敢肯定,齐老公爷当年是否真的心甘情愿,又是否仍心有不甘。

    云萝想的却更简单,“你们在这里凭空猜测,又能猜出什么?他若有别的心思,总有显露的一天。”

    多留意几分便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